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熊培云:为什么是土地拥有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2日 转载)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熊培云 (博讯 boxun.com)

    
    考虑到五十余年的城乡分治限制了中国农民的迁徙自由、农民土地的得而复失,并上溯到千百年来各色帝王及其走卒对农民与流民的严苛控制,将他们牢牢拴于故土,须臾不离,等等,在此我更想说的是,在农民与土地之间,中国似乎还有一个问题同样需要解答,即“土地该不该拥有农民?”
    
    若干年前,我曾经对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与今日中国的“普天之下,莫非国土”。在我看来,“莫非王土”与“莫非国土”实乃土地所有制上的两个极端,前者土地属于一人,后者则属于所有人,终究都不是“普天之下,莫非民土”,不是属于具体的个人。当天下土地成为皇家不动产,生息其上的民众也变成了从属于土地(此土地实则为王有或者国有之象征)的附着物。当农民被禁止外出,他们难免像被安插在田间的“帝国稻草人”般为一个王朝尽守望之职,听任国家与政府的摆布,飘摇成一道宛若逝去了生命的历史风景。
    
    没有谁是最后的胜利者。这种“地盘政治”虽然表面上风光无限,但对于王来说,同样暗藏无限危机与凶险。既然皇帝乐意如此“家天下”,自然要担负“无限责任”。也正是这个原因,每逢改朝换代、王权破产之时,昔日莺歌燕舞的宫廷立即变成人间地狱,上吊的上吊,跳井的跳井,一夜之间所有政治权谋都开始让位于力学定律。同样,在现代社会中如果政府过度集权也会面临这种危情。至于那些被禁锢在土地上的人们,不仅要随时承受来自权力的种种侵害与剥夺,同样因为不许自由迁徙而丧失最后赖以自救的权利,其时危险好比当一只船即将沉没之时,船上所有的旅客竟被禁止弃船逃生。
    
    记得斯宾格勒曾在《西方的没落》中说过人变成农民后就像变成了一株植物。“他生根在他所照料的土地上……敌对的自然变成了朋友;土地变成了家乡。在播种与生育、收获与死亡、孩子与谷粒间产生了一种深刻的因缘。”其实,人对土地的感情是一回事,自由又是一回事,而且没有谁天生是权利上的“植物人”——如果社会足够开放,如果农民之地权能被承认与保护,如果农民可以自由买卖自己的土地甚至弃地而走,他们就会恢复“人挪活”的本性。这样的时候,他们的境遇就不再是“土地拥有农民”而是“农民拥有土地”了——正如是公民拥有国家,而非国家拥有公民。
    
    说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早在百年前,曾经在中国生活过半个世纪的英国传教士麦高温(J. Macgowan)记录了这样一段印象:
    
    “纵观中国历史,自古以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一观念已经达成一种共识。那耸入云霄的群山、果实累累的山谷、未被开垦的荒野及富饶的平原,莫不归属于皇帝。因此,无论什么时候,如果国家需要任何财富用于公益事业,它只需简单地向现有的财富占有人提出征用要求,并向其支付财富实际价值一半的价钱就可以了。其实,这样一笔费用只能算是对财富所有者的一种感情上的慰藉,而不是对他作为真正的财富所有者的承认。如果阿拉伯国王是一个中国皇帝的话,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令人垂涎的奈伯斯葡萄园(Naboth vine yard)据为己有。他只要派几个臣子去将葡萄园征用就可以了,而奈伯斯也会马上屈从于他的命令,并在情感允许的情况下体面地隐退,将自己的财富予以奉送。”(麦高温,《中国人生活的明与暗》,时事出版社,1998)
    
    文中的“奈伯斯葡萄园”通常译作“拿伯的葡萄园”。相较“波茨坦磨坊主”与重庆的“史上最牛钉子户”而言,拿伯算得上是上了《圣经》的“钉子户”了。只是,相较前两者,虽有上帝罩着,拿伯的命运却要不幸得多--他后来被亚哈的王后设计杀害。
    
    据《旧约·列王纪上》记载,耶斯列城住着一位叫拿伯的平民,他的葡萄园靠近以色列国王亚哈的宫殿。有一天,这位国王对拿伯说:“把你的葡萄园给我做菜园吧,因为它靠近我的宫殿。我可以把更好的葡萄园换给你;如果你要银子,我可以折价补给你。”尽管国王彬彬有礼,开出的条件也不薄,不过拿伯却以“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一口回绝了他。扫兴的亚哈只得回到宫里,连饭都没心思吃了。一位久经沙场、杀人如麻的铁血国王竟然败倒在一位平民的葡萄园外,怎不令人懊恼?若是中国国王,如麦高温所说,只需派几个大臣小吏去抢就到手了。
    
    在物权意识日益觉醒的今天,有人也许会惊讶于以色列国王当年的闷闷不乐。亚哈作为以色列历史上最邪恶的王之一,就在此前曾率兵与亚兰人恶战一场,杀死了十几万亚兰士兵,大胜回朝,不过,在内政上他显然还不是中国皇帝那样的“抄家型选手”,他治下的臣民也没有像陈丹青所说的那样做成了“望不到边的奴才”——至少拿伯知道向国王说不。
    
    应该说,在中国能够对权力与资本单方面或联袂入侵稍作抵挡者,与宗族文化相关的祖坟算是一个。前文中我曾谈到本村村民之所以保护住了村边的几棵古树,便是仰仗了树荫底下的一片祖坟。当然,事情并非都这样乐观。
    
    同样是在《中国人生活的明与暗》里,麦高温谈到中国民众对政府是何等畏惧:有位祖上颇为风光的中国学者,为抗议工程队在他家祖坟边装电线杆子,于是跳进刚挖的坑里,表示誓死保卫自己的祖坟与家族的荣耀。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位中国官员过来只说了几句话便解决了问题。他走到坑边,指着那一长排幽灵般竖立在平原上的、一眼望不到边的电线杆对坑中人说:
    
    “像你这样一个具有学识和能力的人竟然做出如此孩子般的行为,我感到惊讶。你应该十分清楚,这个王国的每一寸土地都属于皇上;你现在拥有的一切荣誉都是皇上赐予的。这条线是根据皇上的旨意而修建的。难道你敢违抗圣旨吗?你应该知道,他有权下令逮捕你和你的妻儿,并把你们碎尸万段,而没有人会怀疑他拥有这样的权力。”
    
    短而有力的话让这位中国学者如梦方醒,他立即站起身,向那位官员深鞠一躬,为后者三言两语救了自己的命而感激不已。随后,满身尘土的他默默走开了,留下的工人们则继续干他们的活。
    
    相较这位不知名的中国学者面对王权时的哑口无言,一百年后的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参与到中国政治与社会的改造和建设中来,并且不时发出关乎历史与现实的追问:获得土地是中国农民千百年来的梦想,几十年前的土改使广大农民分得了土地,集体化却变戏法似的剥夺了他们的土地私有权,然而为什么没有遭到农民大规模的强烈反抗?而这一切,当时又是怎样发生的?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熊培云:为什么是土地拥有农民?
  • 从被集体化到“把土地还给农民”/邵铭
  • 中国农民组织化的回顾与反思:1978—2008年/王勇
  • 谢进杰:为何大量的农民要背井离乡
  • 易中天昨夜难眠:12岁农民工女儿的理想让我充满敬意 (图)
  • 中国医改与农民(图)
  • 秦晖:新农村建设凸显“农民组织”问题
  • 农民工怪病事件不能由地方政府唱独角戏
  • 王澄:中国医疗队为什么要帮助非洲人而不帮助中国农民 ?
  • 谈北京市海淀区北坞村城乡一体化试点工程:别让农民上楼变成
  • 今后谁来当农民
  • 请把劳动自由权还给农民工
  • 苏荣:返乡农民工不是包袱而是财富
  • 珠三角农民工扶助基金会倡议书
  • 中国9.6亿农民应有权享受退休福利
  • 梁丽婉:失地农民的呼吁(图)
  • 扬珊:土地私有化是农民享有生存权的前提和基础
  • 强烈建议全国“人大”大幅度增加"农民工"代表
  • 明末农民军“尽残王室”/毛新宇
  • 中国一批农民志愿者正式向民政部申请成立全国农会
  • 山东单县农民集体抗议非法征地
  • 山东荣成村支书横行乡里,强买农民土地
  • 温家宝看望北京地铁农民工 (图)
  • 拯救大兵吴保全、拯救农民耕地系列报道(2)
  • 安徽太和县中医院发布欺骗广告黑农民的钱
  • 河南商城县上访农民余少校自述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的经过
  • 哈尔滨市道理区新农镇政府竟然公开霸占农民集体财产和上万亩草原
  • 陕西户县以建公园为名盖别墅 农民举报未果(图)
  • 揭发“河南白宫南草坪”两农民下落不明 (图)
  • 福建连江维权农民郑珍秀等多人被抓
  • 农民工失业:中国2100万民工留在农村
  • 中国去年百万人受工伤 八成以上是农民工
  • 告赢国家发改委的农民陈国良终被强拆
  • 农民日报多名记者被捕消息得到证实
  • 农民日报陕西站长涉嫌敲诈被捕 为保核心媒体屡遭开刀?
  • 快讯:农民日报又一记者站长被捕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深圳律师为失地农民维权获刑续:终审改判缓刑
  • 温总理来救救可怜的醴陵农民吧,株洲醴陵官商勾结,打死人
  • 东莞农民对贪官恨之入骨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国家政策如一纸空文 河南商城县农民希望地震
  • 江西赣州安远县官商勾结强抢农民唐伦山林权 逼其家破人亡
  • 向农民强行索要“公关”费不下10万元(图)
  • 上海农民陈甘阳、黄玉琴游行示威申请书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四川彭州【一位失地农民对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 沈林财:一个农民致胡锦涛总书记、刘永清"国母"书
  • 黑龙江省嘉荫县农民紧急求援
  • 保定郝庄村民:是谁想要我们农民的命?
  • 湖南农民誓死捍卫国土宪法
  • 骗子乡长拖欠工程款,农民妻急得喝农药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江阴繁荣的背后——农民在呐喊!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为争取工作时的入厕权打三年官司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京东山人: 农民自杀,晴天的闷雷
  • 向光明:二十年血汗付东流, 农民损失该谁管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谁来当农民?
  • “一帮狗东西”---农民心声 (峻宏投稿)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交警当众轧死农民
  •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