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分歧所在——回应章诒和先生的《我没错》/王容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5日 转载)
    章诒和更多文章请看章诒和专栏
    
     作者:王容芬 (博讯 boxun.com)

    就《告密者──谁把聂绀弩送进监狱》(以下简称《告密者》)一文,我作为读者与作者章诒和先生的分歧不在于谴责告密者,而在于证据,落实证据是谴责甚至审判告密者的前提,从章文依据的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以下简称《聂档》)里找不出黄苗子告密的确实证据。章先生对拙文《黄苗子告密辨析》的回应是:“原在在山西高院任职的李玉臻(寓真)先生的文章,是十分严谨、有根有据的一篇文章,李先生是用的排除法文笔,并没有指名道姓地说是谁谁出卖了聂绀弩,但读者是不难读出的。其实,还有很多更冷酷的事实,笔下还是留有余地的,还是有些不忍。即使走向法庭,也有事实依据。”缘此产生了另一篇拙文《黄苗子和一代中国文化人的人权》(以下简称《人权》),旨在批判有罪推定。
    
    读了章先生新作《我没错》,觉得有讨论的余地,感谢她体谅包括我在内的一部分读者要看到白纸黑字的愿望,赞同她关于公开有关档案和全国巡展的主张。失望的是愿望没能实现,章先生用“当年的告密者和卧底人,已不敢义正辞严地为自己的作为辩护,甚至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去”来证实自己对了。一个死了4年多了,一个96岁,重病住院,面对这样的对手,能叫胜利吗?更令我失望的是章先生的蛮话:“有谁觉得有损于某人的清誉,尽可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有主子的时代,能将聂绀弩送进监狱;讲法治的今天,当能把我打上公堂。”对号入座,鄙人只试图求证,并无假设之胆,至于将聂绀弩送入监狱和将章先生打上公堂,就不攀挂了。章先生一再提“走向法庭”、“打上公堂”,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手里有什么证据,亮出来就完了嘛。我想,这也是广大读者,或者说像我这样的一部分读者的简单要求,我们这些人既无缘查阅山西档案,又不能与黄先生当面对证,更何谈拥进公堂旁听,只是盼着从纸媒和网络上看到证据,影印的墨宝或打印的密录或追记的话语都能提升指证的可信度,甚至直接把告密者钉到耻辱柱子上。我实在不明白,章先生为什么宁愿当被告对簿公堂,却不肯对自己的读者公布证据?冒昧进一言,何必非要拼你个破家当产,换他个身败名裂?
    
    《告密者》中有两个说法,窃以为明显有误,提请章先生核实:
    
    其一,1962年9月12日递交的第一份密告材料是不是黄苗子的墨宝?章先生说“好友加好酒”套聂绀弩的醉话,《聂档》里引了这封告密信的开头:“我昨天去找了聂,与他“畅谈”了一阵。下午,我带了一瓶酒先去找向思赓,向看到有好酒,欣然同往聂处。我打算约聂外出,如果他不愿外出,那就去他家里喝。去时,聂一人在家写诗。我提出了邀请,聂很干脆地答应了。傍晚时,到西苑餐所后,听聂的安排,在露天座里喝酒,等到晚8 点吃夜宵。于是第一次买了火烧、炸虾、猪肝、蛋卷、腐竹等喝酒。我一直没有主动提出什么。等到酒干了半瓶之后,聂已酒酣耳热,他单刀直入地展开了一场反动的谈话。”认识黄苗子的人,都知道他不喝酒,一辈子滴酒不沾。莫非黄苗子告密也要撒谎,编出这么个喝酒的场景?这封信还告了另一个人:“向思赓在旁边不时帮腔。”这在当时不是无对证的。
    
    其二,“由于坐探当得出色,到了1964年,聂绀弩的反动言行和写作,就被频频搜集起来,摘编成专政机关的简报送到了高层。告密者行文如操刀,字字见血,刀刀入肉。于是,就有了那个“王八蛋”的批示。罗瑞卿还批示道:“聂对我党的诬蔑攻击,请就现有的材料整理一份系统的东西研究一次,如够整他的条件……设法整他一下。”罗瑞卿1959年9月就不当公安部长了, 1964年的批示是不是当时的公安部长谢富治写的?
    
    《我没错》里批评“为尊者讳”,这个我认领,同时认领 张耀杰先生《章诒和笔下的真相与人权》对我的指责:“摆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以及西方国家的隐私权保护法,一口咬定‘章怡和的行为,古今中外都是异数,毒舌八卦,无法无天’”。拙文《人权》原文为:“章文认为,聂绀弩知道是谁把他送进监狱的,他出狱后继续和告密者来往,是因为家庭悲剧。文章末尾,章诒和又一次对聂绀弩的妻子周颖鞭尸,重复那不知有没有的惊天丑闻。中国古代有“为尊者讳,为长者讳”的行为准则,今天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西方国家则有隐私权保护法。章诒和的行为,古今中外都是异数,毒舌八卦,无法无天。”这一段话与告密无关,说的是隐私权,话或许重了,但我实在不能容忍将这这种捕风捉影的八卦诉诸媒体,这是对这个家庭的名誉谋杀,既毁死者,又害生者,不属于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范围,在任何国家,只要当事人诉诸法律,八卦者都会败诉,赔偿道歉。仅就此而言,章先生也不是没错。至于告密者,为人不齿,理应昭之天下,无所谓尊,更无须讳。
    
    2009年4月于莱茵河畔
    
    
    
    ——《纵览中国》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章诒和﹕我沒錯
  • 章诒和:冯亦代是个龌龊的政府的卧底
  • 章诒和:(冯亦代)卧底
  • 章诒和:北京文化界的告密者们
  • 章诒和:梅葆玖也叫大师 京剧真的是完了
  • 章诒和:谁能整出一个谭鑫培来?
  • 中國是有悲哀傳統的/章诒和
  • 刘晓波: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读章诒和《顺长江,水流残月》
  • 一半煙遮,一半雲埋/章诒和
  • 《五十年無祭而祭》序:傷今念昔,恨殺子規啼/章诒和
  • 我所悲兮在遠道/章诒和
  • 章诒和:顺长江,水流残月——泪祭罗隆基 (图)
  • 郭小林:孤独的知更鸟—赠英雄的章诒和大姐
  • 专访章诒和:中国没有希望了(图)
  • 章诒和致全国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 灯火阑珊客: 一月感事赠章诒和先生(四首)
  • 章诒和:胡发云《如焉》香港版序
  • 翟鹏举:感受右派—读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
  • 中共与国人关系的演变—三援章诒和/曾宁
  • 章诒和呼吁政改及新闻立法避免雪灾危机重演/RFA
  • 专访章诒和:被强制遗忘的四大禁区
  • 章诒和:把心叫醒 将魂找回—致谢(美国)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图)
  • 北京法院拒绝受理章诒和控告新闻出版总署案
  •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 章诒和:官员缺乏认错道歉精神
  • 章诒和《伶人往事》当选2006年中国“十大好书”
  •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 一周新闻聚焦:声援章诒和 中共禁书引发公愤(图)
  • 章诒和:我尊重批评我的人说话的权利/RFA申铧(图)
  • 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正告邬书林们!
  •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 章诒和专访:知情者不开口,我们不能永远等下去(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