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欧洲社会民主党还有出路吗/罗伯特•泰勒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一、欧洲社会民主党在选举中普遍失利,前景不容乐观
     (博讯 boxun.com)

      文章开篇就明确指出:欧洲社会民主党的前景不容乐观。从选举的角度来看,除西班牙、法国和瑞典之外,欧洲的社会民主党频频失利。意大利左翼在今年4月大选中惨败;英国执政党工党的公众支持率降至历史低点;丹麦社会民主党在2007年的国家大选中损失惨重,只赢得了略多于1/5的选票;除匈牙利外的很多中东欧国家的选举情况也颇为不妙。波兰的社会民主党不仅没能入阁,甚至没有成为议会中主要的反对党。在德国、比利时、荷兰、保加利亚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是联合政府的成员,但并不占据统治地位。
    
      在一些学者看来,社会民主党的失败来得非常突然和意外。有学者指出,在不久前的2000年,15个欧盟成员国中尚有11个国家拥有社会民主党或中左翼的首相,但今天只剩下4个。
    
      与此同时,欧洲的左翼力量在选举中获得了突破性胜利,成为社会民主党的一大威胁。在德国,左翼党(the Left Party)已经成为继基督教民主党(the Christian Democrats)、社会民主党之后的第三大党。该党是东德的老共产主义者与从社会民主党左翼脱离出来的人士的联盟,它在春季地方选举中获得了近15% 的选票,并成为柏林、汉堡等城市以及黑森地区的中枢力量。类似的情况发生在丹麦。在2007年的大选中,丹麦左翼社会党人(the Left Socialists)获得了全国选票的13%。荷兰的情况更加戏剧性,在最近一次的2006年大选中,左翼社会党人(the Left Socialists)赢得了1/6的选票,而荷兰工党(the Dutch Labor Party)却失去了1/4的核心支持,只得到20%的选票。
    
      作者认为,欧洲社会民主党在选举中的普遍失利,不是暂时的表面性的失败,而是当今全球化社会经济趋势造成的深刻影响的结果,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目前社会民主党在意识形态方面过分处于守势(defensive)。
    
      二、欧洲社会民主党面临的困境和挑战:选举失利的原因分析
    
      文章详细介绍了荷兰工党领袖Wouter Bos对欧洲社会民主党当前困境的分析。Bos指出,由于全球化对日常生活造成的强有力的破坏性冲击,欧洲社会的分化和分裂日益加重,社会民主党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历史上,欧洲中左翼的民主政党是在两次大战之间,特别是1945年之后赢得政权的。这些中左翼政党通过采用一些先后被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意识形态所秉持的纲领和价值,致力于把自身建设成为扎根于产业工人阶级的、基础广泛的“人民的党”(people’s parties),从而在选举中赢得胜利。概括地说,社会民主党所强调和践行的“社会凝聚力、团结一致、集体主义”(social cohesion,solidarity,collectivism),使其在欧洲民主社会中成为统治性力量。他们创建的工会、合作型组织、互助协会等自治自决的机构,成为一股社会力量,与开明的政府、有责任感的雇主之间建立了一种协商合作关系,从而实现了基于税收再分配的福利政府和以对市场经济的宏观管理和调节为基础的劳资合作。在战后最初的30年中,这种经济与社会力量的平衡确保了欧洲的一个黄金时代——稳定、进步、工人阶级生活水准前所未有的提高。应该说,这主要是社会民主党胜利的结果。社会民主党以其在社会正义与经济效率、政治自由与利益驱动之间的微妙平衡,成为欧洲政坛上的压倒性力量,甚至德国基督教民主党和英国保守党也接受了社会民主党的政治和经济方法,相应地改写了他们的纲领和价值。
    
      然而,在今日欧洲,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文章指出,全球化对工人阶级造成了诸多不利影响:首先,全球化造成了工人阶级内部的分化,使其失去了共同的价值和目标,变成一个松散的、充满内部差异的复杂群体;其次,全球化过程伴随着产业工人规模的萎缩;再次,全球化过程中工人阶级成了利益受损者。在这种根深蒂固的社会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下,人群不再以阶级和性别来划分,而是更多地以个人的自身利益来区分,如种族、宗教、教育、家庭、工作、职业类型、收入、财富、权力等。结果是,加强社会凝聚力的传统机制变得不再那么有效和诱人,并正在被个人主义和行为失范等分化的力量所取代。
    
      随着20世纪80年代以来制造业的萎缩,产业工人阶级的规模也有缩减。现在,小企业成了劳动力的最大雇主,过去的公共部门包括教育和医疗也被政府出售或出租给私人所有。妇女和移民在数量和比例上大幅增长,成为今日欧洲劳动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欧洲大陆的许多地方,民众的失业仍然居高不下。人们比以前更难找到一份好工作。资本的力量更加咄咄逼人。相比之下,除北欧之外的其他地方,工会和工人的力量却在衰退。所有这些看似无关的当代趋势,都在塑造着一个全新而复杂的工人阶级。这支工人阶级队伍的特点不再是共享着某种集体意识,而是充满了内在差异。这对于以工会中的产业工人阶级为主要支柱的社会民主党尤其危险。
      Bos指出,在今天民主的欧洲,全球化的受益者与全球化的受损者之间形成了一种新的不平等。全球化在给消费者和企业带来机会的同时,成百万欧洲人、尤其是欧洲的产业工人阶级却成为利益受损者。曾经使工人阶级免受经济剥削与动荡之苦的社会民主党,面对全球化过程中产业工人阶级重新沦为利益受损者这一事实却变得无能为力了。随着工人阶级规模的缩小及其集体意识的削弱,工会的力量也随之削弱,逐渐失去了以往对市场的影响力和谈判力。公司经理毫无顾忌地聚敛巨额财富;民众虽然赢得了更多的法律权力(legal rights),但其生活却变得更加缺少保障;基金经理、私募公司、银行和国家基金(sovereign funds)对全球经济系统的侵蚀一再加剧;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危及西方世界长期经济繁荣带来的高品质的生活水准……相对于欧洲的各个政治群体来说,这些情况对于一向把稳定、秩序和一定程度上的控制放在首位的社会民主党尤其不利,甚至威胁到社会民主党的道德和制度基础。面对可能是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恐怖的全球经济混乱的复杂局面,以及随之而来的种族主义和恐外症的势力,贸易保护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的叫嚣,社会民主党拿不出一套确实有效的解决方案。此外,面对环境污染和全球变暖等问题,社会民主党也没有准备好任何解决之道。
      三、欧洲社会民主党的未来出路何在?
    
      文章特别提到欧洲工会联盟(ETUC)近来所做的积极努力。在John Monks的领导下,该组织开始动员起来,为反抗错误的新自由主义趋势和复兴一个社会福利的欧洲而奋斗。曾经存在于许多欧洲国家的宏观政治经济管理中的社会对话与合作,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有效。然而ETUC却能继续拥有这个优势,对于欧洲委员会所通过的公共政策的方向和内容施加真正的影响。尽管ETUC对雇主的影响比以前有所减弱,但工会的存在意味着有组织的劳工能够继续对立法细节和宏观经济策略发挥真正的作用。
    
      目前,ETUC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来自欧盟法庭针对工会作出的三个法律裁决。 Monks担心法庭正在威胁到欧洲大陆著名的社会-市场模式,以及欧洲工会在这一模式运转中的作用。该裁决宣称,欧盟承诺建立一个超越于国家层面的统一的商品、服务、人才和金融市场。Monks坚持,只有统一市场有利于一个社会福利欧洲的出现时,工会和工人才会支持统一市场的设想。因为,如果发达国家的公司可以雇佣来自中东欧国家的低工资的移民劳工,那么这些国家在强大的工会和社会保护力量的努力下实现的较高工资和较好的工作条件就会受到破坏,社会民主主义的功绩就会被侵蚀掉。ETUC希望在集体协定中加入一个社会进步条款,以防止这类事情的发生。但是欧洲委员会以及雇主组织中的很多人仍坚持一种新自由主义的计划,他们试图阻挠ETUC在这方面的努力。
      目前,ETUC与其他欧洲范围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欧洲议会中的社会主义团体的联系非常紧密。这个团体正在为明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准备一份宣言,期望能够得到所有社会民主党的签名。这份文献会提供一个清晰的标志,表明欧洲社会民主党左翼在今天仍然坚持的信念。在网上公布的一份草稿中,社会主义团体宣称,欧盟“不仅仅是一个市场,而且是一套政治的和社会的方案”;应该在关心物质繁荣的同时,更加关注和平与民主。他们力图支持制定一个“基本社会权利宪章”(a Charter of Fundamental Social Rights)以加强欧盟对一些基本政治权利的承诺。尽管这份草拟的方案将仅仅是一系列吸引眼球的标题,但其涉及的范围之广令人印象深刻:权利和义务问题;充分就业;平等权利;环境可持续性;实现一个人民的欧洲,等等。
    
      对这类无关痛痒的需求的关注,一直使中左翼政党深受其害。文章指出,我们的时代充满危险和不确定,以至于很难产生准确的政治判断。事实上,ETUC上述所有这些工作都缺乏对欧洲社会民主党如何加强其基础价值和思想的严肃思考。
    
      文章认为,以私有化和解除管制为特征的现代化将中左翼带进了死胡同。中左翼试图不同程度地容纳全球资本主义,把市场看作一种无处不在的向善的力量。在英国以及欧洲的其他一些地方,社会民主党已经放弃或弱化了公共利益的概念和对民主权利的运用。他们常常论证说,前进的唯一力量是放弃平等和博爱的观念,捍卫进步的个人主义;削弱政府的力量,发挥资本力量的优越性。
      事实上,太多的欧洲左翼长期低估了现代化与其传统目标(收入再分配和劳工保护)之间的紧张关系。一些欧洲社会民主党的思想家们开始质疑他们的政党在社会民主思想中是否接纳了太多关于市场、个人主动权(private initiative)、自由贸易、全球化、个人选择等方面的主张。他们提出,现在必须对社会民主党的基本原则进行重新评价。欧洲左翼关于再分配、平等、劳工保护和社会公平等传统议题需要被重新带回到主流政治中来。今天的欧洲社会民主党所急需的是把“信心、信任、保障 ”(confidence,trust,security)带回到政治议程中来。
    
      文章认为,或许Wouter Bos为欧洲社会民主党找到了一条通向未来之路。Bos试图复活“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的口号,主张“回到欧洲社会民主党早期先驱者的道德观”。文章结尾引用了Bos在近期一次会议上的发言:
    
      “我们必须使我们的社会现代化,而不仅仅是使我们的政党现代化。这就意味着不抛下任何人,一起前进(moving forward without leaving anyone behind)。进步就是为每一个人提供机会。由于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多样、分裂和全球化,我们成为最先受到损害的人;但是我们也可以成为最先受益的人,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地完成我们一直以来的核心使命——把信心、信任、保障带回到我们的社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