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五四與文字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0日 转载)
    八九以來 六四以外﹕賽先生在中國的軟實力
    
     文章日期:2009年5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明報專訊】「五四」其中的一些內容就是提倡「民主」和「科學」,每談到「五四」,重新提起「德先生」和「賽先生」來,是應有之義。但據我看,多年以來談「五四」,一般都只提德先生,而賽先生則頗受冷落;厚此薄彼,也許不足為奇,人們盼待德先生心切,自然無暇兼顧賽先生了。然而,令人寒心的是,論者每每指中國今天已經有科學,只是民主還遙遙無期,而已經有科學的證據,除了中國早已擁有的一些高精尖科技外,最近期的就是太空人出艙。
    
    如果五四的重大意義在啟蒙,那麼科學似乎不應該遭到這樣的待遇,因為正如閃電之於生命,科學的閃光照射到蒙昧的人間,理性於是乎誕生。而我們既關注民主之不光臨中華大地,也就沒有理由不反顧科學之俘獲了整個中華民族。我們自小就聽見中國科學長久落後於人,故而處於挨打狀態的說法──中國的落後,由於科學不發達;中國要擺脫落後,便得發展科學。因此,不少人包括我在內,小時候都立過一個長大後當一個科學家的宏願,中學選科的時候,也是選理不選文。當然,現在科學家是當不上了,就是選科的時候也沒有選理科,但是對科學的尊崇卻是毫不動搖的。科學深深植入了我們的心靈裏。一九六四年,中國試爆原子彈,那是何等大事,因為自從這種殺人武器面世之後,先進之物,都要叨「原子」的光,例如原子粒、原子襪,還有原子筆。六七十年代,美國和蘇聯的太空人成功登陸月球,那時候起就常聽人說﹕「太空人都上月球了,還以為有嫦娥!」後來的「四個現代化」,「科技」即佔其中之一;到近年的「科學發展觀」,一樣少不了科學。「賽先生」就有這樣的「軟實力」,不經不覺的浸透了中國人的生活,而且為我們所喜聞樂見。
    
    講科學 棄舊學
    
    「五四」反傳統;民主反專制,科學反迷信。然而,科學卻幾乎成了一種新的迷信,此之謂弔詭。中華民族需要一顆大救星,這顆救星能解救民族於水深火熱之中。只要有了科學,中國人就能從中世紀式的黑暗蒙昧中走出來,踏上光明的前途。就是社會主義,也是「科學社會主義」。然而什麼是科學呢?科學當然就是自然科學,但是還有社會科學,因為自然科學研究人與自然界的鬥爭,而社會科學研究人與人的鬥爭。科學就是掌握事物的客觀規律,於是,自然界和社會的事事物物,也就得經過科學的施洗,取得認可,然後建立為一門科學知識、知識學科。「科學不科學」、「夠不夠科學」,遂成為衡定事物的標準,彷彿科學了,才有社會存在的合法性。
    
    近世以來,中國舊學備受質疑,甚至遭到唾棄,大抵與這種科學的迷信有關。中國的學問,折戟沉沙,儘管不至於消磨殆盡,也已經魂飛魄散,徒具虛形。其中尤以中共建國之後,政策手段雷厲風行,三千年文明一下子彷彿換了日月新天。中醫的存廢、中醫是否科學、中西醫相結合,是一顯例;氣功的研究,又是一例;中國武術變而為體育活動,又是一例。
    
    在科學大潮的沖刷之下,語言亦不能倖免。方塊字這匹「攔路虎」,幾乎成了中國人思想模糊、欠缺邏輯的罪魁禍首,中國倘要進步,必得掃除這孽障,否則「漢字不滅,中國必亡」。至於中國文字的前途,按諸世界先進國家語言發展的歸趨,中國文字亦必走上拼音化的道路。許地山先生有〈中國文字底命運〉一文,現摘引幾句如下﹕
    
    拼音文字是比較表義文字容易學習,在文盲遍野底中國,要救度他們,漢字是來不及的。作者自己這一輩子也不見得會用拼音字。但為一般的人,不能不鼓勵人去採用它。……我們不但要掃除文盲,並且要掃除愚闇。漢字在這兩種工作上,依我們的經驗,是有點擔當不起。最後一句話,文字只是工具,在乎人怎麼用。如用來寄寓頹廢的概念,就是漢字也得受咒詛。我們要灌輸知識給民眾,當以內容為重,區區字形上的變更,有什麼妨害呢?
    
    標舉毛語「漢字必須改革」
    
    這種「五四」風度一直延續,四九年以後,中國文字改革大抵是沿這思路而來。手頭上出版於改革開放之初的一些漢語概論一類的書,還有從前消滅漢字的餘韻,首先是標舉毛澤東的說話﹕「漢字必須改革」,然後說﹕
    
    漢字改革的方針和步驟是「約定俗成,穩步前進」。具體地說,漢字改革要分兩步走﹕第一步,做好漢字拼音化的各項準備工作;第二步,在條件成熟的時候,逐步用拼音漢字代替表意漢字。
    
    (張靜主編﹕《新編現代漢語》上冊,上海教育,1979)
    
    然而,到了80年代中後期,情況出現了大變化,昔日的氣慨蕩然無存,代之而起的是一種暫且擱置的態度,並且引用周恩來的說話來打圓場﹕
    
    1986年1月,中央批准國家教委和國家語委在北京聯合召開全國語言文字工作會議,制定了新時期的語文工作方針。關於漢字發展的前途的問題,周恩來同志早在1958年《當前文字改革的任務》的報告裏,就明確地指出過﹕「至於漢字的前途,它是不是千秋萬代永遠不變呢?還是要變呢?它是向著漢字自己的形體變化呢?還是被拼音文字代替呢?它是為拉丁字母式的拼音文字所代替,還是為另一種形式的拼音文字所代替呢?這個問題我們現在還不忙作出結論。但是文字總是要變化的,拿漢字過去的變化就可以證明。」時間雖然已經過去了20多年,但周恩來的這段話今天對我們仍然具有指導意義。漢字的前途到底如何,能不能實現拼音化,什麼時候實現,怎樣實現,那是將來的事情,不屬於當前文字改革的任務。根據幾十年文字改革的實踐,我們認為這個問題是非常複雜的,要作確切的結論,還需要在長期的實踐中進行更多更深入的科學研究。
    
    (黃伯榮等主編﹕《現代漢語(增訂版)》上冊,高等教育,1991)
    
    文 王曉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五四”到“六四”:历史验证了什么?——蔡铮的《一个解放军的1989》读纪/李清平
  • 如此的五四“爱国”运动
  • 五四、六四、七四/戴耀廷
  • 五四.六四.十一與國民教育/呂潔
  • 狮城纪念五四联系现实:直面中国当代历史
  • 彭小明:九十年后说五四
  • 21世纪:中国还有“五四精神”吗?/章立凡
  • “五四”的激烈背后藏着什么?/傅国涌
  • “德先生”何时姓中?纪念引发中国启蒙的五四运动
  • 陈维健: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 五四运动与现代中国的科学和教育/韩毓海
  • 五四最大的败笔——党国体制/基甸恩典
  • 每个愤青其实都是五四爱国青年/庞震
  • 中国的未来真的属于我们的吗?——写在五四青年节/纪超
  • 五四是中国现代意识的起点/李怡
  • 五四没有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沙健孙/沙健孙
  • 张旭东:只有五四才能帮助中国在全球化中找到方向
  • 歐陽五﹕「五四精神」的溫和走向
  • 五四知恥,五五執著 /馬家輝
  • 21世纪:中国还有“五四精神”吗?
  • 奇闻:90年后,竟然有更多人因五四而受害
  • 中国大学生五四报告会玩手机、睡大觉(图)
  • 中国隆重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图)
  • 访民趁五四涌上京申冤,宾馆天台撒传单
  • 纪念五四90周年:胡锦涛等9常委集体亮相 (图)
  • 五四运动90周年 中共纪念大会淡化两先生
  • 九十年一觉五四梦
  • 五四青年节半天假被指再成一纸空文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五四」民主與科學夢未圓,90年任務未竟,精神不存?
  • 国力提升改革动力减低,国民心态与五四背驰
  • 胡锦涛赴中国农大与师生共迎五四青年节 (图)
  •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 五四中的自制与暴力:“抵制日货”是弱者武器
  • 五四90咛年仍缺民主与科学: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五四正式开始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