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的八九六四」 加国华人六四所见所闻所想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2009-06-01]
     (博讯 boxun.com)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我们决不倒下,让刽子手显得高大,好阻挡那自由的风。」──北岛
    
    20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六四」事件,没有隨著岁月的流逝而在人们心中淡忘。今天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不论当时身处大陆、香港、台湾还是海外,许多人內心深处, 长久以来一直珍藏著一份浓浓的「六四」情怀。在「六四」20周年即將来临之际,本报访问了多位目前生活在多伦多的华人,请他们讲出当年的所见、所闻、所想,讲出他们內心深处的「我的八九六四」。
    
    当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参与集会的王丹,星期日下午参加了在多大举行的「六四」公开论坛,傍晚与支持中国民运的人士一起,在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外集会,晚上又出席了在多大举行的烛光晚会。
    
    ----------------------
    
    
    当年屈辱至今没消除
    
    [2009-06-01]
    
    20年前北京西长安街开店 董昕
    
    20年前在北京西长安街开店的董昕,曾在几天內多次目睹军队开枪杀人的惨烈情景。
    
    「那时我的店离长安街西单路口不足50米远。6月3日夜间,坦克一路辗过长安街向天安门广场行进,走到西单的时候,军队已到了几近疯狂的状態。我在近距离看到拿著手枪的军官,一边朝路人开枪,一边发出奇怪的狞笑。你见过谁一边笑一边杀人吗? 那场面真恐惧。」
    
    多年后董昕曾经特別回到当年现场寻找惨烈情景的印记。「我看到路边那棵大树上仍有被子弹擦出的痕跡。那天夜里,一颗流弹先擦过大树,然后击穿了路边一位19岁少女的头,再打碎了我所在商店的门。在破碎的玻璃门上,甚至粘上了人的头皮和头髮。」
    
    「路边一位小伙子看过这种情形,脱下衣服,赤裸著上身跳到一辆正在行驶的军车上,想要跟那些军人拚命。我亲眼看到军人由驾驶室窗子中伸出枪管,接连朝那位小伙子扫射。他的身体一下子飞到了半空。」
    
    「6月7日白天,戒严部队开著坦克由六部口方向驶向復兴门换岗。军车已向西驶过西单路口。有一个市民正在过马路,一辆军车上的士兵突然回头朝他扫射。军车走远后我们去查看,那位市民躺倒在街中央,胸口有一排子弹孔,血汨汨地流出来。」
    
    「一次次看到杀人,身为北京人,我当时的感觉只有一个:屈辱。」董昕说,这种屈辱歷经20年,至今都没有消除。
    
    ------------------------------------
    
    受託把真相告知天下
    
    [2009-06-01]
    
    20年前外企驻京代表 冯玉兰
    
    「6月5日那天,一位北京协和医院的救护人员,开车送我和几位滯留的外国人由北京饭店到机场。听说当天早些时候,已经有两位送人去机场的司机被戒严部队开枪打死。我们的出城行动冒著很大的风险,特別是司机,可以说在搏命。到达机场分手时,我们满怀感激地问那位年轻司机,可以帮他做些什么。他回答说,请把你们看到的真相告知天下。这成了我对北京市民终生的承诺。」
    
    20年前,作为外企派驻代表长驻北京的冯玉兰,在离天安门广场咫尺之距的建国门一带,经歷了「六四」之夜,还加入设置路障、救护市民的行列。她至今保存著200多张亲手拍摄的「六四」纪实照片。「这些照片中有不少是冒著生命危险拍下来的。那一夜,不论是在街头还是在酒店的窗口,士兵只要发现有照相机的闪灯,就会立即朝那一个方向开枪扫射。」
    
    「6月5日那天,天安门广场已经被戒严部队佔据,但一些市民並不知道。他们还骑著自行车全家老幼一起赶到广场放风箏。我亲眼看到军人向这些人开枪。多么冷血的人才会向这些手无寸铁的老人和孩子开枪?」
    
    「六四」前已在北京居住5年的冯玉兰说,除了那些血腥的场面,最令她难忘的是北京市民和学生在整个运动中体现出的朴实和善良。「他们真的相信政府,相信共產党会倾听他们的要求。他们真的期望自己的国家可以前进一大步。那是一种对自己国家未来的真诚的期盼和憧憬。这一切都隨著枪声破灭了。」
    
    -------------------------------------
    
    市民们趴下,起来,再趴下,再起来
    
    
    [2009-06-01]
    
    20年前普通北京人 毅然
    
    「六四」武力镇压之夜,內心最惨痛的除了学生之外,就是北京市民。他们目睹家园被毁,亲人被杀。毅然是一位普通的北京人,同千千万万市民一样,她目睹了当夜的惨况。
    
    我那时住在北京西单附近。1989年6月3日的夜晚,我再次返回到长安街西单路口。街上一片狼藉,东倒西歪的自行车、护栏和燃烧的公交车冒著浓烟。路上已没了行人,躲在胡同里的市民,看著满载全副武装军人的车队,源源不断的经由六部口驶向天安门广场,市民们不断地发出叫骂声。军车捲起街上的碎纸乱飞,使恐怖的夜空增添了几分悽凉。
    
    当最后一辆军车驶过之后,躲藏在各处的北京市民,同时涌上长安街,宽阔的大道被挤得满满的,登高远望,视线里看不到队尾。我猜想至少有几万人。这庞大的人群,无畏的人群,不分男女老幼,包括外国人,一起跟著最末一辆军车向东朝天安门广场的方向行进,希望去保护广场上的学生。人群中有人唱起了国际歌,一瞬间变成了数万人的大合唱。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场景,我想当时在现场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那震撼的场面,在全世界这也是绝无仅有的场面。
    
    希望成为最人道国家
    
    突然枪响了。不是一声,而是一片。顿时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惊了!这是我们的军队?对著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扫射?对著几万个唱著国际歌的市民扫射?真是疯了!我不敢相信,但抬眼看去,我清楚地看到了一些被打伤的人,浑身鲜血,被人抬著、背著,往后走。几分钟以后,人们站起来,一同高喊:「还我市民!
    枪声又一次响起,人们又再一次趴下,这一次,我的前后左右都有被打伤的,在队伍前面被枪伤的市民一路流血,被人架著走过来。因为我在队伍很前面,清楚地看到军车上一个军官拿著高音喇叭对人群喊:「你们不要跟著!」子弹又打过来了。「市民们趴下,起来,再趴下,再起来。每次都有人被打伤,倒在街头。
    
    军队这样连续的疯狂的行为,让我感到完全绝望,激愤中生出一股求死的决心。我决定不再趴下去。哪怕他们下一枪打死我,也不想再看那么惨烈的场面。我不想和这些人活在同一个世界!子弹飞过我的左右,没打中我。这时队伍已快到府右街,军队向示威的人群发射催泪瓦斯,强劲的化学武器摧垮了人们的斗志,最终驱散了示威群眾。
    
    我求死未死,但这场对北京市民和学生的屠杀成了我永远的痛。我离开祖国多年,但我真心的希望我的国家不仅是世界上经济、文化最强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民主,最自由,最人道的国家。
    
    From:
    http://www.cachinese.com/index.cfm?fuseaction=forum&action=read&forum=2&id=11571&thread=12363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