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也是“防卫过当”?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来源:独立评论
     这边厢新任律师才表示对“故意杀人”定性有异议,那边厢公安机关就宣布邓玉娇致人死伤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对强制措施的变更也是如此,律师才提出申请,公安机关就忽然发现“邓玉娇具有自动投案情节,对其采取变更强制措施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于是由刑事拘留改为监视居住。律师与警方配合之默契,足见双方关系之紧密----简直就是一家人,这倒也颇符合中国特色。 (博讯 boxun.com)

    
    由“故意杀人”到“防卫过当”,这当然是一种进步,但这种进步还远远不够。一个容易令人产生疑惑的问题是:如果一个弱女子面对三个大男人的被迫自卫行为都可以定性为“防卫过当”的话,那么掌握了一国武装力量的中国政府,在20年前的行为又算什么呢?
    
    实际上,当此对六四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之际,邓玉娇案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一个自我辩护、自我证明的机会。中国政府确实需要通过某种方式,来证明自己当年行为及定性的合理性何在。对六四定性的众说纷纭,源于不同人心目中有着不一样的六四。对政府而言,它是从自我感觉出发来定性六四的。在运动后期,政府感到了威胁,于是将其定性为内部的权力之争,外部的政权之争,也就是邓小平所说的“这是政权的问题”----从“暴乱”到“动乱”到“风波”到“事件”,虽然官方的表达越来越柔和,但这一定性的实质并没有改变。
    
    对一般老百姓而言,无论是当年运动的参与者还是旁观者,感受到的都是运动所蕴涵的,以“悼耀邦、促反腐、唤民主”为诉求的激情。虽然也有不少人对运动后期学生们为什么坚守广场不退感到困惑,但仅此一点并不足以改变他们对运动的整体观感。在他们眼中,六四就是一场前所未有、波澜壮阔的爱国运动。
    
    对某些运动精英或学生领袖而言,或许在前期对运动的规模、成就缺乏足够想象时动机相对单纯,但当运动唤起了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并成为全球聚焦中心、隐隐可以牵动国运时,运动就成了一张天上掉下来的大饼,成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们需要做的只是投机。在他们的想象中,运动的结果再坏,自己也不会失去什么。正如一篇评论所说的,成,他们留名青史,甚至“掌握政权”;败,他们可以出走海外,显荣耀于异邦----一切都已经盘算好了。虽然他们口中绝不会这么说,但其行为无疑透露了心中所想。六四对他们而言,就是一场豪赌。反腐、民主等口号,于他们而言主要只是赌桌上可以运用的筹码。类似筹码还有境外的支持,等等。当然,最重要的筹码是他们以爱国、反腐、民主等口号,“绑架”的学生与民众。这类人的存在,是官方感到威胁的源头,因为他们有能力左右运动的走势。直到今天,六四还是这些人的资历与资本。不管是在当年还是今天,他们都试图利用民众的观感、一般参与者的心态,来否认和掩盖六四对于他们自己的真实意义。
    
    最后一种六四,是历史的看法,历史的结论。无论当事各方在今天各自作何表述,未来的史书上,对六四必然会有一番“定论”。这种定论也未必公允,它同样会带有成王败寇的特征。未来将如何评价六四,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从现在到未来,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将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将选择怎样一条道路。但是,无论如何,这种相对客观的评价,不可能在六四还是一种符号,还被各方势力争相利用之时出现并占据上风。从这个意义上说,至少在50年内,六四不可能有公论。
    
    六四不可能有公论,这不仅是因为六四本身具有多重性质、多重意义,更重要的是,历史也是一个“势利之徒”。在这里,不妨以“李鸿章卖国”、“袁世凯卖国”为例,予以说明。李鸿章卖国、袁世凯卖国,这曾经是史书上天经地义的结论。时至今日,李鸿章终于等到了昭雪机会,其忍辱负重、拳拳为国之苦心,逐渐为世人所理解,成为时下观念的主流。但是,这种昭雪,并不是因为“真理必然战胜谬误与谎言”,而是由于一些人认为李鸿章所主持的改良,谙合于他们所希望于今时中国的进步方式或方向,于是乃有李鸿章的沉冤得雪。
    
    反之,同样被冤枉为以“21条”卖国的袁世凯,因为当世人的种种需要,却至今还只能作为“靶子”存在。最近看到一个资料,袁死时遗言“我死了,为日本去一大敌”,令人感慨。事实上,袁早年驻戍朝鲜时,即两次把日本人赶出朝鲜,被日本视为大敌。当后来日本以“21条”相逼时,鉴于当时的力量对比,袁在“不开战”的底线上进行了竭力抗争,包括派顾维钧化装进入英、美使馆,使“21条”密约公之于世,令日本陷入被动(原来的说法是革命党揭露了“21条”阴谋)。袁最后在日武力胁迫下签定的《中日新约》,已经剔除了最屈辱的条款,实际不足21条。而几乎与此同时,革命党为寻求日本帮助以“夺取政权”,向日本许诺了远比全版“21条”更为屈辱的条件。而且,袁签《中日新约》是受迫而被动的,并非为复辟筹款而主动献媚;革命党则是自己找上门去主动开条件。即使如此,也并不妨碍革命党在“21条”曝光后大骂袁氏“卖国”。可见,此处所谓“卖国”,其实只是一种攻击对手的筹码,并不是自己行为所必须遵循的底线。在革命党的眼中,“取得政权”这一“大是大非”高于一切。事实上,在日方胁迫袁签“21条”时,革命党也成了日方迫使袁就范的筹码。而革命党一方,似乎也甘于充当这样的筹码。
    
    后来的史实更有意思,袁去世后的北洋诸子,如徐世昌、段祺瑞、曹锟、吴佩孚等,虽无一不是世人眼中的大军阀、大混蛋,但无一不对日本人秉持了民族气节,哪怕是身陷日占区,也能表现得威武不能屈。反之,当年的革命党精英,以汪精卫为代表,却有不少人主动卖国投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从由上似乎可得出结论:急于上位的人,是最易于倾向卖国的;已经在位的人,则背负着更多责任,主动卖国的动机较少。这主要不是由于双方道德操守的差异造成的,而是因为彼此面对的利害选择不同。卖国,自古为中华之大恶。对已经在位的人而言,很难再有值得他如此付出的目标;而那些急于上位的人,则正有一个迫切需要实现的目标,为此,他们常常是“不惜一切代价”。
    
    历史之波诡云?,由此可见一般。有些人喜欢说,历史是人民写的。其实,这只是一种想象。所谓“人民”,从来就没有出场过;出来显身说法的,都只是一些怀着各种目的试图“代表”人民的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盘古乐团《六四二十周年专辑》
  • 政治学者严家其谈美国的“六四”纪念活动(图)
  • 六四鎮壓催生一個又一個貪官/盧峰
  • 六四的记忆与遗忘/鲍朴(图)
  • 刘蔚:六四的胜败完全在民众的一念之间—唤醒国人之245
  • “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 中共龌龊行动延续20年祸及六四纪念活动
  • “六四”与中国民主转型/陈卫
  • 必須為“六四”正名/荀真湘
  • 庐峰:六四烛光约会,历史的约会
  • 林保华:六四的“回忆与思考”
  • 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
  • 張英六四荷蘭歡迎达赖喇嘛座談會發言中英文稿 (图)
  • 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曹长青
  • 六四20年最大的误区——“口号太多,行动太少”/王宁综述
  • 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祭
  • 六四惨案20周年随想/秋风秋水
  • 六四20周年和罗京之死的极度巧合
  • 驳斥关于六四的八大谬论/凌岩
  • 大陆网民突破封锁祭六四亡灵
  • 六四周年期间 多位民主人士被剥夺人身自由
  • 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揭真相至今失踪 (图)
  • “六四”已过南站警察不撤,访民揭露黑监狱(图)
  • 郭保胜:未参与六四却为六四坐牢(图)
  • 陈纲追忆目睹六四屠杀惨况(图)
  • 许家屯:当前没有条件平反六四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大陆冤民纪念六四上千人被抓捕(多图)(图)
  • 六四之后,赵紫阳沉渊温家宝升天
  • 自由亚洲电台执行总编亲自挥笔:六四,值得记住的日子
  • “六四”20周年期间被软禁的大陆人士将展开全面法律反击
  • 謝福林六四前被國保強行帶走/林偉棠
  • 六四周年,当局采取了十五周年那一套:把每家人隔开
  • 六四期间 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下落
  • “六四”期间一批被国保带到外地“旅游”的人士陆续送回
  • 六四周年 天安门母亲受空前打压 异见人士遭更严限制
  • 国内最大资源分享网站VeryCD六四期间停机3天(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