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腐败难除吗?卢武铉丑闻的另一面/吴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转载)
    
      民主的发展到底能不能遏制腐败?这个问题,虽然对学术界来说,经过二十余年的研究已经获得初步共识,但对许多民主转型国家或者威权国家来说,仍然是一个每日都须面对的政治追问。而对近五千万韩国国民来说,这一个月,正可谓生活在如此纠结中。
     (博讯 boxun.com)

      自4月7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发表书面声明以来,韩国国民陷入了深深的困惑,对这位自诩“清廉总统”的前人权律师卷入朴渊次贿赂案非常震惊。4月初,与卢武铉有着超过二十年私人交情的制鞋业者朴渊次,被韩国大检查厅中央检查部以涉嫌向卢武铉家人行贿600万美元正式起诉。尽管卢武铉一再否认这是一桩贿赂,而仅仅涉及“对子女的生活资助及投资”,4月30日,他再次发表书面道歉,表示“羞愧和抱歉”。
    
      腐败问题因此再次成为韩国政界和媒体的焦点。韩国报界纷纷以“国家形象腐败化”、“韩国政治看不见的敌人”等标题,谴责韩国的政治腐败;现任总统李明博则在4月19日呼吁“彻底终结腐败”,尽管随着事态发展,本周,李明博本人的好友“韩联社”总裁千信一被证实也卷入朴渊次案。
    
      一个政商勾结的裙带资本主义原型再次浮现在国际社会面前,分明也在提醒公众,自李承晚以来的政治腐败并未随着民主化进程消失。在朴渊次案之前,类似案件屡见不鲜。2008年,三星总裁李健熙被控建立匿名帐户向政府官员行贿;2006年,现代集团会长郑梦九同样因涉嫌“非法筹集资金”被起诉,翌年被定罪。
    
      若追溯更早,第三波民主化以来的历任韩国总统,几乎无人能置身政治腐败丑闻之外,尽管民主化之后几乎任一界总统均信誓旦旦反腐败。威权总统全斗焕和对启动民主化发挥关键作用的继任者卢泰宇,在卸任后都因腐败问题被判死刑。韩国民主化之后第一任文人总统金泳三,曾经特赦全斗焕和卢泰愚并推动民主改革,却在任期末一再传出幕僚与亲属的腐败案,更被指责须为韩国的外汇危机负责。而韩国民主运动的奠基人金大中,在总统任内推动通过“反腐败法”,2002 年成立的“韩国独立反腐败委员会”即此法案的结果,也不得不因儿子的腐败问题向国民道歉。卢武铉竞选之初,以反腐败的民粹主义纲领争得多数选票,却在卸任后爆出腐败丑闻。
    
      韩国的民主化进程是否有助于增强其反腐能力?这是韩国社会和国际舆论关心的焦点,也关系韩国的民主化前景。答案是确定无疑的。从卢泰宇以来,外界看到,随着民主化进程的深入,韩国的政治腐败在逐步得到遏制,政治愈加清明是不容否认的成果。其中,最重要的标志是韩国社会的反腐败运动:许多民间团体在民主化之后,孜孜不懈地推动着对全斗焕、卢泰宇等威权时代政客的反腐调查,同时,致力于韩国政治的透明化。这一运动也即2000年成立的“反腐败立法民间联盟”,在金大中担任总统后,推动了国民议会与2001年7月正式通过《反腐败法案》,并于2002年1月设立“韩国独立反腐败委员会”,专事政治腐败调查。到2008年,该委员会并入更大的“反腐败和人权委员会”。如果说上述诸多总统、政客、企业家等腐败丑闻的爆发和追究正是这一反腐败运动的硕果,并不过分,我们也可因此将反腐败运动理解为韩国民主深化、政治清明化的一个重要方面。
    
      独立研究机构进行的腐败印象指数(即清廉指数CPI) 和腐败控制指数(CCI)统计证实了这一趋势:自民主化改革以来韩国总体的清廉指数(CPI,透明国际)承上升趋势,分别为3.9(全斗焕)、3.5(卢泰愚)、4.3(金泳三)、4.2(金大中)、4.4(卢武铉);韩国的腐败控制情况(2002年)也好过泰国和中国。
    
      其次,若从历任韩国总统卷入的腐败案值来看,金额明显减少,也充分显示:在民主化建设和反腐败运动的双重背景下,政客们越来越小心谨慎,约束自己。以韩国最后一任威权总统全斗焕为例,被控非法敛财8.9亿美元、受贿2.73亿美元。他的继任者、也是开启民主的最后一位强人卢泰愚,腐败规模仅稍逊色,被控非法敛财6.54亿美元、受贿3.96亿美元。到金泳三,韩国第一位文人总统,其子金贤哲的腐败案值只有1千万美元(80亿韩元)。金大中三个儿子的腐败金额约为47亿韩元,合400多万美元。“平民总统”卢武铉的亲属腐败案值则为600万美元。
    
      但是,韩国的腐败问题症结在于裙带资本主义本身。这一富有“韩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模式曾经被普遍认为奠定了韩国“政府主导的大公司体制”基础、对韩国的经济起飞贡献良多。然而,这一体制的另一面,是始于李承晚、朴正熙和全斗焕等威权下的政治腐败,包括大公司对政客和政党的利益输送,甚至执政党对反对党的直接收买。在整个威权时代,大公司的政治捐赠规模逐年上升,到卢泰宇任内达到顶峰。三星、现代、大宇等几家大公司向卢泰愚提供的政治献金高达 210亿到250亿韩元,使得卢泰愚不仅可能进行充分选举动员,而且向金泳三、金钟泌等人转输数十亿资金,在卢泰愚的民主正义党未获国会多数的情况下,仍然取得金泳三和金钟泌两党的支持,通过政党合并的方式当选1990年首任民选总统。
    
      因此,尽管韩国先后通过或修改了《反腐败法》、《政治资金法》等,民主的发展不断朝着政治透明化努力,但是,只要裙带资本主义模式存在一天,这个威权时代的怪物就仍然统治着今天的民主政治,韩国的政治腐败也就不可能彻底根绝。从这意义上说,民主深化有赖于鼓励自由竞争、扶植中小企业、壮大公民社会、参与社会运动,通过在裙带资本主义之外发展出一个新的社会经济政治的力量和模式,才可能真正解决韩国的政治腐败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卢武铉让中国贪官耻笑不已:小卢呀,你真是太嫩了
  • 中国官员该向卢武铉学什么/杨甦宏
  • 詹国枢:卢武铉让中国贪官耻笑?
  • 卢武铉之死给中国官员的启示:人还是“要脸”的好
  • 牛刀:中共的贪官怎么可能效仿卢武铉
  • 从卢武铉的薄命看中国国内贪官的厚颜
  • 卢武铉------一个让人敬佩的人!
  • 解读卢武铉对日本的强硬态度
  • 卢武铉10月13日访华 将与胡锦涛商谈朝鲜核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