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彭真怀:对处理涉藏问题的建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6日 来稿)
    
    彭真怀(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对处理涉藏问题的建议
     对处理涉藏问题的建议 (博讯 boxun.com)

    
    彭真怀(北京)
    在中国实现民族复兴的过程中,政府应当正视涉藏问题的主角达赖喇嘛,趁他健在时把问题妥善处理好,以免他客死异国后埋下更大的隐患,成为汉藏人民和谐共处的一个永久伤痛。
    
      我注意到,达赖喇嘛至少在表面上不再讲西藏独立,在这种情况下对他的直接批评,会把他推向对立面。达赖喇嘛承认改革开放30年来发生的变化,承认西藏基本生活条件得到了改善;他表示反对西藏独立,拥护一个中国,始终想与极端分裂势力划清界线;他先后派出20多批代表和参观团回国考察,私人代表9次与中共中央统战部负责人商谈。对于这些积极动向,应当给予足够关注和必要肯定。
    
      需要指出的是,达赖喇嘛已75岁高龄,在情感上思念故乡,却因为形势所迫流亡海外。他现在很着急,他的追随者也很着急,究竟“达赖之后”应该怎么办?我认为,应当非常明确地告诉达赖喇嘛这样一个信息:所谓“大藏区”和“高度自治”很不现实。他不能因个人的判断失误毁灭藏传佛教的历史传统,毁灭藏人对他回归的殷切期盼。
    
    区分达赖与极端分裂势力
    
      在流亡国外的岁月中,达赖喇嘛一方面被人吹捧,另一方面也被人利用。达赖喇嘛与他的追随者并不是铁板一块,每当他发表和解言论时,极端分裂势力就会进行威胁。他们以中间道路走不通为由,极力推行暴力主张。我认为,把达赖喇嘛与极端分裂势力混为一谈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应打破原有思维模式,及时把握萌动中的和解希望。应当看到,如果达赖喇嘛能顺利回到爱国立场,发挥对藏族人民的影响,是对极端分裂势力最严厉的打击。
    
      在处理涉藏问题的招式上,我认为既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又要执行政策,讲究策略。硬措施可以显示实力,软招数也不是示弱。如果一味以强硬还击,难免拳头打在棉花上,效果不佳。因此,十分有必要指给达赖喇嘛一条清楚的底线,就是国家主权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有了这条底线,中国政府就可以在宪法框架内与达赖喇嘛进行商谈,在他有生之年为国家、为藏人的福祉做有益的事。
    
      只要达赖喇嘛放弃独立,谴责并阻止暴力,就是手足之情。毛泽东说过:“我相信他会回来的。他五十九年不回来,第六十年他有可能回来。”邓小平也明确表示:“只要不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要妥善解决涉藏问题,应当秉持敞开会谈大门的一贯态度、爱国不分先后的一贯政策,最大的忌讳是情绪化地纠缠历史旧账。
    
      有人认为商谈的前提不是达赖喇嘛放弃独立的“口头立场”,而必须是一个“真诚立场”。他们指责达赖喇嘛的表态是不真诚的,证据是他过去主张西藏独立,现在公开表示自治只是走向独立的第一步。我认为,这样下去永远不会有积极结果,因为一个人的内心真诚与否无法检测。我建议,可以在具体商谈过程中更多地重视可操作性和可监督性。从缺乏信任到达成共识,这注定是一条艰难的路,但这条路非走不可。
    
    宗教问题是一个认识问题
     1959年以来,中国政府为提高藏人生活福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可以说今日西藏的繁荣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藏人对此也普遍承认。但不容回避的事实是,经济发展和生活改善并没有改变藏民在宗教上的执着信念。宗教问题归根到底是一个认识问题,只能采取说服教育的方法。从这个意义上说,妥善处理涉藏问题应当与达赖体系的传承同步进行,应当与尊重佛教文化的传统同步进行。
      达赖喇嘛所代表的是维系西藏500多年的达赖世系。有人误以为自己反对的仅仅是丹增嘉措,与前世诸达赖无关,但在藏人的转世观念中,反对一世达赖,就是反对全部达赖,否定佛教精神不灭和灵魂轮回转世。由此可以判断,妥善处理涉藏问题的关键是人心,是尊重藏族的传统宗教信仰。鉴于达赖喇嘛在藏人中的特定影响力,我认为避开他解决涉藏问题很有难度。
    
      今年3月11日,美国众议院通过涉藏问题决议,呼吁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就西藏问题寻求长远的解决方法”;12日,欧洲议会也通过一项涉藏问题决议,要求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展开政治对话,以求全面政治解决方案”。怎样看待这些问题?我认为应当把善意的建议甚至批评,与别有用心的反华噪音加以区别,完善和调整对涉藏问题所采取的政策。
    
      涉藏问题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中国刻意回避会使自己陷入比较被动的境地。如果能采用积极对话、磋商、和解的态度,应当说是国际社会普遍希望出现的局面。西藏远在元朝就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但有一些国家并不了解西藏的过去和现在,很容易听信带有偏见的传言。这反映出中国需要用国际通用的语言和方式,开展有说服力的工作,引导国际形势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不存在根本性障碍
    
      我认为,国际社会长期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为解决涉藏问题搬掉了一个根本性的障碍,应当在此基础上多做增信释疑的工作,综合考虑民族因素与区域因素的协调、历史因素与现实因素的协调、政治因素与经济因素的协调、制度因素与法律因素的协调。中华民族应当为人类树一座和谐的丰碑,以宽广的胸怀审视当今世界大势,从容地主导涉藏问题的大格局,表明自己有智慧和能力处理好复杂的民族宗教问题,实现共同团结进步,推动共同繁荣发展。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世界各国都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没有一个国家认为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也没有一个国家承认达赖喇嘛所谓的“流亡政府”。早在1997年4月17日,美国驻华大使尚慕杰就说:“美国政府从孙中山时期就承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今年3月13日,温家宝总理在记者会上希望法国就涉藏问题表明态度,法国外交部发言人埃里克·舍瓦利耶立即就回应说:“我们的立场决无改变,即支持中国的领土完整,不接受分裂主义和西藏独立。”
    
      在我看来,一些国家的出发点,主要还是希望发挥达赖喇嘛的特定影响力,化解涉藏问题的各种矛盾,他们无心挑起一场东西方的根本对抗。应当看到,和平和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也是人类社会长期奋斗的目标。我真诚希望所有真正关心涉藏问题的人士,在措辞与论述上多一些关怀和温暖,而不要教唆;多一些理解和包容,而不要煽动;多一些鼓励和推动,而不要挑衅。
    
    作者是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
    (2009-04-2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大教授彭真怀吁打破禁忌:陈应称马英九总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