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銳:《胡耀邦傳》序言——向胡耀邦學習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9日 转载)
    
    
     《胡耀邦傳》序言——向胡耀邦學習 (博讯 boxun.com)

    
     ● 李 銳(毛澤東前秘書、原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 原載《炎黃春秋》雜誌2009年第4期、中國之春通訊社轉博訊加發)
    
       我們黨的歷屆正式領導人,從陳獨秀開始,瞿秋白、向忠發、李立三、王明、秦邦憲、張聞天、毛澤東、華國鋒…….一一回顧起來,最得人心的我個人以為是胡耀邦。他去世已經十五年,可是聲譽更隆,更被懷念,在黨內黨外公眾的心目中,他是黨的良心,社會的良心。
    
     耀邦是應該得到這樣的歷史地位的,因為他是真正扭轉乾坤,推動歷史前進的一個人物。黨在毛澤東去世時解決了"四人幫"後,面臨"中國向何處去"的問題。
    在這個重要的歷史轉折關頭,耀邦理直氣壯、挺身而出了。當葉劍英派他的兒子將"四人幫"已被抓起來的資訊告訴耀邦時,他立即進言︰"中興偉業,人心為上;
    停止批鄧,人心大順;冤案一理,人心大喜;生產狠狠抓,人心樂開花。"(當時被稱為"隆中三策")這時全國還在"兩個凡是"的統治之下。耀邦在中央黨校副校長的崗位上,頂著極大的風險,組織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討論,沖破了"兩個凡是"左傾錯誤思想的長期束縛。他明確提出︰"這十幾年的歷史是非,不要根據哪個檔,哪個同志的講話,光看檔不行,還要看實踐。"以實踐為分清歷史是非的標準,這比後來發展的大討論要早半年。隨後在中央組織部部長的崗位上,以徹底的唯物主義精神,"要橫下一條心,該堅持的一定要堅持,該挺身而出說話的,一定要挺身而出。"他大膽排除上面來的幹擾,平反了數以百萬計的冤假錯案,從"六十一人叛徒集團"直到五十幾萬右派分子,不但還歷史以公正,而且為改革開放大業找到了一大批得力幹部。十年浩劫後,不做好上述這兩件大事,就無從撥亂反正,打開改革開放的新局面。所以大家都認為,耀邦是十一屆三中全會起始,在鄧小平、葉劍英、陳雲支持下,推動歷史前進的一位先鋒人物。
    
     耀邦為什麼能具有如此的眼光和氣魄?僅僅是由於文革十年的教訓嗎?據我所知,耀邦從理論到實踐的過人膽識,由來已久。他十四歲參加革命後,就遇到打AB團,自己幾乎被殺,這當然是刻骨銘心之事。以下簡要記述幾件他的這種有關經歷。
    
     延安搶救運動時,他很是反對,在自己掌權的我軍總政組織部,親自做逼、供、信試驗,打出假特務,立即向毛澤東作了報告。
    
    1950年到1952年,擔任川北黨政領導時,他親自起草"人民代表公約";土改中實行保護富農和對地主的溫和政策;不許農民亂罰亂鬥,進城抓人。當年鄧小平這樣評價他︰"有主見,不盲從。"
    
    1952年到1966年,他擔任團中央第一書記,提倡八個大字︰"朝氣蓬勃,實事求是。"他說︰"實事求是就是做老實人,說老實話,辦老實事。要說一是一,說二是二,不弄虛作假。要有實幹的精神,言行一致,表裏如一。"他認為執政黨尤其要這樣要求。戰爭年代,形勢逼得你非實事求是不可;執政以後,極容易自以為是,走向反面;堅持實事求是,必須深入實際,尤其需要民主制度和黨的紀律的保證。
    
    1954年10月,《中國青年報》編輯問他,"怎樣理解社會主義人道主義?"耀邦回答︰"無產階級不是只講革命,只講鬥爭,它也講愛心,講人情味,講對同志、對廣大人民群眾的尊重、關心和愛護。只有這樣,我們的社會主義才是可愛的,人們才能從中感受到更多的歡樂和溫暖。"
    
    1957年反右派時,他不在國內;回國後,對團中央打的右派進行安慰。他同我談過,生平憾事,對項南和甦進沒有保護好;兩次自責,批鬥彭德懷時沒講公道話,開除劉少奇黨籍也舉了手。
    
    1962年下放湖南幫助工作兩年時,他親自來到瀏陽、醴陵、平江的生產大隊蹲點。四清運動開始,對政策界限和方法步驟都作了規定︰凡屬集體瞞產私分,不做處理;手腳不幹淨的,公物歸還,不搞坦白檢舉;群眾向幹部提意見,只"背靠背";同時號召"一手抓生產,一手抓運動。"湘潭地區因此沒有發生亂鬥和影響生產,大家都滿意。
    1964年12月到1965年6月,在陝西省第一書記任上,正是以階級鬥爭為綱、四清運動越來越左時。他以大無畏的精神,開展了"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寬政策、搞活經濟"為主題的超前民主改革,糾正社教運動中侵犯人權的錯誤做法。他發出這樣的號召︰"社教運動是教育人,不是整人";"要維護人權,尊重風俗人情";"民主要過硬";"領導人要聽反對的話"。他強調"生產好不好,是檢驗工作好不好的最主要標志。"同時,恢復集市貿易,允許短途運輸,發展鄉鎮工業,提倡植樹造林(誰種歸誰)。當年在中共西北局的領導下,陝西"左禍"特別嚴重。耀邦本人被批判被審查,以後在葉劍英保護下回到北京,他的副手等則受到嚴重迫害。
    
    耀邦在文革中始終是比較清醒的。初期同團中央幾位書記同舟共濟,每天有幾千上萬人來揪鬥他們。有人揭發他反對毛主席,說過"太陽也有黑點";反對林副主席"突出政治",說"游泳時要突出鼻子,不然就要嗆水";他說過"康生一貫左"。他只承認學習不夠,
    工作有錯,執行了修正主義路線。有次在長辛店,被打得全身皮肉紅腫。他認為毛澤東驕傲了;"不讓權,不做自我批評。""驕傲害死人呀!"文革後期,他嘆息
    "搞八年還看不到頭","多行不義必自斃"。
    
    文革後期,耀邦被周恩來、鄧小平推薦到科學院主持工作,主持起草了《匯報提綱》,根據馬克思的著作,最早提出"科學技術是生產力",從而否定了"知識私有"、"白專道路"等打擊知識分子的錯誤提法,並作了"實現四個現代化是新長征"的報告。後來在"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中,這《匯報提綱》成了集中批判的"三株大毒草"之一,他又受到殘酷鬥爭。
    
    由上述這些事例,我們知道耀邦一生歷經革命磨練,特別注重理論與實踐的結合,尤其看重實踐效果,因而能抓住過去黨和毛澤東屢犯錯誤最終走上文革絕路的癥結︰即接受了史達林的一套想法和做法,從政治、
    經濟到文化、思想都絕對統治,名為無產階級專政,實為一黨專政,一黨專政又變成了領袖專政。毛澤東晚年還結合中國自秦始皇以來的帝王專制︰乾綱獨斷,一言九鼎,發展個人崇拜,高呼萬歲;甚至超過歷代帝王;林彪領會迎合,做到極致︰四個偉大,一句頂一萬句,手搖小紅書,身上掛像章,早請示晚匯報。於是黨內黨外,都做馴服工具,甘為奴隸(還有吹捧者甘做奴才)。於是文革浩劫,猶如邪教倡狂。因此,耀邦特別重視全面改革,經濟、政治、文化、教育等體制必須同步改革;尤其政治要民主化,認為強求"保持一致",就沒有思想自由和言論、出版自由。他在兼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長以後,在1978年最後一天和1979年第三天,同全體工作人員兩次講話,正式宣佈,要把中宣部辦成"思想解放部",要建立社會主義的自由、民主、科學、求實、開放、文明、富裕的體制,以代替那種被異化了的專制、迷信、僵化、封閉、落後、野蠻、貧困的體制。他憤怒地譴責文化專制主義。他說︰"多少年來,我們黨內有那麼一些理論棍子,經常打人。我們黨內有好幾根棍子,不是好棍子,而是惡棍,不管你做什麼好文章、好作品,抓住你一點,無限上綱,說你是'反黨小說'、'黑畫'等等。這種惡劣作風如不加以清算,百花齊放能搞得好嗎?這種方法,說輕一點是形而上學,說重一點是文化專制主義,是特務行徑。"隨後在一次文藝界座談會上,他向大家推薦馬克思的第一篇文章《評普魯士最近的書報檢查令》,"就是反對文化專制主義。我們社會主義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為什麼還要通過審查制度,讓反映社會生活的文學藝術作品,只能表現一種色彩呢?"
    
    1979年3月25日,西單民主牆出現《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中國人權宣言》等大字報,隨後作者被捕,耀邦就極不以為然。他給一位青年寫了一封公開信,在《人民日報》4月10日頭版發表。信中說︰"教育青年的方法,不是壓,不是抓,應該是'引導'兩個字。'引導'比'教育'更精確,意義更大。這是我們幾十年工作的經驗總結。壓制的方法,一個巴掌打下去,是封建家長的辦法。"隨後6月間,他又在五屆人大二次會議的發言中,更加嚴正地對取締民主牆和逮捕人發表了意見︰"我始終支持任何人在社會主義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希望大家都在憲法的保護下享有最大的自由。盡管在中央工作會議上,以及這次人大會議上,不少同志點名也好不點名也好,批評我背著中央,支持違反'四項基本原則'的所謂民主化運動,助長無政府主義,但我仍要保持我自己的看法。""我奉勸同志們不要抓人來鬥,更不要抓人來關。敢於大膽提出這些問題的人,恐怕也不在乎坐牢。"(請問,我們現在還能在中央的會議上聽到哪個領導人發出這樣的聲音嗎?)耀邦當時還主張成立一個民主公園。後來,北京市雖然將月壇公園定為民主公園,由於政治形勢的影響,無疾而終。當年黨內老人支持耀邦的只有葉劍英。葉說過︰"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黨內民主的典範,西單民主牆是人民民主的典範。"
    
    耀邦為什麼能如此仗義執言呢?這自然同他的極其重視知識和知識分子有關。耀邦只讀過半年初中,但他一生手不釋卷,極好讀書,而且真正博覽群書(《博覽群書》的刊名即是他題寫的),古今中外,從二十四史到西方歷史,從馬克思主義到各種社會學說,中外文學名著,詩詞歌賦,以及天文、地理、數學、物理、化學等科學書籍,包括聖經、辭典,他都精讀或涉獵。在延安時,他的勤奮好學就頗有名聲。他認為沒有廣博的知識,就做不好工作。"博古通今"四個字安在他身上是合適的。陸定一稱他為大知識分子,確有根據。他同"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無緣,他反對將馬克思主義當作教條。他是從人類歷史發展的過程,來接受人權、自由、民主、科學、法治和市場經濟這些規則的,這是西方幾百年間向前發展的全社會的共同財富,並非資產階級的專利。我們中國幾千年封建專制主義傳統,卻同這些規則沒有緣分。耀邦尤其重視個人的思想自由和獨立精神,重視屬於人的人權、人道、人格、人情。因此,他認為重視和運用這些規則,決不是搞什麼"資產階級自由化"。由於李維漢談到過去封建專制主義的長期危害,1980年8月,鄧小平作了"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這個重要講話,經政治局討論作為中央文件下發。胡喬木認為當時形勢比反右派前還嚴重,要接受波蘭團結工會的教訓,如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必將造成形勢的混亂。小平同志這個講話也就被置之高閣了。
    
    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耀邦被選為中共中央主席時,他說了這樣真誠而感人肺腑的話︰"雖然我擔任這樣一個重要職務,但有兩點是沒有因而改變的,第一,
    老革命家的作用沒有變;第二,我的能力和水準沒有變,我還是昨天的我。"鄧小平隨即說︰"耀邦剛才的講話,證明瞭他是黨的主席的合適人選。"這是耀邦身上的一大特點,權力沒有改變他的本色,知道自己有多大本事,因此能尊重他人,不論職位高低,能聽得進不同意見。
    
    正如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這部名著中所說的,人們創造歷史,"並不是在他們自己選定的條件下創造的,而是在直接踫到的、既定的、從過去繼承的條件下創造。"耀邦在從事他的歷史事業的時候,不得不面對種種既定的條件,不得不受到這些既定條件的牽制。我們不要以為他有了總書記這樣的崇高的職位,就有了多大的自由。在黨的幾位元老面前,耀邦是被提拔上來的"晚輩"。元老們的改革開放思想,程度有別,見解不一;他們中有的人還多具有某些傳統習慣,如"興無滅資"、"階級立場"等傳統觀念負面影響,不易消除。因此,耀邦有時不能不違心聽命;元老之間如意見不統一,何去何從也使他為難。更大的阻力還在兩位左傾代表人物的遇事幹擾。如理論務虛會就受到胡喬木的幹預,半途中止,他還代鄧小平起草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報告,大講專政,貶斥民主。1979年耀邦倡導的兩個討論︰一是批評過去忽視基本經濟規律、為生產而生產的"關於生產目的"的討論;二是"要把人放在第一位"的"關於人民群眾主人翁地位"的討論。這兩個討論受到胡喬木的反對,並向華國鋒告狀,討論隨即停止。接著批判郭羅基的兩篇文章----《政治問題也可以討論》、《認真杜絕個人崇拜》,關系到言論自由、"思想犯罪"的問題。
    胡喬木斥責《人民日報》,也牽連到耀邦。1981年批判《苦戀》,鬧得更凶,認為"黨對思想戰線的領導存在著軟弱渙散的狀態",也是指耀邦而言。
    
    1983年1月20日,耀邦在全國職工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作了《四化建設與改革》的報告,提出"全面而系統地改革"的問題,批評了那種"農村要改革,城市不一定改革;經濟部門要改革,政治、文教部門可以置身事外"的思想。明確指出︰"一切戰線、一切地區、一切部門、一切單位都有改革的任務,都要破除陳舊的、妨礙我們前進的老框框、老套套、老作風,都要鑽研新情況,解決新問題,總結新經驗,創立新章法。"關於"衡量各項改革對與不對的標志",他首次提出"三個有利於"︰"是否有利於建設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否有利於國家的興旺發達,是否有利於人民的富裕幸福。"可以說,這是實行全面改革的初步綱領。可是,這個極其中肯、極其適時的全面改革思想,卻遭到胡喬木、鄧力群的強力抵制,認為跟十二大精神不符,反對見報,並到陳雲處告狀。於是發生逼耀邦下臺的一幕。二月中旬政治局會議上,耀邦受到了較嚴厲的批評。胡喬木提議召開中央工作會議,鄧小平說"到此為止"。鄧力群便立即向兩個宣傳系統的會議傳達了對耀邦的批評,引起一種震動。雖然這次反對的目的沒有達到,他們仍繼續其反對全面改革和反耀邦的活動。接著在三月間,借周揚的報告,批判"人道主義"和"異化"問題,反對耀邦所倡導的解放思想、解放人的號召。其後果是《人民日報》人事更動,周揚憤懣而去世。六月間,他們又發起"清除精神污染"運動,除了理論、新聞、文藝領域在劫難逃外,還涉及農村改革和四個特區的問題(誣蔑特區是"租界"),幾乎釀成又一次文革。這些反改革的活動,由於受到趙紫陽和書記處其他同志的一致抵制,鬧了28天就嗚呼了。
    
    面對如此嚴重的幹擾,耀邦始終堅持全面改革和全面開放的思想,而且日益深刻和成熟。這反映在他最後一次主持起草的《中共中央關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指導方針的決議》之中。在思想政治領域這是空前改革開放的文件,它提出了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總方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定不移地進行經濟體制改革,堅定不移地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堅定不移地加強精神文明建設,並且使這幾個方面相互配合,相互促進。"《決議》中以下這些徹底解放思想,促使國家現代化、民主化、法制化的意見,都是過去中央文件中沒有出現過的︰"拒絕接受外國的先進科學文化,任何國家任何民族要發展進步都是不可能的。""在社會公共生活中,要大力發揚社會主義人道精神,尊重人,關心人。""民主和自由、平等、博愛等觀念是人類精神的一大解放。""社會主義法制體現人民意志,保障人民的合法權利和利益,調節人們的關系,規範和約束人們的行動,制裁和打擊各種危害社會的不法行為。"還有如此明確的規定︰"要遵守憲法規定的原則,實行學術自由、創作自由、批評和反批評的自由。"這個決議雖不得不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這種"棍子"語言寫進去,但主調還是上述思想理論的創新。
    
    遺憾的是,這個決議尚未付諸實行,耀邦就在1987年1月被迫離職了。杜甫詠武侯詩雲︰"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耀邦出師未捷,壯志未酬,一直到他離開人世,也未能看到他為之奮鬥的政治體制改革、全面改革的曙光,不能不抱終天之恨,死不瞑目吧。
    
    中國有句老話,"不以成敗論英雄"。耀邦就是一位不能以成敗論的英雄,大家都見到了他的豐功偉績。黯然告別政治舞臺,這也不能說是他的失敗。假如他跟常見世情一樣,處處注意揣摩各方的心思,曲意迎合,講究"平衡",當然也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平安和地位。可是他大義凜然,不拿原則做交易,才出現了那樣的結果。這個被世俗看作的"失敗",正是他堅持自我的勝利。他對逼他下臺毫無精神準備,這是他的天性,他毫無防人之心,總是以善心待人,寬厚待人,這才是我們的胡耀邦。
    
    為什麼他的去世會引發那樣一場大"風波"呢?通常情況,執掌大權的政治人物的去世,引發政治地震,並不少見。可是,耀邦是在早已離開權力核心之後去世的,卻在全國引起如此強烈的反應,這在歷史上是並不多見的,可說是舉國同悲。那些悼念他的年輕人,不僅是為了悼念一位年長的知心朋友,
    為這位知心朋友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憤憤不平,更是表示擁護耀邦所倡導的全面改革,尤其是希望政治體制改革能早日實現,國家民主化、法治化、現代化早日到來。
    
    耀邦去世的前十天,1989年4月5日,我應邀到他家中,他同我作了七個小時的長談。他說︰應當還歷史的本來面目。4月19日,在中顧委的支部會上,我反映了這個情況,我說這是耀邦的政治遺囑。這次長談我已經詳細寫出,文章編在《懷念耀邦》第四集中。這四集的作者共110人,都是耀邦的老戰友、老同事和老部屬。前面引述的事例多來自於此。這四集共百萬字的主編張黎群、張定、嚴如平、李公天、唐非,都是團中央的老人。現在有關黨史的出版物和博物館的陳列中,仍見不到胡耀邦的名字和照片。這不是實事求是的。唯物主義者不能這樣做。在當前這種偽史、假像泛濫成災之時,經過上述五位忠實的部屬(張黎群不久前去世)多年勞動撰寫的《胡耀邦傳》力求客觀地、真實地反映耀邦生平,既不溢美,也不文過,不為親者諱,也不為尊者諱,把耀邦的功過是非當成歷史的經驗教訓,
    秉筆直書。文信國公《正氣歌》雲︰"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我以為《胡耀邦傳》,是史家的直筆,是體現天地之正氣的。這本《胡耀邦傳》,就是一部體現了天地正氣的信史。這部《胡耀邦傳》如能出版,不僅可滿足廣大讀者的渴望,也可告慰耀邦在天之靈。
    
    張黎群等五位作者,在團中央工作多年養成實事求是的作風,書中除了反映出他們的這種學養之外,還貫注了他們對領導兼朋友的耀邦的深厚感情。耀邦的平易近人,待同志如家人,遇事可以相互爭執,善於接受意見,知錯必改,決不自以為是。工作中出現了問題,他首先承擔責任,決不諉過於人。他總說︰"知錯就改,光明磊落一輩子。知錯不改,內疚一輩子。"這些
    話使他們最難忘卻。張黎群曾是團中央機關報《中國青年報》的社長,同耀邦的關系密切。1957年耀邦率團赴莫斯科參加世界青年聯歡節時,張黎群幾乎被團中央機關工作的主持人打成右派分子,耀邦回國後把他保護了下來。他們五位對耀邦的親身感受,想必也會感染讀者的。
    
    我深信,讀了這本書的人會更瞭解耀邦,更親近耀邦,更崇敬耀邦。我更希望讀者們在這本書的激勵之下,更自覺地成為耀邦事業的後繼者,努力在各自的崗位上去完成他的未竟之業,使我們的國家早日實現民主化、科學化、法治化,認真實施憲政,成為真正富強的現代化國家。我已經快八十八歲了,我也會這樣做。
    最後,我想振臂高呼這樣一句口號︰向胡耀邦學習呵!
     2004年10月初
    【附言】︰
     2005年11月18日,本文寫完一年之後,中共中央召開了紀念胡耀邦同志誕辰90周年座談會,順應民意,重新肯定了胡耀邦同志的歷史功績。隨著社會的進步,我相信,人們會越來越重視胡耀邦同志積極推動政治體制改革的偉大意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銳、李普等关于德国之声争议的68人领衔联署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