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蔚:中国革命的起因,目标,具体途径之3—唤醒国人之232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3日 来稿)
    刘蔚更多文章请看刘蔚专栏
    
     第三集 (博讯 boxun.com)

    
    
     4 公平活动法
    
     好些人一提到民众争取民主公平的活动就想到必须由谁来领导,而共产党由屡屡采用所谓枪打出头鸟的做法,每次几个带头的一抓,参与的民众又没有内功,活动就完了。其实专制活动才离不开领导,因为它本来没有民意,如果民意和领导这两样都没有,活动就根本起不来。而民主活动由于本来已经有了民意,它不要领导一样可以进行。每次民主活动的各项事工,如谁打横幅,可以抽签抽出来,活动的事项,如明天是否游.行,行进的路线等完全可以参与人员一人一票表决决定。当有成千上万人时,可以分组抽签表决。每次表决的结果如多少票赞成,多少票反对,应记录下来,体现我们的确是民主公平的活动。这样也避免了让几个领导人承担过多风险和责任的状况。
    
     现在我们可以在小区,小街游.行,表演节目,应该说走到主干道上才能称为游.行。我们的活动并不明显阻碍交通,而且我们自己也有走路的权利,不必向中共警察申请,申请了它也不会批准。一天进行一,两个小时结束,可以连续进行两,三天。如果是去主干道,可以采取穿相同颜色上衣的办法,单列或双列在人行道上走,向路边人简短地讲,一样可以达到表达的目的。一些人希望有更激烈的办法,我们并没有说这是争取民主公平的唯一方式。实际上中国争取民主公平的事业就象食品一样,不是只需要一钟营养元素,而是需要多种营养元素。我们在民众间相互表达诉求,并不冲击政权,如果这样中共还是要来打压,那我们就只有与他们同归于尽了。这是可行的,详见下一个具体途径,除暴安良法。
    
     这里小结一下,公平活动法包括3方面。
     1)在参与民众中,以抽签的办法抽出各种事工
     2)参与民众一人一票决定活动事宜
     3)目前民众可在小区,小街或在主干道人行道上行进
     此法对普通百姓可行吗?第一,第二方面是参与人员抽签,投票,没有障碍。第三方面,一些人担心被官员否定,其实一个人只要一辈子不想给共产党当官,这些均不是什么问题。
    
     5 除暴安良法
    
     好多人认为现在不是冷兵器时代了,没有枪炮的民众无法与掌握了枪炮的政权抗衡。我们承认枪炮的作用,但民众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我们民众基本上赤手空拳,与中共政权打阵地战,指攻占或防守一个地方,我们会伤亡惨重。但我们民众为什么一定要与它打阵地战呢?它一队武警来了,说我们不能在这条街呆着,不呆着就不呆着,我们就走了。但它总得让我们在中国住,不能把我们赶到俄国去。
    
     2008年的杨佳只身冲进上海闸北区公安分局,挥刀杀死六名警察,2009年3月19日成都军区驻重庆17团一士兵在晚上七点半左右站岗时被杀,81式冲锋枪被抢,3月20日又有两名士兵在一宾馆被杀。英雄放出话来,“只杀穿制服的。”3月26日四川乐山市一士兵在巡逻时被人砍伤。据当地百姓说,“那士兵背个水壶外出巡逻,碰到人检查人的证件,被几个人出手砍伤,是用砍刀砍的。钢盔都砍破了。”现在四川,重庆的士兵在营门口站岗都穿着防弹衣。杨佳是北京人,我们叫他北京英雄。北京英雄,重庆英雄,乐山英雄以他们的义举为被欺压的13亿人指了一条明路。在这四起事件中,民众只死亡了杨佳一人,共产党军警是九死一伤,看来百姓近距离在中共人员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首先进攻,伤亡不会比中共人员包括军警大。
    
     这与战场上的进攻,防守根本不一样。战场上,防守一方战壕挖好了,架起机枪,进攻一方未必有利。在日常生活中,被攻击一方也不可能在街上挖个战壕。军警并不是中共媒体里描绘的武艺高强,更不要说中共在基层直接压迫我们的党支部书记,科长,城管,老师了。就算义士没什么武功,他就用个石头,看见一个军人在一米之内,没有防备,义士先出手而且决意将对方消灭掉。大家可以想一想会是什么结果。中共人员无论配了什么枪,挂了什么电子设备也不会管用。中共所谓的提高警惕没有实际意义,我们不会告诉他我们什么时候出手。一个人不可能老是想着别人要来杀他,这样两天这个人就崩溃了。其实对任何人都是这样,不管是男是女,只要他/她成心要消灭一个人,一般都能办到。这都是常理了。
    
     对此,共产党也没什么好防范的。它现在唯一没做的就是全国军管了,我们前面讲了全国军管并不可怕。平时我们就是过日常生活,中共基层的军警,城管是时常能碰到了,党支部书记,科长,老师则是近在咫尺的,你不去找他,他还来找你。过去很多人觉得共产党有枪有炮,是强大的一方,百姓若主动去攻击会遭到惨败。其实恰恰相反,当中共向我们进攻的时候,它的军警吃得饱饱的,带着枪,棍,盾牌,列队来了,我们没有武器,难以抵挡,若固守会损失惨重。而当中共的一两个人员没有进攻的时候,我们一两位义士冷不丁突然出手,全力打向对方,中共人员多半被消灭掉,这已经被多起事件证明了。
    
     毛泽东时代把这种义举叫阶级报复,它是害怕的,每每出现必高调反对。共产党不代表任何阶级,它说它代表工人阶级,它的哪次运动,哪个政策经过了工人一人一票的表决?从来没有。它只代表局长贪官集团。我们不讲阶级,讲人人平等。现在共产党管这样的义举叫恐怖袭击,对他们是够恐怖的,因为防不胜防。其实对平民的袭击才是恐怖袭击,因为平民是无辜的,他没有干坏事,却遭到袭击。而今天中国民众袭击/进攻的是中共的基层人员,这些人都不是无辜的。军警是它打压民众的支柱,其它基层人员如党支部书记,教师中有一些人有意对民众严重伤害,如打,扣留,下岗/开除,抢/没收物品,包括书籍。我们消灭一点这些人员一是为了讨回公道,二是避免他们继续为害民众,继续侵犯更多人的身体,物品,这本身就是正当防卫。
    
     我们不是要民众成规模地消灭中共的基层人员,不是说出动10万人去消灭它10万人,而是说今天13亿人每个人当自己身体,物品被谁有意侵犯的时候,绝对有正当防卫的权利。当中共人员侵犯我们的时候,他们是有备而来,我们不一定要在这时反击,我们可以选择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比如哪天他在饭馆吃饭,还在陶醉于火锅的香味哩,我们义士一块石头,一个全力出手,他就完了,而义士就是维权英雄,影响大的就是民族英雄。一个女人如果决意将一个男人消灭掉也能消灭掉,她打不过男人只是因为她想教训他一下,结果受到对方的反击。我们不是教训中共人员,今天2009年我们若出手就是消灭他们,我们已经忍了他们快60年了,两代人都在他们的欺压中死去了。这里奉劝中共的军警,在没有案件发生的情况下,不要查百姓的身份证了。老百姓现在钱已被中共抢光,本来火就很大,就是因为中共发的证件才让我们这么苦,它最好把我们注册到美国去。你军警看见我们在街上走就来查证件,我们真的想消灭人。
    
     人的权利包括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我们的经济权利包括土地,矿产,福利等都被共产党拿去了,这就是50%的权利。被共产党拿去的我们的选举权,办报权,结社权又占了40%的权利。对于愿意作相当让步的民众来说,我们总有权在小区表达,包括要民主,要公平,表演节目,在人行道上走,选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如果这样,中共还是要来对我们打,关,没收/抢劫我们的物品,连我们最后剩的10%的权利都要夺去,我们就只有消灭它的人员,冲击它的政权机关。
    
     有人讲,“你们反对中共人员,对他们就不能给点好处吗?”其实也有。就是中共的七千万吃财政的从基层到高层的人员,包括军警,老师,由于你们的工作对民众的坏处比好处多,与你们又拿钱又害人相比,你们光拿钱不害人要好得多。所以从2009年4月起,你们迟到,早退,旷工等均不应给你们带来负面影响,你们上班可以打牌,下棋,看影碟,出去逛街,不少拿一分钱。这是我们民众的态度,相信13亿人多数人会投赞成票。我们百姓最怕的是你们说,“保证完成任务。”那我们百姓就遭殃了。
    
     共产党在全国约350万军队含武警,它一般以师为单位在一个地方驻军。一个师至少一万人,那就是说它约在全国350个县有驻军,而全国有3000个县,那么在全国80%以上的县它是没有驻军的。有人说它可以以更小单位驻军,那样它更难防止军队起义。中共排以上干部都要是党员,这样它还不放心,还要在各级设立政委。它还不放心,还要设立与军队交叉平行的军区。比如山东省军区与26军就是交叉平行的。一个营起义比一个师起义容易多了,所以以更小单位驻军对共产党维护其统治并没有好处。
    
     2007年在广西的博白县,2008年在贵州的瓮安县,在甘肃的陇南市,民众都是赤手空拳就攻占了中共的县委大楼。关键还是今天2009年共产党还有多少人能信任到发枪的程度?它的军警平时也是没有子弹的,只有执行任务时才有,好些时候枪也没有。警察执行完任务,交还武器,子弹要在指导员面前一发一发地数,登记。一旦成千上万的民众走到一个县的政权机关,中共也就是有警察,可能有一个武警中队,约100人。如果他们开枪打民众,那民众有民众的办法,你这么残暴,那我下次生气了,我就不明着走过来了,而是想尽办法消灭你。
    
     所以对于愿意作出相当让步的民众来说,我们在小区,人行道上行进,表演节目,不消灭中共的人员,不冲击它的政权机关,以它不来打压我们为条件。对于愿意起义,也就是愿意攻占它的政权机关,县一级并不太困难,宣布成立民主政府的义士来说,民众在小区的自我表达丝毫不妨碍你们的义举,这样的活动只会使更多的人理解你们,愿意参加义军。民众早就该起义了。
    
     对于中共基层人员,高层我们接触不了,对于军警包括法官,城管,他们都穿制服,对民众迈着相同步伐,做着相同的动作,实行一体化管理,我们百姓难以接触到特定的人。所以愿意为自己或周围百姓伸张正义的民众可以采取杨佳方式,那就是这个城市的警察侵犯了我的身体,物品,我就消灭/杀掉这个城市的警察。这个城市的城管打了我,我就消灭这个城市的城管。中国总统伍凡已经授予了杨佳英雄的称号。除暴安良的杨佳是善良的人。他与他爸爸一起走路时,见他爸爸在前面扔了垃圾,就在后面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中共基层的党支部书记,科长,学校老师有相对好的,也有恶劣的,我们平时能接触到。所以对于党支部书记,科长,老师等人员,他们若否定我们两句,我们可以算了,如果他们还要有意严重伤害我们,就是对我们的身体,物品,包括书籍,有动作,他们谁干的我们就消灭谁,不应找另外的书记,老师来消灭。
    
     2008年江苏一高中的一位男生因为迟到被班主任罚跑而死,真不知道那老师罚了他多少圈,他又说了多少次,“老师,我实在是跑不动了。”老师体罚学生,在学生没有伤害他人的情况下,扣留学生都属于对人身体的伤害。2009年广东工业大学两天两名学生自杀身亡。
    
     中共的基层人员常常说,“我这样做是按规定办事。”我们谈了中共整个政权及其法律都是非法的,所以不要给我们讲什么规定。我们现在只能用人类的普遍原则,那就是当一个人没有侵犯别人的身体,物品的时候,其它人不能侵犯他的身体,物品,如果侵犯,他有正当防卫的权利。中共基层人员也常说,“吃这碗饭有什么办法?”我们愿意作相当让步的人们说,“你吃饭,你帮着邪党把持了政权,抢夺了我们民众的选举权,结社权,办报权,平时还否定我们主张民主公平的观点,我们也可以算了,你也不让我们进入政权。到此为止。如果你们还要来对我们的身体,物品侵犯,开除我们,就因为我们表达了我们主张民主,公平的观点,有了些爱好,信仰,我们就只有消灭你们的人员,把你们政权机关的红旗降下来,把我们蓝旗升起来,可以就是一条蓝色的床单,宣布成立民主政府,通电全球。反正现在我们百姓的生活是痛苦比快乐多。如果你这个还有一点职位,一点工资的人都不在乎与我这个一无所有的人同归于尽,那我更没必要在乎了。”
    
     注意正当防卫不仅是防止自己不受伤害,也可以防止别人不受伤害。比如义士看见沈阳的法院把一个人因为信仰包括功法判了劳教,法官及受害人与他都不认识。他就可以消灭那里的法官。中共的基层人员是它直接压迫民众的人员。过去他们仗着舆论和几百万军警的后盾欺压我们,现在2009年中共民心丧尽,舆论已经不在它那一边了。义士要在这一米,一分钟之内把他消灭掉,那几百万军警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中共的人员死了,人间少一个坏人;义士死了,是维权英雄,如果影响巨大象杨佳那样就是民族英雄。2008年10月杨佳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受审,场外一百多民众高呼五,六次“打倒共产党!”我们不讲打倒,打倒似乎主要是采用武力,和平方式也可以用,我们讲结束。写到这里,我喝了一口白开水。
    
     多数人希望中国和平地从专制走向民主,但民众必要的武力防卫还是要有的。你中共人员今天为了它给你碗里加两片牛肉,对我老百姓无限度地欺压,可能明天你吃饭的家伙都没有了。你仗着有个政权给你撑腰,我老百姓一般反抗不了你,但我老百姓可以就消灭你,与你同归于尽,反正现在生活是痛苦比快乐多。我们老百姓没有枪,打常规战争打不赢你们,我们就只能发射核武器,你中共人员没防备的时候,一个全力出手,消灭/杀掉你。这是防止其它更多的人受害,是除暴安良。中共基层人员可能想,在我们民众取得政权后会不会成规模地消灭他们?不会,因为那时中共政权已不存在,他们不能害人了,我们也就不需要正当防卫了。这里劝不是中共军人的人不要穿军装式上衣了,以防哪天百姓误以为你是而把你消灭掉。
    
     不要误以为我们在宣扬暴力,当别人没有采用暴力的时候,使用暴力是违法,打伤人是犯罪,中共的法律也是这样规定的。在一个人一米之内用力做动作,也是使用暴力的边缘。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近百万人在打斗中死亡,相信其中大部分是不应该发生的。在民主国家,打人的事情,一个人一年也见不到一起,而在中共辖区,打人的事情,一个人出去走走多数天都能看到。暴力只能用于正当防卫及起义。注意我们文章里的中共的基层人员包括在基层给它工作的党员和非党员。
    
     一些人说,“中国有几个人能象杨佳那样?”其实我们有足够的人员,关键还是人们心里的障碍,还是怕中共政权说他是杀人犯。正当防卫及起义的人士不但不违法,不犯罪,而且是民众的英雄。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200万人采取自杀行动。上文提到的那广东工业大学的男生从七楼跳下。有人调查显示,该大学一半以上的学生考虑过自杀。他们受了多少冤屈?难道与中共在基层的人员没有关系?与决定他们吃,住,成绩的老师,书记没有关系?13亿人都是被压榨的,都应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就这200万人已经大大超过了民众除暴安良所需要的人员。在一个城市或一个省下面的地区,只要一年出现几起民众消灭中共基层人员的事件,加上我们民众大力肯定英雄,一个人给五个以上的人讲,告诉他们再给五个以上的人讲,那就足以对中共的基层人员,就是直接压迫我们的那些人员,起到极大的震撼作用。他们不得不考虑了,要不要为了多吃两片肉,把命送掉。上海的警察就是例子,扣查杨佳自行车的警察就想立功嘛,其实当时没有人指认杨佳偷了自行车,也没有其它迹象表明这样的情况。我们的革命是中国全民大革命,是13亿人每个人都应该参加的,除了压榨我们的中共局长们。
    
     我们民众宣讲英雄的壮举很重要,可能比壮举本身的意义更大。中共媒体当然会说英雄是坏人,是杀人犯,我们若不讲,民众就可能以为英雄是坏人,或者不知道这个事情,那就完了。那样中共的基层人员就会与过去一样对我们打,关,没收/抢夺我们的物品,包括书籍。如果我们好好发掘,可能现在的材料都够了。2000年以来中共一年处决约一万人,其中消灭/杀掉中共基层人员可能就有10%。原因我们在后面给中共基层人员的公开信里讲。
    
     约是2009年1月广东一员工因老板拖欠他几个月工资,杀死了老板,被判死刑。应该说这是老板有错在先,如果是普通百姓欠了他几个月钱被杀了,不会判死刑。中共这样判是为了维护它的政权,它要维护老板的利益,但这是不应有的利益,让企业不倒闭。2009年广东省检察院还发表了意见,“老总一般犯罪不逮捕。”同样,杨佳的事情是他先被上海警察打伤,如果是普通百姓把他打伤后被他杀死,也不会判死刑。中共所谓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完全是假话。
    
     这里谈几起我们了解到而没有广为流传的民众义举。2006年8月北京城管队副队长李志强掀翻卖烤肉的崔英杰的摊子,崔英杰用手中小刀刺入该城管的脖子,消灭了他。崔英杰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如果是普通百姓来掀他的摊子被杀,根本不会判死刑包括死缓。这里我们大声说,“崔英杰做得好,是维权英雄,除暴安良的英雄。”这里我们呼吁北京民众,全国民众都这样讲,还要给城管讲。如果我们讲时,有人否定我们,我们可以算了,如果他们还要对我们身体,物品侵犯,开除我们,我们就只有又消灭它的人员。
    
     2008年湖北省天门市园林局长徐继荣收回一易姓先生已承包作养殖的湖泊,易英雄不愿被抢,一日来到徐的办公室用刀杀掉/消灭了他,易先生当时全身而退,以后情况不知。易先生就是我们民众的维权英雄,干得漂亮。看来不但中共基层的科长,城管能被消灭掉,局长也能被消灭掉。这里也呼吁天门市的民众大大地称赞维权英雄易先生,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们一定要给中共人员传递清楚的信息,“如果有一定职位,一定收入的你在我没有打人,抢人的情况下,还要对我什么也没有的百姓打,关,抢/没收,下岗,要逼我与你同归于尽,你都不在乎了,一无所有的我平头百姓更不会在乎。”
    
     2008年呼和浩特市的市委副书记王志平在办公室与一名女税务干部一起被枪杀,攻击者是该市一公安分局的局长关六如,他随即开枪自杀。2007年关六如还立了个二等功。据悉他是因为对王志平对干部升职不公平而决意消灭他的。我们注意到中共媒体对这类事件的报道常说义士是“买官不成而行凶”。我们知道在大陆现在就是在小学当个没有工资的学生干部都要给班主任塞钱,在官场不塞钱根本别想升。所以在大陆不能因为义士以前给谁送过礼就否定他的义举。那关六如自己还是公安分局的局长,他为什么选择同归于尽的方式而不是求告这个政权的方式呢?这还是说明这个政权让他感到绝望。他就是维权英雄。写到这里,我喝了一口白开水。
    
     2007年湖北省安陆一中高中教师王小平没收学生方毅看的小说,被学生方毅消灭/杀掉。学生的书籍是他的物品,你教师无权去抢劫/没收。就目前中国的状况,教师不但不应劝阻学生看课外书包括小说,而且应鼓励他们看,上课时间看也可以,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课外书小说至少比共产党的语文书好,语文书根本不讲正义,公平,只讲共产党谁有力就归谁的强盗法则。《射雕英雄传》还讲些道德,道德高于利益。你们这些当教师看看今天中国社会,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干。我们就愿意学生们多看看金庸的作品学些侠义之道。再说为什么学生们大都对课内书不感兴趣呢?那些内容是谁定的?高中数学要学本来属于大学的函数,合理吗?共产党的教科书与它的法律一样根本没有征求过师生的意见。你老师说学生考不上大学怎么办?他考不上他自己负责。根本上,你们这些教师还是为了学校的评比,还是要共产党给你们碗里加两片牛肉,这下命都没了。我们在这里把道理给你们老师讲透。你们老师上午收了我们学生的《射雕英雄传》,可能下午我们学生的降龙十八掌就打上来了。学生方毅是维权英雄。消灭一个欺压我们的中共基层人员就能解放几十个,上百个甚至更多的人。
    
     在目前中国扭曲的环境里,一些人即便是好的行为也掺杂些不好的因素。这里我们呼吁民众消灭中共基层人员时,不可有意折磨他们,不可有意伤及他们的家人。中共的基层人员包括为它服务的党员和非党员。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的法律都是每位成年人独自承担他的法律责任,父亲欠了钱,你也不能找儿子还。相信我们发现的除暴安良事迹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由于共产党的残暴统治,不少义士真正是因为反对暴政而消灭它的人员,而它的媒体,网站不会这样报道,只会说义士自己婚恋,送礼等出了问题而去攻击。民众消灭其基层人员就是除暴安良,英雄其实是为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而献身的。从2009年4月起我刘蔚每发现一位因反对中共暴政而消灭其基层人员的人士,就是说不是为了私人恩怨,我都会肯定他,称他为维权英雄,影响大的称为民族英雄。
    
     除暴安良法同样适用于广大的农村。在那里一个村有一千人,而他们总是受着就6个人左右的中共村官的欺压,各种收费占去农民收入的一半以上,不少村的土地被村官卖给了开发商,村官把大部分钱分了,农民得到很少的补偿。中国的百姓真是太好欺负了。现在也在觉醒,2008年陕西,黑龙江部分地区的农民就起来拿回了自己的土地。老百姓不向中共基层人员发射点核武器真不行。杨佳的“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真是太好了。
    
     决意消灭中共基层人员的义士一个人行动已有相当的把握了,因为我们是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全力击打,两个人如果对付一个人应该有绝对把握,不要超过三个人。决意行动的人应该考虑怎样让外界知道你的行动是为了反对中共暴政?是给海外媒体发信吗?还别的办法?你们要想一想。同时一旦发生义举,知道任何相关情况的人一定告诉外界,不能让英雄白死,英雄相当程度上是为我们死的。在没有具体信息的情况下,如果英雄消灭的是军警,法官,城管,我们大致能判断出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们也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这几十年,中国民众是一样的痛,一样的泪,心都是相通的。
    
     民众也不应因为有了家庭就不能行动了。我们说当初你与你配偶相遇时是一种缘分,今天可能是你受了欺压,可能你要伸张社会正义。你受了欺压,你的家人能帮你吗?如果舍弃正义,公平去维系一个家庭又值不值得?有道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况你的配偶,都是成年人了,没有你那二十几年他/她不是一样活过来了吗?杨佳就是个例子,他的壮举使他,他的妈妈,爸爸都光载史册。如果他象很多人一样,想着我去干了,我妈妈,爸爸怎么办?而对这件事算了,那民众对他们一家的评价就会一落千丈。
    
     我们的行动应该不会给民众带来更多的损失,知道事情的就一两个人,所以中共打压民众也没有用,但13亿人的心是相通的。老百姓没有老天给他生活的一寸土地,没有住房,食品,医疗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局长们白白霸占民众的土地等资源自己去发财,没有几个生活不苦的,没有几个不恨共产党的。2009年1月安徽长丰县一宾馆发生火灾,四名该县的领导/官员一死三伤。县办公室主任被烧死,县长等三人从宾馆四楼跳下,摔成重伤,妓女裸体逃生,而火灾发生时间是晚上12点到1点之间。我老百姓要问晚上12点,四名县官员跑到宾馆干什么呢?所以消息传出后,民众多拍手称快。2009年2月央视北配楼被烧,民众也是叫好,一座制造谎言的大楼被烧了有什么不好?一些人认为中共还能统治中国50年,也有不少人士认为中共可能在一年内,那就是2009年就垮台。我说这真的取决于中国13亿人,要是多数人还是不能走出家门为结束它的统治有行动,包括讲真相,那它可能继续统治中国一万年,它自己是不会主动下台的。
    
     下面我给各位代写一封公开信给中共基层的军警,书记,老师等人员,全信页面调整一下,可能在一页以内。各位若觉得好用,就广为传播,如果你受到欺压,也可将此信寄给或者就交到中共人员所在的地方。中共恶人的地址,你可以打印出来帖在信封上,不必你手写。这样既达到了最后警告他的目的,也没有暴露你自己。
    
     致中共基层军警,法官,城管,书记,科长,老师的公开信
    
    中共基层的军警,法官,城管,书记,科长,老师,
    
     我们是中国觉醒的百姓。自从1949年来自西方的共产党在中国建政以来,它武力霸占老天给中国民众生活的土地,矿产等所有资源,局长们白占这些资源自己去发财,完了连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都不给民众,还对民众进行各种人为的收费。同时他们一手决定民众收入,一手决定民众支出/物价,实际上收民众80%以上的税。现在2009年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的平均收入约是400元人民币一个月,而一人一生所需的住房,食品等基本生活费是133万元人民币,就是说老百姓干八辈子也挣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费。中国历代百姓都有上万平方米的土地生活,基本生活无忧。现在欧美,俄国,印度都是占用了土地的政府给每位居民提供住房,食品,医疗等基本生活。你们服务的中共政权带给中国人的不是进步,而是退步,它才是真正的反动政权,汉奸政权。
    
     现在2009年中国民众对共产党的反对可以说是一呼百应,常常民众一个人被你们这些基层人员打了,上万民众就走上了街头。2009年4月的四川南充就是这样。2007年在广西博白县,2008年在贵州瓮安县,甘肃陇南市各有几万或十万的民众攻占了县委大楼,如果他们宣布成立民主政府只是一句话的事。2009年4月已经有5200万中国人宣布退出了中共及其附属组织。中国过渡政府于2008年在美国成立,伍凡任总统。中国建立一人一票选县长,省长,总统的民主制度和全民福利的制度已深入人心。
    
     你们说,“吃这碗饭有什么办法?” 我们愿意作相当让步的民众说,“你吃饭,你帮着邪党把持了政权,抢夺了我们民众的土地,矿产,企业,福利,选举权,结社权,办报权,这已是一个人90%以上的权利了,你们平时否定我们主张民主公平的观点,我们也可以算了。到此为止。如果你们还要来对我们的身体,物品侵犯,开除我们,就因为我们表达了我们民主,公平的观点,有了些爱好,信仰,连我们最后剩的这10%的权利也要夺去,我们就只有消灭/杀掉你们,把你们政权机关的红旗降下来,把我们蓝旗,可以就是一条蓝色的床单升起来,宣布成立民主政府,通电全球。反正现在我们百姓的生活是痛苦比快乐多。如果你这个还有一点职位,一点工资的人都不在乎与我这个一无所有的百姓同归于尽,那我更没必要在乎。”
    
     这不是说民众不能起义,民众早就该起义,宣布成立民主政府了。我们是说如果你们对我们这拨本来只在小区走一走,表演一下节目的人也来打,我们就只有消灭你们,象杨佳那样。我们会挑你中共人员没有防备,比如你在饭馆吃饭时,用个石头,全力打击,你就完了。我们说的中共的基层人员包括在基层给中共工作的党员和非党员。你身上配了枪炮,电子设备,后面有几百万军队给你撑腰都不管用,我这一分钟在这一米之内就要消灭/杀掉你。我老百姓没有枪炮,常规战争打不赢你,但在你拿走了我90%以上的权利后,连最后10%的权利也要来拿,也就是对我们身体,物品有动作,我老百姓只有发射核武器了,这本身就是正当防卫,防止自己或其它百姓被你们伤害。你死了,人间少一个坏人;我死了,我是民众的英雄。对军警,法官,城管,我们采取杨佳方式,就是这个城市的这些人员害了我,我就消灭这个城市的此行业人员。因为你们是一体化管理,对我们民众基本上是同样的动作,我们也难以接触到特定的人员。对书记,科长,老师,你们差别较大,我们对你们是谁害了人,我们就消灭谁。
    
     如果你们要继续相信压榨民众的中共的言论,包括规定,由你们去,但你们不能要求别人也接受,更不能因为别人不接受,就对别人的身体,物品有动作。我张贴标语,你把我的标语撕掉,我可以算了。你还要来没收我一元钱人民币的糨糊,不要怪我哪天找个机会消灭/杀掉你。2008年中国经济危机总爆发,根本原因是百姓的钱已被局长们通过你们收刮光了,老百姓对你们的火气本来已经很大了。以前我们民众已经谈了很多,这封信可算是最后一次了。2000年以来中共每年处决约1万人,现在强奸犯不判死刑,经济犯很少判死刑,所谓政治犯很少判死刑,这1万人基本上是所谓的杀人犯。而中共对于民众之间的杀人多数不判死刑,但对于杀它的人员的不够死刑的也判死刑。比如杨佳,如果是百姓把他打伤后被他杀死,中共不会判死刑。所以你们可以想见这1万人中相当部分人就是消灭了中共的人员而被他杀害的,他们是我们民众的英雄。
    
     我们说你们给我们留一点空间,如果一点空间也不留,我们就只有爆炸了,炸药就是这么造的。你们的局长所谓的待遇是抢你们十元,还你们二元,然后把那二元叫给你们的待遇。如果局长们给你们的那碗饭太难吃了,就不要吃了。不要为了局长们给你们碗里加两片牛肉,连吃饭的家伙都没了。我们都没想过去吃你们那碗饭。愿意站在民众这边的人,我们欢迎,我们已经总体上肯定了胡耀.帮,赵紫.阳。不愿意的人,望我们这段时间能和平度过,你们不要对我们的身体,物品再有动作,我们也不发射核武器,平安等到新中国的到来。
    
     中国觉醒百姓
    
     2009年4月 本信完
    
     以上就是除暴安良法。此法可行吗?对于少数有勇气,担负民族责任的人来说,没有什么障碍。对于多数人来说,就是肯定英雄,称赞英雄,一个人给五个以上的人讲,告诉他们也给五个以上的人讲。如果不讲,中共的基层人员还是会对我们的身体,物品想打就打,想关就关,想抢就抢,包括没收。前面的2 我不干了法 3 维护权利法 4 公平活动法都离不开5 除暴安良法。因为你如果被书记瞪一眼都怕,那的确什么事情也不可能做。有了这个除暴安良法,我们就有了底气。你书记都不在乎你已有的职位,工资,要逼着我与你同归于尽,那一无所有的我更不会在乎。
    
     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近百万人在打斗中死亡,上千万人被打伤。这里奉劝那些参与的百姓不要再去打与你一样被共产党压榨的其它百姓了。你们若因主动打人被人消灭了,消灭你的人虽不算英雄,我们也不算他违法犯罪,因为在今天中国没有代表民意的法律情况下,百姓自己为自己讨回公道是可以理解的。
    
     中国目前发展着除暴安良法,民众对中共人员越来越痛恨,望各位百姓一定肯定英雄,不能让英雄白死。我们希望一年之内也就是到2010年4月,达到这样的效果,就是中共的基层人员意识到他因为民众有自己的观点包括要民主,要公平,有自己的爱好包括信仰而侵犯他们的身体或物品时,他侵犯100个人/次,就多半会有1个人来消灭他。那他就要考虑了,要不要为了局长给他碗里加两片肉把命都送掉?目前他欺压民众,民众就让他欺压,他还可以升官发财,他为什么不欺压?还是伍凡总统说得好,“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权。”如果13亿中国人十个人里面有一个人象杨佳那样,中国的民主,公平早就实现了。
    
     第三集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蔚:中国革命的起因,目标,具体途径之2/唤醒国人之231
  • 刘蔚:重庆英雄打响了反对中共政权的第一枪(下)/唤醒国人之229
  • 刘蔚:为重庆两天消灭三名中共士兵叫好(上)—唤醒国人之228
  • 刘蔚:中国的经济危机到2508年也不会结束,除非共产党下台(上)—唤醒国人之227
  • 刘蔚:共产党何时垮台取决于民心(下)—唤醒国人之226
  • 刘蔚:共产党何时垮台取决于民心(上)—唤醒国人之225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下)—唤醒国人之224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上)/唤醒国人之223
  • 刘蔚:一个人既不应向人借钱,也不应借钱给人(上)/唤醒国人之221
  • 刘蔚:论结束中共统治的必要性 (中英文) /唤醒国人之220
  • 刘蔚:中共的影视同样告诉我们它是邪恶的 (下)/唤醒国人之219
  • 刘蔚:觉醒人士看2009年/唤醒国人之218
  • 刘蔚:中共的影视同样告诉我们它是邪恶的 (上)/唤醒国人之217
  • 刘蔚:2008年中国与1989年中国的三大不同/唤醒国人之215
  • 刘蔚:印度比今天中国好得多,一并支持《08宪章》 (上) /唤醒国人之214
  • 刘蔚:共产党至今没有否定过我的文章 (下)/唤醒国人之213
  • 刘蔚:共产党至今没有否定过我的文章 (上)/ 唤醒国人之212
  • 刘蔚: 唤醒国人之211—只有为老百姓讲话的人才算爱国者(下)
  • 刘蔚:唤醒国人之210—只有为老百姓讲话的人才算爱国者(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