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 意识化为敌我,利益化为均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0日 转载)
    
    二十世纪是一个意识冲突激烈的世纪,历史已经做了大量记载。这里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冷战和世界性的民族独立运动。所有这些冲突给人类带来的益处,除了从反面吸取的教训外,几乎是零,或是负数。最突出的两个,一个是法西斯运动,一个是共产主义运动。两个运动的特征相似,都是把意识形态冲突放在利益冲突之上,强调人的先进,正确和纯洁性,用暴力手段来革除非己。民族独立运动是这两个运动的副产品,主张不讲利益地单纯排外。到目前为止,东南亚,南美和非洲的民族独立国家,都不同程度地落后于世界文明发达国家,主要原因是区域价值体系以意识对抗优先于利益交换。
     (博讯 boxun.com)

    每一种社会都有矛盾。把社会中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看作是意识形态冲突,这是一种思维方式。而把它看作是利益冲突,又是另一种思维方式。一般来说,用意识冲突来解释客观外界的,容易产生你死我活的敌对结果;用利益冲突来理解客观外界的,容易产生协商交换的均衡结果。假如矛盾双方都用利益关系解释冲突,最后的结局一定是妥协均衡,不是同归于尽。均衡是一种理想状态。从自然生态上讲,均衡也比倒向一边的失衡好。哪怕是暂时相持在某一个界面的均衡,产生的也是正面而非负面作用。
    
    就中国而言,二十世纪是共产党形成发展壮大,获得统治地位的世纪。中共一向来注重意识形态,从外表看,他将意识关系压倒利益关系。可是如果细心考察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假象。中国共产党从来就不是一个意识形态集团,而是一个利益集团。只不过非常善于利用意识形态来掩盖自己的利益需求,一直把中国人朦到现在。
    
    根据前苏联的解密档案,中共是在苏共的一手扶持下建立的。中共建立的第一个政权名叫苏维埃。参与中共创建的,的确有一些意识先进的知识分子,但是后来都被追求物质利益的农民积极分子排斥了。王震的名言“两千万烈士打来的天下”,说的就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用人命换权力。一般底层的红军战士,参军主要是为了吃粮,脱离受苦。当然后来坐了天下,要的就不仅仅是粮了。
    
    在讲究先进意识的掩盖下追求丰富的物质利益,这是中共80年来的主线。由于先进意识的吸引,大量并不受生活逼迫的进步青年,不了解底细,奋然投身中共革命。许多只是选择抗日。这些人中有部分后来渐渐了解了根底,产生了疑问,结果都不得好死。另一部分要么与主流融合,要么韬晦隐蔽,因而得以善终。在外人看来,中共的腐败好像不符合其宗旨,一定是少数坏人干的,只要把坏人除掉就好了。从本质上讲,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会出现的只是像胡耀邦赵紫阳这样不明真相的当年进步青年,最后被善用意识形态掩盖利益争夺的中共老人,一举清除干净。
    
    六四是一个典型的用意识冲突来掩盖利益争夺的案例。广大学生市民的爱国反腐败,纯粹是为了意识而不是追求利益。中共老人及其代理,纯粹是为了利益而不是意识追求。他们追求的所谓“国家安定”,只不过是本人安定。历史上每一个朝代的帝王都知道,不断地杀戮,最多只能获得自己的暂时安定,而不是国家的长治久安。国家安定的策略是安抚,不是镇压。
    
    至于为什么中共能够得手,并且长期控制局面,我想主要原因是中国人在思维方式上,一直以来都把意识优先于利益。中国人相信“君子言义不言利”,凡事要讲我对你错。这种意识高于利益的思维方式,分分秒秒都有可能被人利用。中共的一个特点:不高尚的话是不说的。什么国家大义,民族存亡,先进代表,大公无私,一套接一套,让人听着很受用。假设这个党当初明白告诉人家,打天下是为了现在让子孙享福的,即便动员到几百万军队,也不可能得天下人心,江山是打不下来。
    
    由于意识形态优先,为数众多的中国人就不惜牺牲自己的切身利益,来维护共产党的“先进意识”。他们看到这么多美妙的言辞,相信总有一天会实现,所以一致地帮助中共来反对他的敌人。而那些政治异见人士,也跳不出这个巢臼,用此真理与彼真理针锋相对,始终不得要领,做无用功。
    
    我是一向相信利益驱动论的。在利益框架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没有敌对冲突,不但可以同时并存,还可以互补。哪里要搞到两大阵营的地步。如果依照利益原则,共产党有权为自己谋利,但是非共产党或党的敌人也有权为自己谋利。至于谁的利益该多少,那是一个协商妥协,不是你死我活的问题。中共可以在意识上致他的敌人于死地,但不能在利益上做同样事情。如果单纯讲利益,非人道的残暴手段就不能使用,因为人心不允许。只有在讲政治正确的时候,世人才会容忍某种无所不用其极。
    
    当然,中共是不会放弃意识形态的。然而,所有的人都有必要陪着吗?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格丘山 : 何频老板, 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图)
  • 施化: 中共的“新三大法宝”开始失灵
  • 施化; “敌对思维”面面观
  • 施化; 人守法,法守人道
  •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 施化: 和解与公正
  • 施化: 中国人,从来没有和解过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 /张三一言
  • 施化: 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张三一言
  • 施化: 祖國,期盼你的微笑
  • 施化:不计成本的中国式计算
  • 施化: CCTV大火,真的有“天谴”吗?
  • 施化: 朱海洋,一只迷失的羔羊
  • 施化: 在美国,焚烧国旗为何无罪?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施化: 拒绝密谋,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