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至少没白吼:见证网络力量【强国论坛十周年有感】/云淡水暖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7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五年前,为强国论坛五周年写过一篇文字《心在强国》,电子版的底稿已经找不到了。当时的心境是,虽为一介草民,天然缺位于主流话语平台,然心在强国,则心亦在“强国”(论坛)。
    
    凡所见所闻,时间在财富、话语、意识的分化之上累积出一个强烈的分野——“精英”与“草根”,比如,这几晚,无意中注意到中央电视台介绍《晚间新闻》的栏目广告词总在说“精英”如何,“草根”如何。有人划分,有人自命为“精英”,那作为草根之民,就自觉地站在草民一边吧,这是前话。
    
    草民之于强国,是为晚矣,然网龄不短,记得是97年左右,费很大劲,等很长时间才申请到一电话拨号上网账号,网速很慢,费用不菲,按流量计费。但对BBS的认识却不晚,记得是在一台独的论坛与台独们论战,尔后还到过对“X轮X”作最初的揭露的网络论坛参与讨论。这些,是初尝网络发言滋味之“梨子”的开始。
    
    十年之以前,可以说,至少草民在信息来源乃至于意识思维方向,还基本囿于平面纸媒体,也即在知识精英们有意识的导向中,听他们的无病呻吟,高哭低泣,热切讴歌。但是,看到身边现实的下岗退休、底层劳作群体日益严重的弱势化的格局,被精英们编织上“必然”和“进步”的花环,总有些格格不入的感悟。
    
    直到有一日(大概在2002年底),在一张不大的IT业小报的中缝上,看到一则类似“板砖排行”之类的带有娱乐色彩的小小排行榜,其中关于【数学(输血)】的妙文,好像是论证“雪并不是白的”这样一个命题,感觉甚是有趣,根据报纸上提供的链接“People.com”过来一看,果然不虚此行。
    
    草民猜想,在强国论坛深水区,被【数学(输血)】的独特的视角、超然的心态、有趣的思维吸引进来的网友,不在少数。草民不能够确切地知道,【数学(输血)】在此处坚持发文有多长的时间了,但是,无论论坛管理方,还是深水的先后网友,都应当为【数学(输血)】的这份坚持喝一声彩。
    
    以至于到现在,个别投机者靠长期在标题中言必称【数学(输血)】也混了个脸热,这是闲话,按下不表。
    
    正如北大孔庆东教授在其博客文章“治国必须能忍”中所说“《国外理论动态》09年4期意大利学者马塞洛的《重新发现马克思》从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历史考证版出发,谈到1989年之后马克思被世界过于轻率地撇开,现在应该是重新审视他的时候了。其实在中国,马克思1989年之后并没有被抛弃,一大批具有学术良知的学人正是在那个最黑暗的岁月里,开始了对马克思的重新研读,当然,也包括对中国传统经典和鲁迅毛泽东等现代经典的重读,通过这样的重新发现,他们恢复了元气,冒着资本的刺刀,继续高举起精神自由的旗帜,为正义和真理,发出了新世纪的呐喊。”
    
    草民观察,【数学(输血)】用尽可能为各方面都接受的话语体系——“学术”,也站到了“冒着资本的刺刀,继续高举起精神自由的旗帜,为正义和真理,发出了新世纪的呐喊。”的位置上。在“学术”看似冰冷的表皮下,【数学(输血)】把一个久违了的,正确、客观认识新中国历史的,完全有别于把持主流话语平台的布尔乔亚、小布尔乔亚们的哭诉、全盘否定的思维方向,展现在网络的话语平台。
    
    当时强国论坛深水一个帖文往往只有区区几十个点击,但是,管理较为宽松,版主较为开明,网友参与性也高,因为管理宽松与参与性高的交集,就是辩论很强烈,有时候一个跟帖的再跟帖可以延伸到数十层,这一点,数【决战】网友最为有力。
    
    当然,对比那些风花雪月、轶闻八卦、表面是追捧影视明星,实则是拜物渴望的虚幻宣泄的论坛,强国论坛的话题和人气还是略显静寂。草民一直以为,虚拟世界的网络,以匿名马甲的形式,借助数字信号技术所表达出来的文字,犹如蚊蚁之声,无非是抱着一种“不吼白不吼”的心态,发出一点喜怒哀乐而已。
    
    但也就是在这一份静寂之中,强国论坛慢慢地见证了中国强国之路的艰难探索,最为感奋的是,咱们见证了网络力量的兴起。
    
    关于强国方略最初的大规模讨论,有太多方面的案例可以列举,但给草民以为,以原“成功人士”的楷模,以“旋风式并购”吞噬了多家国有企业,被中国香港学者郎咸平揭露其是“空手套白狼”的顾雏军事件,极为鲜明地展示了主流经济学精英群体与网络民众群体之间的对立。
    
    几乎所有数得出来的、在无数个“企业领袖论坛”上海阔天空过的大师、泰斗、专家齐刷刷地站在顾雏军一边,比如张维迎大师,而这些大师、泰斗、专家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把“改革开放”当做自己的“私产”挂在嘴边的,所以,自诩是“当然”的站在高处。
    
    而几乎是所有的网络平民言论,也齐刷刷地站在大师、泰斗、专家的对立面,针锋相对。以至于樊纲先生站出来指点“不能让网络言论左右政策”,网络言论当然不能“左右政策”,但是,网络言论对顾雏军事件的判断,最后被证实方向是正确的,事实证明,顾雏军的的确确是靠“空手套白狼”的模式在集聚社会财富,今年,也就是在本月,顾雏军被判入狱服刑。
    
    这个案例背后蕴含的意义,就是从一个不大不小的案例,看中国的强国之路,如果任由顾雏军之流以非法手段吞噬大众、国家财富,无度索取,毫无回报,然后一有风吹草动,一走了之(顾雏军的私人母公司是在海外注册)的模式来“前进”,是严重积累社会不公,对国有、集体资产不公、对社会生产不公、对最广大人民群众不公,是一条死路。如今,大师、泰斗、专家又对此事齐刷刷地不吭一声。
    
    一只蚊蚁的怒吼,可能近于“无声”,千万只蚊蚁的怒吼,可能有些扰动,亿万只蚊蚁的怒吼,可能就是一场风暴,强国论坛见证了2008年四月的全球华人青年爱国主义风暴,同时又见证了网络的力量。
    
    “内斥洋奴,外拒洋霸”。
    
    去年3.14拉萨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之后,达赖分裂集团的后台老板——西方反华势力乘机百般污蔑、歪曲,国内一位《南方》的主编在英国《金融时报》发文,阴阳怪气地要什么“真相”。这个奇怪的声音通过网络迅速传到国内,网络上立即掀起声讨和反击的浪潮,声浪之大,令《南方》们措手不及,一是赶紧通过英国《金融时报》将该主编的《南方》职务、供职单位抹去,二是赶紧发声明撇清关系,说是“个人行为”。
    
    当奥运火炬全球传递开始之际,西方各国政府纵容、包庇达赖分裂势力及其雇佣者,制造所谓遭到“全球抗议”的假象,意图羞辱中国。西方媒体上是一片反华、辱华的声浪,一位加拿大华人讲,他女儿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在看到这些打着所谓“公正、理性、人权、民主”幌子的新闻的时候,在电话里对自己的父亲泣不成声“他们(西方媒体)怎么可以这样?…”。事实在教育中国的青年一代,“地球村”的现实往往是不那么温情脉脉的。
    
    不客气而准确地说,最先发出反击怒吼的是网络,是活跃在网络上的80后、90后青年一代,他们有热血、有技术、有眼光,一下子把大名鼎鼎的CNN之流如何对拉萨事件造假、歪曲中国西藏问题、抹黑中国的铁证通过网络传遍全世界,一场捍卫国家利益,维护民族尊严,展现正义力量的华人爱国主义运动风暴吹起。
    
    听一位参加过法国巴黎火炬传递保卫运动的青年学子说,虽然全世界在法国的主流电视台上只看到镜头始终追踪着几位藏独分裂势力小丑,好像是“人多势众”的样子,但是,据他们身历其境的参与者说,当天,在整个参加活动巴黎的华人达到40万,从各个渠道得到的五星红旗达到数万面。草民想,如此声势浩大的爱国主义活动,其参与者获知信息最多的一个途径,仅有网络可以担当如此“重任”。此后,火炬传递到哪里,网络就伴随到哪里,现场的照片、视频就通过网络传递到四面八方。
    
    强国之路,最终要靠青年人继续走下去,网络的力量,给了青年一代认识世界,参与世界的一个推动。
    
    有人害怕了,还自个儿壮胆儿。
    
    大骂【愤青是话语权利资源相当稀薄的一群,如果没有互联网,他们很少有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一旦有了这样一个意见发布平台和表达权利,他们也不知道如何来使用它。互联网的匿名性和群体效应,为愤青提供了很好的心理保护,愤青只能满足于在虚拟空间里获得一些虚幻的表达权。虽然他们依靠数量和音量,似乎发出了很强的声音,但实际上他们的声音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因而也就变得可有可无、无关紧要了。】(上海同济大学哲学系主任、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张闳去年四月风暴时发表于《南都周刊》)
    
    有人不适应了,办了蠢事儿。
    
    河南灵宝市远在上海打工的青年王帅,“发帖举报家乡违法征地遭跨省追捕”,被关押了8天,然后引起社会轰动,然后河南省副省长兼省公安厅长秦玉海向公众道歉,灵宝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长被停职,王帅获得783.93元国家赔偿。(《中国青年报》)
    
    无论精英们如何不屑,如何自我感觉良好,无论有些人如何不能适应,而网络的力量在这十年间的渐露,是不争的事实。
    
    保卫中国金融业的呼声、贪官周久耕的被揪出……,在保卫国家利益,痛恨贪官污吏的选择面前,网络民众的主流是站得住脚的。
    
    就强国论坛而言,胡锦涛总书记去年来到强国论坛与网民交流,预示着中央领导的视野里,是有重网络舆论所带出的民情、民心的,强国论坛所表达的,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借助这种新的方式与民众沟通的一个窗口。
    
    当然,要维护这个窗口,客观上需要一些框架,网民也不得不作出一些取舍,草民虽然不时为帖文的被拒绝而苦笑,而据草民所知,被删掉帖子最多的,恐怕非【数学(输血)】莫属,但【数学(输血)】的韧劲儿,也是值得版主和论坛上的网友喝彩的(只好用“喝彩”了)。
    
    网络话语平台已经令昔日的话语精英们焦躁起来,那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少数人把持话语平台,思维导向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实社会在教育网民,也在教育社会大众,对强国之路的思考,已经不再是极少数人的“专利”。而民主意识的培养,也许就在网民的你一言、我一语当中慢慢地进行着。
    
    路要一步一步地走,饭要一口一口吃,从“不吼白不吼”到虽然并不多的、珍贵的“吼了没白吼”的点滴进步,花了十年,那么实现更大范围的人民民主,走向强国之路的时段,也许更加漫长。
    
    十年前、五年前,谁能够想到,网络的力量,能够掀起一场全球范围的青年爱国主义运动?十年前,五年前,谁能够想到,一位深圳官员骂了一位在餐馆就餐的民众一句“你们算个屁”而被全国广为谴责?十年前、五年前,谁能够想到周久耕下意识地放在会议桌上的一包天价香烟,被网民在相片上看出,由此揪出一个贪官?
    
    见证强国之路,绝不会是平坦的,也是漫长的,有些东西,是在见到了坦白的现实之后,才有了幡然的回味,但时间也许已经无情地逝去、环境也许已经变得扑朔,前路也许需要仔细的审视,但如果参与的人多了起来,思考的人多了起来,那路的方向就会多一分准确、少一分失误。
    
    见证网络力量,其中必定有争议,甚至有杂音,也有利用新技术平台干坏事的,但这不是主流。至少在打破精英的话语霸权方面,网络力量迈出了应有的、必然的一步。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20年后的中国:从广场转向网络的缠斗
  • 海归硕士网络上写诗:回国月薪不到1500元
  • 盐巴群:自由与网络
  • 网络公民玩票李铁和芙蓉姐姐/温克坚
  • 网络论坛:已成为中国社会的“地下公共空间”
  • 中国网络流行语所体现的制度转型之急迫
  • 网络经济漫谈
  • 每块CPU,就是架轰炸机:第一次网络世界大战会否打响?
  •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 网络上能找到几个李银河?
  • 秦耕: 网络民意为什么拿央视火灾开心?
  • 秦耕:网络民意为什么拿央视火灾开心?
  • 格丘山 : 我的全程序个人网络
  • 中共党报文章:对网络不利言论 官员打击属违法
  • “公民网络议政----全球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发起倡议书
  • "网络民意"有利于社会稳定
  • 《走出网络》之《国保约见2》》/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 记住这些以整治低俗之风为名实则暴力威胁的网络屠户
  • 请禁止“四大名著”于网络传播/宋石男
  • 济南网络记者张金凤家人探视遭拒
  • 网络热议湖北监利县环保局正副局长办公室互殴
  • 六四20年:从天安门广场到网络的较量(图)
  • 张清扬:网络舆论聚焦撤销“驻京办”
  • 杜光:参加网络公民颁奖会受盘查小记
  • 博讯记者孙林获2008国内十大网络公民称号/RFA
  • 博讯记者孙林(孑木)获2008年国内十大网络公民称号(图)
  • 网络报农民日报记者被捕真相
  • 网络维权获胜:豫青年揭弊被囚,副省长道歉
  • 新苛政猛于虎 中共严控网络自由
  • 浙江杭州当局网络新规定下月实施
  • 加拿大人权网络谴责中国政府操控电脑网络间谍和攻击行为
  • 济南网络记者张金凤被禁3月见家人,图剥夺其上诉全力(附劳教书)(图)
  • 网络谍对谍:中国成替罪羊,反驳苍白无力
  • 六四临近网络封锁加剧 无界自由破网软件失效
  • 济南网络记者张金凤被关小间,保定李桂芝病危(图)
  • 姜瑜:炒作"网络间谍"抹黑中国的做法不可能得逞
  • 张清扬:山东公务员考试发生重大网络作弊案件(图)
  • 中国公民网络征集签名:要求省市长公开财产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