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亲历者回忆:六四那年我刚大三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转载)
    
    来源:大中报
     (博讯 boxun.com)

    
    编者按:
    
    二十年前,中国学生、市民和士兵的鲜血洒在北京的大街上。二十年后,我们还在问:“六四”的真相究竟如何?是什么原因造成“六四”从和平抗议演变成屠杀事件?如果再来一个类似“六四”规模的和平抗议,政府、抗议组织者和老百姓该如何从“六四”中吸取教训。《大中报》坚信,一个不能正视历史、总结经验教训和摆脱历史阴影的民族是个没有前途的民族。为此,《大中报》举办《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征文活动。
    
    六四那年我正好是大学三年级。当年有些情景已经模糊不清,但是有一些依然历历在目。下面想把当时自己的经历和看到的描述一下。
    
    我在一九八六年进入北京的一所大学读书。第一年刚刚入校没有几个月,大概是十二月份,有一天晚上辅导员到我们宿舍,说这几天有人上街要游行,你们就不要去了。大家本来没有什么意识,忽然间感到自己原来不再是中学生了,可以参加社会活动了。然后就风平浪静了。自然学习考试依然是主旋律。
    
    转年到了一九八九年四月,胡耀邦去世,顿时留言四起,校园里开始骚动起来,北大,清华等院校里面纷纷出现了大字报,渐渐的内容变成了反官倒,反腐败。我们学校是一个工科学院,对政治没有那么敏感,但是大家都定期的到几个主流学校去看各种文章和听各种故事。有诸如腐败关系一览表等样的内容。在这样的一个大的气氛下,同学们慢慢变得焦躁不安起来,每天听到的是这些,谈论的又是腐败。整个环境感染了每一个人。尤其是发生了学生请愿以及和警察冲突的事件后,人们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流言四起,不知道是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但总之都是政府不对。于是学生们就开始了罢课,上街,到天安门游行。回到宿舍,室友有讨论为什么我们的请愿政府不接受?为什么我们要反腐败政府不表明态度?北大好像已经有了学生组织。王丹,吾尔开希也成了常见的名字。当广大的大部分学生正在迷茫和徘徊时,忽然出了一个政府社论,叫旗帜鲜明的反对动乱。
    
    这篇社论就好比往干柴上浇了一桶汽油,已经可以闻到火星的味了。我们大家见到这个内容后委屈和愤怒的感觉喷薄而出。就好比父母冤枉了自己的好意。大家继续上街,喊口号。街上的市民慷慨大方,有人提供饮料,还有人提供车马,乘载学生到广场。这个时候,我相信大部分学生和我一样,要求的就是要政府对话,要政府表态。袁木的出现,并没让我们学生感到满意,大家始终感到是在搪塞学生,看不到政府的诚意。其次,学生们普遍感觉是似乎应该有个更高职位的人来对话。当时我们的消息都是来自大字报和一些消息灵通的学生,比如要游行了,先到什么地方,然后再到什么地方。各个班级的干部和热心的同学组织大家。
    
    后来发生了赵紫阳接见戈尔巴乔夫的事情,据说戈尔巴乔夫没有走红地毯,很生气。但是,传遍了各个角落的却是赵紫阳的谈话,大致意思是:我是前台,幕后有老板。大概五月中,开始了绝世请愿。具体这个事情是怎么酝酿的,又是怎么开始的我不清楚,但是,这个为国赴难捐躯请愿的行为一下感染了几乎所有的人。我和一个同学在广场游行的时候,就商量,是不是我们也要参加绝食的队伍。经过再三商量和讨论之后,我们两个人决定参加绝食队伍,以求我们学生的好意被党听到。我们是第二天开始的。绝食的第三天,由于长期的游行,饮食不规律和后三天粒米未进,我忽然晕倒,当时只觉得耳边一片哗哗的响声。醒来时是在医院过道地上的临时床铺上输液,小护士正在替我擦脚。我的脚,袜子,鞋应该有一个星期天没有分离,可能非常有味道。一个可能是护士长的来到我旁边,说道:喝点粥吧,孩子。这句话象一股暖流直扑胸中。我不喝,还要回去。就这样,又坐了救护车回到广场。第二次是躺在广场地上,头晕眼花,非常虚脱,告诉了旁边的老师。自己好似睡了过去。不知多久,醒来又在医院里。不顾我还挂着输液的瓶子,一个护士端了一小碗稀饭,一个小馒头递给我。大夫告诉我,绝食结束了,吃点吧。我不信,但是周围的学生们也都告诉我结束了。这就完了?当时自己感到一阵空虚,这就完了?我们的请求呢?
    
    等再次回到广场,那里混乱不堪。慢慢的和几个同学走回学校,倒头便睡下了。梦到有两个鬼魂来找我,让我跟他们走。感觉自己大叫无声,逃跑无力。当自己半身已经飘过黝黑的墙头时,忽然强烈地意识到坚决不能走。猛然醒来,看到同学们在大声论战。可能是太累了。
    
    
    
    
    过了几天大家似乎开始讨论复课的问题。广场的外地学生要比本地的多很多。学生之间的论调也多了起来。
    
    到了六月三日中午,忽然流传出一个消息,解放军马上就要进城了。大概三点多钟,就有人陆陆续续的骑车赶往天安门广场和复兴门等地。我刚出校门,路边坐着的一个人一下站起来,抓住我的车。是我母亲。她死死地拉着我的手和车把,流着眼泪说,孩子,你要去哪里?我讲:复兴门,听说解放军要进来了。不行!不能去!你爸在学校里找你,可能一会就出来了。果然不一会,我父亲气喘吁吁地从学校跑出来。回家,一切问题回家说。于是我被他们挟持到了家里。我万分气恼,跟他们讲着自己的大道理,从天上说到地下。等我的口水已经干了,我父亲说到:今天到部里,听说党内一个元老级的人物发脾气,手杖敲在地上咚咚响,说这还得了,要杀,要杀。我大笑:这是什么年代了?学生要求反腐败,要求民主,何罪之有?这是一九八九年,怎么可能?!话音刚落,父亲一巴掌拍到桌子上吼起来:糊涂!你太不懂历史,太不了解共产党。一阵沉默之后,我请求回到学校。母亲平生第一次要求我发誓。我答应了不去广场。
    
回到学校天已经黑了,和宿舍同学三言两语地讨论着当时的情况。正当大家已经准备散场时,宿舍楼的老太太进来喊话:室的张三同学,电话。我跑到传达室,接起电话。是我们的班主任,他家在复兴门。张三,他妈的,你听,开枪了。果然,听筒里可以听到不均匀的象爆竹一样的声音:啪,啪,啪啪啪啪。张三,你年龄比较大,要告诉所有可以找到的同学,一概不许出学校。最好不要出宿舍。忽然间好像全校的人都知道有事件发生了,气氛顿时变得诡异安宁。等到了半夜1,2点钟,有同学开始陆续跑回来了。他们有的拿着沾血的衣服,有的提着一块砖头,上面有红有白,还有些女生一路疯狂尖叫,嚎啕大哭。开枪了,他们开枪了,杀人了,他们杀人了。我们拥到校园门口,迎接着一批又一批仓皇逃窜的同学。一个好朋友见到我,扔下自行车,猛地用双手揪住我的脖领大喊:哥们捡了一条命。原来他的自行车大梁上有一个弹孔。入口比较小,出口两三毫米厚的铁皮翻出一个大洞。本人毫发无伤。这是一个不眠之夜,无论男女,都是眼泪汪汪。震惊,震撼。天不亮,我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他们让我不要出学校,等他们来接我。我说不用了,过几天我自己回去。

    
    一个同学的尸体被送到了校医院。帮忙抬了遗体,一些血沾到我的衣服上。仔细看,他根本就像一个蜡人,面色苍白,有几条象红油漆一样的血迹从头顶一直延伸到衣领里。很快大家为他在学校体育馆设置了灵堂。学校里到处是混乱的人群。三天后,校园的人已经很少了,路上碰到系主任。他见到我后大叫:回家,张三,还不赶快回家。还有多少人没走?赶快叫他们全都回家。不要扎堆,路上不要结伴,低头走路,少惹麻烦。通知了剩下的人,自己骑车回到了家里。路上见到荷枪实弹的解放军。
    
    这可是一个迷惑难熬的夏天,不断的有人到我们家来探望,也没有什么话讲,坐一坐就走了。有父亲和母亲的同事,同学,还有邻居。有一位中学女同学的母亲,是一所大医院的药剂师,听说我绝了几天食,到我家来。对着我的母亲痛哭流涕,不停地说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她坚持拉着我到她们医院的各个部门,找来主治医师和教授给我听心跳,把脉博,最后给我一个包裹。除了一些常见滋补品外,还有她们医院里最好的人参。说是医院送给我的。当时,每次听到庄重洪亮,义正言辞的电视和广播,就感到头痛耳鸣。后来跑到了在农村的亲戚家住了两个月。那里是在山脚下,很安静很平和。
    
    接到通知重新回到学校。除了学习之外,一个规模不大的清查活动开始了。我们系是由一个坚决主张镇压的副系主任主持,但其方式比较温和。基本上是背靠背,每一个人到办公室里,交代从什么时间到什么时间做了什么以及证明人是谁。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互相串联。在办公室里,也并不太紧张,大概问了一问就过关了。毕业几年后查看了自己的档案,没有太多负面的评价,但是我依然抽走了一些内容,档案中只留了几张纸。简单就好。
    
    时间飞快,我们已经年过四十,当年的记忆模糊,但是印象深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牟传珩
  •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 杨建利:致“六四绿卡”获得者的一封信
  • 如果没有“六四”屠杀……
  • 洪予健牧師:我为何签署基督徒六四20周年宣告
  • 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图)
  • 盤古樂隊:沒有六四學生做不到的事情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致“六四”綠卡獲得者的一封信
  • 524悉尼将举行六四讨论会和公民行/杨建利
  • 戴晴:对(六四)暴徒该抓就抓,该判就判/武文建
  • 另一個“六四”/吳志森
  • 沉默"的"六四暴徒"们/易晓文
  • 格丘山: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 欧洲中国民主党联合举办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公告
  • 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 六四告密者恩怨情仇解密
  • 德国之声借纪念“六四”为中共造势
  • 5月24日基督徒六四签名增为226人及最新留言
  • 邓玉娇案震动北京大学生 六四前政府很紧张
  • 六四前夕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在升级
  • 多维专访蔡铮: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 六四詩集與維權詩集再遭中國查禁 (图)
  •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 大陆独立思想人士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曾民主(图)
  • “六四”前夕中国维权律师遭全面打压
  • 纽约举办《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新书发布会
  • 六四前夕访华佩洛西是否要谈人权
  • 四川报纸截获六四广告:广东加强舆论管制
  •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在港上市:苏浙查禁(图)
  • 六四前夕中共網禁加劇
  • 六四前夕中共網禁加劇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被迫出院,随即被软禁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今出院,随即被软禁(图)
  • 六四网络大会24日将举行第3次会议
  • 亲历者忆六四屠杀:我被坦克追上碾断双腿(图)
  • 21日基督徒六四签名增为217人及最新留言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