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官方撒谎,又露馅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0日 转载)
    
    来源:独立评论
     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均在5月7日,高调报道了四川省政府举办的“抗震救灾周年新闻发布会”,这是中国官方第一次正式发布敏感的汶川大地震四川省死亡和失踪学生总数,按照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的介绍,去年5月12日发生的汶川大地震造成了四川省5335名学生死亡和失踪,这是新华社报道的原文: (博讯 boxun.com)

    
    
    “汶川地震一周年之际,四川省政府举行灾后恢复重建情况通报会。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说,这个数据经过了教育部门反复核对,与遇难学生家庭申领国家抚慰金和社会救助金的人数一致。这些学生的家庭已领取了政府抚慰金和社会救助金。 ”(来源:新华网报道《中国首次公布汶川大地震遇难和失踪学生人数》)
    
    四川省官方的说法一经报道,当即引发世界媒体的质疑,连我这样的爱国老年也对这样的报道,气愤不已:你们撒谎就撒得水平高一点,不要撒得如此低水平嘛,太给祖国丢脸了!难道我们海外游子辛辛苦苦打工的地震捐款,都是被这些低劣的撒谎者挥霍和支配着的?
    
    这段报道有几处漏洞:
    
    1、地震一周年之后,官方怎么还好意思继续用“失踪”来做地震死亡统计?这不仅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更凸显了中国官方的官僚主义或草菅人命。
    
    2、与新华社含糊措辞的报道不同,央视在线在报道中更清楚说“涂文涛说,这一数字是根据遇难学生家庭申请国家抚慰金和社会救助金的人数统计的,“是负责的、可信的”。”(摘自央视在线《5335学生汶川大地震死亡失踪》),这也就清楚解释了,原来官方辛辛苦苦近一年来,拿出的学生死亡失踪数字,得来全不费功夫,竟是“申请了国家抚慰金和社会救助金的人数统计的”,至于那些全家都在地震中死亡的、没有申请国家救助的学生,就不能计算在内。
    
    难道说中国官方教育机构的不作为达到了这种地步?他们其实完全可以按照学校花名册进行统计,还何必死皮赖脸去跟民政系统要“申请了国家救助”的数字?即便按照这个5335的总数,中国官方是否敢于公布具体的死亡学生的姓名、学校、班级?如果民间发现了不在这个大名单中的其他死难学生,官方又该如何面对?
    
    官方在地震一周年之际,不得不通报地震学生死亡数字的背后,其实源自于民间社会和国际媒体的双重压力;但是他们为了应付海内外压力的谎言说辞,却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国际社会丢脸:一个谎言要靠更多的谎言才能遮掩。
    
    
    
    奥运鸟巢创意者、艾青之子艾未未领衔公民调查
    
    自汶川大地震中国公民组团参与救灾之后,因为学生在地震中死亡惨重,引发了包括艾未未等人士在内的“民间调查行动”,经媒体放大后吸引更多志愿者参与;同时国际媒体对于地震死亡学生家长的追踪报道不断,也对中国官方的不作为构成了强大压力。
    
    除了四川省教育厅最新发布的学生死亡人数5335之外,目前还有其他几个学生死亡人数版本(法广报道):艾未未所发起的民间调查团,截至目前调查出的总数为5203人;四川志愿者谭作人领头的民间调查64所学校死亡师生为5781人。由于民间志愿者的调查行动既没有官方的便利条件,又受到了官方的压制,这些数字都只是部分死亡总数。而四川志愿者谭作人,已经在4月份,被官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抓捕。
    
    
    四川志愿者谭作人因公民调查而被捕
    
    同样耐人寻味的是本次地震一周年新闻通报会,对去年中国官方媒体高调报道汶川大地震的“8.0级”,丝毫未提。其实一年来在报道这场大地震时,西方国际媒体始终坚持的是“7.9级”,这也是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观测到并修订后使用至今的震级。中国官方则在地震发生多日之后,将震级从开始的7.6级逐步修改到了8.0级。这种类似于“GDP保8%”的“人定胜天”的数据计策,是否隐藏了“强化天灾,弱化人祸”的不可告人的秘密,目前还不得而知。
    
    官方一撒谎,海外就露馅;不过,对于新闻管制、言论不自由的中国老百姓来说,中国官方这套手段还是行之有效的:谎言重复千遍之后,就成了真相。要不咱祖国的官老爷们,其实都是林彪、张文康的弟子,有谎不撒,过期作废。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希望中国官方对08宪章有善意回应
  • 中国官方抢网络主动权
  • 中国官方首次举办家庭教会专题研讨会
  • 大卫·科茨:当代中国官方马克思主义的现状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中国官方媒体忧心忡忡:明天谁来当工人?
  • 弥补财富分配不均:中国官方倡慈善意识
  •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 龙与dragon,建议中国官方公开改正翻译错误/马铭
  • 胡少江:什么是中国官方经济学家的理性思考?
  • 中国官方回应中国渔船与美监测船黄海对峙
  • 地震坍塌校舍无人祸?中国官方涉嫌欺骗百姓
  • 中国官方专家全面曝光国产航空母舰真“面目”
  • 中国官方对「军队国家化」的批判调门在不断升高/RFA
  • 中国官方透露30年来逾百万留学生留在国外
  • 中国官方下令彻查全国粮食库存家底
  • 中国官方发布“王府井自焚”人员情况
  • 中国官方一反常态主动出击震憾世界
  • 中国官方公布山西矿难初步调查结果
  • 中国官方报纸批“军队国家化”/RFI
  • 中国官方坚决否认战机在重庆上空坠毁(图)
  • 奥运前,中国官方的许诺如天花乱坠
  • 中国官方报道常用语:不明真相的群众
  • 中国官方控制的工会不改革,和谐社会难实现
  • 中国官方删掉温家宝讲政治改革 (图)
  • 中国官方否认存在“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
  • 中国官方通报深圳特大火灾黑龙江河南矿难事故 (图)
  • 中国官方仍避谈毒奶粉事件真正原因
  • 中国官方宗教领袖称中国宗教自由
  • 兰剑:评-中国官方媒体严批香港示威 称其已成为颠覆政治体制的工具
  • 南京中毒案:中国官方新闻社道德沦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