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杨立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9日 转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f90ad0100d1np.html
     艾未未博客 (博讯 boxun.com)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09.04.19(2009-04-19
    
    
    要是“流氓+法氓”会武术呢,要是他们当上了警察、进入了政府“综治办”当上了中学校长会怎样?
    
    在太平镇,被一群镇政府和太平二中的人围困;在城郊派出所,被所长伙同他人强行搜身并抢走东西;在下着雨的夜里被四个陌生男子挟持上车,说要送去“到了你就知道”的地方;再次在太平镇被一群镇政府和太平二中的人围困,且有很多学生和家长围观;向110报警,110不肯出警;被太平二中杨校长指挥其手下抢东西、殴打。且有学生围观。多次向110报警,110不出警。市公安局督察办公室张姓办事员不按规定提供《公安督察受理检举控告登记表》,也不给具《公安机关民警监督投诉回执单》;
    
    市教育局领导王扬金称:5.12遇难学生的名单现在还是国家的秘密,什么时候解密要等国家通知……
    
    这几天在江油市的经历,使太平镇、江油市看起来象是火星上的一块自治区:有太平镇但没有“太平”;有人但没有“人权”;有执法者但没有法律。江油的一些,从我的经历看是普遍的,政府官员、司法人员、教职人员乃至校工,发明了即席即兴口头颁布随用随颁按需定制的自治法,如:“政府的人当街拦阻行人不需出示证件”法、“警察执行公务时不需出示证件”法、“穿着警服就是身份证明”法、“搜身不需出示搜查令”法、“说你违法你就违法了”法、“到了你就知道了”法、“这里不准照相”法、“不准你离开”法、“不跟我们走就打你”法、“没有《公安督察受理检举控告登记表》”法,等等诸般大法。
    
    大法着实管用,我被当场雷倒,“流氓+法氓会武术组”大获全胜。然而现实又不是这样简单:他们都是普通中国公民,既不是职业流氓,也不是专业坏蛋。相比之下,我更深地体会到的不是我的权利受损,而是体制对于他们——公权力的代理者和执行人,个人权利的侵犯者和践踏者,的百倍蹂躏和侵害。如果说,我的行动是受个人良知与公民意识觉醒所驱动的主动作为的话,那他们对之做出的种种阻碍破坏就是受专制强权驱使的被动作为。
    
    在江油市,阻挠调查的人第一招是威胁恫吓,乱扣诸如“非法调查”、“别有用心”、“伤害灾区人民感情”、“揭灾区人民伤疤”、“扰乱社会秩序”、“没有合法手续”等等帽子。也曾完全置我是在校外路上遇到两女生,交谈过程都有路人经过目睹的事实于不顾,使出“我们接到了太平二中杨校长的报案,说你把学校的两个女生带出校外,你想干什么?”诬陷的手段。我据实相抗,他们就缓和气氛,改用第二招:苦口婆心,推心置腹。称我们理解你们远道而来是出于好意,但你们的调查没什么用,这件事应该由政府来做,个人没有权利做这个,要相信政府云云。第二招也不奏效,使出第三招:拖拉、推诿、扯皮,能遮就遮能避就避。
    
    不强烈要求就不出示证件,不据理力争就不尊重公民权利,不抗议就不按法定程序办事,110接警却不出警等等。最后是第四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请神不如送神,派专人专车把我押送出境了事;送走我再回去,他们就狗急跳墙,指使手下以打人手段恐吓。
    
    他们中有些人亦敌亦友,一方面,公然置人权和法律于不顾,违法违纪,布下重重哨卡,阻碍公民调查志愿者的合法行动;另一方面,又让我感觉到他们只是奉“上头”指令办事,办得不顺利时就耍流氓手段,或用违法的方式执法、或动粗抢东西打人,种种所为均出于无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孟所长到了下班时间归心似箭,巴不得笔录草草了事,胡警官则一派事不关己看热闹的散漫。我离开城郊派出所的时候,孟所长在门口叫住我,主动伸过手来握手,“很高兴认识你”。“综治办”押送我的人开始还板着脸孔公事公办的样子,路上就跟我唠开了家常。太平二中的化学老师、团支部书记小吴,参与拦截和限制我离开,但在我被打后,只有他始终呆在现场,后又陪我去医院做检查,甚至为了帮助我而”误了和女朋友的约会”,招致女朋友打电话来责备。为公,他以政府代言人和政策解释人的身份对我做“思想工作”,以“公”家人自居。为私,他却很同情我的遭遇,一再强调他反对动粗和使用暴力,热心帮助我,把我当朋友对待。
    
    这几个人和我的关系,更象是拴在同一条线上的蚂蚱,或者是站在同一座舞台上的演员,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我们挣扎的方式/方向不同,但无疑都是强权体制的受害者。我们也演了些对手戏,但都无意于入戏,这戏更象是演给“别人”看的。比较入戏,比较没有人味的,是太平二中杨校长、综治办杨姓负责人、拍摄我并搜查我又拒不签字的某中年妇女,似乎也是综治办的。他们始终坚定地站在强硬的对立立场上,从一开始就给我贴上了“死硬对头”的标签,断然拒绝沟通,打压我对个人权利的申诉和抗争。杨校长丧心病狂,公然惘顾事实地诬陷我“把女生带出校外”。这几人的做为,是棍棒之于恶仆,狂犬之于豪奴,丧失了个人的思考和意志,任人挥舞和驱使。
    
    在体制里讨生活,就像是入了黑社会,得按“上头”或“老大”的指示办事,越听话越受器重,越忠勇越受青睐。有独立思考或独立见解、有反思和批判精神的人格,恐怕难以容身,即使还没被排挤出局,也只能委屈求全,消极怠工。我和他们接触的时候,时时感到那条拴着他们的线,和提着线的那只手。像杨校长、“综治”杨这样的走腿打手,可能有机会平步青云,也很容易被“上头”丢卒保车,他们的做威做福会失尽人心成为众矢之的,民愤压不住,威胁到“老大”的时候,他们就是最兼价的牺牲品。至于那些动手打人的喽罗,除了无知,还是无知,除了被利用,还是被利用。让人同情但不值一提。
    
    江油,这座位于四川盆地西北部的小城市,总面积2719平方千米,人口87.76万,距成都160公里。在江油市停留的短短几天,所见所闻,总让我想起我的家乡——辽宁盘锦市。无论是城市规模,还是城市景观、人的精神面貌,这两个城市都很相似。在现实中国,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没有哪里是世外桃源。要想在生活中远离这些阴霾,除了行动,除了踏踏实实脚踏实地地去争取和改变、创造和建设,别无他法。
    
    
    公民调查 杨立才
    
    4月18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