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案:最可怕的是有些官员看谁都像妓女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8日 转载)
     政府官员邓贵大,去娱乐场所消遣,结果被刺死了。详细报道已经很多了,不多说。
    
       不坏认为,官员嫖娼并不可怕,死了也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什么?是他死前说的那句话所透露出的一种官员的普遍心态。 (博讯 boxun.com)

    
      他说了什么?
    
      报道中最焦点的一句话是: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
    
      就是这句话,越想越让人颤栗。
    
      我们如果在以下三点事实的基础上品味这句话,不颤栗都不行。
    
      一,邓贵大是政府官员;二,邓贵大是与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一起去的,而不是出于招商的需要陪客商去的;三,邓贵大在提出特殊服务遭拒绝后用钱打邓玉骄的头。
    
      官员嫖娼这事,古今中外都不允许。但古今中外的官员都有偷偷摸摸干的,只是,要后果自负。什么叫后果自负?包括“死了活该”!
    
      邓知道不知道嫖妓的后果要自负?肯定知道,但他还是去了,却并不偷偷摸摸。案发时间是7点30分左右,这个时间严格说天还没黑。这意味着,这种事在当地可能已经光明正大了。这可怕不可怕?
    
      从报道的描述看,邓似乎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这说明政府官员嫖妓,已经是经常性的业余活动内容了。这可怕不可怕?
    
      邓不是自己去的,同去的还有与他同一个办公室的两名同事。这说明这种事情同事之间并非秘密,而是作为集体活动的共同爱好了。这可怕不可怕?
    
      邓贵大身为一个政府官员,却居然在两个同伙面前两次将邓玉骄按倒在沙发上,欲行不轨。这种行径,甚至不如一只性格含蓄一点的发情的畜生。这可怕不可怕?
    
      邓贵大是政府官员,不是流氓。但通过报道看,他的行为举止比流氓还要流氓,而且他一个部门领导,在同事面前表现这种行径,说明有些政府部门的作风已经流氓化,或者叫做黑社会化了。这可怕不可怕?
    
      政府官员“集体”、“分开”嫖娼,而且是经常性地,在当地却没有得到群众的举报以及上级的处理,这说明群众麻木了,而上级瞎眼了。这可怕不可怕?
     
      上级是不是真瞎了?未必!这么明目张胆的行为上级都看不到,谁信?!怕是另有隐情,做个未必准确的推测:上级弄不好也好这一口吧?古云: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当然,可能上级部门与下级部门各有各的“帮扶对象”,“蹲点”范围不同罢了。这可怕不可怕?
    
      色情服务至少到今天还是被法律明令禁止的,而当地政府官员居然不仅不打击,反而频繁光顾,这就不是原则性不强、道德缺失的问题了,恐怕是在当地还有另外一套法律体系,另外一种执法理念,另外一种道德观和价值观——虽然看上去那地方还属于中国,但实际上未必。这可怕不可怕?
    
       可以“集体”“公开”嫖娼的政府官员队伍是怎样炼成的?恐怕没有长期的积累、沉淀、筛选、淘汰的过程,炼不成如此厚颜无耻的公务员队伍。被此次事件暴露的还仅仅是一个乡镇招商办,没暴露的有多少?从乡镇到县市,到地市,当地还能找出能证明自己清白的政府部门吗?这可怕不可怕?
    
      邓贵大手中挥舞过一沓钱,并用这个钱打过邓玉娇的头。这钱是谁的?是邓贵大自掏腰包请两位同事嫖妓吗?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公款?不敢想。想深了不是气愤而是悲哀。百姓纳税养着官员,官员用这钱去嫖老百姓家闺女。咱的财政就这样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可怕不可怕?
    
      邓贵大留下一句名言: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其实这话应该是老百姓问邓贵大的:政府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
    
      按邓的逻辑,镇政府出了邓贵大这种败类,老百姓是否可以问官员,镇政府是动物园,你不是畜生,在镇政府做什么?
    
      在邓贵大的眼里,他看谁都像妓女。这可怕不可怕?
    
      邓贵大用钱打邓玉娇的头,并两次强行把邓玉娇按倒在沙发上,这说明邓贵大已经不仅仅是用金钱诱惑邓玉娇了,而是典型的威逼、胁迫,他认为他是政府官员,有钱,可以想嫖谁就嫖谁。
    
      你说这可怕不可怕!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之歌
  • 陈泱潮:强烈要求中共依法保护邓玉娇的正当防卫和人身自由权力(图)
  • 旧诗重发,献给邓玉娇
  • 立即无罪开释邓玉娇——社会各界致公安部的公开信
  • 邓玉娇刺死淫恶公务员 中国妇联请别再装聋作哑了/刘晓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杨恒均:我为用修脚刀杀死恶官的邓玉娇辩护
  • 好女邓玉娇,痛杀乱伦的党领导(图)
  • 槟郎:声援侠女邓玉娇
  • 向邓玉娇学习的号召
  • 修脚女邓玉娇在医院哭诉:他们打我(附拘留通知书)(图)
  • 邓玉娇刺伤了中国经济?被杀官员是以身殉职?
  • 修脚女邓玉娇被关精神病医院 四肢绑床上
  • 广州日报:渲染修脚女邓玉娇患抑郁症有转移视线之嫌
  • 立即无罪开释邓玉娇—社会各界致公安部的公开信
  • 槟郎:再谈邓玉娇
  • 滕彪:邓玉娇是不是“女杨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