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李悔之更多文章请看李悔之专栏
——读杨恒均、陈永苗博客文章有感

    
    邓玉娇事件发经发生了多天了,放眼各种媒体,议论声,声援声,愤怒声不绝于耳。而且,是绝对的一边倒。天涯、凯迪社区、乌有之乡、中华网的网民,不分左右一致力挺邓玉娇。这是令我深感高兴和欣慰的——正义感和共同的价值观,超越了政治立场的隔阂。
    
    然而,网上频频传来太多的“杀得好”喝采声,却使我感到警惕和忧虑——因为有些网民朋友“杀得好”的叫声,十分明显意在邓玉娇事件之外,颇有“醉瓮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意味,对此,足以引起人们的反思——力挺邓玉娇,并非一定要用“杀得好”的声音来表达。理性的呼吁,对邓玉娇本案的判决是十分有利的。而如果“杀得好”声音太多、太杂,明显带有弦外之音,则可能会使事情复杂化,不一定有利于该案的判决。其中的微妙因素是不言而喻的。——“杨大侠事件”,已经给了人们有力的启示!
    
    如果说,网络上出现激烈的言论是在所难免的话,更使我深感不安的是一些自*由主义精英的观点——邓玉娇事件发生后,大名鼎鼎的杨恒均先生写了一篇《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的宏文,以示声援。应当高度肯定的是,杨恒均先生通文所表现出来的仗义直言精神是令人感动的。但应当指出的是,杨恒均先生在文章结尾的一段话,却值得认真推敲一番——
    
    “你一个弱女子,竟然用一只修脚刀,给了我深刻的启蒙教育,你告诉我,在一个几乎都失去了理智的社会里,在面对尊严、自由和身体受到侮辱和伤害的时候,一只修脚刀,很可能比我的笔、我的电脑和我的博客更具有启蒙意义!”
    
    读了杨恒均先生这段话,我不禁要问杨恒均先生的是:尊敬的杨先生,邓玉娇的修脚刀,究竟“深刻”地“启蒙”和“教育”了您什么?您能告诉我吗?以敝人有限的思维能力,我隐约感到先生是在赞扬“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邓玉娇精神”——是这样的吗?如果是,这就值得探讨一番了——如果先生将事论事,不涉及到“启蒙”的敏感话题,这段话则无值得推敲之处;如果先生是一位毫无影响力的普通网友,您上述这番言论,也不应受到苛责。但杨先生作为当今中国网民中深具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所以,您这番话就值得好好反思和反省一下了,因为您此段言论所涉及的范畴,已经大大超出了邓玉娇事件的本身!——把“尊严、自*由”置于“身体受到侮辱和伤害”的前端,更把它与您的“启蒙”工作取系起来。所以,纵然愚钝如李悔之者,也强烈感受到了先生话中的深意。更何况对政治高度敏感的我党同志?
    
    杨恒均先生,作为在中国深具影响力的自*由主义精英,您有意识到“用一只修脚刀,给了我深刻的启蒙教育”这句话,所必然产生的副作用吗?——当今中国,是需要理性、和平、非暴力的马丁·路德·金精神,还是需要“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邓玉娇精神”?
    
    要回答这个问题,且先听老李讲一个故事:
    
    李悔之村里有这么一家人:这是一个人口众多、家大业大的家庭。家中有三兄弟。其中,当家的老大精于权谋算计,喜欢擅权,且十分霸道;而老二则为人耿直,文化程度较低,生活能力较差,对道貌岸然、能言善辩的老大言听计从。虽常有不满——例如对老大多吃多占,生活腐化等问题心生怨言,但最后也被老大一番听来无懈可击的言论所说服了;而老三是一位崇尚自*由的大学生,对老大的擅权和霸道作风一直愤愤不平,并一直采取种种手段,试图逼使老大实行轮流当家的制度。然而,却被老大以“轮流当家,必生大乱”的理由拒绝了。而且,在老大的花言巧语之下,在老大巧妙设置的种种阴谋面前,老实厚道,十分容易满足,习惯于有人替自己当家的老二,成了老大抵制老三“轮流当家”的得力盟友——现在,只要老三一提出要“轮流当家”,根本无须老大出面,患有“轮流当家,必生大乱”恐惧症的老二,便会主动跳出来怒斥老三的“败家”言论。甚至不惜与老三拳脚相向。所以,这个家庭的统治权,始终掌握在霸道的老大手中。……
    
    当今中国的政治生态,与我村里那个“大家庭”是否有些相似?
    
    既然如此,作为当今中国深具影响力的思想启蒙者和“民主贩子”,杨恒均先生关于“你一个弱女子,竟然用一只修脚刀,给了我深刻的启蒙教育”这句话,难道不值得杨恒均先生认真反思和反省吗——在“老大”毋须出手,仅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老二”,就可以轻易击退“老三”“轮流当家”要求的严峻形势下,作为一位自*由主义精英,不但自己不能接受“修脚刀”的“启蒙”,而且,还要说服已经拿起“修脚刀”的人士放下“修脚刀”!——因为“修脚刀”并不能战胜冲锋枪,甚至不能战胜铁锤和镰刀!——虽然,是早已生锈的铁锤和镰刀!
    
    我承认,杨恒均先生是一位优秀的间谍小说作家。同时,又是一位深具良心和正义感的民*主人士和启蒙作家。但却远不是一位具有政治智慧的政治活动家。甚至不是一位具有政治智慧的博客作者。——针对他《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一文中充斥着书生气的观点,我曾写了一篇《郑重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劝慰杨恒均先生》的博文,对他进行含蓄的提醒:
    
    “作为一位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民族精英,作为一位勇于为祖国民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战士,仅有良知、责任感、献身精神,还远远不够。还要有广博的胸怀和忍辱负重的精神,还要有巨大的耐心和耐性……因为事实上,‘人民’可能‘已准备好了’,也可能还未“准备好”。
    
    事实上,杨恒均先生“人民已经准备好了”的观点,充斥着迂腐的书生气,是丝毫经不起一驳的——杨恒均先生,您凭什么说“人民已经准备好了?”我不否认,有时,一小部分“人民”的觉醒和行动,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例如俄罗斯的民主革命。但问题是:中国的政治生态,与叶利钦时期的俄罗斯能有一比吗——中国,不但是世界上最讲实用主义的国度,而且,在砖制文化和谠文化的双重荼毒下,在时历二千多年的严厉砖制统*治之下,还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场事件的惨痛教训之下,国人普遍患有严重的政治冷漠症和恐惧症。更加上各路社会精英纷纷从跛脚改革中分得了一杯羹,成了既得利益阶层中的一员,使推动进一步改革的力量几乎殆尽。所以,当今中国的政治生态之糟糕,是绝不容乐观的。当今中国民主进步事业所面临的形态,是极为严峻的。这里且举一个令人伤心的例子:××宪*章的发起人之一、杨恒均先生的战友刘老侠被请官爷请“喝茶”已经多长时间了?为此,又有几个“人民”为此而抗议?刘老侠的战友又有几人像阿扁一样闹绝食?这与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被当局请“喝茶”时,他的人民,他的战友的反应,是否有天壤之别?!这里无妨对杨先生苛刻地责问一句:作为举国迁居国外,自身有绿卡作为护身符的杨恒均先生,对战友的遭遇,又通过何种手段抗争过?——更甭谈绝食了!
    
    而杨恒均先生迂腐的书生气,在《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一文中再次暴露在人们面前——杨恒均先生在声援邓玉娇之时不忘贩卖民主,精神虽然可佳,但对邓玉娇本案而言,在策略上却是完全错误的——杨先生应当极为明白,作为“XX宪*章”的签名者,在当局心目中,您是一位极为敏感的“危险人物”,所以,为了使邓玉娇的伤害降到最低点。而在谠法大于国法的国情下,在执政者最忌讳政治因素伤及执政根基的情况下,本来应当就事论事,而不宜涉及敏感话题——我发现,纵然是习惯于将坏事、歹事归咎于改革开放,习惯于将一切社会丑恶归咎于自*由*民*主思潮和自*由主义精英的张宏良先生,这次也一改恶习,并没有像我预料中的那样,借机大肆攻击改革开放一番,大肆攻击自*由*民*主一番,而是将事论事,从公平道义的立场上发出支持邓玉娇的呼吁。
    
    所以,杨恒均先生,恕我直言:作为一位深具影响力的启蒙学者和“民主贩子”,仅有热情、勇气和正义感是远远不够的。还须要理性和智慧!
    
    这时,或许会有人说“在一个‘理智’早就无影无踪的社会”(杨恒均言),讲理性,讲和平,讲非暴力是没有用的。
    
    对此,我更要对持这种观点的人大声断喝一句:“在一个‘理智’早就无影无踪的社会”中,如果主张以暴易暴,或许会白白送死,或许会遭来同归于尽的灭顶之灾!!!
    
    如果仅是杨恒均先生表现出了不应当的急躁、浮躁情绪,此文降生的必要性就大大减弱了。然而,杨恒均现象并非是孤立的——邓玉娇事件发生后,不但俗众“杀”声震天,纵然在自*由主义精英中,类似“邓玉娇奋然一击,胜过十万启蒙博客作者”的观点也相断出现。由此说明,在“老大”的霸道和顽固面前,不知有多少国人已经失去了起码的耐心与耐性。
    
    下面,且看而另一位自*由主义人士陈永苗先生更极端的一段话——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案子政治因素齐全,是中国改革时代政治结构的缩影。一横二贪三淫,都是专横权力的体现,从乡镇到北京,这样的图景无所不在。存在着三种权力:政治权力、性权力、金钱权力,这三种权力,都是一种总体上专*制权力的体现。对三种权力的总体回答是一把修脚刀,修脚刀是低贱的,然而却是天子之剑,布衣之怒。”
    
    看过陈永苗先生这段话后,这里,我不禁要问陈永苗先生的是:您上述言论,与那个总是将坏事、恶事与改革开放联系在一起,与自由主义精英和“西方颠覆势力”挂钩的张宏良先生,在思维上又有何种实质区别?——我不否认,此案与“专*制权力”存在着某种关联。但未必存在必然联系——民主国家就绝对不会出现类似情况吗?
    
    而更重要的问题是:凡事要分缓急轻重,作为代表社会良心的知识分子,当前要做的最重要事情,就是将事论事——从法律正义的角度、从维护弱势群体的立场出发,支持邓玉娇,声援邓玉娇。而不是沿用凡事与政治挂钩、与意识形态捆绑的思维,将问题复杂化,政治化——这样做的结果,不但不能从实质上帮助邓玉娇,反而可能会帮倒忙——人们必须深深认识到:许多大人物,不但在政治上高度敏感,有很强的逆反心理。而且,在许多方面的表现上,并不比普通的民众更“君子!”
    
    而陈永苗先生的幼稚和浮躁心理,在文章的结尾处,更得到有力的佐证:
    
    “黑格尔说,如果奴隶不努力想成为自由的人,那么,他应该永远为奴。想成为自由的人,就需要反抗。退无退处,只有反击,不怕死者,是自由的战士。不怕死,慷慨然一击,奴隶就获得了自由。邓玉娇,以弱女子之躯,打开了奴隶解放的新篇章:不怕死,方自由。邓玉娇的修脚刀,就是自由的钥匙。”
    
    看了陈永苗先生这段言论,令我唏嘘不已——陈永苗先生:在现实面前,最重要的是自己作出正确、理性的思考和判断,名人的话往往是靠不住的!“退无退处,只有反击,只有反击,不怕死者,是自由的战士。”——我承认,在特定的情况下确实如此。但是,如果不讲策略,不讲智慧,不顾力量悬殊,只凭着“不怕死”的匹夫之勇,拿起“修脚刀”挑战手拿冲锋枪的敌人,鲁莽的“奴隶”,只会在糊里糊涂中成为冤死鬼——成为长眠在地下的“自由的战士!”只会在“天堂”里获得“自由”!
    
    当然,诚如“伟大领袖”所言:“要奋斗就会有牺牲”,为民*主事业而牺牲,死得其所,死得光荣。但问题是:如果人头像雨点一样掉下地,仍然不能打开“自由的钥匙”,而一味鼓动“不怕死,方自由”的革命宣传家,纵然将来到了“天国”之中,灵魂又岂能安宁???
    
    所以,对名人的言论,不能不加分析地盲从。如果迷信黑格尔“不怕死,方自由”的话为“真理”,只会成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当代“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
    
    所以,陈永苗先生“邓玉娇的修脚刀,就是自由的钥匙”一句,不但是极为危险的,也是极为幼稚的——在“老大”毋须出手,仅靠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老二”,就可以轻易击退“老三”“轮流当家”“阴谋”的情况下,“修脚刀”又岂能成为打开“自由的钥匙?”
    
    当今中国,以张宏良为代表的极左势力不断鼓吹“人民”的“合法*革*命”,公开叫嚷要“再来一次‘文革”,对此,已经足够令人们高度警惕,如果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也在“老大”的顽固面前失去了耐心与耐性,也主张把“修脚刀”作来打开“自由的钥匙”,其危险性更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这极可能使中国陷入不可收拾的内乱之中,甚至使民族遭至灭顶之灾。
    
    从杨恒均、陈永苗两位先生的言论中,可以看出,当今中国的自*由主义精英在政治上是何等的不成熟!这一点诚如杨恒均先生所言:“启蒙就是一个全民的启蒙运动,不是你启蒙我,我启蒙你,而是我们互相启蒙”——经常启蒙他人的杨恒均先生和陈永苗先生,也确实接受他人的启蒙!
    
    当今中国的社会进步,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并不需要邓玉娇的“修脚刀”,而更需要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精神!
    
    这时,或许会有人质问说:如果不采取行动,仅靠写几篇文章就可以改变现实吗?(经常有人提出类似的话题),此话问得有道理——民主不可能一步登天,需要从一点一滴开始唤醒国人的公民意识。所以,单靠写文章改变不了现状,仅靠少数自*由主义精英的努力,也难以使中国的现状。中国的民*主进步事业,要靠大多数国人的总体觉悟。要“从自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身边的每一点小事做起”,不能奢望“登高一呼,万众响应,从者如云,敌酋举手献降”局面的出现,而要有长期抗争,长期忍受痛苦的思想准备!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习近平忧年轻官员沦为“家奴”/李悔之
  • 毛泽东屡犯乌托邦狂热症的根源浅析/李悔之
  • 中国,一个要装疯卖傻才能说话的国度/李悔之
  • 孙东东事件背后折射出中共体制的严重问题/李悔之
  • 邓小平"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思想遗害无穷/李悔之
  •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 李悔之:强烈要求中共不能继续篡改和歪曲历史
  • 张宏良腥风血雨的暴力宣言/李悔之
  • 李悔之:张宏良之流一再炫耀的“四大自由”究竟是什么货色?
  • 与中国的“老右”们交交心/李悔之
  • “导致社会纠错机制坏死”究竟是谁之错?/李悔之
  • “团结在毛新宇主席周围”的惊世之论/李悔之.
  • 李悔之:忠告毛家后人,学习蒋氏子孙低调做人才是明智之举!
  • 李悔之:高度警惕个别毛派极左人士“借尸还魂”的政治策略
  • 中共为何将瑞典考察纪要封杀十四年?/李悔之
  • 张宏良教授的“大民主”观何等荒唐/李悔之
  • 胡锦涛“走邪路”之说经不起推敲/李悔之
  • 金正日的英明反衬出中国政府的愚蠢/李悔之
  • 彻底戳穿毛泽东/李悔之
  • 组织出租车司机罢工者究竟犯了什么罪?/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 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全世界最黑心的垄断寡头/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