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海南日报为康生爪牙布鲁唱赞歌/辛闻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6日 来稿)
    6月15日,海南日报刊登三个版的长稿:《延安抓潜伏敌特屡建奇功——传奇布鲁》。
    里面错误百出。把新四军旅长的名字通篇写错,把田守尧写成田守光。
     这三个版面的文章,大多是从“roomx的百度空间”《延安来了一位年轻的独臂侦察科长》等文抄袭而来。 (博讯 boxun.com)

    见链接:http://hi.baidu.com/roomx/blog/item/754a0e33a979edf91a4cff0c.html
    另外,没脑子的事情就是:将康生的干将布鲁,打扮成一个英雄。实际上,布鲁罪恶累累。解放后,被揭发,终于被抓捕入狱,到了他该去的地方。且看这个布鲁在延安时对革命造成的大破坏:
    据《康生和延安审干运动》(团结出版社)明确写道:
    “审干运动期间,一向被视为边区安全盾牌的保安处,忽然成了成千上万受审干部心头的一座大山,成了恐怖和耻辱的代名词。“送你去凤凰山”和“到凤凰山也不怕”成了审查干部的人施加压力和被审干部表达清白的口头禅。
    师哲,这位在苏联留过洋的干部,整风开始后,从中央办公厅下放到边区保安处担任一局局长,直接受命于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有一次,康生亲自交给师哲一个约200人的名单,说这些人是特务,让师哲派人抓起来.师哲看了看名单,顺口说道;“这个名单中的师树德是我弟弟。”
    “怎么?还有你的弟弟?”康生一听,马上把师哲手里的名单要了过来,大笔一挥,师树德的名字就消失了。
    保安处的审讯科长布鲁,枪法很好,审干运动中,他充分地发挥了这一技之长,审讯“犯人”时,桌子上摆着一支明光闪亮的手枪。如果审讯对象不“坦白”,他抓起手枪,右手一挥“啪
    啪”两枪,一颗子弹给你的右耳带过一股冷风,另一颗则贴着你的左耳呼啸而过。神经衰弱者,立刻会吓昏过去。
    还有一次,布鲁正在审讯一个“犯人”,喊得口干舌燥,勤务兵给他端来—杯开水,他端着杯子问那个人;“你到底坦白不坦白?”“我不是特务,没啥可坦白的,你就是把我枪毙……”还没等“犯人”说完,一杯滚烫的开水泼到了他的脸上,那个“犯人”惨叫一声,用手捂住了脸……
    行政学院赵一峰的神经错乱,也可以说是布鲁种下的罪孽。赵被抓到保安处以后,始终不承认自己是“特务”,布鲁起火了,竟然从厕所弄来一勺大粪往他嘴里塞进去……
    这位整人整出新花样的布鲁,解放后的下场更为悲惨。50年代镇反时,他被打成内奸、反革命,惨死在狱中.几十年来。他的爱人为他的问题,含冤忍辱四处奔走,多次向中央申诉,结果,也被开除了党籍。”
    当时的情况是,一批批青年知识分子,怀着满腔革命热情,纷纷奔向延安,有的分配了工作,有的在党校、抗大、鲁艺……但康生和布鲁却以审干运动来折磨他们,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布鲁和康生鬼影幢幢,在延安打击青年学生,革命青年,搞“抢救失足者”运动,造成了许多冤假错案,这对革命是极大的破坏。他们所谓抓特务,实际上是把真正革命的生力军重重伤害了。怎样看待当时的审干运动?李畅培《审干运动和周恩来》(《红岩春秋》2000年第四期)说得好:
    “1943年12月22日,中央书记处举行工作会议,总结审干工作。任弼时就如何看待来延安的新知识分子问题作了发言,他引用周恩来提供的材料说:据恩来同志讲,截至1943年,国民党员有一百几十万人,其中学生党员约三万人,主要在1940年以后发展的。国民党决不会把三万学生党员都派到延安来,何况来延安的知识分子多数是在1937年和1938年来的。在抗战初期,战争混乱,国民党不可能很有计划地派大批特务到延安来,有些省如陕西、四川等国民党组织不大发展,也不会有许多特务派到延安来。任弼时据此作出结论:因此,抗战后到延安的知识分子有百分之八十至九十是好的,他们是为了革命到延安的。那种认为百分之八十的新知识分子是特务分子的看法应予否定。毛泽东同意会议的分析。会议决定,今后延安的审干工作应转入甄别阶段。
    至此,领导机关对情况的估计是趋向于客观,趋向于清醒了。”
    综上所述,海南日报的这几个版面的文章:
    首先,史实的基本常识是错误的,连重要人名都写错。
    第二,根本没有基本判断,对延安审干运动懵懂无知,对屠夫大肆吹捧。事实的另一面就是对大量的青年知识分子视若草芥。记者站在什么立场?和康生、布鲁站在一起吗?
    第三,对重要人物田守光(实际是田守尧)一会说他是新四军,一会说他是八路军,抄袭都抄袭错。
    第四,称呼布鲁“延安边区政府保卫处处长”。事实上没有延安边区政府这个机构!当时只有陕甘宁边区政府。布鲁也不是什么保卫处处长(没有这个机构!)他只是保安处下面的一个科长。
    记者不是什么都能写,不要以为抓起笔写下来的就是文章。否则,漏洞多多,错误处处,结果是废品堂而皇之登上报纸,您这家报纸的公信力就要大打折扣!!现在的记者不读书不看报,整体情况不是一般的糟糕,党报若此,人民如何敢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帝制之中 康生难免/张天语
  •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张成觉
  •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张成觉
  •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张成觉
  • 刘晓波:毛泽东的打手和替罪羊康生
  • 康生死后,他收藏的文物到哪里去了?
  • 王晓东、黄康生任贵州副省长 包克辛辞副省长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