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漫谈左右派、官民派与爱国者之间的关系/曹久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4日 转载)
    
     当前中国思想界有很多的派别,主要有两种:一是左右派的区分;一是官民派的区分。目前新出现的官民派否认左右派划分的合理性,认为官民派的划分才是正确的。目前左右派还没有对于官民派的这种态度做出回应。
     (博讯 boxun.com)

     我认为两中划分都是存在的,只不过划分的标准不一样。左右派有明显的纲领区分,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区分。官民派的划分就是以目前个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划分,具有很强的等级区分,很容易懂。民派的宣言认为今天的左和右已经是个伪问题,它是传统的产物,旧思维和旧政治的产物。左右之分,是典型的意识形态之争,它给当代中国带来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它既分裂着中国社会,又羁绊着社会 的前进,误导着人们沉湎于旧的历史图形。因此,民派反对官僚特权,反对垄断,反对不公平竞争,反对过度依赖国外,仰人鼻息,主张政府要重视目前民营企业的困境,破除官员与国企的垄断。
    
     其实从民派的宣扬来看其实就是偏右的,但不同于极右。(编者按:能不能不用这种令人反感的老掉牙的语言?)他们主张立足于发展壮大民族资本主义,从而既破除了官员与国企垄断,又破除了对于外国的依赖。他们认为这些的源头在于政府,政府成为他们针对的中心。民派与右派的明显区别在于:右派主张不顾一切的私有化以及市场化,民派只要求破除垄断、特权,并不把私有化与市场化作为中心任务。可见,民派也是看到私有化以及市场化的明显弊端,只是强调了垄断与特权。那么,不私有化、市场化,民派主张怎样破除官员与国企垄断呢?现在还不得而知。在我看来,民派为了打破他们认为的官员与国企垄断以及特权还是会回到私有化、市场化以及政治自由无限制竞选上来。除此之外,他们还是立足于壮大民营经济。同时,他们内部的民营老板是不会同意公有化自己企业的。因此,从本质上来说,民派其实就是右派,只不过有不同于其他右派,不属于极右。
    
     至于他们说的官派中的国企,这些都是公有制企业,是左派主张的社会经济细胞。虽然民派不直接反对国企这种所有制形式,只反对国企垄断。问题是,除了国民经济命脉部门都已经对于民营企业已经开放了。剩下的是关于国民经济命脉,以及重要资源领域。社会主义经济已经没有了退步余地。左派也不主张在这些领域也向民营退让。在他们看来,目前已经到了社会主义退让的极限了。因此,左派肯定反对以私有化、市场化来打破国企的垄断。相反,左派主张发展公有制经济。至于官商勾结,左派也是反对的。这一点大家都没有争论的。于是,在左派看来,民派的主张跟右派几乎站在一起的。毫无疑问,左派不会认同民派的这种划分与他们的主张。
    
     另一个问题是,资本家是否属于人民。中国的资本家(民营老板)属于我国的公民,但是,不属于人民。因为资本家确实存在剥削。同时,虽然民营老板跟一般的工人一样,在社会中没有掌握公共权力,是平民。但是,民营老板与工人是决然不一样的社会地位。相对于一个企业来讲,民营老板掌握着企业的公共权力,工人却是企业中的无权无势的平民。因此,民派要把工人与民营老板放在一起作为一样的平民显然是不行的。他们之间的利益之争就不可调和,是对立的。如果这样,民派之间本身就会分成左右派了。
    
     不过,不管是左右派,还是官民派绝大多数都是爱国者。真正的汉奸只能处于右派中与民派中。真正的左派,从他们的纲领来看,不可能成为汉奸。除去这些分歧之外,左派与民派还是存在一些共同点。左派与民派共同点就是反对过分依赖外资,反对官员特权。从这点来说,民派与左派又存在合作的可能。但是,对于解决这些问题又是不一样的。左派是坚持社会主义,走社会主义公有制,走计划经济之路。民派显然靠私有化、市场化来解决。
    
     对于民派与右派来说,他们解决国企与官员垄断的方式是相同的,都想营造一个更加有利于民营企业宽松的发展环境。只是对于私有化、市场化的理解程度是不一样而已。
    
     在官派中也是不一样的。有的官员主张私有化,主张市场化,而有的却反对。有的官商结合,有的却没有。有的想搞特权,有的却不想。因此,不加区分就以社会地位来针对他们显然也是不对的。因此,单纯以社会地位划分官派与民派本身就是不太合理的。抹杀左右派的区分也不对。世界本来就是从不同角度,得出结论就不一样。否认其他角度,只认同自己角度就有些独断了。
    
     由于大家基本上都是爱国者,不管是左右派还是民派,只要是爱国者就应该心平气和的争论自己的分歧,没有必要搞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肉体消灭。因为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同类,只是个人的社会角色不同而已。在社会角色可以相互转变的情况下,应该力求他人社会角色转变,而不是一味肉体处罚。对于一些难以确定的争论,应该放一放,在不断的实践中,历史自然会给大家一个谁对谁错的判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