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受伤的朝鲜,我不了解它/魏寒枫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1日 转载)
    
       “受伤的文明”,奈保尔如此概括他的母裔国印度。这个词,用在朝鲜身上也比较合适。如何看待朝鲜,我基本认同以联合国各项公约为标准的普世价值观。我们经常代那里的人民感叹、可怜甚至咒骂它,但我们真的了解它吗?我们真的尊重它人民的感受吗?
        (博讯 boxun.com)

      陪美国来的韩国朋友吃饭,选在海棠花,朝鲜大使馆开的。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不是很了解它。原来朝鲜,他们也搞这么豪华贵得离谱的料理。上来一碗泡菜,我们很客气地问朋友:这就是传说中的韩国泡菜?话音刚落,旁边的朝鲜服务员正色回答:对不起,这是朝鲜泡菜。我们伤了她的心吗?另外一家朝鲜奥委会开的料理店,同样超级贵,我们也吃过。里面的服务员载歌载舞,热情无比。我笑着问:正日同志最近还好吧?主体思想最近怎么样啊?朝鲜美女很看不惯我的不严肃,马上面有愠色。这些服务员都是标准的美女,据说都选自朝鲜国内,比美丽更大的特点,她们显得非常自尊,或者说敏感。她们究竟是什么人?她们平时干什么?她们想什么?我们倾听过吗?
      
      我想起我们自己的民族,受过无数的苦难,艰难前进,但我们关注过别人的感受吗?我们觉得是拥抱,是王化,别人是这样认为吗?奥利弗•斯通电影《天与地》里,越南父亲对女儿说:我们这块美丽富饶的土地多灾多难,它一直是别人的殖民地或附属国,法国人侵占过它…… 讲到这,我感觉和他同病相怜,东亚病夫的苦难家史嘛。没想到他再来一句:从前是被中国……顿时很别扭,怎么中国和法国扯在一起了?
      
      朝鲜运动员怎么样?是不是缺衣少食,没有自由,完了球没踢好是不是还得挨打,像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运动员一样?老实说,我不知道。但要说起朝鲜足球,我就是这样想的。于是,看到朝鲜已在世界杯预选赛上排该小组第二,甚至到过第一时,我大吃一惊。朝鲜足球有这能耐?!等到看体坛周报报道,朝鲜足球这么炫,非常重要的一条,他们在足球上从未闭关锁国,甚至非常开放,现役国家队留洋球员已经有七个,分别呆在日本、韩国、俄国和瑞士。这四个国家的政治形态和朝鲜截然不同,其中与韩国更是兄弟纷争,恩怨纠葛。
      
      这个事实对我个人很震动。这不是我想象中的朝鲜。朝鲜球员怎么能踢得这么好?朝鲜球员怎么能出国?而且是去自由国家?其实我们都知道,朝鲜进过世界杯前八,如果不是葡萄牙的尤西比奥发神经,差点比韩国兄弟提前四十年进前四。但我真的忘了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朝鲜主力后腰安英学,他是朝鲜侨民,生于日本这个政体在战后已被成功改造的国家。而这又不妨碍甚至有助于安英学和他的父辈们,可以非常安全而团结地在日本结成联合体:旅日朝鲜人总联合会,接受完全正宗的朝鲜教育。若干年后,他可以很奇妙地加盟韩国水原三星俱乐部,韩国人视他为兄弟。而更奇妙的是,朝鲜人竟未视他为叛国,将他招至国家队。而在我眼里,我一直以为这三个国家水火不容,尤其是韩朝两国,动不动就是战争边缘,怎么还能这样自由往来、交流人才啊?
      
      如果说我们相对了解它的领导人,我们真不了解它的人民。我总想,连中国都踢不好球,朝鲜怎么踢得好?但我不知道,中国人都是婊子性格四处浪,今天看足球能意淫就足球,明天就转向篮球,后天看有钱人都玩高尔夫,于是全转高尔夫了。人家不是这样的。体坛周报的报道告诉我,朝鲜很穷很憋屈很怪异,但朝鲜人有自己的爱好,爱得比谁都纯,除了泡菜,就是足球。城市乡村,有场地没场地,一个国家都在踢,泥巴地里踢,穿上布鞋踢,学生选择足球,就有老师辅导……
    
    
      我突然明白一个常识,踢足球,不一定像中国人总是娇气地说,需要场地和草皮。有条小巷,有个吹大的猪尿泡,关键是有爱,就能踢。我才想起,是啊,国际通讯社发出无数非洲贫民窟的孩子围着破球奔跑的图片。我才想起,这些国家可以失去一切,但不能连足球都没了,不能连最后的心爱之物都没了。受伤的印度,不能失去板球,失败的非洲,不能失去足球,坚硬的古巴,从来不曾失去棒球,和他们醉心的音乐。他们失去了很多,他们可能被贫穷和专制禁锢,是什么在拯救他们?不是杯水车薪的粮食计划,不是隔空虚幻的人权呼吁,是他们自己,是他们对命运的追索,和自由的觉醒。
      
      我真的不了解它。比悲伤的文明更令人悲伤的是,其实我们不了解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