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五四:明天比昨天更长久/徐迅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4日 转载)
    
      在中国激荡的百年史中,五四是一个重要的关节点。如今我们迎来了五四运动90周年。5月2日,胡锦涛在同中国农业大学师生代表座谈的讲话中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五四运动以来一代又一代中国青年矢志追求并为之顽强奋斗的宏伟理想。
     ”(5月2日新华社) (博讯 boxun.com)

    
      五四运动以陈独秀倡导的“德先生”、“赛先生”(即民主与科学)著称。北京大学的青年学生们,走上街头示威游行,火烧赵家楼,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反对在丧权辱国的巴黎和会条约上签字,反对军阀政府把山东权益出卖给日本的秘密条约。爱国、进步、民主、科学,构成了最基本的五四精神。
    
      在五四前夕,我意外地收到了本地共青团寄给我的五四纪念卡。尽管我已经步入中年,但我还是想说:青春万岁!对年轻人来说,应当坚信“明天比昨天更长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有过去的奋斗,有现在的拼搏,更需要明天的持久努力。
    
      五四是一个国家的青春记忆。“五四仍属于当代,仍属于我们。五四是我们的。”学者余世存在叶曙明《重返五四现场》一书的序言中,充满激情地说:在百年中国数代年轻人的运动中,只有五四是青春的,是酣畅淋漓的,是激荡的,是纯洁的;只有五四是老大中国的一次少年张狂,是衰败文明的一次青春救赎,青春五四跟我们数代年轻人的血脉相通。
    
      “一笔写出五四潮”。绍兴籍教育家、学者罗家伦,当年是北大学子,二十出头的他青春勃发,以“倚马可待”的速度,在5月4日学生示威游行前飞快挥笔写就《北京学界全体宣言》,这是游行时散发的唯一一份白话文宣言。随后也是年轻的罗家伦率先命名了“五四运动”。当年如果没有这些青年叛逆者,就没有五四;没有青年那种无所不至的批判精神,也没有五四。
    
      然而,五四不仅仅是青年人的五四,执掌北大的蔡元培被称为五四运动的“精神领袖”,而陈独秀、胡适、鲁迅是五四一代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同样,五四也不仅仅是5月4日这一天。人民大学教授杨念群就批评了五四研究的八股气,其中被他列为“一号八股”的,是把五四当作一场单一的爱国学生运动,对此他说,五四是个长时段的全方位革新运动,它的影响时间至少拉长到20世纪30年代,并不是一天的事就能改变世界。
    
      是的,五四是丰富的。五四运动包含了思想启蒙、文化改良、爱国救亡、个性解放等诸多内涵。著名学者林贤治在名篇《五四之魂》中说得好,“新文化运动就其性质而言,是一次启蒙运动,是反对专制主义和蒙昧主义的叛逆性行动,而不是单纯的反帝爱国运动。”“五四的启蒙,思想是来自西方的,现代的,新生的。”五四之魂,是民主和科学,是自由与人权,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要让中国走向现代化,走向民族复兴。
    
      要使中国现代化,需要从思想现代化做起。今天我们面对五四,不能只剩下概念而没有实感。然而,触摸历史、进入五四,似乎变得有点困难。反五四的调门一直在响,最近就出了多篇“问责”五四的文章,对一些深层次问题,有人动辄把板子打在五四的屁股上。不是说五四不能反思,一些拿五四当“贴金纸”的做法,就应该剥离;但反思不是反对,反思五四运动与反对五四运动,就像反思改革开放还是反对改革开放一样,一字之差,霄壤之别。我们只有准确理解、正确对待五四,才能使五四真正成为一代又一代人的优质思想资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非民主体制下的中国人口问题/徐迅雷
  • 普世价值与反普世价值/徐迅雷
  • 教育比掺入三聚氰胺的奶粉还危险/徐迅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