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可以原谅的邪恶——电影《燃烧弹》观后杂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曾经多少个一个人读书的雪天或雨天,我回味着汉娜•阿伦特对“平庸的邪恶”的批判。从阿伦特“倒叙”到雷蒙•阿隆——他的《知识分子的鸦片》一书锐利得让人眯眼——我也唯恐自己陷入不宽容。阿隆的不宽容,甚至让我常常想起我比较讨厌的鲁迅。 (博讯 boxun.com)

    我,试图为下一代人指明一条历史理性批判的路径。这,也是我在被外界称为睿智时的通俗历史写作中的一点自我肯定。
    写出这些几乎难以为没有哲学基础的人们所理解的话语,不是炫耀我高深的学问,而是我刚刚在休闲状态下看完一部网络电影《燃烧弹》。片子到了末尾,那孤独的女人的腹里又产出了新生命。我的泪水涌出。泪水如果可以淹没邪恶,我当然会原谅邪恶!
    影片中的女主人公因为偷情而放弃了与丈夫和儿子一起看球赛的机会,她与此前偶识的体育记者欢快纵欲的时候,电视上报道英超联赛现场爆炸了。体育记者本该去现场采访,却因此次性狂欢保住了性命;女主人公本该陪儿子与丈夫去看球赛,却因此而丢掉了他们。
    坦率地说(就是她自己的心理),丈夫由于是个工作狂,很少给她性满足,而对儿子的爱成了她的天堂。或许,这是个宿命——她太爱儿子,无形中也疏远了丈夫。
    女人偷情,算不得邪恶。
    邪恶的是恐怖分子的内线正是警察局的头头。他本不想把恐怖事件搞得那么大,只是由于计算错了某些数据,才使爆炸后果极端悲惨。更为悲惨的是,那位被炸死的丈夫、工作狂(上千个受害者之一)正是这个头头的手下,警方的拆弹专家。女主人公和体育记者在悲痛、愧疚中开始调查真相,在这个过程中女主人公又救了恐怖分子内线、警察头头的儿子一命。
    整个影片的底蕴或言宗教基础,就是《圣经•旧约•约伯纪》。约伯失去了一切心爱的东西,儿女,牛驴,财宝,房屋,但是,他没有责怪邪恶,而是坚信上帝的旨意使那一切发生。而后,他又获得了比原来更丰富的一切!
    妇人产下儿子,正如约伯重获一切!
    我们固然恋念失去的东西,但是追求并珍惜未来的机会才会使我们远离邪恶。
    我曾养过一对小狗,但是由于疏于防病,使其中的一个得脑热风,又使另一个受到传染。最后,不得不把它们装进笼子,扔到水里淹死。在以后的几天里,我寝食不安,为自己的残酷而羞愧。以至于将两个小狗的尸体捞上来,驮回家,冲洗干净,找到运河边的一块地方埋葬起来。几乎有半年的时间,我不敢到那地方去一次。有时,只到河的对岸看两个小家伙的埋身之处。好在,绿草已经掩遮了那块“墓地”。后来,又有了一只小狗。它不是名贵品种,50块钱从桥头集市买来的。不过,对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打预防针,两次,70块钱,超过了它本身所值。
    由此,我相信:上帝作为爱与善的观念,存在于我们生活的任何细节。谁会将一部影片,两个小狗,一个作家的眼泪联系在一起呢?
    《约伯记》,《圣经》中的一篇作品。
    我仍坚持说,我不会将自己的信仰强加给任何人;我更坚持,不接受任何方式的强行洗脑、传教。因为,我相信上帝在生活细节中给了我们足够的启示。看着影片上体育记者与女主人公偷情的场面,我甚至有些“身临其境”。在纯粹教义那里,有这样的念头也算是罪恶,但我更认为这是我作为血肉之躯的本性;看着影片以一个新生命的出现为结局,我的心灵受到了冲洗,冲洗是否“洁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更深地理解了什么。
    好了,写完评论,去洗把脸,别让泪痕留在脸上。相信上帝,会让一切重建——REBUIDING——影片的红标语里有这么一个词重写了一遍。
    好了,打球去。原谅邪恶,始自于我心的自省,比方一次深切的羞愧!
    2009年3月30日下午4点20分完稿,4月7日改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 綦彦臣:我相信余杰,是一个道德人!
  • 中日潜艇事件“马后课”/綦彦臣
  • 一位“老弟”在写诗/綦彦臣
  • 綦彦臣: 如果激怒了你,我道歉!
  • “礼貌传唤”之后的杂感/綦彦臣
  • 綦彦臣:浅说中国股市政治化问题
  • 綦彦臣:“六四”文献学研究浅议
  •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 綦彦臣:中国民族主义问题检讨
  • 我记忆中的地震:老鼠早搬家/綦彦臣
  • 应当“以观后效”——我对奥运及西藏问题的看法/綦彦臣
  • 关于毒饺子问题的一些看法/綦彦臣
  • 政府不是“救世(市)主”——写给草民炒股者的忠告/綦彦臣
  • 汪兆钧先生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回应向钧先生“集体失语”论/綦彦臣
  • 给温总理上一课——关于《沉思录》之外的一些东西/綦彦臣
  • 綦彦臣:“吴晓灵悖论”与货币内战——中国金融改革大败局评析
  • 滚滚污水运河流/綦彦臣
  • 答谢薛品先生关注——兼说“潘岳问题”的政治含义/綦彦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