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操”还是“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8日 转载)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操”字开创了文字狱历史新篇
     (博讯 boxun.com)

    深圳通讯维权人士陈书伟,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并在上诉书“事实和理由”一栏中仅写了一个“操”字。福田法院在要求其作出解释及更改未果的情况下,以“在上诉状中使用粗俗语言直接侮辱司法工作人员”为由,对其作出拘留十五天的决定。
    
    历史上各朝各代,文字狱案例枚不胜举。文革时代的文字狱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毛泽东作为反人类最大的暴君,大兴文字狱,不仅对作家,对知识分子,就是对党内的同志,也毫不客气,运用文字狱手段不知在肉体上消灭和迫害了多少人。
    
    既然是文字狱,必然在文章中、文字中找出所谓“破绽”。文字,往往就是文章或句子中的“字”,好歹也有上下文。但深圳的陈书伟仅一个字,就被关进大牢,真是闻所未闻,让人唏嘘不已。这的确是开创了文字狱历史的新案例。
    
    茶余饭后,朋友们聚在一起,笑谈“操”字的文字狱,令人捧腹,也勾起我更多的联想。
    
    ●“操”就是“肏”
    
    字典上的“操”字,只有平声,没有去声。这个字也是常用字,比如贞操、操行、操持家务、体操,等等,还有人们熟悉的历史人物曹操,这些“操”字都必须用平声去读,如果变成了去声,人们就会把“操”字理解为“肏”。
    
    我相信陈书伟所书写的“操”字就是“肏”,其实这里的“操”是错别字,本应该是“肏”,可惜这个错别字已经成为不在字典上的口语去声读音,就成了脏字。
    
    说“肏”是脏字,我看也谈不上,不就是性行为吗?难堪的是中国字太象形了,入肉为“肏”,也就是男人的生殖器入到女人的生殖器里去。由于“肏”字太直观,让人一看便联想到床上那活儿,为了在文字上掩饰,中国人发明了用“操”字替代“肏”字,只是读音上还是“肏”音。中国人道德上很虚伪,这一点从“操”和“肏”之间的转换关系就一目了然。
    
    ●“我操”和“我靠”
    
    上面说到中国人文字上用“操”替代“肏”,进入互联网社会,我们发现中国人又有进步了。不说“操”和“肏”,改成“靠”了。“靠”与“肏”和“操”文字和含义根本不沾边,就是读音也只是相近,母音相同,辅音“K”字母开头,怎么也能让人把“靠”字理解为“肏”字?这就是中国文字和中国人理解的奇妙之处。
    
    “我操(肏)”是中国人的口头语,如果仅仅是两个字不加宾语的话,没有任何侮辱、谩骂的意思。但是“我操(肏)”的口头语写成文字还是不雅观,于是不知何人何时在网上改成了“我靠”,这是一个发明,使“我操(肏)”演变成“我靠”,可以用文字光明正大的写出来。在文章中、在聊天室,不管男女老幼,甚至在日常对话中,“我靠”变成了常用词。虽然追根寻底“我靠”还是“我操(肏)”,但还是淡化了原来的意思。
    
    ●“吕正操”和“金正日”
    
    “日”在北方一些地区方言中也是“肏”的意思,广东方言里同义字是“丢”,还有很多类似方言,恕我浅薄,不能一一列举。
    
    中国的开过上将有一位叫吕正操,如果把“操”字读音为去声,意思就让人理解为他正在干那床上活儿,无独有偶,朝鲜独裁金正日,“日”字按照方言的意思,他也是正在干那床上的活儿。
    
    ●“我操你姥姥!”
    
    《北京人在纽约》有一句典型的道白:“我操你姥姥!”《亮剑》里魏和尚也有一声大吼:“小日本儿,我操你姥姥!”“操”的对象当然不只是姥姥,妈妈、爸爸、大爷、祖宗等都是“操”的对象,这当然都是恶狠狠的骂人语言,是脏话。要说他们都侮辱了对方,算不算犯法呢?没人以为这是犯法,但深圳的陈书伟不同,他的“操”使用文字写在上诉书“事实和理由”上,虽然没有写明“操”的对象,但深圳的法官理解为对象是法官和法律,于是陈书伟就稀里糊涂被拘留十五天。其实,“操”字就是骂人,就是不满判决的意思,深圳法官也太没有气量了。
    
    魏和尚“小日本,我操你姥姥”是没有道理的,但谁也不会理解为他骂的是日本兵姥姥,就是骂人了,谁会细想“人家姥姥挨你什么事了,你骂他便罢了,怎么牵涉到不相干的家人,而且还是个老人”。所以骂人是道德问题,不是法律问题。
    
    其实关键是“操”的对象,如果对象是敌人或者平常人,谁也不会追究法律责任。但陈书伟骂的对象(应该)是政府官员,不是罪也是罪了。
    
    2009年5月8日
    (原载新世纪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新文字狱:艾鸽的小说《后宫》及政治抒情诗被凯迪删除
  • 禁书和文字狱的“三天”——“前天、昨天、今天”
  • 刘晓波: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 姚监复:株连六万人的「现代文字狱」并未彻底翻案
  • “文字狱”主角为何都是县委书记?/殷国安
  • 当局抓捕网络作家吕耿松,是中共在国内上演的一场“文字狱奥运”的开端/安均
  • 呼吁援救吕耿松 制止文字狱/李国涛
  • 李国涛:谴责文字狱 抗议枉判陈树庆
  • 刘逸明: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 现代创新版“文字狱”---“诽谤领导”罪
  •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与文字狱/吕耿松
  • 刘逸明:文字狱死灰复燃
  • 陈凯: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陈凯
  •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郭知熠
  • 进行一场“文字狱”和“言论自由”法律尺度的公开辩论/范立群
  • 王帅案获国家赔偿:网民呼吁政府清理文字狱
  • 挑战当代文字狱恶法的勇士——狱中作家奖颁奖辞
  • 博讯预测超准:当局秋后算帐,童工案恐成文字狱
  • 海南惊现文字狱 两教师山歌讽官遭拘
  • 真相:河北围场县委书记陈志乃制造文字狱拘留妇联副主席‎
  • 《财经》遭遇"文字狱"
  • 重庆彭水短信引发现代文字狱更多情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