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只说不干?/栾保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 转载)
    
    这些年来,“思想解放”和“理论创新”是一个非常时髦的词儿,不少人都在标榜自己是“解放”和“创新”的先驱。可是,有人忘记了我们提倡的解放和创新,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解放和创新,离开了这一原则立场,就必然走到邪路上去。邓小平同志生前反复强调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特别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是有针对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事实已经证明,有些人的“思想解放”和“理论创新 ”,既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原则,也不符合实际,更不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他们的“解放”和“创新”已经造成了极大的混乱。他们的言论,受到国际资本主义的热烈欢迎,不少是连国际资本主义想说都没有说的话。他们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搞乱意识形态,颠覆社会主义。
     在这样的情况下,道德滑坡,贪污腐败与社会动荡就成了不可避免。请看在他们的所谓“理论”支配下出现的形形色色的社会百态。 (博讯 boxun.com)

     最突出的是“一切向钱看”。有人说:“现在有人钻进钱眼出不来”,什么都要钱。过去我们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个国家有没有希望,主要是看教育。中国自古以来在教育工作方面就有优良传统,认为是“一片净土”。在封建社会,国家也重视教育,还有办义校的,孔子都说“有教无类”。教师也都是为人师表,德高望重。远的不说,在近代社会,就出现过许多德高望重的教师、教授,著名的如陶行知、朱自清、鲁迅、叶圣陶、李公朴、闻一多等等,他们不仅有学问,而且道德高尚,为了“树人”,过着清贫的生活,朱自清“不食嗟来之食”,中外闻名。可是,我们共产党,共产党的教师,在到了20世纪末,不甘寂寞了,居然提出了 “教育产业化”,把教育变成了赚钱的事业。为了赚钱,学费贵得惊人,办“贵族学校”,使一般劳动人民的子女上不起学。有的学校,为了赚钱乱拉“赞助”,动辄数万元。乱收费现象普遍存在。有的学校,为了多招生,规定拉一个新生拿回扣800元。还有不少学校为了赚钱,破墙开店,把学校变成了商业区。这样一来,教育质量下降,学生素质也下降。加上自由化思潮在学校泛滥,有些学生没有理想,没有信仰,人生目标就是多赚钱,找个美貌的妻子,或者找个有钱的丈夫,过“ 幸福生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有的不安心学习,急于办公司发财,有的学生,还没毕业,就无心听课,到处找工作。学生之间的性关系也十分混乱,有的女生公开贴出广告“招一夜情人”。十二、三岁的女学生怀孕,生孩子已不是新闻。上海传媒 2005年 7月报道:海军 411医院 7月份开设了一个“少女意外怀孕”的援助机构,开设不到一周,就有300多个少女求援,她们大多是中学生,有的女生同时和几个男生发生性关系,怀孕以后竟然不知是哪个男生的。有的学校的博士导师超额带博士生,教学质量下降,因此,尽管这些年,我们的博士、硕士多如牛毛,据《黑龙江晨报》2003年3月 6日报道:“目前我国在读的博士生人数已经达到12万人,仅次于美国和德国,按教育部的规划,到2010年,中国年授予博士学位的人数将达到5万人,跃居世界第一位。中国人民大学的顾海兵教授将这种现象称为‘博士大跃进’。”博士“大跃进”了,可是质量不高。有识之士认为,这是对国家命运不负责任的表现,教育质量下降,可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人的犯罪率却大幅度上升。《新闻周刊》2001年8月27日报道:“近年来,发生在象牙塔内的腐败案件呈上升趋势,数量之多,金额之巨,情节之恶劣,涉案人员级别之高,都是过去所没有的。”该刊说:1990年之后的十年,北京海淀区内 32所院校,一半染上了腐败病毒,检查院受理查办的案件24 件,26人被提起公诉。而2001年一年仅陕西省高校腐败案件就高达36起61人,其中22人是处级干部。由于高校腐败蔓延,2001年4月 12日,教育部召集了包括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在内的26所大学的纪委书记在陕西省开会,研讨高校的反腐败问题。教育界,历来被认为是“净土”,想不到在共产党领导下,居然成了腐败的温床,这里的经验教训总结了没有?谁来负责!
     为了发展经济,为了过好生活,人们努力赚钱是天经地义的,无可厚非。这些年来,经济发展了,住房、交通、通信和日常生活必需品的供应都有改善,这是有目共睹的,国际人士也有好评。但是,人的精神和道德方面却在滑坡。就拿赚钱来说,有些人赚钱叫“吃相难看”,“急吼吼”。小钱不想赚,想一锨挖一口井。人们看到,有人一夜暴富,成了百万富翁,就垂涎欲滴,心向往之。为了满足这种贪婪的心态,有人就搞非法的事情,走私、贩运毒品、贩卖军火、贩卖人口,当“蛇头”,搞黑社会组织,从事非法经营和犯罪活动,甚至武装抢劫银行。有人为了赚钱,不顾道德,不顾廉耻,为了几个钱,可以给外国人下跪,可以出卖肉体。在旧社会,卖淫女大多是被贫困所迫,无奈而为之。而在现在,有些并不困难的女子,甚至有大学生、教师也从事皮肉生涯。有些地区,居然有“笑贫不笑娼”的风气。有的人为了“解决来华的外国人的性生活”,为了“发展经济”,提出要在城市里开辟“红灯区”,而且堂而煌之地在报章上公开讨论。甚至有人说:要牺牲一代妇女,来争取经济的发展!据报道,到2002年,大陆有 2000万卖淫妇女;患爱滋病者100万人;吸毒者65万人(现在早已超过这个数字);患性病者无法统计。这与新中国成立以后消灭了上述丑恶现象相比,何止天渊之别!
     中国人民,一向是以民风淳朴而闻名于世。可是这些年这种淳朴的民风受到极大的破坏,什么都要钱,连问路都得付钱。这种“一切向钱看”的做法,受到传媒的肯定和表扬,因为他们也是把钱看得很重的,不放过每一个赚钱的机会。连中央媒体也不例外。君不见每次预告放映一部新片子的时候,主持人总是不忘加上一句:“欢迎广告惠顾”!尽管政府有规定放映电视剧中间不准插广告,可是,因为电视剧中间插广告可以来钱,还是我行我素。传媒开辟了新栏目,一定要拉赞助:本栏目,由某某公司特约播出。传媒开辟的栏目,却要公司“特约播出”,有点荒唐,也有点滑稽。可见传媒工作者也在向钱看。有一次,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栏目,采访艺术家、话剧演员李默然,李说他有一年,为了支持文联搞一个活动,做了一次“三九胃泰”的广告,受到很多批评,从此再也不做广告了。主持人对此很不以为然,堂而煌之地说:你应该做,为什么不做?这是你的劳动所得(大意),而且到场的观众,鼓掌赞同主持人的观点。我不知道那些鼓掌的人,当他表示赞同这种观点的时候,想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有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当然不是说所有的做广告的演员,都不该做,做错了,不能这么说,做了也无可厚非。问题是,人们为什么不尊重李默然的选择,而非要动员他去作广告发财呢?连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都如此,能不影响老百姓?老百姓又能如何?
     有人说只要经济发展了,就可以一切问题应刃而解。他们引经据典,说古人早就说过,衣食足而知礼仪。似乎只要发了财,有了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可是事实是怎样的呢?有人财是发了,口袋鼓起来了,但是,他们的口袋与脑袋失衡,钱多了,办的傻事坏事也多了。有一本记实文学,书名叫《钱,疯狂的困兽》,里面讲了一些故事:有一个卖大闸蟹的个体户,为了和一个“脚碰脚”的女人斗气,不让她买到40元以内的大闸蟹,派小兄弟垄断了附近所有的大闸蟹,使数以吨计的大闸蟹臭掉。他为了取得这个“胜利”,付出了4万元的代价。有一个外号叫“阎王阿跷”的李宏昌,他为了报复一个曾经侮辱过他的女性,要“ 把她抓过来像猫玩老鼠一样”地玩她,不惜花大量钞票收买那个女人以及她的亲属,拆散她的恋爱对象。结婚的时候,组成了一个44辆车子的车队,吹着喇叭,放着鞭炮,浩浩荡荡在女方原来的恋人家的周围转了三圈,以显示“胜利”与“威风”。阿跷因为有病不能尽夫妻之道,他情愿戴“绿帽子”,让老婆“吸引生意上的朋友”,并因此而为他生了一个儿子。而她为了报复李宏昌,利用她的美貌与“随叫随到”的男人睡觉,使李宏昌头上的“绿帽子”越来越多。世界上的荒唐事是到处可见的,但是像这种荒唐事儿,在正常的社会状态下是不可能发生的。钱使这些人心理上发生了变态,有些人已经株儒化、动物化。过去曾经说过:先富了的人要帮没富的人。可是当中国出现了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以后,他们中不少人是只顾花天酒地地挥霍,并不认真地去帮助穷人,甚至有报道说,在出现灾害后,中国的富人是捐赠最少的人。
     经济发展了,同时共产党的党员和干部的腐败也多了。他们以谋私,公开掠夺劳动人民几十年流血流汗积累起来的国有财产,据估计20多年来,他们瓜分的国有财产多达30万亿。早在1988年香港《南华早报》就发表过一篇题为《中国终于向贪污全面开战》的报道。文中说:“ 中国领导人终于最后决定对贪污全面开战了。有许多理由表明为什么贪污腐化的野草……会比以往更加茂盛的生长。最根本的是数量问题:贪污活动已渗透到行政和经济的各个角落。”“共产党过去一向是一个纪委严明的纯洁坚强的团体,它已经变得松弛了。”这家报纸的报道,并没有夸大其词,应该说,它的报道还是早了一点,说得也比较含蓄。若是再推后几年,问题就不是那么轻巧。现在的腐败,已经不是“角落”了,而是成伙成片的腐败,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泰安、湛江集体腐败案,慕绥新、马向东、张二江贪污腐败案……,个个都是一抓一大把,一倒一大片,都是一片一片地倒下去。所以老百姓流传一个政治笑话:现在的县处以上的干部,排起队来拿机关枪扫,肯定有冤案,要是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此话当然过分夸大,不能依此来判断形势。但是,我们共产党在执政50多年以后出现这样的局面,不应该深刻反思么?因为有了这么一些腐败分子在胡作非为,使政府的执政能力下降。贪官们什么饭都敢吃,什么钱都敢要,都敢捞,甚至老百姓的救灾钱,养老保险,等等救命钱都敢贪污。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办事就理不直,气不壮,工作不扎实,说话没人听,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同时,一个人思想钻到了钱眼里以后,也没有心思做工作,光琢磨邪的还来不及,还想什么工作?有些“公仆”,一天到晚忙着玩儿:“上午轮子转,中午台子转,下午骰子转,晚上裙子转”。做工作不过是“作秀”,耍花架子,走过场,作表面文章,上面的指示根本不能落实。因此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三令五申解决不了一个极为简单的问题,如三乱问题,搞多少次检查,还是乱;如公款吃喝问题,36个红头文件管不了一张嘴,一年可以吃掉公款1000个亿(据说最近已经达到 6000亿)就连城市里的那些“一针灵”的黑广告也消灭不了,还谈什么更难办的事情。所以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如安全生产,年年喊叫,年年解决不了,煤矿透水,矿井塌方,瓦斯爆炸不断发生,仅2001年就有 5300名矿工死亡!据报道:中国煤矿每年的死亡数字占世界同类事故死亡总数的70%。
     因为这些年来,我们的政府官员,我们的党员,有太多的人有腐败行为,使党的威信大大地下降,党群关系紧张。有人气愤地说:共产党还不如国民党。有的地方选举,有人不投共产党员的票,而投民主党派党员的票。青年人要入党,宁愿加入民主党派。不愿加入共产党。这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
     在广大的群众中,由于思想教育的放松,素质大大的下降,迷信盛行,烧香、许愿、看风水、算命、占卦、丧事大办,非常普遍,连“法轮功”这种极其荒诞而肤浅的东西,也有人去信,人数多达数百万,李洪志这种骗人技能极低的骗子也有人顶礼膜拜,实在是咄咄怪事!这是毛泽东时代无法想象的。人们说,现在很多人是拖着一条庸俗的尾巴在过日子,而拖着庸俗的尾巴的民族,是不可能强大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