[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张朴:一个卖淫女的“六四”情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6日 来稿)
博讯编者按:第一次传输不完整,作者发来全文补齐
[1]


炫目的聚光灯令我目眩。耳边,诗人杨炼正在朗诵纪念六四的诗。这里是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演讲厅,已经座无虚席,连两边的过道也挤满了人。杨炼的诗歌把人们带回二十年前的这一天:1989年6月4日,坦克车隆隆辗过长安大街,持枪的军人向学生、市民扫射。抵挡的是身躯,回击的是砖头,流淌的是鲜血,平板车拉过的是一具具被屠杀的尸体……


我的演讲排在吴仁华之后。这位当年的政法大学讲师,是最后一批撤出天安门广场的人。吴仁华的讲述具体而细致,震撼全场。从听众的表情里,我看到凝重的沉思,无奈的悲愤,伤感的泪花。


就要轮到我了。我在心里默诵着即将演讲的内容:六四,会不会被人们遗忘?我有太多的感触。参加纪念六四集会的人数逐年减少,从一开始的几百人,到几十人,到几个人。两年前我听说中国驻英大使馆门前有烛光悼念会,赶着去了,结果连人影儿也没碰到!哦,就在那天,我遇见了她。


我的思索这时突然断开:她会不会也来了?我的目光开始在听众席上游走,一阵阵焦虑袭上心头,我问我自己:如果她在,你有没有勇气,对她说一声:我错了?


[2]


至今我还记得初次碰面的情形:我刚从大使馆门前走开,她正巧走来,准确说,我们擦肩而过。我听见她自言自语地说:怎么没人呵!我驻足回望着她说:我不是人?她看了我一眼,没作声。我问:带蜡烛了吗?她打开手袋伸手去取。我用打火机点上。


伦敦的夏夜,凉意仍旧浓,烛光在微风中摇曳。早知道这么冷清,忽听她又说:我把朋友都叫来!我问她:六四那年你多大?她说:八岁。我淡淡一笑说:你真要叫他们,估计也不会响应,你们这一代还有几个像你一样知道六四的?她点了下头:说老实话,我是叫了他们的,但没人肯来。不过,她的嘴角挂起些讥嘲:他们不是不知道,是不敢来。我问:你就不害怕?她反问我:有什么好怕的?


几乎,不约而同的,我和她的头转向大使馆的方向,那里临街的无数个窗户,其中一个的窗帘掀开着,或许那后面,有摄像机正对着?


夜色渐深,我们坐进附近一家咖啡馆继续聊天。她把裹住上身的披肩拿开,露出里面穿的敞领薄毛衣,丰满的胸挺出一道迷人的曲线。她有张好看的脸,涂着黑眼圈,眉也描得细,头发上引人注目地插着一朵白花。我想这是她专为祭奠六四死难者准备的,后来发现她喜欢插花。她要我叫她“咪咪”,又说:我叫你大哥好吗?我说东北女人习惯把十八岁到七十八岁的男人都称作大哥。她笑着说:我们江西人可没这习惯。


她对六四的最初印象来自父亲的话:天安门广场出事了,死了很多人。那时的她,还梳着俩小辫,成天不是背着书包就是拎着酱油瓶,在县城扑满灰尘的马路上来回来去。直到她来伦敦读硕士学位,看了纪录片,才搞懂什么是六四。我哭呵哭,嗓子都哭哑了。她用小勺搅动杯里的咖啡,边对我述说她的感受:等到了这一天,想想看,能做点什么?我就来了。


直到分别她都没说她是做什么的,也不肯给我她的手机号,她说她打给我,从此杳无音信。


[3]


我再见到她时,已是一年以后。


这年的六四,国际大赦组织在大使馆门前举行献花仪式,追念六四死难者。我到达时仪式已经开始:白人、黑人、印度人,密密麻麻好几百,却鲜有中国人的身影,好像六四发生在伦敦,而不是在北京。猛然,我看见了她。


仪式结束后我俩站在路边交谈,仿佛久别重逢的老友,兴奋中还有着亲近。她头上插了朵玫瑰花,人好像消瘦了些。她坚持要请我吃饭,似乎很有钱了,说她在广州买了两套房,一套给了父母。我说你是在投资银行里做事吧?她笑而不答。随后,她开始约我见面,有时看画展,有时泡吧。有次我谈到刚听了王超华的演讲,她问:谁是王超华?我说:六四时的学生联合会副主席。她又问:王超华和王丹,谁的官大?看着她满脸认真地冒傻气,我不禁大笑。别说,我真有点喜欢上她了。


这次她主动留下手机号,叮嘱我:以后要有六四学运的领袖到伦敦,千万别忘了告诉她。


王丹在伦敦住下的消息传来时,我拨通了她的手机。哇噻!我听见她在话筒里一叠声地喊:我要见他,我要见他!我说我来请客,你也参加。她说还是她来请,她要把所有朋友都叫来,让王丹给他们“洗洗脑”。


没等我跟王丹联系上,却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出事了!


[4]


电话是她打来的。警察要找人把她保释出去。我只相信你。她的声音听上去柔和而平静,忽又突如其来地说:你不会把我骂死吧?


我的心开始七上八下,当即驱车赶到警察局。在接待室里填表时,我瞥了一眼抓她的原因,赫然就见写着:卖淫。眼前仿佛有一栋高楼崩塌了,我几乎就要丢下笔逃走,最终控制住自己:有点绅士风度好不好?


在警察局外等她时,我心烦意乱,百思不解:她怎么可能是卖淫女?卖淫女又怎么可能念念不忘六四?


她出来了,居然,脸带微笑。我心想:还有脸笑!她走到我跟前,我不由自主退了一步,仿佛她已肮脏到浑身长满虱子。她看透了我的心思,冷笑着问:你很失望吧?我装作若无其事,甚至挤出两声怪笑:嘿嘿,分工不同嘛。我立刻就后悔了:这能叫分工?这哪像我说的话?掌嘴。


我按照她给的地址开去。路上没等我问,她就主动讲起她坠入风尘的原因:出国借了一笔大钱,交学费又要更多的钱,每天面临的吃住行压力令她心力交瘁,找工不易。有天看到英国《华商报》上的广告,就打了电话。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她凄然地望着我说:老板娘派车来接我,我叫司机先把我带到大学门口,隔着车窗,我哭呵哭,嗓子都哭哑了……


我一直沉默着把她送到住处。她推开车门要走时,我忽然问:你就不能找个正经的工作?她说她尽力了,因为学的是传媒,几乎没可能,如今的她已经懒得再作尝试了。她跳下车,没走几步,又回来凑到车窗口对我说:别忘了请王丹吃饭的事。


我坐在车上发愣:能带她去见到王丹吗?


[5]


她不时来电话催。我含糊其辞,拿不定主意。纠缠着王丹的谣言已经太多,万一她的身份暴露,传了出去,有好事者添油加醋:谁谁为谁谁召妓,那可就百口难辩,坏了我一世名声!


等她再来电话,我就问:你干吗一定要见王丹?她说:我想问他几个问题。我讥笑说:你不是要问他的“官”有多大吧?她生气了,撂下手机。没过几天,又打来。我干脆说:人已经走了。我以为从此耳根清静,没料到有天她突然在电话里大叫:你骗人!她说她在某论坛上看见王丹的消息了,刚在英国什么地方演讲。接着她发来短信,宣布:我不理你了!不久,又是一短信:我病了,被你气的。一天后,再一短信:我病得很重,呜呜。


我信以为真,赶去探望。她打开房门,全无病态。我顿生恼怒,转身要走,她一把拉我入内,说:你来看看这几天我做了什么。


屋里很乱,各种颜色的皮鞋摆了一地,内裤胸罩晾满衣架。我调侃说:你成天呆家里,不做生意啦?她白了我一眼:少废话!她把我领到电脑前,开始大谈她的战绩:在QQ群和一些聊天室里讨论六四;把网上搜来的印有纪念六四的T恤衫,发到她国内的朋友或网友的邮箱里。为了防止被删,她会巧妙地发议论,比如:六月四日发生过什么事,为何比敏感词还要敏感?又如:我们哀悼5·12四川大地震的死难者,我们在六月继续哀悼死难者。


我惊讶着,震撼着。这时她谈起了她的身世:爷爷曾在傅作义的军队里当军官,后来回到家乡,50年代大镇反被杀。父亲刚满20就打成右派,直到40多岁才结婚有了她。她本人的经历也够波折:在广州读完大学,想去电视台做事,送钱送礼托了无数关系,连肉体也搭上了,最终没办成。一气之下,她借钱出国留学了。


我好像重新发现了她,夸她:了不起!她的眼里涌出泪花,问我:看着学生市民被屠杀,你能够没有同情,没有愤怒?你能够没有是非,没有良心?


她随后打开她在新浪网上开的博客,让我看她一年前贴的照片:一支默默燃烧的蜡烛。她说今年六四她会再贴,而且,要一直贴下去……


我感动地一把搂住她,吻她。她软软地倚在我身上,等待着。但,我推开了她。


[6]


马建要在家里举行酒会招待王丹,我决定带她参加,了却她的心愿。她没听完电话就问:谁是马建?我要她上网“古狗”一下,她又转了话题,要我帮她出主意:你看我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去?我随口恭维了她一句:你穿什么都漂亮。


晚上7点钟,我准时驾车到约定的地铁站接她。天色朦胧,我老远就望见她已经在站门外等候。她身着一条露膝的薄花呢短裙,上面穿一件浅黄色紧身风衣,尽显款款腰肢。依旧,头上插着花。她的神情仿佛在凝视远方,我快到时,她没有看见。我一踩油门,冲了过去。一直开了很远,才停在路边。


我突然意识到,我需要再想想。一旦把她带进马建的家门,我就没法控制了,什么都可能发生:会不会有人认出她来?要是她某句话说漏了呢?一想到可能闹出个丑闻,我就心惊肉跳。说不定马建会把我从窗口扔出去,从此,我还有脸见人?


我绕了个大圈去马建家,半道上我接到她打来的电话,我故意不接。连续响了几次后,我于心不忍,掉转车头向地铁站开。接近她时,我又停下了,透过车窗,见她仍在痴等,东张西望,焦灼地看表,又在拨手机。我一狠心,丢开她走了。


在马建家我坐立不安,来的人很多,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心里老惦着她。往事呼呼涌入:两年前的相遇,一年后的献花,多么执著地着迷于六四学运领袖,还有那一年年贴下去的蜡烛照片。


我冲出门,驾车直奔地铁站。晶亮的路灯下,难觅她的踪迹。我拨打她的手机,已经关机。后来我去找她,她已经搬家。


[7]


演讲会结束了,我在校园里徘徊。她没有来。我多想对她说:我在演讲里成功地论证了为什么中国人不会忘记六四,我引用了你说的话:看着学生市民被屠杀,你能够没有同情,没有愤怒?你能够没有是非,没有良心?


我的眼前又在晃动着她头上插着的那朵花:咪咪,你在哪里?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9/6/1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陝西:六四再次屠城/葉一
  • [六四]之后的探索
  • “后六四”中国社会的两个支架
  • 莠言自口,马英九六四感言
  • 中国精英思想导致六四失败
  • 中国精英思想导致六四失败:也谈专制下的革命
  • 六四天安门广场,到底有没有屠城?/晓燕
  • 短评:中共后人总会为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 /高洪明
  •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六四”20周年:应以史为鉴(图)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三)/老七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所见所闻/林保华
  • 六四学生领袖王超华:海外民运的前景(图)
  • “六四”20周年:记者的思考(图)
  •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二)/老七
  • 静亚: 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
  • 六四也是“防卫过当”?
  • 面对六四,胡温如何给马英九和吕秀莲一个交代?
  • 张祖桦:从八九“六四”到《零八宪章》
  • 齐志勇:当局严控并查缴了我的“六四文化衫”
  • 高法信访外访民集会,有访民纪念六四亡灵(视频)(图)
  • 吴仁华揭密六四屠杀 读者反馈军方机密
  • 北京当局杯弓蛇影 全面查扣「六四文化衫」
  • 中央社:中國大費周章 到處查扣六四文化衫(图)
  • 六四开审昂立教父兰先德为哪般?
  • 六四后的“审判”是无耻的政治报复
  • 罗马数字设计的《八九六四》恤衫(图)
  • 六四20年,你们有坦克,我们有真理
  • 谴责六四屠杀而得罪中共的漢學家马汉茂逝世十周年(图)
  • 《中国劳工通讯》主持人韩东方谈“六四”和中国工运(图)
  • 六四已过,贵阳《零八宪章》签署者曾宁、徐国庆被传讯 (图)
  • “六四”真相真那么难明吗?
  • 售卖六四纪念物者曾遭软禁 深圳多名异见人士重获自由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大陆网民突破封锁祭六四亡灵
  • 六四周年期间 多位民主人士被剥夺人身自由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