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1日 转载)
    
     今天读了王军涛先生的辩护书:“谁该对六四负责?”有一些感想。
    
    站在王军涛的立场,他完全有权利说出自己对六四责任的看法。如果中国现政府不胆怯,也应该发表白皮书,进行答辩。但是这没有可能。因为他有枪,何必多费口舌。
    
    我本人完全没有参与六四。六四的时候家母病重,我一直在医院陪着。同事中有上街游行的,我一次也没去。但是六四以后,还是按照规定表态,我的态度是:还有没有另一种更好的解决办法?这惹得上级领导很不高兴,同事们也纷纷埋怨。
    
    经过二十年,我的想法更成熟了。我觉得,六四之所以在中国发生,一定有某种特殊的原因。找到这个原因也就是发现这个规律,中国今后的政治变革也许就不会大量死人或者少死几个。中国是一定要变的,不可能不变,谁也不能阻挡。只要变的过程中少死人或不死人,中国就进步了,六四死难者的血就没有白流。
    
    既然是在中国发生的六四,因此,这就不仅仅是民运的六四,不是共产党的六四,而是全体中国人,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如果说到责任,那么不仅仅是共产党的责任,民运的责任,而每一个中国人都逃脱不了责任。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扪心自问:我对六四不可避免的发生,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我现在要做些什么,才能避免今后无辜同胞的冤死?
    
    我认为,至少有一个责任是逃脱不掉的。我们的父辈(现在是我们自己),并没有把一个事实告诉下一代:中共是要杀人的。中共靠杀人上的台,又靠杀人维持稳定,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六四后还当众宣称,不杀人政府就要垮台。“杀二十万,保二十年平安”,这种语言根本就没有把中国的老百姓当人,甚至连他家养的鸡鸭都不如。可是一些鸡鸭听了这种话还欢呼雀跃!
    
    我们的父辈没有把这个公开的秘密告诉我们。吾尔开希最近写的回忆录,透露当时他的爸爸内心有多少恐惧,但就是不说出来。为什么要恐惧?他了解中共的本质。天安门母亲之一张先玲回忆说,儿子死前问过她,共产党会杀人吗?她说不会。于是儿子就上街找同学去了。为什么不从小告诉儿子们中共的本质呢?因为他们在吃共产党的饭。问题就在这里。共产党自从垄断了全中国的资源以后,中国老百姓都不得不吃他的饭,即便这是自己种的粮食。所以不能得罪东家,不能实话实说。
    
    不把中共杀人的本质说出来,因此学生们就不知道要死,不讲策略。还有已经知道学生要死的,也故意不说,想要看流血。有人花了很多精力,想对六四作面面俱到的评述,可惜都没有用。问题在于,如果中共不改变杀人的本性,任何道理都讲不通。无论讲政治,讲法律,讲国际惯例,讲基本人道,都没有用,都是对牛弹琴,白费口舌。除非你有这个把握能说服他改变。
    
    在没有办法说服中共改变的现状下,中国人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把六四的真相告诉孩子,让孩子记住,中共是要杀人的。告诉这个就有用吗?我也不知道,可是一定比不告诉有用。如果你得知你的老板,客户,同事,邻居,朋友,是要杀人的,你自然知道该做什么。既然天性是要杀人的,又杀了这么多人,哪有不让人说实话的道理。


(博讯记者:格丘山) (Modified on 2009/6/1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意识化为敌我,利益化为均衡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格丘山 : 何频老板, 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图)
  • 施化: 中共的“新三大法宝”开始失灵
  • 施化; “敌对思维”面面观
  • 施化; 人守法,法守人道
  •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 施化: 和解与公正
  • 施化: 中国人,从来没有和解过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 /张三一言
  • 施化: 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张三一言
  • 施化: 祖國,期盼你的微笑
  • 施化:不计成本的中国式计算
  • 施化: CCTV大火,真的有“天谴”吗?
  • 施化: 朱海洋,一只迷失的羔羊
  • 施化: 在美国,焚烧国旗为何无罪?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