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罗京死了!死在了一个特殊的时刻,六月四日的子夜五日的凌晨, 那时一个血风腥雨的夜晚,解放军用坦克和机枪屠杀天安门广场上的青年和学生,罗京在那一夜以后,在血沃的天安门广场上开始了他灿烂的人生。人们不会忘记他解说中共“天安门镇暴”的画面时,冷酷、张扬的语调:“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见,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这个螳臂挡车的歹徒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从那一刻起,他代表着这个屠杀人民的政权,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谎言生涯,他表情漠然音色冷峻在CCTV的“新闻联播”的黄金舞台上,成了中共政权的代言人,他的嘴脸成了中共的嘴脸。 (博讯 boxun.com)

    
    作为一个播音员,一个专业艺术人士,在47岁的黄金年令溘然离世总不免让人悲伤难过,对他指指点点也许有失厚道,毕竟他并不是罪恶的实际制造者,他只是尽忠尽职地在做好作为一个播音员,一个节目主持人的工作。但是同样是播音员,同样是CCTV新闻联播节目的主持人,也有人心的流露,也有良知的闪光。罗京的死,让人们记起久久隐埋在心里的两张脸。二十年前,几亿关注着中国命运的观众,是不会忘记“六四”镇压后那一天“新闻联播”节目,主持人薛飞和杜宪,换上了一身黑衣, 脸带悲伤,声音哽咽,几乎失语地播出了“戒严部队的通告”。他们的表情是如此地哀伤,声色是如此地凄绝,那一刻,他们二人的形象,像丰碑一样矗立在亿 万观众的心里了。他们二人也为他们的良知付出了代价,不但离开了新闻联播,最后走上了一条坎坷的人生道路,让人不胜唏嘘。当良知被罢免后,无耻就开始登台了。罗京我们不能说他是一个无耻之徒,但是他的工作却是实实在在的无耻。作为一个播音员我们难以要求像薛飞、杜宪那样,也不可能让他去对抗一个政权,但大可不必在工作中,将中共的谎言说得那么的有声有色,把吹捧发挥得那么淋漓尽致,把无耻表现得那么道貌岸然,把罪恶演化得像善德善举,把祸害说成千秋伟业, 在几亿民众被中共利益集团掠夺得穷困潦倒时,把这样的世道演绎成小康盛世,把尖锐的社会矛盾演绎得温馨和谐,把百姓逼得走投无路而奋起反抗,演绎成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和海外敌对势力从中作梗,把民间对权贵的仇恨演绎成对党对政权对领袖的感恩戴德。而这一切,已经远远超过照本宣读的职守了,只有无羞无愧,只有良知尽失,只有厚黑功力,力透纸背才能做到。
    
    对于罗京这样的人,我们已很难把他鉴定为一个无涉政治的白领精英,或是一个堕落的帮凶艺人,他实际上已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分羹者,是利益集团的明星大腕。罗京CCTV的二十年,是伴随中共罪恶的二十年,CCTV是中共罪恶的视窗,罗京是视窗的主角,他在二十年前的“六四”登上了这个舞台,也在“六四”二十年后的今天离开了这个舞台,他在人生尽头生命弥留之际,又没有因助桀为虐翻然醒悟不得而知,但是他还是念兹在兹重回这个舞台,不过冥冥之中,上天没有答应,让他死于他登台领唱的“六四”。我们不信因果报应,但是面对强权暴政,苦难而弱势的群体只有让因果报应来抚慰心灵。“报应”,是罗京死后中国百姓在网上给他最多的“悼词”。
    
    在罗京去世前夕,一群青年知识份子联名声明,拒绝观看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因为中央电视台施给我们的是谎言。他们以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中的言词作为誓言:“我们的办法是,决不自觉地支持谎言!一旦认识到谎言的界限在哪里,就像避开 瘟疫一样避而远之!不为那意识形态僵尸涂脂抹粉,不为那腐朽的破衣烂衫缝补漏洞”。罗京作为中共谎言的代言人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奥运会开幕式成了他的播音生命的绝响,他那久经百炼的沉稳、庄重的谎言,伴同着林妙可小朋友铃叮般的假唱带给了世界。罗京47岁短暂的生命在谎言中结束了,他所“代表”的那个谎言政权虽然还在,但已是漏洞百出,丑态毕露,人们从毒害千百万儿童的“三鹿奶粉”始,到今日“邓玉娇事件中党官的百般脸谱”,一个远离谎言,拒绝受骗,讨还真相的群体性运动已经悄然而行。而谎言一当被抛弃,依靠谎言生存的政权也将轰然倒台。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陈维健
  • 陈维健: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 陈维健: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 陈维健: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 陈维健: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妇女案
  • 陈维健: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 陈维健: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 陈维健:“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 陈维健:樱花树下的迷乱
  • 陈维健: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 陈维健: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 陈维健: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 陈维健: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 陈维健: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陈维健
  • 陈维健: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 陈维健: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图)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