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雪忠:反对西化论者的理智残缺和私利驱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5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在中国,那些认为中国可以或应该更广泛地采用西方政治、经济或社会制度的人,一般被称为西化论者。他们所极力主张的民主、自由、宪政、三权分立以及司法独立等,不管是这些术语本身,还是它们所代表的具有一定特征的社会治理机制,基本上都是源于西方的东西。 (博讯 boxun.com)

    
    最近,西方化论者似乎受到了不少人的批评乃至攻击,有些人甚至将他们斥为汉奸或洋奴。本文旨在为这些西化论者进行辩护,并尝试证明那些对西化论者进行人身攻击的人,要么是出于理智的残缺,要么是出于私利的驱使。
    
    西化论是近代中国被西方列强通过坚船利炮强行纳入国际条约体系之后的产物。晚清时期的中国不但幅员辽阔,物产也颇为丰富,但在西方国家的入侵之下却显得不堪一击,这使不少中国人从天朝永昌的迷梦中惊醒,并开始为自己的国家寻找救亡图存的强国之道。
    
    知识性和情绪性批评
    
    正如马基雅维利所言,“模仿乃人类行为之首要原则”。在对西方国家的抗争连遭耻辱性的失败后,一些人开始认为中国应向比自己强大的敌国学习。这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此后的各种西化论主张,其出发点基本都是为了使中国能在国际竞争中处于不败之地,或者使国内政治更为清明。
    
    对西化论进行批评的人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可称为知识性批评者。各种西化论主张一般都建立在一个重要的前提之上,即中国在制度方面的西化可以使中国更为强大或者实现真正的良治。这一前提是否成立是一个极为困难和复杂的问题,但这毕竟是一个纯知识性的问题。
    
    知识性批评者主要是针对西化作为手段与强国这一目的之间的相关性,而不是无端揣测西化论者的动机和意图。西化论者和其知识性批评者之间的争论与批评,完全可以在相互尊重和团结的氛围中进行,他们之间的批评可以为中国的制度革新与完善奠定更加坚实的知识基础。
    
    第二类可称为情绪性批评者。由于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存在过多的历史恩怨和现实利益冲突,中国人当然会一直对西方国家保持警惕甚或敌视。基于人类在情感方面所具有的一种“恨屋及乌”的本性,不少中国人容易将对西方国家的敌视,转化为对与西方有关的事物的敌视。
    
    “恨屋及乌”的自然倾向,使人们无法冷静地分析与西方有关的事物和西方国家强盛之间的关系,更不愿考虑引入或借鉴这些事物。但如果一个人具有较为健全的理智,他就会对自己的情感予以必要的抑制,并对这些事物作为手段的功能价值进行冷静和客观的分析。
    
    器物与国力之间的关系,能够以较为直观和明显的方式呈现出来,对这种关系的认识不会对理智提出过高的要求,因此器物的引进一般不会受到对西方国家的复杂情感的影响。例如,核武器最早是由美国研制出来的,但中国人在建立自己的核武库方面,并不会因为“恨屋及乌”的情感而面临太大的心理障碍。
    
    但制度与国力及良治之间的关系则极为抽象,人们无法以直观的方式轻易加以把握。如果一个人的理智未能成熟到一定的程度,不但无法克制自己对西方制度“恨屋及乌”的敌视,而且可能将这种敌视态度,变本加厉地转移到对西方制度持更为冷静态度的同胞身上。
    
    出于私利考虑的批评
    
    第三类是私利性批评者。这些人并不一定对西方的事物怀有真诚的敌视,也不一定是不理解西方制度与国强民富之间的关系,但他们更清楚的是,中国制度的西化必然会改变国内原有的政治权力结构,从而危及他们的既得利益。对他们而言,维护自身利益具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煽动和利用西化论的情绪性批评者对西化论者进行攻击和围剿,则是最方便的选择。
    
    西化论的私利性批评者或情绪性批评者,由于根本不关心西方制度与国力及良治之间的关系,或者因为理智的残缺而不能分析和理解这种抽象的关系,他们对西化论者的批评就不可能围绕这种关系而进行。对他们来说,不管是维护自身的私利还是发泄自己的情绪,最可行的途径就是诋毁西化论者的名誉和人格,并将西化论者一律斥为洋奴或汉奸。
    
    在这些理智残缺或者受到私利驱使的人看来,中国在国际交往中利益受损,需要负责的不是政府,而是那些主张民主、自由和宪政的人。例如,当美国的军舰频频出现在南海时,他们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要清除国内的自由派学者。但他们从来都不愿劳神解释一下,对国内持不同意见的同胞进行迫害或镇压,怎么能起到拒美舰于南海之外的效果。
    
    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国家的对外政策过于软弱,他该做的不是对一些在内政问题上有不同意见的同胞磨刀霍霍,而应该对政府提出建议或批评。但这似乎超出了西化论的第二类及第三类批评者的知识和胆略限度。这些人在对西化论者进行人身攻击时,总是毫无顾忌地放纵自己盲目的情绪,但在自身的政治安全和利益上却始终能保持欺软怕硬的清醒和狡黠。
    
    对谬论进行驳斥的最有效办法,是看它的主张者能否接受它必然的逻辑后果。反驳那些将西化论者骂为洋奴或汉奸的人,人们只需要问一个极为简单的问题:谭嗣同可以说曾是中国最为激进的西化论者之一,他是否因此就是一个大汉奸或大洋奴,而残忍地将其杀害的慈禧太后则是一个果敢而英明的爱国者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雪忠:中国需要去马克思主义化
  • 张雪忠:民主政治与社会稳定的必然关系
  • 呸!温家宝的亲民、务实和勤勉!/张雪忠
  • 自由民主是更多人的价值/张雪忠
  • 张雪忠:中国特色,但并不社会主义
  • 改革开放的合法性危机/张雪忠
  • 中国政治改革与"西方式民主" / 张雪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