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面对天安门的沉默——六四话题在中国始终是禁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1989年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20年了。然而迄今中国仍然没有就当年的那场学生运动,以及它最终造成的后果和影响展开公开讨论。这个问题多年来是中国的一个禁忌话题。谁要想探询当年那场学生运动的始末,遇到的不是沉默,就是一无所知。当年一些改革派的住所也受到了警方的严密监视。 (博讯 boxun.com)

    
    北京西郊的万安公墓。香山脚下的这个地方,空气中弥漫着松树和青草的气味。一只杜鹃不时地啼鸣着。几只石雕狮子把守着这个象公园一样的墓地的入口处。这是中国首都北京的一座最老的公墓,也是北京很少几个还能让人追忆起1989年那场大屠杀的地方。
    
    在几百个坟墓中找出1989年6月3日,6月4日去世者的墓碑要花很长时间。袁立就是其中的一位。他的墓前摆放着一支干枯的玫瑰。从墓碑的照片上可以看到一个目光严肃的男青年。墓碑上写着:当他突然离开这个世界时还不到30岁。
    
    距离万安公墓大约15公里的北京大学校园里,学生们轻松地骑着自行车来来往往。无论是北大,还是中国首都的其他地方,89年学生运动的痕迹已经荡然无存,人们对它也记忆也已经淡薄。袁立以及数百名青年遇难20年后的今天,北京的青年人已经基本上不知道当年所发生过的事情了。正如这位21岁的物理系大学生所说:“我不是特别清楚这件事。国内也没有太多的相关的报道。所以也就大概知道。具体的原因也不太清楚,所以也不太好说。”
    
    不少大学生,比如这位24岁的经济专业的大学生,在回答有关六四这个问题时显得十分紧张:“它毕竟是一种不愉快的事情。可能当时存在着某些不合理的东西。但是毕竟已经过去了。我觉得怎样更好地走向将来,可能是我们现在应该思考的。肯定要吸取教训,但是现在也不能思考得太过负面。”
    
    六四这个话题至今在中国仍然是个禁忌。对这个问题没有展开公开讨论或者辩论。人们对这场运动的称谓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六四"。知名媒体人凌沧洲说,大多数人不愿意谈论这个问题是因为害怕。他说:“中国媒体比20年前还是有一定进步的。在中国媒体里面至今为止有两个绝对不能碰的雷区,触电即死的雷区,一个是六四,一个是法轮功。这个中国媒体人都知道。这是禁忌性的东西。”
    
    六四学生运动二十年后的今天,天安门广场上已经没有了示威者,所能看到的只是大批游客了。去年甚至发生过北京一家报社误发六四照片的事情。照片上可以看到一些当年受伤的大学生。据说有关的编辑在报纸印刷前的校审过程中,竟然没有意识到这张图片将产生的爆炸性效果。从中也可以看出,当今的中国人对这段历史是多么地无知。
    
    距离天安门广场不远的地铁木樨地车站。路面上数不尽的汽车在四车道的宽敞马路上飞奔。就在这个地方,20年前一位名叫蒋捷连的17岁青年被打死。为了躲避解放军的子弹,蒋捷连同数十人一起藏身在路旁的花坛后面。蒋捷连的母亲丁子霖今年已是72岁的老人。多年来她一直为打开人们对六四的沉默奔走呼号。丁子霖对记者说:“天安门本来血迹斑斑。现在繁华似锦。装扮得再漂亮,也掩盖不了(事实)。它可以把弹孔磨平,甚至将地上的砖都换掉,但是抹不掉他们在历史上留下的斑斑血痕。”
    
    每年这位"天安门母亲"的创始人都会给中国政府写信,要求政府澄清1989年的六四事件,并为当年的死难者恢复名誉。但是她从来没有得到过政府的答复。
    
    丁子霖这位退休教授,现在虽然可以在自己窄小的住所里接待外国记者,但每次都必须上报国家安全部门。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放弃斗争:“第一条解除对难属行动自由的限制,不要再跟踪我们了。第二条,给我们公开悼念我们亲人的权利。第三条,不要扣押海内外朋友给我们的捐款。还有,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的给那些生活最困难,没有医保,没有低保的难属生活补助。第五条是,让六四的伤残者,重残者也享受普通残疾人的待遇,不能受政治歧视。我想,这5条要求说到天边去(也不过分)。我们已经做了最大的忍让,最大的克制。但是就是这样,也没有任何人来答复我们。”
    
    丁子霖不是中国人中唯一要求重新评价六四事件的人。曾经担任赵紫阳政治秘书,担任过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的鲍彤也认为,有必要澄清历史。但是同丁子霖一样,他们的声音现在只有在国外才能听到。这位76岁的老人在某种程度上过着软禁生活:“政府也应该把它所掌握的全部真相讲给老百姓听。我想,如果真理在它那一边,它应该不害怕讨论。如果它有很大的自信心,相信老百姓是拥护它的,那么它应该让老百姓来发表意见,而不应该堵住他们的嘴。”
    
    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六四这个历史阶段已经过去了。它强调说,中国近一二十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正说明了当年措施的正确性。知名媒体人凌沧洲说,虽然国家控制的媒体不再触及六四这个话题,但因特网上的辩论并没有停息:“在舆论控制的表象之下,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渴求讨论这些事情,希望探索真相。人们在网络上悄悄地,或者隐晦地谈是有的。但是这个形不成气候。因此现在很多网民去看海外的中文网站。要想公开讨论,看来还得等上几年。从现在起可能还要等上十年。至少从胡锦涛这一代人那里,我看不到这种希望。”
    
    万安公墓大门口站立着身穿制服的警卫。在中国政府允许人们就六四举行公开辩论之前,也许这里的一些坟墓是人们凭吊当年的死难者,寄托哀思的唯一的地方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吴祚来:六四幸存者致当年总理的公开信
  • 中国绕不过“六四” /陈破空
  •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 黄河清:六四名人列传
  • 直言: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沙非公:“六四”国殇记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上)
  • 上海市民郑恩宠等六四声明
  • 从个人记忆到公众记忆——读《中国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 鮑彤:平反「六四」 中过发展将获新生命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草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中共平反六四的难处:难找“替罪羊”/赵静芝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 “六四”来临浙江警方严控民主人士
  • 驻华记者协会谴责中国干预六四采访(图)
  • 六四临近 杭州国保开始严防死守民主人士
  • 北京部分独立作家和异议人士纪念六四20周年活动(图)
  • 八九思想导师金观涛评六四?镇压扼杀两股生机
  • 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 六四时的北京留学生制作影片《天安门1989》
  • 六四前夕上海当局如临大敌/毕和英
  •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20周年/掘墓人
  • 张先痴、丁茅等民主人士因纪念六四被抓
  • 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請參與6月4日「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 中国民联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将”六四”定为”国殇日”
  • 大陆官媒今年首提六四,多名建制学者谈知识分子廿载变化
  • 军队党化即私人集团化——从六四期间的军队调动谈起
  • 六四以来的中国政治变局
  • 鲍彤:平反「六四」 中国发展将获新生命
  • 勿忘六四、继往开来(图)
  • 恐怖主义的威力:六四後一代 政治趨冷感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