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昌國運而毋須再流血 自吾代人始/韓東方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韓東方﹕昌國運而毋須再流血 自吾代人始
     ——紀念八九民主運動20周年 (博讯 boxun.com)

    
    文章日期:2009年6月5日
    
    【明報專訊】在「八九年民主運動」遭到鎮壓20周年之際,不斷有記者問:20年了,當中國政府成功掩蓋了歷史真相之後,新一代年輕人不再像20年前那樣憂國憂民了,他們最關心的不再是民主自由等政治問題,而是能否找到一份高工資的好工作,能夠早日開上自己的車和買上自己的房。記者問:作為20年前民主運動的參與者,你對失去了政治熱情只注重物質追求的一代人是否失望呢?
    
    聽起來,這的確是個令人擔憂的問題,但深思一層,年輕人對物質生活的追求又有什麼錯呢?這種追求與對民主自由的追求並不對立,民主制度並非只是政治理想層面的東西,它更應該是人們實現物質生活追求甚至夢想的工具。
    
    廣東有一家港商投資的寶石加工廠,從石頭原料切割到加工等各道工序都會產生大量粉塵,但僱主從未安裝必要的防塵設備,從2000年開始,該廠不斷有工人檢查出矽肺病,僱主不但不依法賠償和給予治療,反而以「患病需要回家休息」的名義將這些工人全部解僱。其中一對已經工作了10多年的夫婦,在雙雙罹患矽肺病之後,也遭此噩運。在走投無路的情下,他們決定接受中國勞工通訊的法律援助,提起一系列訴訟爭取權利。他們提起訴訟的目的是,在為自己追討應得的權益的同時,喚起其他工友的維權意識,一起追討應得的賠償和治療的機會。
    
    也許,這對只想打工掙錢夫婦屬於那種令人失望的缺少民主自由理念的人,如果不是患上了矽肺病,他們會老老實實地做工而不會給任何人製造麻煩,更不會站出來挑戰僱主和政府。也許,他們對勝訴毫無把握,因為僱主可以憑藉自己的經濟實力和與地方政府官員的密切關係,令他們敗訴。但是,這並沒有影響他們訴訟的決心,因為他們除了生存的欲望外,已經一無所有。儘管在訴訟中,他們從未高喊過民主、自由等口號,但他們訴訟過程中所走的每一步,都在既艱難又實在地彰顯法治的精神,都在給無良的僱主和失職的政府官員們製造有形的壓力,迫使他們對國家的勞動法律和工人的基本權利多一些尊重。
    
    全國公民維權行動愈壓愈勇
    
    20年來,中國地方政府官員的貪污腐敗已經趨於失控,對公民基本權利的侵害日趨普遍,同時,社會民眾的維權意識也在成長和成熟。2008年間,30多個城市的計程車司機相繼為抗議計程車公司收取過高的管理費而採取了罷駛行動,數個省份的中小學教師為爭取法定的工資待遇而舉行了數百宗罷課行動;近年來,工廠工人的罷工、失地農民的集體上訪、乙肝病毒攜帶者反對就業歧視的抗議更是此起彼伏、相互呼應,漸成燎原之勢。當人們被逼進生死抉擇的角落之後,反抗便成了唯一的出路。20年間,貪官污吏與不法商人聯手對公民權利的侵害,在全國各地已經嚴重到了幾乎無家不受害的程度。這期間,他們對民間反抗的鎮壓雖然從未手軟過,但,遍及全國各個角落的公民維權行動不但沒有被壓下去,反而卻愈壓愈勇,最終發展成了目前全民參與且無處不在的公民維權運動。而且,律師、記者、學者等過去自視為局外人的社會群體也愈來愈多的介入到這些反抗行動中。
    
    把譚嗣同的話稍作改動
    
    20年之後,中國變了,已經變得令我們這些曾在天安門廣場呼喊民主自由,並不惜為之捨命坐牢的人認不出來了。20年之後,農民們在進城打工時,已經毋須再到當地開具外出就業的許可證明;但是在城市的工廠裏,他們卻難以獲得法律規定的工資保障和社會保險待遇,更可能因惡劣的勞動條件而致病、致殘甚至致命。20年之後,工人們在罷工時,已經很少有人因之獲罪坐牢;但是那些罷工的組織者卻幾乎無一例外被僱主解僱。然而,這仍然是一些表象的變化,20年間,中國最大的變化莫過於,在政府官員的權力膨脹和貪污腐敗惡化的同時,催生了中國公民的維權意識和公民社會的萌芽。今天,無數中國人為了實現自己並不奢侈的物質夢想,為了從貪官污吏、不法商人、無良僱主手裏奪回本應屬於自己的經濟權益,已經或者正在行動起來反抗。這些人既不了解高深的自由理論,也不會喊出鏗鏘的民主口號,但他們卻是那樣的執著,那樣的義無反顧,那樣的無人能夠阻擋。這,不正是我們20年前吶喊追求的延續嗎?這,不正是「西單民主牆」、「八九民主運動」的延續嗎?
    
    在111年前,「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先生曾豪邁地說:
    
    「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死者,無以召後起……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日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始。」
    
    這裏,我把譚公的話稍作改動:
    
    「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但不須死者,也可召後起……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中國為變法而流血者眾,但國之仍不昌。昌國運而毋須再流血,自吾代人始。」
    
    如果我們這代人真能做到昌國運而不須再流血,譚公九泉之下,必會高興得跳起來!
    
    作者於1989年參與民運,時為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負責人,後來被捕入獄,91年因病保外就醫,92年赴美,93年欲取道香港回內地但被拒入境,現居於香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20周年 中共不想「折騰」/鍾鳴九
  • 六四凌晨的雾与电:专访“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周舵
  • 中国的希望不在街上:从五四到六四无法度过躁动的青春期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一)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悲情六四和豪情八九
  • 寻找六四幸存者:陈一洲,你在哪儿?你好吗?/万阳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舟至洋:六四突显中国人的语言困境
  • 孙宝强:“六四女暴徒”写给“六四”的祭文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林保华: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
  •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 余杰: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 六四事件的美国因素:对历史的大尺度解读
  • 余杰: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 “六四”一定会得到重新评价/鲍彤(图)
  • 六四事件标志懦夫政治破产/法天
  • 国内最大资源分享网站VeryCD六四期间停机3天(图)
  • 法国多家人权团体举行“六四”大型纪念晚会
  •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 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六四“20周年,中共不想”折腾“
  • 六四”二十周年记事:难属祭奠亲人受阻电话被切断—“六四”二十周年祭报道之三
  • 身患绝症的戚为民绝食一天,纪念六四
  • 新疆医科大关于做好“六四”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 六四20周年大规模监控是“国庆”60周年安保预演
  • 巴东的六四:“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周莉
  • 六四北京长安街公交 增加了“乘警”每车3人(图)
  • 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20年后谈“六四”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图)
  • 20年后面对“六四”,普通人选择沉默(图)
  • 中国对美国公布“六四”死者名单的呼吁表示不满
  • 网友六四博文遭删:我要自由(图)
  • 六四敏感时刻中国限制採访:北京外籍记者协会谴责
  • 還原六四真相 見證者站出來(图)
  • 陈卫 刘贤斌等白衣绝食纪念六四事件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