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http://boxun.com/hero/shpzw
    
     弹指一挥间,二十年过去了。发生在二十年前的那场中国当代历史上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在坦克履带的碾压下,嘎然而止!史称六四事件。 (博讯 boxun.com)

    种种迹象表明,该事件系当时的中共党内高层既得利益集团蓄意制造事端,从而达到镇压学生的口实。广大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对中国政治改革的夙求,被官方认定为国内外敌对分子畜谋已久的一场动乱而遭血腥镇压。这是中国当代史上不容回避的事件,这场旷古未有的事件已然成为抹不去的事实而载入史册。海内外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呼声不绝!
    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廿年前的某一天,我在上海南京东路王宝和酒家,时逢学生游行。亲眼见到游行队伍中一位大学生对我身边的一位工人弟兄说:“你们这些工人弟兄们如果还不站出来,等到那些贪官污吏上台,你们就要吃二遍苦!”言犹在耳,不幸言中。
    廿年前,部分腐败并未象现在这样引起民众的深恶痛绝,学生运动因未得到民众的广泛拥护和支持而夭折。现在想来,当年学生运动的主张和要求是多么的具有前瞻性……
    由于廿年前的事件与我们民众“无关”;所以今天发生在民众身上诸多的不公乃至冤屈应属“必然”;亦与广大的学生和知识分子无关了。
    二十年来,上海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特大变化。汽车越来越多,马路越来越宽畅;从原来仅有的三坐高楼大厦,发展到今天的三千多幢高楼大厦;甚至有位艺人笑侃国际饭店比之现在的高楼只能做门房间了。此等发展速度令西方列强亦叹为观止,上海俨然富甲世界东方。但!表面浮华的背后是什么?是上海社保基金见底了,是曾经为全国经济作出贡献的动拆迁市民的辛酸泪,还有多少人至今居无定所、流浪街头。上海的财富都在哪些人的手里?大多数人的财富和福利都被浓缩集中到少数人的手里了。政府官员与老百姓的关系已不是距离多远的问题,官民关糸已转变成了鸿沟相隔的不争事实。
    二十年来,人们的情感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人们对政治噤若寒蝉,集体闭嘴、集体麻木,满脑门想的是升官发财。国门大开后,国人不思学用西方先进的人文精神,而是对西方那些个堕落、颓废的糟粕无师自通。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体系已到了崩溃的边缘,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最基本框架是由具有公民意识的公民组成的,每个公民都应对国家担负起应尽的社会责任,公民的责任感是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所在。对政府提出自己的谏言和建言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力,亦是我作为一个上海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故此,本人提出一些自已的看法:
    毛泽东“移居”纪念堂后,华国峰的继任者胡耀邦即拨乱反正,为毛时代定性的右派和受冤者平反昭雪。据悉,六四事件的始作蛹者邓小平因听信阴谋者的谣言,过于自信的断然下令镇压。邓在发觉上当后已回天无术,这一前无古人的事件已然成为抹不去的事实。我记得时任上海市长的朱榕基先生在电视讲话中的一段话,大意是:历史是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的,历史会作出公正的评判。历史就是历史,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邓小平与毛泽东在百姓中的影响和威望相比,都是不能望其项背的。如今,邓公已逝多年,令人费解的是现任高层却对这一事件无所反应。不知现高层代人受过是出干本愿,还是受到各方权贵的阻力...而刻意回避。
    当今中国面临各种社会矛盾,社会两极分化严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们也不奢望一下子急转弯就能改变目前的状况,但最起码要让民众看到光明的希望。比如,从善待那些失去儿女的母亲们身上做起;让那些因六四失去亲人的家属在精神上得到政府的抚慰;释放至今仍在狱中的良心犯;关助因六四事件生活困苦的冤屈人士。饭得一口一口的吃,事得一件一件的做。现在不做将来总有人来做,何苦将留名青史的功绩让给后人呢。
    现代互联网在中国的广泛应用,使信息在百姓中的传播广而快。除非中国从此脱离现代化的进程,否则无法让民众心甘情愿的去做朝鲜人。中国人民是世界上少有的最具忍耐力的人民,我们不愿看到社会发生大的动荡,但最起码要让人们看到公义的一丝曙光。我们可以亦步亦趋的向前慢行,但!我们不能容忍停滞不前或者在某种程度上的大倒退。发生在当今中国的诸多事端都与民众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民众要有社会的责任感和公民意识。如斯,中华方能真正复兴。中国最大的弊病莫过于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期待并祝愿中国理性稳健的发展。
    2009年6月2日
    上海维权公民 刘义良 手机:1331182689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六四名人列传
  • 直言: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沙非公:“六四”国殇记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上)
  • 上海市民郑恩宠等六四声明
  • 从个人记忆到公众记忆——读《中国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 鮑彤:平反「六四」 中过发展将获新生命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草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中共平反六四的难处:难找“替罪羊”/赵静芝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六四前夕上海当局如临大敌/毕和英
  •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20周年/掘墓人
  • 张先痴、丁茅等民主人士因纪念六四被抓
  • 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請參與6月4日「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 中国民联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将”六四”定为”国殇日”
  • 大陆官媒今年首提六四,多名建制学者谈知识分子廿载变化
  • 军队党化即私人集团化——从六四期间的军队调动谈起
  • 六四以来的中国政治变局
  • 鲍彤:平反「六四」 中国发展将获新生命
  • 勿忘六四、继往开来(图)
  • 恐怖主义的威力:六四後一代 政治趨冷感
  • “六四暴徒”获释后的苦难生活(三)(图)
  • 香港近万名市民上街游行 要求平反六四释放异见人士
  • 六四前遭打压人士 全球呼吁反软禁反监控
  • 六四临近天安门警戒;法新社专访鲍彤
  • 贵阳市民“六四”二十周年所受到的“打压”记/黄燕明(图)
  • 挥之不去的身影——记六四“暴徒”孙传恒
  • 六四二十周年系列:专访赵昕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