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应对城市贫富分化可探索减贫新模式/张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2日 转载)
    
     城市社会分化随着全球化而加剧。商品贸易、跨国资本、劳动力市场和国家政体交互作用既产生一些在全球经济体系中扮演主导角色的国际都市,也加剧着国际都市中的社会阶层多元化和贫富两极分化。
     (博讯 boxun.com)

      社会分化、贫富差距的扩大在空间上的表现是贫困集聚和贫困社区的形成。贫困具有社会、空间双重属性。贫穷集聚既是贫困阶层选择适合他们生存地方的必然结果,也是阻碍贫困阶层脱贫的原因。前者表现为贫困阶层向制度门槛和生活成本低但发展不足的地方集中。后者的例子有贫困空间陷阱和地域歧视——贫困空间陷阱指贫困人口由于身处缺乏基本设施和机会的贫困社区,在争取社会认同及阶层流动时处处受挫,从而堕入贫困的恶性循环和形成贫困的代际传递。贫困集聚会产生地域歧视而加剧社会分化。国外研究发现,贫民区的存在加大了区内居民被隔离的机会。综括而言,贫困者所具备的生存能力使得他们无法自由地选择居住地点,而他们所处社区低劣的社会经济环境和地域歧视又使得他们难以彻底脱贫。
    
      贫困空间集聚对重新思考减贫策略有重要启示。面向贫困人口的直接收入转移(在社会福利框架下的各种金钱或实物救济)是现有减贫对策的主流模式。这种模式建立于把贫困理解成物质资源匮乏,而这种匮乏又源于个人因素的基础之上。国际相关经验表明,由于以下局限,这种贫困救济模式虽然能令贫困者得到最低生存保障,但并不足以令受助者彻底脱离贫困。
    
      其一,信息确认困难。面向个人的扶贫救助需要依赖一套严格的标准定期甄别和审查受助人的资格(即收入及资产审查)。建立甄别标准不但争议性大而且涉及庞大的行政成本。对受助人资格认定的任何差错都会导致有限的救助资源被滥用。确保救助能落实到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是传统救济模式需要面对的一大挑战。
    
      其二,滋生依赖文化。绝大多数面向个人的扶贫救助计划仅要求受助人通过资格审查而不要求其付出相应的回报。直接的金钱物质救济和多种形式的福利保障往往降低受助者接受低收入工作的积极性,滋生依赖文化;也会在某种程度上鼓励那些目前对社会保障制度只有付出而无受益的人争取在社会福利制度中寻租,诱发受助面不合理地扩大和扭曲社会保障的应有功能。
    
      其三,附加标签效应。面向个人的扶贫救助无可避免地要对全社会人口按收入或生活水平分类,以便准确界定贫困人口和贫困类别。受助人会因为资格审查自愿或不自愿地被赋予某类负面标签(例如低素质人口)。而且越是严格的受助资格审查越会强化标签效应,助长社会分化。
    
      其四,超越贫困障碍难。贫困人口脱离贫困需要克服多种障碍。有些障碍与个人素质(例如教育水平、劳动技能)有关,但很多障碍是结构性的、地域性的(例如就业机会和就业人口的空间错配,社区服务的种类和水平等)。面向个人的金钱物质支援对改善受助人生存条件有直接帮助,但对帮助受助人克服结构性和地域性障碍,积累人力资本从而增加脱贫能力效果并不显著。陷入贫困的家庭虽然有维持生存的基本物质,却很难彻底摆脱贫困。这些家庭往往会将贫困传承给下一代,营造跨代贫困。
    
      上述问题除了要求完善传统扶贫机制之外,还要求发展可以有效运用有限资源解决贫困问题的新机制。社区为本的减贫策略承认贫困集聚的客观现实,针对贫困背后社会发展的过程通过重组社区空间解决贫困。通过社区设施建设和社区发展计划为贫困人口提供有针对性的社区服务和创造更多的根治贫困的机会。社区为本的减贫既可以减轻面向个人扶贫的财政压力,也可使一些不能通过资格审查从社会保障系统中受惠的贫困人口(例如在职贫困人口)得到帮助。贫困社区的划定和更新可以依靠定期的、覆盖面大、可靠度高的人口普查和其他现有行政部门的统计资料,不需要开展大规模的专项调查,不需要依赖受援对象资格甄别和审查的信息系统,从而降低减贫的行政费用。社区发展项目可以利用现有建设项目的管理体制,不需要为减贫项目特别增加行政管理成本。由于以社区为本的减贫策略对贫困的理解超越个人因素的层面,针对特定社区而非特定阶层,可以弥补面向个人的减贫模式的局限,利用等量资源创造更大受惠面。
    
      中国作为一个实行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国家,近年来随着城市化的加快和城市改革的加速,城市贫困阶层的形成、扩大和多元化,贫困社区已经成为城市贫困生态的一部分。分析贫困集聚的结构性成因,探索社区为本的减贫策略应该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重要课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力:我们为何起诉广电总局
  • 农村基层政权继续非法掠夺农民 阻碍农村发展/张力
  • 中国:民意与体制的张力/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