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转载)
    
    来源:明报
     周全浩/今年5月中,在「六四」20周年的前夕,各大报章头版刊登了赵紫阳在软禁期间秘密录音的事宜,看来这是有人精心策划,引起全世界的注意。 (博讯 boxun.com)

    
    尤其在香港,有些人表示现时中国历史课程内,对「六四」只是轻轻带过,言下之意就是希望中史课程内,应深入探讨「六四」。固然,还「六四」一个历史公道是有需要,但现时明显地有些人认为其「六四」版本乃最完整,并试图强加诸别人的知识层面上,在中史课程中以他们的观点作为依据,看来「六四」的真相迟早应公之于世。
    
    对于「六四」事件的始末,中国政府多年来採取澹化政策,绝少回应及澄清有关「六四」的报道及演绎,这让某些人垄断了「六四」的「真相」。笔者认为将来应该还「六四」历史的真面目,但这个真面目并非如某些港人所渲染的模样。
    
    看「六四」事件,应从客观的历史长河来看。显而易见,有些事情要在发生过后若干年甚至一段长时间,如5至10年,甚至10至20年,才能看到其正式的影响,发生时根本不会察觉到。
    
    当年1989年,乃中国改革开放头10年,当年四五月间,学生已经佔领天安门,至五六月,中央政府若再不处理,根本无法正常运作,形势刻不容缓。
    
    在处理事件上,应注意此点:假若当时能尽早处理,在未有这麽多学生聚集前清场,便不会引起相当伤亡事故,为何当初不处理,非要待到危急关头才处理呢?
    
    根据中共的说法,当时的党总书记赵紫阳分裂了党中央,赵紫阳不肯认真处理学潮问题。至5月,整个北京的气氛愈加紧绷,学生完全佔领天安门广场,最后才由邓小平拍板签发清场命令,引致震撼世界的「六四」事件。
    
    人民以大局为重才是成熟民主社会
    
    从历史的长河看,中国「六四」事件实为「苏东波」事件中一个重要环节。1989年邓小平下令清场,引起世界很大迴响。当年圣诞节,柏林围牆倒塌,戈尔巴乔夫不敢出动苏联红兵到场镇压,引致东德倒台。1990年东西德复合,1991年苏联倒台。到1990年代中期,俄罗斯一片溷乱,国内民不聊生,不少人意会到当年邓小平在「六四」事件上果敢处理是有需要的。若中国未有及时处理,会像苏联般倒台吗?若如是,后果可真不堪设想。「六四」过后,本港有过百万人上街游行,当时一些曾参与游行的港人,几年后才知道「六四」真正的影响时,对整件事的看法也有转变。
    
    中国在30年改革开放中,正因中央能在1989年「六四」事件果敢处理,经济在及后20年才得以迅速发展,若当时未能妥善处理「六四」,中国改革开放可能已经夭折,不会有过去30年的「小平中兴」局面。
    
    「苏东波」事件令到整个苏联东欧集团解体,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列强得以解除心腹大患。1990年代后期起,美国已有人开始转移视线,将中国列为假想敌,某些西方势力不想中国变得富强。于是不断找些议题出来,拖中国后腿,「六四」事件成了上佳选择。每年为「六四」举办的纪念活动,成了外国势力用以掣肘中国的一个方法。
    
    无可否认,「六四」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一个伤痛。一个社会的人民万事以大局为重,会妥协,才是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
    
    看看1963年行刺美国总统甘迺迪事件,华伦大法官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专桉彻查。而在美,传言副总统参与其中亦甚嚣尘上。查清后,华伦大法官却宣布调查文件要封存50年,看来这牵涉到美国整体利益。当时美国民众都未有表明要极力追究事情始末及责任,无非是顾全国家利益。
    
    有些人受别人耸动,便年年走出来要平反「六四」。这个又怎会是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呢?难道他们未曾想过,某些外国势力十分喜欢削弱,甚至颠覆其他政权吗?
    
    各位可有想过,考虑到香港的特殊政治文化背景,若然纪念「六四」不符合西方国家的利益,那些港人会否如此热中此项活动?
    
    作者是香港浸会大学地理系教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催化民主诉求,李柱铭:出卖民主的政客就如犹大
  • 梁京: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维权律师浦志强:共产党没资格平反六四
  • 陈维健: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 余杰:你们眼看何为善,何为正-在赎愆祭的观念下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 [六四]前夜话爱国/ 雨果
  • 六四二十周年的痛苦与教训/苗不红
  • 舟至洋:六四催生中国当代两大政党体系
  • 六四的教训/曹长青
  • 面对天安门的沉默——六四话题在中国始终是禁忌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吴祚来:六四幸存者致当年总理的公开信
  • 中国绕不过“六四” /陈破空
  •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 黄河清:六四名人列传
  • 直言: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沙非公:“六四”国殇记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上)
  • 上海市民郑恩宠等六四声明
  • 从个人记忆到公众记忆——读《中国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 早在99年已有70份六四解密档案披露
  • 退役武警患恐惧症,不敢提起参与六四“平乱”
  • 北大游行传单与“六四”二十年的反思(图)
  • “六四”成为了中国人民政治激情的一次大释放(图)
  • 王丹:“六四”没有过去,人民没有忘记“六四”
  • 柬埔寨摄影师用相机记录六四历史(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封从德回顾六四事件
  • “六四”临近,访民继续天安门撒传单(视频) (图)
  • 六四临近 中国封锁网站严控异见人士
  • 一个美国摄影记者的六四回忆(图)
  • 六四前夕再遭打压 深圳贵州成都等多地人士受控
  • “六四”来临浙江警方严控民主人士
  • 驻华记者协会谴责中国干预六四采访(图)
  • 六四临近 杭州国保开始严防死守民主人士
  • 北京部分独立作家和异议人士纪念六四20周年活动(图)
  • 八九思想导师金观涛评六四?镇压扼杀两股生机
  • 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 六四时的北京留学生制作影片《天安门1989》
  • 六四前夕上海当局如临大敌/毕和英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