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教育到底在追求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2日 转载)
    ——再谈《又一个全班55%考上北大清华》
     笔者在不久以前,人民教师孙维刚逝世七周年之际,写了一篇文章:《又一个‘全班55%考上北大清华’》,发表在一个网站上。一个月过去了,访问者400人,回帖12人。
     想当初,七年前,孙维刚老师的第三轮实验班55%考上北大清华后,轰动全国。2002年孙维刚病逝,震惊京城。为什么时隔七年变成死水微澜,一片沉寂? (博讯 boxun.com)

     同一国度,同一件事,同一教师,同是“全班55%考上北大清华”,而且,这是继孙老师走后的2005年发生的又一个55%,为什么反响落差如此之大?我们不禁要问,中国教育到底在追求什么?什么是你心中的最爱?
     反响大起大落,从表面上看,是我们民族在教育问题上缺乏理性的一种浮躁情绪。从深层次上看,我们在执行教育方针上存在着严重混乱和盲目性。
     毛泽东同志在建国初期提出,我们的教育方针是: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 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之后虽几经修改,但始终离不开德、智、体等元素。
     孙维刚在应试教育占有绝对统治地位的1980年,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教改实验。在德智体等几方面达到了 登峰造极的程度。他是北京乃至全国公认的教育战线上的一面旗帜,是楷模,也是不可复制的奇迹。
     孙维刚是在2002年病逝的,可以说他是为教育事业而献身。他的最后一轮实验班,在他身后三年又以近55%的比率考上北大清华。时隔八年,连续两次以全班 55%考上北大清华。如此经得住考验的教学经验,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教育成果,却不足以引起全国数以万计的教育研究机构的关注及认真研究,我们中国的教育到底在追求什么?
     孙维刚舍弃生命在教育战线锐意改革,绝不是为了功利。他是在践行着党的 教育方针,他用鲜血和生命开辟了一条中国教育改革的金光大道!
     有谁能做到他的学生胸怀远大理想,道德高尚?
     有谁能做到保证学生8、9个小时睡眠?
     有谁能做到课后不留作业?
     有谁能做到初二讲完高中初中全部数学课程?
     有谁能做到让自己的学生越级参加国内外各种学习竞赛并拿大奖、金牌?
     有谁能做到所教的学生几乎(只有第一轮一人没有考上)100%考上大学?
     有谁能做到连续两次全班55%(四轮实验班共有70多人)考上北大清华?
     有谁能做到学生们文体大发展?
     又有谁能做到把上述诸多元素融入同一教育单元?
     这一切正是我们的教育方针所倡导的,正是我国人民梦寐以求的期盼,正是所有的教育者呕心沥血所追求的最高目标。
     建国60年来,令全国人民深恶痛绝的中国教育制度暴露出的种种弊端,应试教育,智育第一,课业负担过重,分数至上,思维僵化,能力低下,厌学情绪,道德下滑,体质下降等现象,到了孙老师这里却一一得到解决。
     如今,小学生的书包变得大大,初中生的作业留得多多,高中生的书本堆得高高,可是孙老师却可以把这一切变得少少。
     这样的天赐我们的,求之不得的,货真价实的教改经验,为什么不能抓住不放?为什么不能彻底地研究,逐步地全面推广?为什么束之高阁?中国的教育到底在追求什么?
     中国有句成语:“叶公好龙”。为什么今天的教育者成了地地道道的“叶公”?究其原因,无非是功利主义作祟,官本位当道,畏难情绪,缺乏权威的有效的负责的评价体系,缺少强有力的推动使然。
     说到功利主义,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超级功利主义。由于社会存在分配不公,所以出现了“累不挣钱”,“挣钱不累”的现象。挣不累钱,累钱不挣。大搞形式主义,耍滑头,找最容易的事儿干。动脑筋的事不干。对孙维刚事迹宣传了,号召了,学习了,纪念了,就完事了。多省事!
     官本位当道,重官不重教。在教育上,只唯上,一切官儿说了算。不独立思考。升学率都上不去,还提什么北大清华?5%都办不到,还提什么55%?不是没事找事么?孙维刚的经验听都听不明白,还提他干吗?岂不自毁形象!
     畏难情绪满脑,懒于思考。弄不明白,弄明白也干不明白。得不到强有力的支持。诺大个中国找不到一个权威的、科学的、深孚众望的教育评价体系。教研活动年年搞,研讨会月月开,论文天天出。良莠不分,伯仲难辨。在教育改革的圆舞曲的伴奏下,举国上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大跳教育改革集体舞。
     最可怕的是,真正践行教育方针的孙维刚教育经验得不到彰显。反之,严重违反教育方针的应试教育却大行其道,甚至用升学率来考量政绩。
     由于没有权威的科学的教育评价体系,也就不会有一只出于国家最高机关的强大推手。科技和教育是我国政务的两大部分。“科教兴国”是我国的基本国策。但是由于教育不易考量,科技和教育不能平列。科技上有重视、重用、重奖、重推,而教育上没有。所以,在我们这个以“尊师重教”著称的国度,尊师,尊又不尊;重教,重又不重。中华民族又怎样完成伟大复兴?
    
    教育是强国的根本。胡锦涛总书记最近在讲话中提到: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科技进步日新月异,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知识越来越成为提高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决定性因素,人才资源越来越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资源,教育的基础性、先导性、全局性地位和作用更加突出。中国的未来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归根结底靠人才,人才培养的基础在教育。教育是提高人民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的基本途径,是发展科学技术和培养人才的基础工程。大力发展教育事业,是发挥我国人力资源优势、建设创新型国家、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温家宝总理说,“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离开根本,自然“亏本”。遭受应试教育的惩处势所必然。
    
    中国水稻之父袁隆平,“饱”了中国和世界亿万人民的“胃”;中国教育之神孙维刚,“称”了中国亿万人民的“心”。一个是果腹的粮食。从饥肠辘辘,到丰衣足食;一个是精神的食粮。从“识”(食)不果腹,到寝食难安。
    
    “长年工作在地里”的袁隆平,如果没有国务院作后盾,作强大的推手,也绝不会走到今天;正因为如此,“心中只有学生的”孙维刚也必然走到今天。
    
    试想想,如果孙维刚有袁隆平那样的福分,他的典型经验得到国务院的强有力的支持,若干年后。全国的老师学生普遍受益,那么我们中华民族是什么成色?
    
    袁隆平“惠”及亿万人民的千家万户,孙维刚则“慧”及亿万人民的万户千家。孙维刚又能培养出多少个“袁隆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将指日可待!
    
    批了一个马寅初,多了7、8亿中国人;怠慢了一个孙维刚,多少孩子心灵遭受“涂炭”?
    
    回首改革开放30年,国人不会忘记改革之父邓小平,可是我们也同样不能忘记他老人家的一句话: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失误在教育。
    
    斯人已去,言犹在耳。谁有回天之力,力挽狂澜,来医医中国教育的“禽流感”?
    
    俗话说:照葫芦画瓢。小平同志有一句名言:“摸石头过河”。是说学有榜样,凡事要有所依循。可是在我们中国就可以“有葫芦不画”,“有石头不摸”,照样官儿稳坐,优哉游哉。听一句讲半天,一句话说一年。光挖坑不挖井,光挖井不见水。骑马找马,熊瞎子掰苞米,掰一个,扔一个。喝一碗,泼一碗。瞎折腾!
    
    孙维刚这么好的经验,已足够我们受用的了。尚且视而不见,漠然处之。往下,你纵有千条妙计,又有谁听?又有何用?
    
    重塑孙维刚,重学孙维刚,走近孙维刚,走进孙维刚!青山在,人未老。让我们倍加珍惜这宝贵的千载难逢的教育资源(这也是对正在教育第一线工作的教师的真心尊重)。这是地道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中国品牌,是自主创新,是“真招”、“实招”、“硬招”、“绝招”,但已不是新招!
    
    我们就会发现这是一条教改的捷径,诸多困扰教育的难题,将会一一破解。再来制定《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化纲要》,我们就会眼前一亮,精神为之一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教育制度的腐败和落后非改不可/陈昌元
  • 中国政府的义务与教育
  • 教育是块大蛋糕?
  • 呸!不怀好心的教育!
  • 中国教育的问题了,必须得想辙!
  • 杨贵元:应试教育害死人
  • 孔子的教育思想再解/鹿玉山
  • 让教育回归净土/刘长晖
  • 强迫孩子记领导,思想教育是奴才教育?/程向阳
  • 12年义务教育差钱吗/熊丙奇
  • 中石先生再谈传统文化教育/张志勇
  • 不要曲解“应试教育”,更不要误读“素质教育” /张志勇
  • 教育官僚掐死高校教师/余少波
  • 追寻有意义的教育/范美忠
  • 教育部批判“普世价值”
  • 中国高等教育官本位/刘明伟
  • 藏区的道德教育/巴登尼玛
  • {教育公平}“重点校”能消灭么?
  • 幼儿“人伦教育”的改革/叶凌
  • 教育部叫停借体检名义进校园进行非法医疗活动
  •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简历
  • 留美海归北外校长郝平升任教育部副部长 (图)
  • 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成人教育学院影视动画培训基地维权
  • 青海藏族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实现“完全免费教育”
  • 太原市万柏林区教育局长白景春不如叫黑景春
  • 受过西方教育的中国领导人:成中共领军人物
  • 教育部:30年我国送出留学生约139万 百万仍在外
  • 教育部称今后对高校学术不端零容忍
  • 女政协委员当众炮轰 教育部长周济很尴尬
  • 全国政协闭幕:提案热点教育就业三农
  • 上海代表语惊四座:恢复大学5年制教育 第1年专搞军训
  • 河南全省百余民师代表齐聚教育厅讨说法
  • 人大国学院学生难拿国学学位 教育部至今未认定
  • 云南13年义务教育悄然流产 政府难以支撑成本(图)
  • 网址只差1个字母 教育部学历查询网惊现山寨版
  • (教育黑幕)办学为民还是为利?为何泉州公立名校的初中部都卖个精光?
  • 广西贫困女童教育现状调查:女孩读书不如养母猪
  • 教育部党组会议研究部署反腐倡廉建设
  • 赤裸裸的不公平---职业教育教师受政策歧视
  • 没有作为的文昌市教育局/王泽月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天津市黑暗的小学教育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教育部长“辞退”代课老师,无耻?
  • 揭露教育部十宗罪
  • 成都教育局纵容包庇,树德联校逼疯女生
  •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 “10%”看教育部的水平
  • 教育部文件暴露惊天骗局:大学在如何非法牟取暴利!
  • 审坤:谁在“逼良为娼”? 万恶的教育乱收费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 中国官员汽车一年烧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白桦: 教育买卖在中国
  • 江西小学爆炸突现中国教育悲惨的困境--触目惊心的资料大披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