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人为什么不敢讲真话呢?/萧涵夫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3日 转载)
    
     中国人畸形存活的惯性是极其耐人寻味的,欺软怕硬、明哲保身、曲径通幽等等便是明证。中国人遇到生、冷、硬、邪门、凶恶、专制等事物皆绕道而行,敢于光明正大碰“硬”的人几乎没有,即使有,也在千万分之一,甚至是万万分之一,并且是几百年或上千年才勉强蹦出一个或半个。久而久之中国人便形成了畸形的惯性,并且这邪门的惯性,足足可以吞噬任何人的良知。在中国,任何危机的蔓延,都是在这种惯性的作用下泛滥成灾的。
     物体有惯性,思想也有惯性,人的行为当然也缺少不了惯性。任何事物都充满了惯性,小偷有小偷的惯性,贪官有贪官的惯性,腐败自然也有腐败的惯性。虚假的惯性,欺诈的惯性,偷情的惯性……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无所不包。但归根结底都是私欲的无限膨胀,都是畸形社会体制的肥沃土壤所造成的。并且任何惯性都离不开“外力”的作用,这“外力”就是畸形的社会体制,就是人治与专制的畸形混合体。 (博讯 boxun.com)

     在这种“外力”的作用下,中国人极容易失去理智、极容易丢掉做人的本分、极容易“一窝蜂”似的热血沸腾——斗私批修——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革资本主义尾巴……一路从历史走来,都是狂热的“一窝蜂”造成的。现在中国人又“一窝蜂”似的开始“见钱眼开”,其疯狂程度,比过去的地主、资本家、恶霸、奸商……有过之无不及,这些都离不开惯性的作用。
     政客们运筹帷幄,借宏观调控,行微观干预,不遗余力;假公济私、官场作秀、暗中移民海外、转移资产……此起彼伏。翻开每一片繁华的背后,都有惊人的腐败与扭曲的人性;看看每一天坑蒙拐骗的新面貌,再闻闻繁荣背后高速发展的“双核腐败”的气息,无不叫人作呕,令人扼腕。中国的宪法有时往往不如一个小小的县委大。民族个性前所未有地展示着出奇的丑恶,这不是人民的问题,是体制逼迫中国人变成这样丑恶的。正所谓“大吏不贪,小吏不污”。经济学家为既得利益代言,中国的老百姓早已不再陌生,而众多的政治学者为某些势力或政客代言,老百姓还没有更多的清醒认识和高度关注。
     授权民主是所有其他方面民主的大前提。我们有些政治学者不是从老百姓利益、从民主的基本要求出发,而是善于搞“人狗同盟”,时刻两眼朝上看,看上层社会的脸色;天天琢磨上面比他权大的人爱听什么,爱看什么,于是就苦心积虑的来论证什么是合理的,最后还能得出畸形闪光的结论:“选举式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说这种话的人大多是“屁眼大,把心丢了……”,或者是在精心的、恶意的模糊真理的最后分界线。试想,倘若在授权阶段都没有民主,那后面的权力运行和对权利的监督又如何能有民主?凡是如此公开违背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必将遭到历史的严厉惩罚。
     皇帝也可以在决策前多听几个太监的意见;黑社会在行动之前也会征求几个烂仔的看法,但有谁能认为这就是民主政治呢?其实,中国人不是不懂“民主政治”,而只是为了讨好、取悦某种既得利益和权势。你可以说现阶段中国国情复杂,可能不太适合民主选举,这也算是你对国情的初级判断,也可以算是你有点中国人的良心,但你说“选举式民主根本不适合中国国情”这不是丧尽天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论点占不住脚,却依然昧着良心说假话,这就越过了学者良知的底线。当然,说假话、取悦领导是有许多奇妙的好处的,不光能获得昂贵的话语权,外加十分实惠的名利双收,更能获得许多无所不能的实际权力。现如今所谓的人大代表,大多是改革成果最大受益者,且绝大部分并非由选民所选,大部分还或多或少掌喔部分权力,這样的代表出于维护他们或他们那个小圈子的利益,不为老百姓说话,不为弱势群体说话,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中国人为什么不敢讲真话呢?因为有个立场、观点、方法把你限制死了,凡是大人物讲的话平民百姓是不能反的,否则立场就错了,就会埃批、挨整,让你永世不能翻身。因此,中国人学乖了,成了顺民、成了奴才、成了应声虫,人云亦云。中国人的奴性大概就是这样茁壮成长的,非如此,否则你就亡命吧!因而,大家都学会用谎言来开路了,把欺骗和撒谎视为义务。就这样,中国人轰轰烈烈的翻开了全民学驴叫的新篇章。
     英国前首相布菜尔在美国国会的演说中说:无论在任何时候,也无论在任何地方,如果每个普通民众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力,那么他们的选择都将是相同的,是自由而不是暴政,是民主而不是专制,是法治而不是秘密警察的统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萧涵夫:中国为啥不能实现民族复兴?
  • 我到底有没有讲“政治”的权力?/萧涵夫
  • 中国政府的“ 庸者”与“能人”/萧涵夫
  • 权贵尊儒敬孔 必定心怀鬼胎/萧涵夫
  • 社会主义的“富淫与穷淫”/萧涵夫
  • 易中言“我们这个社会确实是和谐社会”/萧涵夫
  • 地球变暖冯小刚基因突变/萧涵夫
  • 萧涵夫礼赞上海资深贱民
  • 萧涵夫:后奥运“歪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