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治学者严家其谈美国的“六四”纪念活动(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严家其是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的政治学者,早在1979年就曾经提出过“废除党和国家最高领导职务终身制”,曾任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并在赵紫阳领导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工作。六四时间发生后,严家其流亡海外,并曾担任“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旅居美国的严家其,请他谈谈美国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活动的情况。
    
    德国之声:今年是"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在这个时间到来之前,在美国的民运人士成立了"六·四纪念委员会"。该委员会计划了很多倡议,包括用各种方式来纪念"六·四",在"六·四"当天所有人都穿白衣服来悼念死难者,确定每年的四月二十七号是中国的民主节,以及公布"六·四"事件的民间白皮书。"六·四"过去几天了,从您亲身经历来看,美国方面的纪念活动您有什么亲身感觉?
    
政治学者严家其谈美国的“六四”纪念活动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的北京
    
    严家其:我参加了一部分活动。这两天实际上在纽约华人中的纪念活动很多。六月四号11点钟,两个朋友开车把我带到华盛顿国会山前面,见到了王丹、柴玲还有方政。我们到主席台上表达了我们纪念"六·四"的心意。六月四号中午,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也到场。王丹他们因为去参加别的会了,所以那天由杨建利主持。当时有我、柴玲,还有几位新疆和西藏的朋友。佩洛希议长发表了讲话,我也发表了讲话。为了去那边讲话,六月三号晚上我实际上没有睡好。我老想我该怎么讲。我想这么一个纪念活动是很重要的,我要讲的好一点。所以很糟糕的是那天我就没睡好,第二天都是让朋友帮我开的车。但临时让我讲话的时候,我发现头一个晚上想的都不能在会上讲,当时就鼓足勇气随口在会上发表了一段演说。在那种场面,话要讲好,实际上主要是勇气和责任。
    
    德国之声:您当时是怎么讲的呢?
    
    严家其:我上台后的第一句话是这么讲的:"今天,我在美国奥巴马总统宣誓就职典礼的地方,悼念"六·四",悼念"六·四"的死难者。我在国会山上悼念"六·四",一方面心情非常悲痛,另一方面我在这个地方看到了我们中国的前途和希望。我在这个地方看到美国政府的长期稳定,以及美国的强大是建立在三个基础之上。第一,美国政府的权力来源于人民;第二,美国政府的权力受到宪法中法律的限制;第三,美国人民的权力受到宪法中法律的保障。但在今天我们的祖国,就在今天,"天安门母亲"要表达她们悲痛的权利都不可能。她们没有公开表达她们悲痛的权利。我的祖国怎么可能获得长期的政治稳定?连这种权利都要剥夺。我的祖国怎么可能在21世纪强大起来?"
    
    我后来想到,任何一个好的讲话,一定要从心里面讲出来。所以我现在想到,现在中国的国家主席每一次讲话都是书面语言。那个书面语言发表在《人民日报》当然很好,但它缺少从心里面冒出来的感情。领导人实际上要对人民充满感情,才可能使我们的祖国强大起来。如果光凭理性,每句话都没有问题,但这样去做事情是做不好的。我想到,在我们的中国,他们在"六·四"爆发的时候,那么胆小那么怕人民,怎么能使我们国家得到安定呢?那天我还讲了这话,明明是场大屠杀,居然被中国说成反革命暴乱。六月四号发生的这件事情,关系到最高权力的更迭,关系到江泽民的上台和赵紫阳的下台。为了这么一件"大事",让赵紫阳和"天安门母亲"受这么大的冤屈。中国的冤假错案不是层出不穷吗?对这样一件事情都没有正义,中国怎么会有正义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鎮壓催生一個又一個貪官/盧峰
  • 六四的记忆与遗忘/鲍朴(图)
  • 刘蔚:六四的胜败完全在民众的一念之间—唤醒国人之245
  • “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 中共龌龊行动延续20年祸及六四纪念活动
  • “六四”与中国民主转型/陈卫
  • 必須為“六四”正名/荀真湘
  • 庐峰:六四烛光约会,历史的约会
  • 林保华:六四的“回忆与思考”
  • 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
  • 張英六四荷蘭歡迎达赖喇嘛座談會發言中英文稿 (图)
  • 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曹长青
  • 六四20年最大的误区——“口号太多,行动太少”/王宁综述
  • 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祭
  • 六四惨案20周年随想/秋风秋水
  • 六四20周年和罗京之死的极度巧合
  • 驳斥关于六四的八大谬论/凌岩
  • 中共贵阳是如此害怕六四/莫建刚
  • “六四”遗产:有繁荣但没自由(图)
  • 六四周年期间 多位民主人士被剥夺人身自由
  • 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揭真相至今失踪 (图)
  • “六四”已过南站警察不撤,访民揭露黑监狱(图)
  • 郭保胜:未参与六四却为六四坐牢(图)
  • 陈纲追忆目睹六四屠杀惨况(图)
  • 许家屯:当前没有条件平反六四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大陆冤民纪念六四上千人被抓捕(多图)(图)
  • 六四之后,赵紫阳沉渊温家宝升天
  • 自由亚洲电台执行总编亲自挥笔:六四,值得记住的日子
  • “六四”20周年期间被软禁的大陆人士将展开全面法律反击
  • 謝福林六四前被國保強行帶走/林偉棠
  • 六四周年,当局采取了十五周年那一套:把每家人隔开
  • 六四期间 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下落
  • “六四”期间一批被国保带到外地“旅游”的人士陆续送回
  • 六四周年 天安门母亲受空前打压 异见人士遭更严限制
  • 国内最大资源分享网站VeryCD六四期间停机3天(图)
  • 法国多家人权团体举行“六四”大型纪念晚会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