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绕不过“六四” /陈破空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转载)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这是八九期间,邓小平留下的"名言"。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稳定的,是中共政权,在中国民众面前,它仍如泰山压顶,难以撼动;在国际上,它财大气粗,声势逼人。 (博讯 boxun.com)

    
    但中国社会,何曾稳定?民众抗议事件(被当局化名为"群体性事件"),逐年激增,仅官方公布,每年就多达十几万起。若按民主国家报道标准,其景象,犹如遍地烽烟。
    
    而北京政权的稳定,竟赖于无处不紧的防范机制、无所不至的舆论导向。拱卫它的军力和警力空前庞大,特务系统无孔不入,线民如蝗虫遍地,网络控制似铜墙铁壁。这一切,恰恰又证明,这个表面稳定的政权,内在极其脆弱,稍一不慎,就可能全面崩盘。
    
    所谓"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明眼人早已看出,这种提法本身,不是为了国家稳定,而是为了政权稳定。而这一"名言"的另类含义,还事关邓小平自私的个人愿望:至少让他自己安度晚年。"任我生前荣华富贵。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邓某内心深处,迷信的,仍然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那句臭名昭著的名言。
    
    闻"小平您好",邓大人则喜;闻"小平下台",邓大人则怒。手握权力宝剑,邓大人喜怒由己、生杀任意。邓大人安度了晚年,其代价,却是成百上千的学子头断血流,成千上万的精英被投入黑狱,千百万民众横遭迫害。
    
    "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赵紫阳生前的秘密录音被整理成书并出版,"不想当一个对人民开枪的总书记",是其中最令人动容的一句。这句话,发自赵紫阳的良心,出污泥而不染,与邓小平的境界,有若天壤之别。可惜,奸诈压倒忠义,邪恶击败良知,黑暗战胜光明,盛行厚黑学的中国,让历史悲剧,一再重演。
    
    " 六四"之后,中共当权者转向集体保守、集体左倾,只有维持局面之人,没有开创局面之人。并非他们认识到其中有什么深理,而仅仅因为,党内严酷形势使然:邓小平严厉叮嘱于前:"绝不能变";特殊利益集团虎视眈眈于侧:"谁变谁下台";两任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的凄凉结局昭示全党:牢记既得利益,休要侈谈真理。
    
    可以说,邓小平一手制造的"六四"屠城,不仅吓住了一般老百姓,也吓住了中共高官:看吧,弄得不好,就是这等结果,血流成河!弄得不好,就是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可悲下场!
    
    然而,中国绕不过"六四"。"六四"事件,成为中国历史的最大悬案。"六四",成为一个最大公约数,介乎中国历史与未来的连接,介乎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介乎两岸三地的互动。
    
    在台湾,马英九说过:"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马上任总统后,偏重两岸经贸关系,淡化"六四"话题,但"六四"问题的解决,攸关两岸统一,仍是不争的案底。在香港,每年最大的集会,莫过于"六四"烛光晚会,"平反六四",是港人最大呼声,二十年如一日。至于西藏,"六四"屠城发生前,同年3月,中共血腥镇压藏人和平示威,"六四"的解套,显然可为西藏问题的解决,带来连锁效应。达赖喇嘛和藏人,莫不翘首以待。
    
    "六四"事件,攸关中国国际形象。各国涉及当代中国的资料和叙说中,"六四",始终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中国的褒贬毁誉,集中于此。
    
    秘密录音中,被软禁的赵紫阳,明确提出,西方民主,议会制民主,是中国的必由之路。赵的结论,直接颠覆了中共领导群"中国决不能搞西方民主"的集体呓语。这实际是赵紫阳留给中国的政治遗嘱。"六四"并非死结。如以赵紫阳为旗帜,中共尚可为;仍以邓小平为旗帜,中共不可救。
    
    打开"六四"枷锁,放飞民主中国,让中华民族,以文明之姿,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海内外华人的共同呼声,假以时日,必由散而聚,如百川汇海;由弱转强,如大海扬波。
    
    政权虽然庞大,百姓虽然惶栗,但谁能说,神州就此沉沦?中华民族的不屈分子,谁又能斩尽杀绝?"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当权者可以拒绝改革,历史却不会拒绝光明。"暴秦无道,天下共击之!"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9年6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 黄河清:六四名人列传
  • 直言: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沙非公:“六四”国殇记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上)
  • 上海市民郑恩宠等六四声明
  • 从个人记忆到公众记忆——读《中国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 鮑彤:平反「六四」 中过发展将获新生命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草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中共平反六四的难处:难找“替罪羊”/赵静芝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 八九思想导师金观涛评六四?镇压扼杀两股生机
  • 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 六四时的北京留学生制作影片《天安门1989》
  • 六四前夕上海当局如临大敌/毕和英
  •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20周年/掘墓人
  • 张先痴、丁茅等民主人士因纪念六四被抓
  • 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請參與6月4日「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 中国民联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将”六四”定为”国殇日”
  • 大陆官媒今年首提六四,多名建制学者谈知识分子廿载变化
  • 军队党化即私人集团化——从六四期间的军队调动谈起
  • 六四以来的中国政治变局
  • 鲍彤:平反「六四」 中国发展将获新生命
  • 勿忘六四、继往开来(图)
  • 恐怖主义的威力:六四後一代 政治趨冷感
  • “六四暴徒”获释后的苦难生活(三)(图)
  • 香港近万名市民上街游行 要求平反六四释放异见人士
  • 六四前遭打压人士 全球呼吁反软禁反监控
  • 六四临近天安门警戒;法新社专访鲍彤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