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20周年:应以史为鉴(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1日 转载)
    
    来源:BBC中文网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1989年春,中国发生了以北京为中心、以学生为主的大规模民主抗议运动。6月4日凌晨,中国当局用坦克和机枪武力镇压了北京和平抗议的民众和学生,导致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
    
    这一事件成为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事件,它改变了中国发展的路径。但对这一事件的讨论在中国仍然是禁区。只有了解这一事件,才能以史为鉴,了解中国今天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本走向。
    
    在"六四"20周年之际,BBC中文网记者李丽邀请了三位嘉宾,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家张炜(张炜"六四"前担任过中国天津经济开发区主任),著名的中国作家马健(马健涉及"六四"的新著《北京植物人》不久前获得了英国国际言论自由组织"聚焦审查"颁发的言论自由奖。),和80后的年轻中国学生凯文(凯文大学毕业后目前正在英国留学),探讨"六四"事件同今日中国有何关系。
    
“六四”20周年:应以史为鉴(图)

    
    北京天安门广场挤满各界抗议人士(2/6/1989)
    
    问:"六四"20年过去,能请先回顾一下你们个人"六四"事件前后的经历和感受吗?
    
    张炜:"六四"开枪镇压的时候,我当时已经被软禁在家里了。但当时我还是不顾监视我的警察的阻扰,走到天津东站的广场上,看望在那里抗议示威的群众。当时不断有北京的消息传来,情况比较惨烈。当时天津的一位副市长,他的太太的家就在北京木樨地旁边的高楼里,她不断地通过电话给我通报北京的情况。当时的场景、到我家里来的朋友带来的沉重的气氛仍然记忆犹新,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马健:因为胡耀邦逝世,我当时坐火车从香港到北京,突然感觉到跪着那么久的中国人站起来了。("六四"前)一个月左右,每个人都在笑,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人。还有一个感觉是学潮渐渐成为民主运动。连警察学校的警察到国家机关单位的干部都上了街,感觉到那叫"万众一心"。
    
    凯文:"六四"时我还不到5岁。第一次知道"六四"是上初中后,教材上有"89年政治风波"一句话。上了高中后更全面知道有个"六四",我们就追问历史老师,这个"政治风波"到底是什么?上了大学后我也有意识地去读了一些有关的书,去了解这个事件。
    
    问:中国政府说,当年"六四"采取了断然的措施,才保证了中国的社会稳定,带来了经济高速增长,才会有今天中国经济的繁荣景象。凯文你的看法如何?
    
    凯文:从道德评判的角度去看,证明这种"断然"措施的正确性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从历史角度去看,不得不说,对执政当局来说,"六四"最大的政治遗产可能就是用经济增长缓解社会矛盾,证明它在89年相对脆弱的执政合法性。
    
    张炜:这个问题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假使"六四"事件确实是中国后来经济发展的基本保证,能否用它来维护"六四"镇压的正当性。即使这样也不行。一个民族如果把自己的发展建立在牺牲一批热血青年的生命之上,这个民族还有什么希望?
    
    问:你就是说不能为了经济发展而杀人,是吗?
    
    对。第二方面,经济发展是个综合现象,形成推动经济发展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讲两个反证:
    
    一是中国1949年以来最开放的时代实际上是80年代。虽然那时国家试图控制老百姓的思维,但是在朝逐渐放松的方向发展。在思想比较开放,政治相对开明的制度下,同样也有经济高速增长。("六四"前)80年代的经济增长达到了7.6%。
    
    第二,中国"六四"发生在89年,印度的经济高速增长开始于1992年,持续到现在,经济增速8%以上。印度并没有靠镇压来维持经济增长。中国的人力资源不差于印度。所以不能说,没有"六四",中国经济就不能发展。
    
    问:但凯文说的是否有道理?"六四"后中国共产党是否为了政权稳固等原因,改变策略,拥抱了资本主义,"与时俱进",这才有了后来的经济发展?
    
    张炜:如果"六四"没有发生,中国还是会有经济发展。有了80年代初期改革开始的动力,实际上"六四"成了中国社会当今深层次经济结构扭曲的重要原因。
    
    "六四"后,中国政府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这是一种扭曲的发展。“一切服从发展”的口号是错误的。发展的目的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但中国90年代后,成为全球经济高速发展国家中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
    
    它的经济结构是通过压低最穷困的老百姓的收入,虽然后者的收入也有增长,来保证和官僚利益密切相关的集团得到更多的利益。这些也都是造成中国今天经济问题的因素。
    
    我相信,历史会证明,"六四"给中国现在经济结构的扭曲和将来经济出现的难题留下祸根。
    
    马健:我认为中国政府镇压了"六四"民主运动后,不知所措,后来发现自己走投无路。可以准确地说,是资本主义救了中国共产党。在这种背景下,它的发展的一个最大缺点是它把资本主义最坏的缺点全都学了。
    
    问:"六四"事件和后来的镇压在现在的中国还是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但在中国"六四"仍然是敏感话题,高中教科书里有关历史似乎是空白。凯文,你的同龄人对这段历史是否了解?
    
    凯文:对。或者说,他们不屑于去了解。"六四"问题在大陆不让讨论,但我的问题是,这个问题如果要谈,我们从何谈起?
    
    民主在中国仅仅是个词汇,而不是一个有实质内容的东西。在中国谈民主,不论是支持还是不支持,都谈不出实际的内容。当然能够谈是一个前提,(不能讨论民主)这是比较遗憾的。
    
    问:中国一直批评日本修改教科书,中国的教科书是否也有问题?
    
    凯文:当然,这也是个不能回避的严重问题。但历史都是人书写的。我不想说"六四"应该归罪于谁,但我不希望以过去死去的、不论多少人的名义,来让今天的社会出现更大的恐慌和动荡。
    
    问:对"六四"事件的记忆是否重要?请问马健,你前一部小说《拉面人》和新著《北京植物人》都涉及对"六四"事件的失忆,为什么对你来说,"六四"的记忆这么重要?
    
    马健:可以说,20年来,人们获得了很多财富,但失去了很多思想。每一个民族都应该正视自己的历史,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失去了记忆,就像一棵树,没有根,上面的现实可以长,但活得很危险。历史和记忆有支撑一个民族的因果关系。共产党每年在镇压"六四"的这点记忆的时候,正在把这个民族变得越来越扭曲。
    
    问:不了解这段历史有没有关系?"六四"对历史学家很重要,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需要关注自己每天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再提20年前的事有什么意义呢?
    
    张炜:历史是人们回顾总结自己走过的路。人类智慧的增长是从历史中学来的。中国当局实际上在扼杀人们对历史的回忆,扼杀中国人增长智慧的权利。
    
    另外一方面,现实很清楚,很多老百姓、很多年轻人说:我对这不感兴趣。他有他不感兴趣的权利。但一个政府没有权力去阻挡人们了解历史真相。这是个权利问题。
    
    如果一个政府能有权扼杀你去了解20年前的历史真相,那它就有权去扼杀你去做其他事的权利。这是不能接受的。这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问:最近有学者提出用南非的真相调查和和解模式来解决"六四"问题。对这种提法有何看法:
    
    马健:我当然希望有一天,中国民主能够壮大。共产党内的改革派能让社会产生一些良性循环。但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中国社会是否成熟了?民众成熟了,执政党成熟了,可以达到一种和谐。但这两者都还处于原始阶段。
    
    张炜:只要掩盖真相、不让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去研究这个真相,和解是不可能的。
    
    凯文:我说不出任何具体措施。我在上本科的时候,一位老师对我说,中国的历史有两部,第一部是中国的当权者,我们说肉食者谋之,他们的成长和发展。另一部历史是中国的普通人,他们的成长和发展。当这俩者能走到一起,互相对话时,中国这个国家才是有希望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三)/老七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所见所闻/林保华
  • 六四学生领袖王超华:海外民运的前景(图)
  • “六四”20周年:记者的思考(图)
  •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二)/老七
  • 静亚: 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
  • 六四也是“防卫过当”?
  • 盘古乐团《六四二十周年专辑》
  • 政治学者严家其谈美国的“六四”纪念活动(图)
  • 六四鎮壓催生一個又一個貪官/盧峰
  • 六四的记忆与遗忘/鲍朴(图)
  • 刘蔚:六四的胜败完全在民众的一念之间—唤醒国人之245
  • “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 中共龌龊行动延续20年祸及六四纪念活动
  • “六四”与中国民主转型/陈卫
  • 必須為“六四”正名/荀真湘
  • 庐峰:六四烛光约会,历史的约会
  • 林保华:六四的“回忆与思考”
  • 谴责六四屠杀而得罪中共的漢學家马汉茂逝世十周年(图)
  • 《中国劳工通讯》主持人韩东方谈“六四”和中国工运(图)
  • 六四已过,贵阳《零八宪章》签署者曾宁、徐国庆被传讯 (图)
  • “六四”真相真那么难明吗?
  • 售卖六四纪念物者曾遭软禁 深圳多名异见人士重获自由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大陆网民突破封锁祭六四亡灵
  • 六四周年期间 多位民主人士被剥夺人身自由
  • 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揭真相至今失踪 (图)
  • “六四”已过南站警察不撤,访民揭露黑监狱(图)
  • 郭保胜:未参与六四却为六四坐牢(图)
  • 陈纲追忆目睹六四屠杀惨况(图)
  • 许家屯:当前没有条件平反六四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大陆冤民纪念六四上千人被抓捕(多图)(图)
  • 六四之后,赵紫阳沉渊温家宝升天
  • 自由亚洲电台执行总编亲自挥笔:六四,值得记住的日子
  • “六四”20周年期间被软禁的大陆人士将展开全面法律反击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