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株洲塌桥,赔偿和“奖励”不能混为一谈/王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1日 转载)
    作者:王琳
    
     株洲桥塌,举国关注。搜救虽已结束,善后才刚刚开始。责任人要受到追究,遇难者及其家属应得到赔偿。于问责上,据说多名责任人已被警方控制,相信不久就会有进一步的消息。至于赔偿,向来是善后的重中之重。 (博讯 boxun.com)

    
    最新的消息是,遇难者家属在20日零时前,听从安排火化遗体的,将获得40万元的赔偿款。截至19日晚11时,至少有5个遇难者的家属与当地政府签订了相关协议,并领取到了40万元的赔偿款。据悉,当地政府还强硬要求,遇难者遗体必须在20日零时前完成火化,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5月20日人民网)
    
    近年来,重大安全事故的问责较之其他领域中的问责,要更具实质性。因此,在一些重大安全事故中,地方政府的赔偿开始主动积极起来。而且在赔偿标准上,一改几年前极低的数额赔偿,20万元成了一个新的底线标准。这次株洲市也是先提出了20万元的“通行赔偿额”,后又追加20万元鼓励遇难者家属与政府签订协议,迅速火化亲人遗体。
    
    但问题就在这里。赔偿是由责任而起,或是侵权责任,或是国家责任。在株洲塌桥事件中,政府当然有责任,却又并非应负担全部责任。在责任未明之前,政府基于遇难者家属的实际困难,先行垫付赔偿金以供遇难者善后之用,是值得肯定的。若超出了垫付的范围,就变得可疑起来。赔偿不是奖励,不能说谁家听政府的话,就多给20万;谁家要是不听话,就少给20万。遇难者家属是否和政府签订协议,以及何时完成遇难亲人的遗体火化,跟赔偿完全是两回事。
    
    从权利的角度看,何时火化亲人遗体,是遇难者家属的私事。对私权利而言,只要不违背法律上明文规定的禁止性条款,政府就无权对公民的私行为说不。若政府迫不及待想要遇难者家属火化亲人遗体,并以重金诱惑,这实则更易引起公众的合理怀疑。比如,是不是现行公开的遇难数据还存在不实的情况,因此需要尽早“焚尸灭迹”?
    
    从权力的角度看,强行要求火化和追加赔偿都不应成为公事。株洲方面也已经承认,这20万或40万赔偿只是“垫付”。既是“垫付”,就不应是最终赔偿。因为政府无法替代真正的责任人来与遇难者家属进行赔偿谈判,甚至签订赔偿协议。严格说来,家属与当地政府签订的赔偿协议,是无效协议。政府并非适格的协议当事人,政府也无权替真正的责任人“埋单”———不管是给的更多还是给的更少。而且,地方政府本身是非营利机构,其正常运转全赖纳税人的“税”与“费”。拿财政公帑为责任者息事宁人,在程序上难免引起公众的诟病。 (本文来源:新京报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民权利与国家权力的媒体博弈/高一飞
  • 罗彩霞事件:权利被权力践踏/马龙
  • 公权利黑恶化将摧毁中国法治重建
  • 促进宪法实施、落实公民权利 严惩拆迁腐败,真正落实社会和谐
  • 张祖桦:捍卫权利,守护正义是值得推崇的公民美德
  • 面对国产007,你有哪些权利?
  • 王万星:只有关心精神病人个人应有的权利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 请还我死在阳光下的权利----评威虎网被封事件
  • 明确规定并保证劳动者的权利/刘永佶
  • 黄种人有选择主人的权利吗
  • 关于非北京户籍子弟上学权利的呼吁信/胡星斗,章冬翠
  • 石毕凡:作为宪法权利的人格尊严及其功能
  • 更加注重政治权利/成汉学
  • 徐梅:信仰是一种不可剥夺的权利
  • 失控的权利
  • 全球化竞争与劳工权利的保障/朱亚鹏
  • 德国之声和中国人民的知情权利
  • 争取权利者的声明——《零八宪章》的长远意义/马萧
  • 黄胜友:国资委权利太大了
  • 邓玉娇刺死性暴力侵犯的公务员,是法律应该捍卫的权利
  • 李方平:公权利黑恶化将摧毁中国法治重建
  • 两岸扩大交流:消费者权利如何保护?
  • 万众一心,捍卫权利——告湖南醴陵全体教师书
  • 一个连省部级干部都不能确保自己人身权利的国度
  • 由恐怖分子绑架权利,逼迫权利强奸法律而制造的冤假错案和人道灾难
  • 两千多名乙肝携带者呼吁温家宝重视其就业权利
  • 温家宝对话农民代表:你有要求我的权利 (图)
  • 袁显臣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 佳士得新闻官对中国记者:“你没有报道的权利”
  • 兽首拍出高价 佳士得新闻官: 记者没有报道权利 (图)
  • 一个普通农村妇女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信-西安法院是如何剥夺我们的合法权利的?
  • 北京律师的正义浩荡行动—公民联合争取点滴身边权利
  • 上海当局欲剥夺万邦宣教教会的崇拜权利
  • 万延海:让我们为公民户籍权利行动!
  • 新年愿望:张青希望女儿有平等的受教育权利 袁伟静渴望象普通人一样自由生活
  • 乙肝宝宝可能达80万 谁剥夺了乙肝宝宝受教育的权利
  • 公民权利日兴 暂住证正失去存在的意义
  • 新疆昌吉监狱补偿被非法囚禁13年的胡军10万元 并要求其放弃上诉权利(图)
  • 仇杰:人民领导人民找是天经地义宪法予于权利为何遭在京劳教?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张广天:谁在剥夺我居住的权利?(转载)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彭培根:请不要剥夺我们获得资讯的权利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响应网友,再为生命的权利呼吁!!!
  • 【特稿】河南洛阳,被剥夺工作权利的工人已经忍无可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