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吾爾開希的流亡筆記——寫給回家之後的我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3日 转载)
    首页关于本博客 本博客常受GFW中国网路长城屏蔽,除在此谴责中国政府封杀言论自由,耻笑其对于言论的恐惧,建议尚能看到此页的网友以RSS订阅此博客。
    
     我的一些看法(六)——兼答复一些评论 (博讯 boxun.com)

    2009年6月12日 吾尔开希 23 条评论
    这段时间忙,没能够常常来博客发表看法,忙什么,大家知道,去了一趟澳门,目的是要向中国政府驻特区联络办公室寻求安排引渡投案。“闯关”是媒体用词,我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说,我在媒体前面说得清楚,“这次到澳门是寻求中国政府联络办公室或特区政府的协助安排引渡投案。回家的努力,不会停止,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温和的一次。”
    
    六四这天发表的博文居然到今天有三百多篇响应,应该很多人来也是因为这件事,当然首先是要感激给我支持的各位朋友。谩骂及恶毒攻击不会影响我的意志,连情绪都不会受到波动。但支持我的朋友们则让我确实感到温暖,谢谢你们!评论中很多提出的问题,质疑,也都与此相关,我也觉得应该为此事做一些更细致的阐述,顺道回答大家的一些问题,尤其是批评、质疑的。不可能面面俱到,先向没能够回答到的各位道歉。
    
    先说为什么要投案?中国政府不准我们回去也就算了,居然还限制我家人离境,这种株连九族的作法不符合人道精神,不符合人权原则,不符合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甚至也不符合中国法律。与父母家人二十年未见面,思念心切,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而且似乎也只剩下投案一途,才能确保与家人见面。顺道回答一位网友指责我要跟父母见面哪里不能见,是啊,天涯咫尺,二十年,横亘在我与家人面前的就是一种野蛮与残酷的政府暴行。
    
    为什么选择到澳门,因为我持台湾护照,进入中国需台胞证,进入香港需要签证。这些我都得不到,只有澳门,可免签证,因此才能够上飞机。顺道回答一位网友说我为什么不直接到北京,我当然也想啊,技术障碍难以克服而已。
    
    为什么选择“六四”?当然这里面有深度考虑。首先,我知道中国政府流放我们是既定政策,换言之,它并不要我们回来,投案也不接受。这次澳门之行,达成投案目标机会不大,但很多人并不知道,中国政府在流放我们,很多人并不知道我们连投案都找不到门路,很多人并不知道我与家人二十年不得见,连在我的博客留言谩骂的愤青都很可能不知道,而披露中国政府在人权上的落后,挑战体制的荒谬,本来就是民运的使命,是我此行的第二目的,选择六四这一天,得到更多的关注,就是真正的原因之一。
    
    中国政府这些年来,不断宣扬大国崛起,也鼓励因为得不到国际认可的“中国人不高兴”,但同时,却回避一个发生在二十年前,自己宣称没有任何错误的事件,网络封锁各种消息,各种敏感词,已经到了荒唐的程度。我们也衷心希望中国真的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国,有泱泱气度的大国,有开阔胸襟的大国,能够勇敢面对自己历史的大国,一个具有自由、人权、尊重、多元等因素的现代文明大国。如果有一天,中国政府敢于勇敢面对那段历史,尤其敢于面对那个令世界上每一个有良知的人直至今天都还在感觉心痛的一天,中国在世界得到的将不仅仅是对其大国地位的接受,还会有崇高的尊敬。二十年过去,我挑战政府,“你在通缉我,我在投案,你敢不敢接受?”就是强烈要求中国政府二十年勇敢面对那段历史,给中国人民一个交代,哪怕是在法庭上。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是个作出这种宣示最好的时机。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面对自己的良知。二十年来,我一直都背负着幸存者的罪恶感,我一个人检视自己良知就会看到这种痛苦。在这一天作些什么,是对自己最起码的要求,除了写一篇文章,除了点一盏蜡烛,在六月三日到六月四日那个时刻,我在澳门移民局拘留中心四平米大的房间,上下铺木床上辗转反侧,以自我囚禁的心情向死难者致上我的祭悼,也是我选择渡过这一天的一种方式。
    
    顺道回答出现不止一次,在评论中指责我,指责柴玲,为个人私利,把学运推到极端,导致政府杀人,或者类似的意思。对于这种说法,我必须明确表达我的斥责。在开枪的人还没有被惩罚之时,指责被开枪的人躲子弹躲得不够快是什么逻辑?
    
    一九八九年的学生运动自始至终都不曾以推翻政府,推翻共产党作为目标。激愤之下可能有个把学生喊出“打到共产党”的口号,也都会被我们制止,退一万步,就算学生喊出打到共产党也绝对不是政府开枪杀人的理由。
    
    八九年的学生运动,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运动,全国上百个城市都爆发了游行。北京的十万大学生,走上街头,每一个都知道挑战共产党的危险,还是勇敢的承担自己的历史使命,为中国呼喊自由,呼喊民主。我很骄傲自己是天安门那一代的一分子。当政府颁布了戒严令之后,仍然坚持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视死如归,决心坚持,就是希望可以用他们青春的生命,唤醒共产党内仍有良心的人们接受“民主与自由”这历史的呼唤。即使到了六月四日凌晨,学生也没有对政府产生任何实质威胁,只要政府愿意拿出诚意,进行对话,这一事件绝对可以安然落幕,完全没有出动军队开枪镇压的必要。
    
    学生运动领导者之间关于要不要撤离天安门广场的不同意见,都是出于同样追求这场运动成功的初衷,谁也没有预料到中国共产党的残忍,镇压的血腥。王丹曾说,“学生有错,政府有罪”,这是显示我们有反省的能力和愿望,但现在到了检讨学生的技术错误的时候了吗?政府的罪行得到追究了吗?正义得到伸张了吗?在尚未追究加害者的时候指责受害者是有巨大的良知问题的!
    
    对我的批评,我都愿意聆听,但指责要拿出证据,基本逻辑也必须清楚。有网友批评我审查评论,那更好笑了,批评者应该注意到了他的那篇评论是实时发表的,除非博主有神力可以在那零点零一秒完成审查程序,哈哈。
    
    有一点,值得指出,这三百多篇评论之中,那些对我们的批评、指责、甚至谩骂,或者是求好心切,吹毛求疵、或者是出于胡涂或其他叵测居心而转移话题焦点、混淆逻辑,但都无法否认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屠杀是邪恶而残暴的。
    分类: 公民責任, 我的一些看法
    Twenty Years On
    2009年6月4日 吾尔开希 311 条评论
    Twenty years ago,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bloodshed in Beijing, when I first went into hiding, my mother had a stroke. It paralyzed one side of her face. I was 10 years in exile before my brother told me. I do not regret what we did in Beijing that year the Berlin wall fell, when there was so much hope of change in the air, but the deaths have haunted me for 20 years, and I want to hug my mother and tell her. “sorry”.
    I can’t. China will not issue passports for my parents. China will not allow me to go home. It is difficult to explain the feelings I have at this moment to a world that has come to see China as a responsible member of the global community – the motor of global economic growth, the miracle that will re-jump-start global capitalism. But the feelings can largely be summed up as disappointment – disappointment that China’s “progress” has been so one-sided.
    The crime we committed in 1989 was to hope for change. In 1919, students campaigned for change, for a China that was genuinely part of the modern world. In 1989, we did the same. In 2009, change has come to China. It is a country awash with foreign investment – a country that is superficially the same place that readers of Wall Street Journal live in. I have not seen it with my own eyes, but I know that China today has Seven-11s and Metros and malls and discos and outlets for Italian brand names … Hooters. China has walked in space.
    In part, the change we hoped for has happened. When the people of Beijing took to the streets in 1989 –however people might read it today – they were acting out of frustration. In 1989, when I went into exile, I said the reason for the protests initially was that China’s youth wanted Nikes, wanted to be able to go to a bar with their girlfriend. Such things were not possible in the China I grew up in. They are possible today, largely because China’s university students rose up in 1989, and the workers’ unions and the common people joined them. The government realized It had no choice but to liberalize the economy, if it was going to keep popular discontent at bay.
    In short, 20 years on, I believe the protests in of 1989 were a kind of tragic success. China got its Nikes and discos. Unfortunately, China did not get the other change we yearned for – political reform. For many years, I have been of the opinion that a deal was struck with the people of China. The deal was economic prosperity in exchange for political quiescence and continued and unchallenged one-party rule. For years, I have been describing it as a “lousy deal”. But today, on the anniversary of the bloodshed that ended the protests, I would like to add that it is an illusory deal.
    For the past decade or more we have been hearing about China’s development. But shopping malls and designer brands that come at the expense of an open society is not, to my mind, development at all. What is more, China’s illusion of development comes at a cost not only to the Chinese people but to the global community. The result is that the world’s third largest economy is in the hands of a leadership structure that does not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as the rest of the modern world. Whatever critics might say the state of democratic politics in the rich world, neither the West, nor Japan – nor even Taiwan – routinely imprisons and exiles open debate.
    China is with us on a daily basis – in television news reports, in the newspapers, in blogs and in movies. It is in your living room. But politically China is a man in an ill-fitting suit and he does not speak your language. He will not until he learns that there can be no true development until open debate and dissenting opinions are essential ingredients in the emergence of a developed society.
    In 1989, as I said, we wanted Nikes and discos. But we also wanted to belong to a country that truly lived up to the heritage it is so proud of – a great nation with an important role to play on the world stage. We wanted China to allow open debate about its future, and we wanted to be part of that future. This has still not happened. If it had, I and all the many exiles like me, would be allowed to come home. At the very least my parents would have been issued passports and I would be able give my mother the hug and the apology she deserves for all the heartache and anxiety I have put her through.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today, 2009,06,04 a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sia
    分类: English Writings, 公民責任
    討論一下“不能照搬西方民主”這個說法
    2009年5月22日 吾尔开希 135 条评论
    中国至今还不是一个开放的言论平台,使得很多似是而非的说法不能得到充分的讨论。“中国不能照搬西方民主”就是一个实例。
    
    首先,我觉得这句话的出发点完全是建立在污蔑民运的立场上,我们主张推动中国的民主化,但从来没有听任何异议分子说过“完全照搬西方民主。”而共产党常常用这句话来证明民运只是“媚外”,从而希望大家忽略“民主”这个概念本身。
    
    其次,不能完全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是否意味着我们一点也不能照搬?不能百分之百照搬,百分之几是合理的呢?百分之五吗,还是百分之九十五?至少这是值得讨论的吧。
    
    第三,其实才是最核心的,是否应该定义一下什么是“西方”民主。三权分立吗,议会政治吗,政党政治吗,新闻自由吗,言论自由吗?还是其他什么有特别种族特色的内容。如果民主的表现形式是上述那些,民主的核心价值是自由,是平等,是保障参与,是监督制衡,那么这些东西又有什么不合于中国特有国情或者中国人的种族特性呢?如果这些都不是所谓“不适合照搬的部分”,那么是什么呢?无论这种言论持有者能不能举出有什么是真不适合“照搬”的,我列举出来的这些民主核心价值,表现形式应该总可以接受了吧。
    
    接受这些核心价值之后,表现形式其实不必完全一致,也谈不上一致,美国搞总统制,法国搞总统总理双首长,德国是责任内阁的总理制;有总统的是共和制,有女王有天皇的是君主立宪;美国搞参众两院,英国是上下两院,德国意大利是单一国会,他们自己之间都不完全一样,在中国搞民主没有什么照搬谁的问题,元首还是可以叫国家主席,国会也许可以改个名字,实行代议权力的国会议员不可以像现在,动辄几千人,完全没有代议的功能。但这些都跟是否照搬西方民主完全没有关系。
    
    在说“中国不能照搬西方民主”这句话的时候,请说清楚中国不能照搬的西方民主是指什么。共产党居心叵测,有独立思维能力的人不能人云亦云。
    分类: 未分类
    邓丽君逝世十四周年
    2009年5月8日 吾尔开希 38 条评论
    邓丽君逝世十四年。一九九〇年在六四周年祭,在巴黎曾与她见过一次,一首《历史的伤口》因泣不成声而中断。中断后,她拿起麦克风,带着哭腔仍然坚定地说:“不要向专制妥协,不要向暴政屈服!”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严家其先生和我感动莫名!
    
    邓丽君的歌也许是靡靡之音,但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文革结束时进入中国,是经历了十几年疯狂斗争之后,失去了对人的信心的中国人所最为需要的精神安慰剂。那时的人们是在听了邓丽君的歌声后才想起,才愿意相信,人间还有这些美好的东西。
    
    八十年代中期,左潮反扑,以“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为名,禁唱邓丽君歌曲,更点名批判《月亮代表我的心》。一时间,似乎又回到文化大革命时代,人们在家听邓丽君必须要把音量关到极小。胡耀邦出面刹车,一时间,所有中国的媒体都刻意拼命播放这首歌,算是出口恶气。
    
    有一位中国异议分子给我讲过这样一个小故事,八十年代中期,他一直被中国国安骚扰,为了家人,他终于同意离开中国。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离开,觉得背叛自己的理想,留下,面临坐牢,也不见得能有什麽太大的效果,而且对年迈的母亲是极大的折磨。他的朋友都理解这个决定,也都安慰他。在离开中国的前一晚,他们几个有着共同的理想,共同的承担,共同的经历,面对共同的威胁与压力的好友,聚在这个朋友家裡。毯子遮住窗户,不让里面的影像流出,也不让已经小得不能再小的邓丽君歌声被听到,带来麻烦。几个人围坐着,一盏烛火,几乎无话。这是一个让我深深感到震撼的画面。
    
    这位朋友大我十岁,他给我讲解的邓丽君又有更深一层的含义。文化大革命对于人性的摧残到了极致,那时,爱情是被禁止的,难以想象吧。难怪中国人提到文革是那么情绪化的排斥啊。而文革结束,当邓丽君的歌声进入中国时,既有那与中国的审美观格格不入的歌词,又有温柔到令人融化的柔美歌声,人们接受的歌声的甜美,爱屋及乌地或者忽略或者也接受了她的那些歌词。
    
    年长一些的,经历文革之后,每个人都变得冷漠,怀疑,心灵有如北方冬天板结的冻土,听着邓丽君的歌,有人留着泪说:都忘了还有这么软的东西了。青春被压抑的,听到邓丽君,意识到女性的美丽,意识到爱情的勃发,邓丽君不仅是那个时代人们心灵的治疗师,也是爱情的启蒙者和再启蒙者。
    
    台湾人对邓丽君记得的是那个极为乖巧懂事,极为爱国的甜心女孩。她在台湾劳军演唱无数次,从不收费,这与演艺行业给人带来的拜金印象截然不同,孝顺、谦卑、有礼貌,每个认识她的人都这么形容她。台湾人爱她,但和大陆人对邓丽君的感情不是同一个深度,可以说,对于相当多的中国大陆同胞来说,邓丽君就是我们的爱情寄托。
    分类: 寫給心靈
    “五四”九十年紀念
    2009年5月4日 吾尔开希 38 条评论
    今天是五四運動九十周年紀念日。九十年來,一代代中國青年一直把“五四”精神當作激勵人心的崇高價值,那是因為我們看到了五四運動一個重要真諦,那就是,當政府腐敗無能,當國家需求進步,當社會呼喚先鋒,青年人,尤其是中國的學生,總是願意不惜犧牲,走到時代的前線。
    
    五四也是中國官方既定的青年節,然而,對於五四精神的宣傳引導,官方的立場強調的是愛國,同時,通過煽動對外的敵視於仇恨,再把這種愛國精神偷換概念,成為效忠政府,效忠共產黨。中國共青團的團旗就是一個圍繞在五星周圍的圓圈,“象徵中國青年一代緊密團結在中國共產黨週圍”。這個說法,這個圖案是那麼赤裸裸地要求青年人對其效忠,恰恰與真正的五四精神背道而馳。
    
    五四運動的口號是民主與科學。民主,雖然共產黨多年來一直用所謂中國是人民民主專政國家,共產黨是無產階級先鋒隊的邏輯詭辯三段論,設定了共產黨代替人民行使“人民當家作主”的權利,但通過一次次對於民主的思辨與討論,中國人民,中國青年深知民主的真諦包括了,人人平等,言論自由,公民參與社會活動的機會受保障,政府的權力受制衡,人民意志以投票選舉得以貫徹,不同意見受保護,等等。這些核心價值,每一個都在呼喚個人的自由與權力,每一個都在向“效忠集權”強烈抗議。
    
    而科學,真正的科學精神是懷疑,是挑戰,是實證,是再證。科學是一種精神,它追求真理,我們常常說“顛撲不破的真理”,就是因為真理的形成恰恰需要一次又一次的顛撲,一次又一次的懷疑,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因此,任何宣稱已經掌握真理的言論,都又是違反科學精神的;任何以真理的名義,以科學的名義排除異己,壓制挑戰都是對科學精神的侮蔑,與宣稱掌握真理而將布魯諾送上火刑臺的中世紀野蠻教會無異。
    
    紀念五四,應該深刻理解九十年前,我們的前輩提出“民主與科學”的精神,感受它對中國青年呼喚的良知、責任、勇敢及堅定的獨立自主;對於中國共產黨歪曲五四精神,以狹隘的,偷換概念的“愛國”取代民主,又宣稱共產黨掌握科學、掌握真理痛加駁斥;對於共青團,從它的旗幟,它的口號表現出灌輸效忠共產黨,湮滅五四精神,應該揭露並嗤之以鼻。中國共青團沒有資格談論五四,我們,才是五四精神的真正傳人,我們在二十年前所表現出來的正是這種無愧於五四先賢的承擔!
    
    五四運動九十周年之際,為文紀念,呼喚“德先生賽先生”早日來到中國並成為一代代中國青年的精神導師。
    分类: 公民責任
    成龍大哥多慮啦
    2009年4月27日 吾尔开希 23 条评论
    我對成龍,即使不算fans,也絕對有相當的尊敬和喜愛。苦學出身,在電影圈摸爬滾打多年,在香港闖出一片天;又憑着親歷親為的積極敬業態度,在好萊塢也有了一塊屬於自己的天空;現在已經算是國際明星,仍然是個具古道熱腸的人,為人謙和又不失赤子之心,這樣的人讓人喜歡是天經地義。也許正是這份赤子之心,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言,而這次則是惹惱了兩岸三地的很多人。
    
    我絕對相信,他沒有惡意,也不會是處心積慮發表這番言論而討好什麼人或炒作什麼議題,成龍大哥心裡大概就是覺得:自由的香港台灣,好亂;那麼中國人可能真的不適合自由,中國人應該被管着。
    
    其實這種言論我在台灣也經常聽到,說台灣現在是太自由了,自由過了頭,我也都會認真地回答,讓你回到蔣經國時代你會願意嗎?稍微仔細分析一下回到那個時代意味著什麼,也就沒有人真的願意回去,有時對現實不滿就用懷舊表達一下,並不是真的覺得過去更好,這個道理大陸人更清楚,唱唱文革的歌曲絕對不是想回到毛澤東時代。
    
    對於成龍的言論鋪天蓋地的批判多是強調自由的珍貴,以及奴性思考的不可取。所有的批評者表達的意思都是一致的:自由是珍貴的,哪怕會帶來一定程度的混亂,都必須珍惜,絕對不能因為害怕混亂而捨棄自由,捨棄自由的代價比混亂要大得多。台灣香港也許看來混亂一些,尤其台灣,立法院的打架已經變成形容民主失敗,中國人不適合甚至不配擁有自由的標準例證。但是我寧可要立法院的拳頭也不要長安街的坦克;寧可要混亂中每個人都爭先恐後地表達權力,也不要人民大會堂里的一致通過擁護着專制的黨中央。
    
    這些說法都對,但如果看深一層,你會發現,只要民主就可能會混亂,這樣的說法,會讓像成龍大哥這樣的人充滿不安,尤其在中國大陸,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之後,任何可能的混亂都是令人膽戰心驚的畏途。
    
    其實台灣真的不亂,只是嘈雜,一個多元的自由的民主的社會應有的嘈雜。而且這些嘈雜是自動規範的,基本局限在政治和媒體範疇之內,台灣的其它方方面面,安靜而有序。
    
    政治和媒體的嘈雜不僅不是混亂,可以說正是另一種有序。在野黨忠誠地大聲批判者執政黨,媒體在各自的政治區塊把各種聲音發出來,政府和執政黨招架着,辯駁着,都是在按照他們被分配的角色認真表演着,雖嘈雜,卻沒有傷害性。偶爾有出格的表演,還有更強大的輿論制衡着它,真的不夠了還會有司法看守着社會的秩序,台灣沒有出現混亂很久了!
    
    以台灣的選舉為例,選前,各個候選人,政黨及支持者無不死破喉嚨,聲色俱厲地忘我表演、互相攻訐,然而到了選舉開票那天,一切都會回歸平靜。絕大多數候選人,選民都會平靜地接受選舉結果;偶有不服也都會尋求既有的司法救助渠道解決;再少之又少的,在等待司法解決期間還要表達不滿,也會向地方政府申請之後,上街遊行示威。恰恰證明,中國人完全有能力在充分的自由環境之下“管”好自己,也能照顧到每個人都權利。
    
    有些人就是看不慣嘈雜,就像有些人就是看不慣初中生解除髮禁(台灣的中學都已不再規範學生的髮型,髮色及長度,稱之為解除髮禁),總覺得中學生走出校園時,清一色的寸頭或清湯掛麵才是有秩序,總覺得每個十幾歲的年輕人在三千煩惱絲上展現個人風格就是混亂,就是頹廢,甚至就是墮落。其實該認真反省的正是這種“看不慣”。這些初中生不會因為頭髮髮型一致就更乖一些,也不會因為髮型自由就壞一些;台灣,在嘈雜的政治與媒體之外,一切都安靜平和得多,跟媒體與政治一起有序的發展了幾十年,成績傲人。
    
    成龍大哥,以及所有擔心太自由會混亂的台灣人,香港人,大陸人,台灣證明的是民主可以避免混亂,只是我們必須要讓我們的大腦升級,跟得上民主發展的多元活力!
    分类: 公民責任
    陳一諤的言論自由
    2009年4月17日 吾尔开希 15 条评论
    香港大學學生會長陳一諤在校內六四論壇發言,質疑媒體所形成的鎮壓版本的真實性,並說學生若及時自行散去,鎮壓就能避免,實在是“學生領袖不理性”。他的言論幾乎引起眾怒,至少可以軒然大波來形容。同樣引起了軒然大波的是之前不久,在臺灣與此事有某種相似的郭冠英事件,都是個人言論與社會共識激烈衝撞,兩個人也都祭起“言論自由”大旗,拒絕道歉。
    
    對於陳生的言論中,天安門的屠殺是否真實發生,以及學生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我的好朋友王丹作了相當負責以及翔實的回答,我完全同意王丹的說法,因此就不重復了。陳生發言之前,我在臺灣《蘋果日報》著文,捍衛郭冠英的言論自由,批判臺灣政府的介入是忠誠審查,是真理部,引起很大反彈,其中一個聲音就是“如果有人詆毀六四,我是否捍衛這種言論自由。”
    
    首先我要感謝陳生肯定言論自由的重要,並恭喜他知道要以言論自由原則捍衛自己的權利。也在此告訴他,言論自由正是我們天安門的學生所追求的目標,是我們一貫堅持的原則。只是我們在國內并沒有這種自由,表達言論還會招致陳生認為并沒有發生的屠殺。
    
    陳生是否有表達“天安門并沒有發生大屠殺”的言論自由?絕對有!尤其在香港一定要捍衛,我也希望有朝一日在中國境內也能有這種自由。也許你會說,今天在中國本來就可以說“天安門并沒有發生大屠殺”,不錯,但那并不是自由。當你只能發表某種言論,不能去否認,不能去批判這種言論,那這種言論的表達就不是自由。幾年前,許文龍在大陸被脅迫表態反台獨時在臺灣《蘋果日報》撰文表達我的悲憤,在文中提到“當主張台獨的自由被剝奪時,反對台獨的自由就不是真正的自由,我們主張或反對台獨的自由同時被剝奪了!”就是同樣的道理。
    
    臺灣人都很熟悉這麼一句話:“我可以不認同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我相信香港人也一定都聽過。陳生的言論自由就是那個要被誓死捍衛的權利!只是,我也確實沒看到陳生的言論自由有什麼危險,陳生提出言論自由其實是有點莫名其妙。陳生沒有被政府抓去坐牢的危險,也不會被中宣部出面強迫堅持或改變他的言論內容。就像兩個拳擊手在比賽,一個居下風時大喊,“要保證我打拳的自由!”
    
    陳生一定是面臨了巨大的壓力,但那些壓力不也都只是反對他的“言論”嗎?不肯道歉就是不肯道歉,就是堅持自己的主張,言論自由的原則保護陳一諤這樣作,扯出言論自由,只能證明他的無知。陳一諤有堅持荒謬言論的自由,但這一自由並不改變他的言論荒謬的事實。作為當時學生運動的參與者,以我的自由言論,強烈譴責他的荒謬言論,但同時我可以在此表態誓死捍衛陳生的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是一種原則,如同所有的原則,在不方便的時候仍然堅持,才有意義。
    
    
    
    2009.04.20 發表於香港《蘋果日報》
    分类: 公民責任
    我是维吾尔族——兼答复网友赛依德海利力
    2009年4月15日 吾尔开希 160 条评论
    Said Halil Afendi, Yahximu siz?
    
    我相信我们的民族认同没有任何不同,我是一个自豪的维吾尔人。我今年41岁,其中二十年在流亡,十八年居住北京,在故乡的时间三年。然而,我依然能够掌握自己的语言,熟悉家乡事务,连饮食习惯都还是非常维吾尔。
    
    开创这个博客时就知道一定会讨论到我的民族问题,而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以来苦苦思索的问题之一。
    
    维吾尔族在历史上创造了辉煌的文明,是在中国境内不多的完整文明之一。既出现过影响世界的大思想家,文学家,也曾经在权力土地的争战中留下强悍的标记,在文化,如文学音乐艺术领域都有傲人的成绩。在很多领域,与长年相邻的悠久强大的汉文化不相上下,甚至偶有超越。这些,可惜在中国的历史教育之中都被刻意抹杀了,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所採取的政策与对其它民族的政策一样,那就是殖民,歧视,镇压,同化。当政府採取这种政策时,令人遗憾的是,大多数汉人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况下,扮演着共犯的角色。
    
    而今天维吾尔族,以及在中国境内的其它非汉民族所面临的情况几乎一样:在强大国家机器的野蛮统治以及毫无文明可言的殖民心态前面,要么等待被同化,要么反抗被镇压。与汉民族之间的仇恨日益深刻,几乎已经变得无解了。
    
    每每想到我的族人今天所受到的压迫之时,我都黯然神伤,不仅是对那些苦难的感同身受而已,更是在了解到这个问题解决的艰困,沮丧是一种加倍的痛苦。
    
    我也在过去这二十年之中接触了很多同样为我们的民族未来而忧心忡忡的优秀维吾尔同胞,有很多人也都在海外投入了争取维吾尔人民自由与独立权利的运动之中。我对他们都有很大的尊敬。可惜海外的维吾尔运动面临的问题是这样,理性的声音往往被激情的声音淹没;而激情的声音又除了表达愤怒,表达权利之外并不能对于我们面临的问题提出有效的解决方向。从您的文中我感受到您从我的表现很难不怀疑我是否关注关心我的民族,我完全理解,您一定觉得我对这个问题的表态怎么那么少?甚至没有?
    
    追求独立是被压迫民族的权利,这一权利不应因为你是否认为独立是不是最好的方法而否认。我还听过一个说法,就是新疆西藏独立必须要全中国人民一起讨论同意,先不说这个说法裡面的逻辑悖论,基本上持这种说法的人都是算好,在这样的方式之下任何公民自决,反正都不会通过独立,是一种无聊的投机理论。与举世公认的公民自决理论完全背道而驰。
    
    我绝不否认新疆西藏追求独立的权利,但我认为追求高度自治是比较合乎现实的选择。
    
    虽然我常常坚信公义的贯彻始终是历史良性发展的不二法门,然而,在中国境内的民族问题上,我们可能必须同时追求贯彻公义与民族和解。消弭仇恨原本应该是在正义得以伸张之后,但也许我们根本没有伸张正义的机会就被仇恨所吞噬了。
    
    而民族和解又谈何容易!尤其在强大的一方依然蛮横之时,在无理的一方继续无礼时。维吾尔族人民对汉人的满腔怒火绝对是事实,绝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Said 兄弟,我相信你也会承认,这种愤怒也在同时让和解变得遥遥无期,对于解决维吾尔今天面临的问题没有帮助。所以我对于表达愤怒,表达仇恨并不热衷。
    
    我希望我追求民主,追求理性思考及对话的努力能够在解决维汉矛盾时能够起到正面作用。我期待对这个话题能够开启理性的讨论。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而我在理性讨论的时候绝不会掩饰我对自己是一个维吾尔人的自豪与坚持。
    
    您提到即使我的民族认同与您不同,无言之余,您同样祝福,您的这段文字让我看到一个高贵的维吾尔灵魂,我相信您的祝福所感动的不仅是我,还包括所有读到这段文字的人。
    
    谢谢你的祝福,我以维吾尔族兄弟身份接受您的祝福。
    
    May Peace be With You! Assalam Alleykum!
    
    
    吾尔开希先生,您好。
    
    您是民运中,学生领袖的第一个人,在王丹之前一直担任学生领袖。通过互联网的各种途径我也看到过您在89年的风采,尤其在李鹏面前,斜躺在凳子上吸着氧气奋起而发的时候,是多么的令人尊敬和感慨。
    
    可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在您的内心深处,您还是维吾尔族吗?您有没有正视过您的民族现在所遭受的苦难?有没有您像对待民运那样的热情去对待您的民族呢?您随便从来表现出来,但我也不能否认您内心深处到底是如何处理这些事情?这些感情?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民族都不去爱,他能去爱谁?
    
    如果吾尔开希先生您认为我所讲的“民族”和您认为的“民族”概念不同,那么我认为我亦无他语可言之。
    
    不论您如何认为您的民族属性,我均望您事业顺利、家庭美满。
    
    也希望民运能够早日成功。
    分类: 公民責任, 我的一些看法
    我的一些看法(五)——再復網友“中國人”
    2009年4月9日 吾尔开希 31 条评论
    民運之功在於,……配合目前占主流和輿論壟斷地位的西方媒體,的確以其監督,對中國起了很大的正面效果.如果僅是這些我會給民主百分百的好評.
    謝謝你的好評,抱歉,礙難接受。民運無意配合什麼西方媒體,我們有自己獨立的看法,西方媒體如果願意照載是幫我們宣傳理念。
    
    現實呢?以民運喉舌為例,美國之音,自由亞洲,德國之聲,新唐人電視等,關於中國的報導情況是:確實存在的壞的應該說;有疑問的負面消息湊數也不錯;實在沒,編點也不賴.只要是壞的,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正面的呢?能佔5%的比例嗎?有也是玩弄文字遊戲,讓人浮想聯翩.逢中必反現象,大家都不會懷疑其存在吧.
    這些媒體也不是什麼民運喉舌。
    如果以整個西方媒體陣營來看,對於中國的經濟成長,正面報道並不在少數,對於中國是國際政治大國也完全不予否認,批判只是在中國的“現代文明”這一塊,包括卻不限於自由與民主,那是因為中國的確乏善可陳,偏偏這方面恰恰就是一些國人心中希望得到的西方認可。
    就像邀請人家走入你家,到了家裡卻又受到那麼多限制,看到那麼多野蠻粗鄙的政府行為,而你卻拼命要求人家看到你好的一面,也就是經濟快速發展那一塊,然後希望報道出來是中國不野蠻,不粗鄙。跟這些媒體連基本的有禮貌的對話都沒有,一味指責別人偏激。至少錯誤報道不多吧,你講的也是正面報道不夠,而不是造謠嘛。負面報道,有本事別讓人家有內容可報道嘛。
    我相信,你也會承認,很多負面的消息其實都還沒報道出來呢。我父母二十年來被中國政府拒絕發給護照,導致我們二十年不能相見,說這種行為野蠻粗鄙不過吧。
    真的是逢中必反嗎?
    
    中國當今的形象問題原因有四:1,中共體制,2,中國的現實,3,國家與國家利益衝突,4,就是民運,藏獨,法輪功的擴大宣傳.如果說前三者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那麼第四者呢,請給個理由解釋.這僅是意識形態的惡果嗎?
    首先,以今天民運、藏獨、法輪功的擴大宣傳能有多大功效,您可能高估了我們,但即使有,那也是站在足夠的事實基礎之上的夸大。更何況,被迫害的弱者,為了獲取更多的關注與支持而略顯夸大,也是值得理解同情的,不該在迫害者尚未被糾正之時苛責受害者。
    
    難得的是,各為民運領袖共同的形像是:流亡,貧窮,淒慘.而現實呢?請先生告訴我你認識的這類人士的現實生活現狀如何?是否可以自辯為精神世界的淒慘,物質世界的無憂?
    我以為我們應該擔心的是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在西方生活太過安逸了,你斬釘截鐵的告知我們的共同形象與我所知不太一樣。無論我所知大部分天安門學生都生活無虞,在商業,學術或其它專業領域都已站穩腳跟,即使媒體批評柴玲,沈彤與中國做生意,都跟你的認知有差距。
    
    中共的讓步,美歐的得利,各位演員的演出費,國人的損失.我想不需要聯想吧.大概只需要用文字遊戲配合上輿論優勢就能讓這個現象正常化,完美化.事實也是如此.
    請具體舉例,也不要沒有證據用“演出費”這種有傷人格的言詞。
    
    關於民運人士參與祖國事務,我理解你們的難處,必須要藉美歐的政治和輿論力量這幾乎唯一的連你們自己也認為起不到決定性作用只有傳播性的渠道來參與.但方法和形式很多.其中對國人利大於弊的一個原則就是:別成為美歐和中共在重大事件談判中工具.如果是國人只是付出一些小的代價,還是物有所得.
    奇怪,只因為我們弱小,我們就一定是甘為別人工具嗎?一九八九時共產黨這麼說,一些斡旋派知識分子也這麼說。這種說法包涵了對別人的小看和對自己的膨脹,站在了一個自己創造出來的制高點。
    我們主張的自由民主人權是我們自己獨立的思想和行事準則,美歐的政治和輿論力量是被我們利用的,這你可以接受嗎?
    
    由於民主自由人權在中共統治下的缺失與平民的認知和利益產生矛盾所造成的惡果,在諾大的中國醜惡事態頻發,也是我在國內99%的言論是對中共攻擊性言論的原因之一.
    是啊,不能說逢中必反啊。
    
    現在我們看現實:先生可以告訴我最近30年來由外力主導的走向歐美式政體的國家,有哪個國家沒有受控於歐美的政治勢力?
    過去半個多世紀歐美對全世界都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這是客觀現實。即使如此,在我看來,日本韓國都具有相當的獨立性,包括他們因為軍事經濟需要而“依賴”美國都是一個“自主”的決定。南美洲的委內瑞拉決定反美,也是它自主的決定,可能不夠明智,但是可以說明它真的沒有受控於歐美的政治勢力。
    
    基於”國家差別,民族差別,有限資源,這是未來人類發展的三大矛盾體” ,你能告訴我,中國的未來在哪兒?? ……所以我這幾年在思考新的政體.有新政體構想,難度卻比先生所認可的歐美式民主更加大.
    請不要替我決定我認可的是什麼。
    另外有很多東西無論是誰發明,誰創立,都有普世性,扣上西方式,歐美式這些名詞無利於理性思考。中國使用沙發已經多年,沒有人今天還會強調那是西式的,沙發就是沙發,是全世界都在用的一種家俱;民主的基本原則是:人人平等,全面公平參與,言論思想自由,結社參政自由,公民監督,權力制衡。前述這些原則哪一條我們中國人不能應用?哪一條讓人覺得太歐美不適合“照搬”?
    臺灣的發展是另一個很好的例證,也許過去八、九年臺灣表現出來的是民主發展中的倒退與陣痛,但別忘了,也正是臺灣以民主唾棄自己的錯誤選擇,靠民主走向充滿希望的未來。而且在臺灣,建立在以個人主義為基礎的西方文明與這個社會既有的東方文明中的集體主義結合得非常完美。個人自由,人人平等,以及公眾關懷,承擔責任同時是這個社會的文明根基,這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未來中國。
    
    關於先生那句”先國家發展,後公民權力”,國家是由公民組成的,國家發展,公民也會同時發展.先生如果不認同,可以嘗試從古今中外找出反例來.二者並不是獨立的.
    秦的暴政是例一,日本明治維新後走上軍國主義是例二,中國共產黨幾十年統治是例三,其實中國幾千年歷史中,為了國家發展而犧牲的那麼多人,每一個都是把國家利益放在個人利益至上的悲慘人證。
    這二者不是獨立的,沒錯,但誰先誰後不就是我們討論的核心嗎?
    
    另外說一個現象:民運已經由褒義走向貶義,在逃出中共的輿論封鎖網並且長期留意民運人士的人中,對民運持貶義看法的比例越來越高,人也越來越多.民運人士應該考慮其原因.貶義的不是民運”民主自由人權”的訴求,而是民運活動本身.加上台灣的政治現狀”民主自由人權”居然光怪陸離在一小部分人眼裡也成了貶義詞.
    你的再一次斬釘截鐵觀察,我雖看法不同,但會虛心接受。
    回答這些之後,出於真誠,逾越一點,給你一點規勸,希望你不要介意。你的很多結論都是建立在你的一些既有認知之上的,這些認知有很重的感情在裡面,令人動容之餘,要提醒你,有時感情會讓認知過於主觀,過於斬釘截鐵,與事實有所不同。
    分类: 公民責任
    我的一些看法(四)——兼答復網友“中國人”
    2009年4月8日 吾尔开希 14 条评论
    網友“中國人”, 您好,首先謝謝您在本博客的積極參與。謝謝您的誠懇,您的善意,以及您的溢美之詞,不敢當。您的多篇跟貼文字,基本主張和建議我們民運人士應採取“先國家發展,後公民權力”這樣的立場,據此回復,希望能回答您的問題,順便闡述一下我的一些想法。
    
    您所提出的很多觀念都很有啟發性,您提到:“國家差別,民族差別,有限資源,這是未來人類發展的三大矛盾體。 ”不錯,尤其當國家之間的差別,有限資源的分配不公是歷史上那些強權國家造成,這份公義尚未貫徹之時,站在這樣的高度關注一切,確有必要。
    
    但在上述三項差別之外,人類發展的矛盾還包括人與政府的矛盾,被剝奪了自由和反抗力的人與專橫且掌握強大國家機器的政府之間的矛盾。這不是新課題,所造成的不公不義也已存在多年,給人類(包括您念茲在茲的中國人)造成的災難造成的痛苦造成的損失如果算起來“駭人聽聞”這個成語都顯得無力。
    
    我決定站在人的高度去思考,去關懷中國的未來,可能和您所期待的站在國家民族高度有所不同,但我相信(歡迎您繼續說服我)我的決定。
    
    中國共產黨壟斷我們站在國家高度的權力,視民運人士為敵人,所以哪怕我們願意站在“先國家發展,後公民權力”這樣的立場,也是自作多情,自取其辱。我們的任何參與權利,哪怕是表達權利都被剝奪,還要為此付出自由的代價。這倒沒關係,我們求仁得仁,我絕不是在此抱怨受到的委屈,只是向您提出邏輯上的一個誤區,我們的參與權力被剝奪,您對我們的期待似乎只有不參與,是嗎?
    
    不參與,不作為,也許正是一種參與,一種作為,如果我們為國家甘愿受此委屈,也不求被理解,被知道,也未嘗不可。前提是,我們相信不參與和不作為是可以“對國人來說是利大於弊”,這就要求我們相信中國共產黨有這個意願,有這個能力,同時現在走的路線是正確的。可惜現實告訴我們,事實絕非如此。
    
    首先,共產黨得到今天的統治權力是幾十年前戰爭的結果,在此之後人民參與統治者選擇的權力就被剝奪,任何嘗試貫徹共產黨自己也承認的“民主”都被無情鎮壓,而今,共產黨的所有作為都仍然是以維持其統治作為第一目的,統治集團的私利是首要出發點。過去幾十年的經濟發展也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一九七九年,一九九二年,共產黨面臨難以面對的社會問題,才會出現兩次鄧小平決策,大幅度開放,還給人民本應屬於我們的追求個人財富的自由,以及後來一次次的政策調整以適應這樣的決策導致的國內外壓力,都是被迫的。我不否認它有主動追求國家發展的意願,但顯然國家發展必須服膺於共產黨的統治利益,因此它的這個意願就完全沒有可信度。
    
    其次,仔細觀察這些有利於國家發展的政策,除了通常都是民間社會強烈呼喚,共產黨被動接受之外,通常還都是把共產黨過去伸得太長的手縮回來而已。而中國今天存在的主要問題,資源分配不公平,機會不均等,政策不靈活,資訊不透明,政府效率不彰顯,司法不可靠,都是共產黨自己所造成的,同時今天他仍然不願解決、無力解決的。毋庸置疑,解決這些問題對國家發展必然大大有利,我確信,一個民主的,願意廣納雅言的政府一定能夠比現在的共產黨政府更有能力。
    
    再看看共產黨現在所走的路線,似乎看起來給國家帶來了發展,但因為害怕統治利益受損而作的決策,已經與這樣的發展出現巨大的矛盾。在沒有政治、社會、思想、言論自由的環境之下,經濟自由必定受到節制,受到影響,甚至抵觸,而共產黨還在堅持這樣的路線。
    
    不參與、不作為、甚至不批判,我們怎敢妄稱自己為民運人士?
    
    眼前全球面臨金融海嘯,經濟危機;中國因為過去這二十年的鬆綁而有了長足發展,這個民族的勤儉美德又使得她站在一個有能力挽救這場危機的地位。我們當然誠摯的祝福中國在這個艱難的時刻能有上蒼眷顧,也祝福在這個歷史契機中,中國政府能夠作出正確的決策,不僅承擔起這個責任,挽救世人,也挽救我們自己的未來;並掌握這個機會,以世人所共同接受的公平、公義原則,融入並共同參與建設一個更加公平、公義的世界社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