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推荐悼六四诗“烛在烧 我在行……”(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转载)
    
    
    
推荐悼六四诗“烛在烧 我在行……”

    
    by 华一
    
    是夜太黑 烛火才如此明丽
    我深知 六月该是
    高阳熏风 柳摆春意……
    可今晚 又刚刚
    下了雨 下了雨
    我不解 这六月
    怎变得这般凄迷
    我秉烛而立 临窗沉吟
    我无法探知 黑夜的秘密
    
    那些柳丝 那些柳丝
    垂下 无法释怀的
    长长的啜泣 我的心 
    一点点沉沦 一点点沉沦
    似那深黑的丛林
    窗外的世界啊 我曾那么爱你
    而今 你让我剌痛 让我无法言语
    
    不 我要走向你 
    走向 二十的岁月
    走向 青春的头发 
    走向 纯洁的眼晴
    象一泓清丽而激越的溪水
    迎着风 迎着雨 
    我 风发而飘逸 
    我 激越而挚爱 
    我 冲动而坚定……
    
    可是 太黑了 世界
    你让我看见 几粒寒星
    其他什么也没有啊
    这 怎叫我甘心 
    风
    再来点风
    雨
    再来点雨
    我不怕 我不怕
    再来一次 风雨的洗礼
    
    走向夜 这黑夜
    才使道路不平
    看不见 才使心儿迷离
    我要去高山之巅
    俯视环宇 看人间
    哪里还有 六月春意……
    
    可是那攀登之途
    满是坎坷 满是荆棘
    满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奔走
    满是伤痕啊 满是
    野兽爪子和牙齿的印记……
    我活下来 奄奄一息
    在溪水中 洗却血渍
    在喘息中 平复颤栗
    在愤怒中 伸展肢体
    
    我还要奔走吗 我去哪里
    去那大河之边 看波涌浪急
    我无法选择 无法决定
    我无法 让黎明来临
    我无法 让黑夜过去
    但我可以 顺着这条小溪
    走向大江 走向大海
    走向阔水泛蓝的风景
    
    今夜 我是注定不能安眠
    但愿那些静谧的梦能够甜蜜
    我仿佛看见 母亲
    还在为儿 收叠起浆洗过的衣服
    她挽起发髻 鬂角银丝
    却在泻露 岁月无情
    ——儿啊 你要去啦
    早点回来啊……
    她不知 这一别二十年
    天人之间 何其遥远的距离
    那间小屋 还是原来的样子
    那门儿响时 还那么撼动人心
    那梦中的样子 还是那么亲昵 那么年轻……
    
    我泪满江河啊 滔滔不绝
    我魂魄飘散啊 化作今夜的急风骤雨
    我潜入这夜 深深浸淫这片赤热的土地
    让所有的生命 吮吸我
    在每一个细胞 在每一次分蘖
    我把生命 还给春天 还给大地
    还给我那爱我 宠我 思我 想我的
    亲爱的母亲 亲爱的母亲 亲爱的母亲……
    
    我不再说话 也不呐喊
    我要去了 去向未知的黎明
    妈妈 请再为我点支烛吧
    天太黑了 儿的路
    是黑暗的路 但它通向光明 
    儿 会找回黎明的
    妈妈啊 那些哭泣的柳丝
    会在青天白日之下
    牵动满园 暖暖春意
    儿只能绽出新绿
    让您的眼 您的心
    骄傲——儿啊
    那是你吗 款款柳丝 勃勃生机
    
    是的 妈妈 那是我
    ——烛在烧 儿在行
    春天 定会来临……
    
    2009.6.2.深夜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坚持教六四,何汉权:历史传承不可依好恶
  • 极权专制不可改良 ——兼论六四二十年的历史教训/倪育贤
  • 反思30年改革,避免再现六四悲剧
  • 李怡:香港人孤独地延续六四记忆
  • 请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六四”
  • 六四催化民主诉求,李柱铭:出卖民主的政客就如犹大
  • 梁京: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维权律师浦志强:共产党没资格平反六四
  • 陈维健: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 余杰:你们眼看何为善,何为正-在赎愆祭的观念下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 [六四]前夜话爱国/ 雨果
  • 六四二十周年的痛苦与教训/苗不红
  • 舟至洋:六四催生中国当代两大政党体系
  • 六四的教训/曹长青
  • 面对天安门的沉默——六四话题在中国始终是禁忌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吴祚来:六四幸存者致当年总理的公开信
  • 中国绕不过“六四” /陈破空
  •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 张清扬:六四前夕重庆抓捕十名维权人士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吴祚来:一个幸存者对“六四”的记忆
  • 六四战俘19万,重刑6万5(图)
  • 六四前遭打压人士 全球呼吁反软禁反监控
  • 血腥人证:六四大屠杀,柴玲,杨佳与邓玉娇
  • 17岁网民撒种子,六四资料拟伪装电视剧色情电影供下载
  • 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 早在99年已有70份六四解密档案披露
  • 退役武警患恐惧症,不敢提起参与六四“平乱”
  • 北大游行传单与“六四”二十年的反思(图)
  • “六四”成为了中国人民政治激情的一次大释放(图)
  • 王丹:“六四”没有过去,人民没有忘记“六四”
  • 柬埔寨摄影师用相机记录六四历史(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封从德回顾六四事件
  • “六四”临近,访民继续天安门撒传单(视频) (图)
  • 六四临近 中国封锁网站严控异见人士
  • 一个美国摄影记者的六四回忆(图)
  • 六四前夕再遭打压 深圳贵州成都等多地人士受控
  • “六四”来临浙江警方严控民主人士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