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G20峰会注定是一个狗咬狗的和鸭子吵塘的失败的会议/徐德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2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G20峰会注定是一个狗咬狗的和鸭子吵塘的失败的会议
    
    徐德煊2009年4月1日写于伦敦
    
    
    4月2日召开的G20会议,有不少人,比如索罗斯,还有一些经济学家,政治家,还有一些研究家,评论家等,都已经公开发表文章,说这会议肯定是一个失败的会议。
    但是,这些所有公开发表文章或者言论的人,没有一位说到了真正的问题所在。也就是这次所谓的金融海啸的真正的病因。
    如果有人写文章,或者发表言论,指出这次所谓的金融海啸的真正的问题所在,也就是真正的病因,我就不说了。可是,这地球这么大,全世界的政治家,经济学家,研究家,评论家,那么多,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出这次金融海啸的真正的问题所在,致病的原因,说明了全球这么多的这些所谓的政治家,经济学家,研究家,评论家,其实,都是墨者黑也,基本上是一肚子稻草,满脑袋的浆糊。
    这次的所谓金融海啸,首先应该为它正名,金融,是没有海啸的。
    这次所谓的金融海啸,实际上,是布什祸害。
    是美国布什,还有他的走狗布莱尔,犯了滔天罪恶,发动了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侵略战争,打死阿富汗和伊拉克人各三百万!两国加起来,死了六百万人。另外再加几千人,那就是美国和英国的军人死在两个战场上的。还有,阿富汗难民逃去巴基斯坦三百万人,逃去伊朗五百万人,这令巴基斯坦和伊朗这两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也苦不堪言。伊拉克难民向周边国家外逃的情况,与阿富汗差不多。
    这说的是死人。
    钱,美国在这两个战场花去四万亿美元,英国花了五千亿英镑。
    这令美国和英国,都因此国力大伤。
    布什和布莱尔,用罪大恶极,用滔天罪行,已经都不管用了,就他们两个坏家伙,让世界死了六百多万人,又让美国损失四万亿美元的巨款,让英国损失五千亿英镑的巨款,这是自古至今都没有的超级罪犯。这二布,比希特勒还要坏上万倍。希特勒,他杀人,他宣布,他就是杀人魔王。可是,这二布,是自由、民主的大国的首脑,希特勒打的旗号:我就是杀人魔王。二布杀这么多的人,打的旗号,却是:自由,民主。所以说,这二布的罪恶,比希特勒要坏上一万倍,是一点也不过份的。
    这结果,死了那么多的人,六百多万人啊,民怨民愤,都极大。当旷古所无的如此之大的民怨和民愤上冲穹庐,极大地震撼了天界的时候,天遣,就是自然的了。
    这是这次所谓的“金融海啸”的起因之一。
    美国新总统奥巴玛,是一张白纸,本来可以画最好的最美的蓝图。但是,奥巴玛找死,他上任才一个月,就下令增兵阿富汗一万七千。英国首相布朗不像奥巴玛那样是一张白纸、可以画最好的和最美的蓝图,因为,布莱尔发动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罪恶的战争时,布朗是财相,他非但未阻止,而且,对于军事开销,有求必应。就是说,布莱尔的罪恶,布朗也有份。但是,有一个可以给布朗改正的机会,那就是布莱尔的下台的原因,是因为这两场还未结束的战争,被轰下台的,布朗上台,就应该接受教训,马上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兵。但是,布莱尔下台快两年了,布朗还死活赖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不走。
    奥巴玛和布朗,这二人,都未能好好地利用上帝赐于他们的好机会,好好地去做人,去当一个好的国家领导人。
    奥巴玛上任才一个多月,竟然在美国面临崩溃的情况下,宣布增兵一万七千去阿富汗,这是找死。奥巴玛个人找死,可以在白宫用根绳子上吊,你奥巴玛增兵一万七千去阿富汗,就非但是自己找死了,这是让美国去死!送美国人民于难!
    布朗一样,上任近两年了,没有撤兵。这叫执迷不悟。那布朗个人找死问题不大,死十二个算一打。关键的问题是,他也送英国去死,让英国人民受难。
    我们先不说这两个战场死了六百多万的人,这罪恶太大了。就只说美国在这两个战场糟蹋了四万亿美元,英国在这两个战场糟蹋了五千亿英镑。今天,不说四万亿美元,如果一天早上,奥巴玛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收到一笔援助款,一万亿美元,奥巴玛高兴得在白宫,会跳起来,布朗也一样,现在如果有一笔五千亿英镑的现钱,可以缓解英国的危急,他现在焦头烂额的日子,就会好得多。
    但是,G20会议,奥巴玛和布朗,既不会在会议上反省,出席会议的其它国家的头脑,基本上也不会出面谴责美国和英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滔天罪行。
    前几天,竟然出现这样的新闻,加拿大国家领导人,出面指示,不准英国一位反战的国会议员入境加拿大!
    执迷不悟,这句成语得改,对于西方国家的首脑,有不少的,是至死不悟!
    所谓的金融海啸,总共就两个起因。
    上面,我已经说了一个。
    这次所谓的“金融海啸”的起因之二,是布什在美国的华尔街所犯的滔天罪恶。
    重大的问题,不妨反复讲,我就将布什的滔天罪恶,
    用一分钟,再归纳一遍:
    今天,天下大乱。
    今天,美国大乱,罪魁祸首,是布什,布什非但发动罪恶的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侵略战争,让美国的军事人员白白死去四、五千人,罪恶更大的,让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个国家,各死去三百多万人。情况还不止如此,阿富汗难民逃往伊朗和巴基斯坦各数百万人(伊拉克难民的情况也差不多。),让这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也苦不堪言。
    为了救英国,我在2004年开始了《布莱尔传》的写作,总共写了三年,2007年二月完成,2007年四月出版。《布莱尔传》那书中,我在全世界,第一个,独一无二地,指出:布什,是世界第一号恐怖分子,布莱尔,是世界第二号恐怖分子,拉登,就算9•11杀了三千多人,加上其它的一些零碎,总共不超过五千人,所以,拉登与布什、布莱尔相比,杀人只是个小角色,只能算是世界第三号恐怖分子。因之,我坚决主张:审判布什,审判布莱尔。而对拉登,不能只是简单地审判,而是要疏导。与拉登为首的塔利班,需要对话,谈判。因为如果简单地说对拉登审判,虽然不会引起世界大战,但是,会引起世界大乱的。
    在我的著作《布莱尔传》中,我对这个重大问题,用了五、六万字的篇幅。
    2007年6月27日,布莱尔下台之后,我马上给新上任的首相布朗接连写了两封信。
    信的一开始就提醒他:你千万不能换汤不换药,步布莱尔的后尘!
    布朗即使其它方面再有问题,但是,在对我的去信的态度上,还是积极的。
    他回我的信,第一封信是八天之后,我的第二封去信,仅两天他就回信。就是说,我星期一发信给布朗,他在星期二收到我的信,我在星期四就收到了他的回信。间隔只一天。
    我给布朗的信内容,第一封信,后半部分是谈的英国法院的问题。但是,在谈法院的问题之前,我用了A4尺寸信纸十页,估计有两万字的篇幅,专门谈了对拉登如何处理的问题。如何处理拉登问题?在信中,我大致交代了方略。
    我给布朗信中前半部分,那长达两万字的篇幅的专门谈如何对待和处理拉登问题的部分,现在,我可以抓总用两句话概括,这也就是我的著作《布莱尔传》第十一章的标题:
    对拉登,只能感化,即智取,绝不能强攻!
    布朗后来究竟是如何去做的?
    这是机密。
    但是,媒体如BBC等,在2007年12月下半个月,已经公开了“布朗政府曾经派军情六处的干员去阿富汗和塔利班谈判,此事,使得美国政府和阿富汗喀布尔政府大为不满!”
    既然已经不属于机密了,我就可以在这里也稍微交代一下。
    布朗,我没有说他在处理英国国务和国际事务的所有事情上都没有问题,但是,在处理拉登的问题上,在他收到我的信之后,他能够“兼听则明”,和有点“禹闻善言则拜”的态度,就使他在那短短地一段的世界的特别的的历史阶段,鹤立鸡群,脱颖而出,成就了他的“识时务者”的声名。
    为什么说只有“短短的一段时间”?
    思想有反复吧,他在回我的信之后,确实是派员去与塔利班谈判,有进步嘛。但是,几个月之后,旧病复发,他又倒行逆施了。
    (2008年1月初,贝•布托被打死之后几天,我在我写的又一本新书中说)当今,这世界特别的的历史阶段的情况究竟如何?请看:
    “自911事件以来,巴基斯坦一直被布什视为自己的特区,佛罗里达州坦帕(Tampa)的美国特种行动指挥部的头头最近说,(贝•布托被打死后)已经很难执行原来与布托等人已经谈妥了的在巴基斯坦部署美军的计划。美国特种部队已经不可能进驻巴基斯坦西北地区。布托死前同意美国的这一新计划,随着布托被刺杀,巴基斯坦的权力布局发生改变,谢里夫不会同意,穆沙拉夫明的不敢同意,暗下默认行不行?在巴基斯坦当前这种爆炸性的情况下,不管穆沙拉夫以什么理由默认美国在巴基斯坦领土上采取军事行动,都会在民众中激起爆炸。华盛顿呼吁盟友增派部队,而北约盟友却装聋作哑。欧洲反对阿富汗战争的舆论正日益高涨。
    “战况一天天在恶化。目前北约的情形,就像1980年代苏联占领军逃离阿富汗前夕的困境:战略失败,已经是明摆的了。
    “还有,今天,80%的阿富汗人希望喀布尔政府垮台。
    “所以,现在的议题,已经不是美国特种部队能不能进驻巴基斯坦西北地区的问题了,一旦巴基斯坦来个更大的动荡,驻阿富汗美军就得挨饿!那美军就别说打仗了,饭都没有得吃!因为驻阿富汗的2•6万美军,有四分之三补给都是经过巴基斯坦的领土和领空运送的。
    “现在英、美头头中,算布朗还是识时务的,他明的不出面,暗下叫军情六处干员去阿富汗与塔利班会谈。虽引起美国政府和阿富汗喀布尔政府的极大不满,却能得分。为什么最近穆沙拉夫不请美国专家去调查布托之死,而单单打电话请布朗派苏格兰场的专家?就是因为这布朗,虽然只是初次得分,总比那已经臭了的布什好得多。”
    
    早在2004年,我写作《布莱尔传》之初,我就明白地指出、后来2007年12月巴基斯坦贝•布托死后两天我仅花了五天就完成的新著《为什么说杀布托的真正元凶是全世界最大的恐怖分子布什?》一书中,我又再次警告美国政府:
    “巴基斯坦政府里的许多军事人员,情报人员,表面上是听命于巴基斯坦总统的,而巴基斯坦总统又是听命于美国总统的,实际上,骨子里,只要有可能,巴基斯坦方面的这些人,胳膊都是拐向拉登的。而巴基斯坦的老百姓呢?生个儿子,考虑都不需要考虑,马上就替自己的新生儿,起个名字叫拉登。这情况,在巴基斯坦,虽然不是全部如此,但是,有很多。这情况还非但在巴基斯坦国内,就连英国的数十万的巴基斯坦侨民,生个儿子,马上就替儿子取名拉登的,也不少。”
    贝•布托,不能说她是个坏女人,但是,她是个傻女人,是千真万确的。她是巴基斯坦人,但是,她就不明白、或者说她无视巴基斯坦的民心和国情,上布什的贼船,一枪送命。
    人们常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但是,奥巴玛就是不知道尊重历史,前几天(今天是2009年4月1日),他在美国人民有不少已经挨饿的情况下,他大笔一挥,送巴基斯坦15亿美元。
    这15亿美元的结局,清楚得很,一半会被巴基斯坦上层的一些人贪污了,还有一半,做点应景的、可以向美国交代的事,胡弄奥巴玛。
    我在2004年写的《布莱尔传》中,早就呼吁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应该马上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对两个特大战争罪犯布什和布莱尔,第一要调查,第二要审判。否则,英国和美国都要完蛋。可是,在英国和美国政府的官员有90%都是昏官的情况下,谁听得进我的忠告和警告呢?
    最近,奥巴玛倒行逆施,说要派兵一万七千去阿富汗,这是送美国的终,想让美国人民雪上加霜。最近,就是今天吧(2009-4-1),希拉利说,需要与塔利班谈判。一会儿奥巴玛说这个,一会儿希拉利说那个,这不是奥巴玛与希拉利不通气,他们两个,是通气的,是他们两个,在美国
    现在这种乱局和危机之下,分寸乱了。
    了不起的见识,有时候,不是几十个军的兵力所能相比的。可是,美国政府和英国政府里,90%都是昏官的时候,我这可以与几十个军的兵力相比的见识,就不会被他们所采纳。能够救世的见识,他们充耳不闻,当“世”不能被救的时候,这世界,天下大乱,也就只是早晚的问题了。
    今天,天下就大乱了。
    今天美国和世界情势的发展,看清了,布什所作的恶,还远不止于上述两个战场,还有在华尔街所作的恶。
    这就是这次所谓的“金融海啸”的起因之二,是布什在美国的华尔街所犯的滔天罪恶。
    有人说,布什,与华尔街没有关系啊。
    是啊,台湾的许许多多大商人,与陈水扁,也没有关系啊。但是,把陈水扁往看守所一关,再一调查,才知道,台湾的各行业的大商人,包括类似美国华尔街的台湾华尔街的大商人,超过一半,都与陈水扁暗下有关系,有很大的关系。这关系,就是这些各大商人,都向陈水扁送去大笔的金钱。他们只要送了金钱,就有了保护伞,贪赃枉法,贪的再多,诈骗的再多,只要陈水扁收了保护费和封口费,他们就可以逍遥法外,并继续大干。这些人,有的是陈水扁向他们伸手要的,有的是像妓女一样,主动上门来卖身的。被称为“经营之神”的王永庆,到了都快死的时候了,在他八十多岁时,还梳妆打扮,充当妓女,向陈水扁主动卖身。一次就向陈水扁送去了逾亿的金钱。如果没有将陈水扁抓起来,再调查他,也许,再过一百年,也没有人知道台湾竟然有这么多的大商人,与陈水扁之间勾结,共同作案,通同作案的。
    美国的布什,与美国华尔街的关系,只要像调查陈水扁一样地去调查布什,布什也与陈水扁一样,收了华尔街所有的那些大贪污犯、诈骗犯的巨款―――赃款的。
    要不然,布什么对于长期进行诈骗的华尔街从未过问过,就说不通。
    有人说,布什他不知道华尔街那些诈骗犯的情节啊!
    能不知道吗?美国的社会,到处都是看不见的特工,美国的电话,全部都可以被窃听,而华尔街那些金融大盗们的作案,没有一个是干你几百万美元的,都是几亿、几十亿、几百亿甚至几千亿美元地盗窃和诈骗,你说布什不知道,这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布什既然清楚华尔街的黑幕,但是,从未听说过布什,过问过华尔街金融大盗和金融巨骗们的作恶,这就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了:布什,也是华尔街的一只看不见的黑手,收受华尔街的赃款巨大。不到布什如陈水扁一样地住进看守所,这些情节,都不会很清楚地陈现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的。
    我坚决主张,重证据,而重大证据的得来,在于周密的调查。
    所以,已经到了死亡边缘的美国,要想起死回生,总统奥巴玛必须立即着手调查,第一要调查的,不是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个战场的问题,这两个战场的罪恶放在那儿呢,清楚得很,布什跑不掉;第一要调查的,是华尔街的罪恶。
    华尔街的罪恶,就是,不是一家银行,不是一家投行,不是华尔街一家基金,而是,华尔街的作恶,就是打着各种美丽的旗号,进行大规模地诈骗,可以说,华尔街这已经是结饼成块,抱成一团的诈骗,骗掉了半个世界。
    要调查,就得像个调查的样子,这非常时期的调查,就得像个非常时期的调查的样子。
    而绝不能像调查马多夫那样,马多夫诈骗六百亿美元的巨款,已经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居然还能够让他出了几百万美元,就可以交保,让他住在家里几个月,马多夫在他被保,住在家里的那段日子,就可以从容地毁灭部分证据,就可以从容地转移部分赃款,总之,一句话,就可以从容地继续作恶。
    马多夫的两个儿子也得抓捕。为什么?就凭他们去报案时说的一句话,他们说,之前,他们对他们的父亲的所为,一点儿都不知道。
    这哄鬼啊?他们在他父亲的公司工作,而且是高级主管,多年了,一点儿都不知道?这说慌太离奇了,就得将他们的话反过来听: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什么都知道。我就抓捕你!
    所以,现在奥巴玛如果真想调查华尔街,应该在非常时期,按非常时期的办法办,所有华尔街的头头,已经是罪恶昭著的,比如雷曼的罪恶债卷,这是非常明显的了,抓,将雷曼的所有上层的和中层的头头,一起拘捕下狱。与雷曼是一样罪恶的大投行或者大银行的那些头头,一律拘捕下狱。
    美国是法制社会,是不可以随便抓人的。对。是说的不可以随便抓好人。雷曼等金融诈骗机构的头头,一骗几百亿美元,甚至上千亿美元,案子太大了,
    在华尔街又太普遍了,就不能还是按部就班地照平时的办法办。只要事情很清楚,就得当机立断,屏去平时的琐碎手续,说抓就抓。抓,是合法的,是维护法制的伟大的理智行为,以所谓的法制社会不可随便抓人为借口,而姑息养奸,才是最大的对全体美国人民甚至于是对全世界人民的犯罪!
    今天,是2009年3月30日,早上,我一打开电脑,就看到一则新闻,标题是:《白宫迫令通用汽车老总辞职下台》旁边的注解是:美国白宫官员证实,通用汽车总裁克•瓦格纳在总统奥巴玛的要求下,已经同意辞职下台。
    这说明了,非常时期,非常的事件,你总裁怎么啦,糟蹋了美国人民的钱数百亿,我总统不能叫你下台?只要有必要,我非但可以叫你下台,我还可以送你下狱!
    美国的法律,美国的宪法,在今天这美国大难临头的非常时期,如果有显得迂腐的地方,就得改。你华尔街的老总诈骗了数亿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美元,我总统不能抓你?
    你再大的公司总裁,如果糟蹋了美国人民的钱,多少亿,我总统就得叫你坐牢?我总统就应该充公你的全部财产?
    所以,美国宪法也好,美国的法律也好,在美国大难临头的今天,如有迂腐的地方,就得改。
    奥巴玛今天叫通用汽车老总回家,就是垮出了一步。
    要是一开始,奥巴玛就如此雷厉风行地干,美国还不至于弄到现在这样子。
    奥巴玛之前是怎么干的?
    请看:
    马多夫诈骗六百亿美元的巨款,已经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居然还能够让他出了几百万美元,就可以交保,让他住在家里几个月,马多夫在他被保,住在家里的那段日子,就可以从容地毁灭部分证据,就可以从容地转移部分赃款,总之,一句话,就可以从容地继续作恶。
    马多夫的两个儿子也得抓捕。为什么?就凭他们去报案时说的一句话,他们说,之前,他们对他们的父亲的所为,一点儿都不知道。
    这哄鬼啊?他们在他父亲的公司工作,而且是高级主管,多年了,一点儿都不知道?这说慌太离奇了,就得将他们的话反过来听: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什么都知道。我就抓捕你!
    所以,现在奥巴玛如果真想调查华尔街,应该在非常时期,按非常时期的办法办,所有华尔街的头头,已经是罪恶昭著的,比如雷曼的罪恶债卷,这是非常明显的了,抓,将雷曼的所有上层的和中层的头头,一起拘捕下狱。与雷曼是一样罪恶的大投行或者大银行的那些头头,一律拘捕下狱。
    华尔街那些问题很大、但是还没有被弄得特别清楚的那些大投行和大银行的的头头,暂时不拘捕下狱,但是,必须请进特别的被封闭了的宾馆,软禁,不准他们与外界串供。不到问题弄清那天,绝不放人。
    对已经是清楚了的罪恶昭著的特大犯罪者,比如雷曼等头头,对他们所有的财产,一律没收,充公。
    这才像个今天的美国总统啊,这才能够救市和救世啊。
    奥巴玛他不是这样做,他上任已经数月了,还没有动华尔街那些罪恶昭著的特大犯罪者们的一根毫毛,一个未抓,就连马多夫这样的再清楚不过的特大罪犯,奥巴玛也只是慢慢吞吞地,在耽误了几个月之后才办事。
    这就等于是送美国去了死亡的边缘。
    批准破产,只能批准那些虽然经营亏损巨大,已经没有可能再维持下去,但是,一直以来都是规规矩矩地经营的,只是市场的变化太大,或者是一时判断失误,而资不抵债的企业。如果是像雷曼等专事诈骗的公司,是绝不允许破产的。
    应该如何处置雷曼?
    诈骗了多少去,就得吐出多少!没钱?先将雷曼的头头,包括高层和中层的头头,全部先拘捕入狱,慢慢叫他们交代,叫他们不得不全部吐出来。等吐的差不多了,还得判他们重刑,或者死刑。
    外部也得支持美国总统这一有干办的作为。怎么支持?比如香港当局,不应该像现在这么软不叮当地,对香港三万名的雷曼苦主,基本上没有问。应该,坚决代表苦主向雷曼索赔,雷曼倒了,就向美国政府索赔,一个子儿不能少地索赔。
    美国政府不赔赏,就采取积极的措施。什么措施?比如,几十年前,中国一工厂出口到美国的玩具,弄伤了小孩,美国法院判赔赏几千万美元。不赔赏,美国有关当局就准备拍卖中国在美国的使领馆。香港当局就可以按照这办法,干!坚决地干。
    现在香港政府是怎么做的呢?那些经手的香港银行说,雷曼的事,得调查,快,也得六个月。雷曼罪恶昭彰,再明白不过的,将垃圾用彩色的纸盒一包装,就说这是未来收益非常之好的“迷你债卷”。光在香港一地,就坑了三万客户,那全世界又坑了多少啊!要调查六个月干什么呢?但是,香港当局就听任这些香港的涉案银行的说法,让他们慢慢调查。这些银行,说调查是假,蒙混过关是真。
    奥巴玛不是在救市吗?真救市,得有救世的心,和办法。就像雷曼头头,现在每天都在转移资产,几千万的豪宅,一百美元或者一千美元的价格,就转让到他老婆的名下了。奥巴玛应该针锋相对地干,发表言论,告诉像雷曼头头一样的华尔街的头头,你将资产转移到你老婆名下,这些罪恶的资产,你就是转移到月球上,我都能够拿回来充公。
    再如AIG问题,那些头头,糟蹋了近两千亿美元,政府救助了AIG几百亿美元之后。这些头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近两个亿的美元发花红和奖金。
    奥巴玛说了一下,这AIG的头头,还振振有辞,说这是按去年的合同办事。如果不发花红,人才就流失了。
    奥巴玛有不少智囊,美国还有许多大牌的研究机构被称为智库的,他们就无言以对了。什么智囊,什么智库,都是饭桶嘛!
    一句话就解决了:按去年的合约办事不错,去年的合约上有没有写上一条:如果你们发生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的亏损,花红也照发不误?没有。既然没有,那现在发花红,就非但是对美国政府与美国人民的再次犯罪,也是反全世界人民的常识、认识和意识的坏事。世界上有被亏了若干亿美元的公司还向这公司的主管发几亿美元的花红和奖金的吗?没有嘛。
    他们发了花红了,怎么办?
    很好办。全部吐回来。我奥巴玛给一个星期的时间,谁没有吐出来,谁没有退赔,我奥巴玛就下令全美国通缉,抓住了就严判。几十年的所有财产充公。
    因为,亏损,这么大的亏损,是你们这些坏家伙干的,现在美国政府没有追究你们,还救你们几百亿美元,你们竟敢继续作案,这发花红近二亿,等于是白日抢劫。是公然明抢。
    至于说,不发花红,人才就要流失。
    什么人才,现在清楚了,全是祸国殃民的家伙,全是诈骗犯。你们不流失,我都不要。但是,总得交接。现在,大学毕业的金融和经济专业的学生失业的很多,我就请他们干。但是,你们必须交接。交接时间为一年。一年之内,谁辞退了,或者不辞而别,跑了。我通缉。抓到了严办。招呼打在先,非常时期,我得用非常的办法。你们别拿什么“人权”这些东西来吓唬我,现在这非常时期,将美国人民的财产安全,将美国政府财富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是最大的人权!
    奥巴玛没有这么说,他没有这样的智慧和气魄。
    奥巴玛怎么说的,他说不过华尔街那些坏家伙,奥巴玛的智囊是没用的智囊,美国的智库没有智,只有库,仓库,堆放稻草的仓库。这奥巴玛就整天受华尔街那些坏家伙的欺负了。
    奥巴玛是怎么干的?他被那些坏家伙牵着鼻子走,他那所谓的救市,是挖肉补疮,旧疮固然好不了,被挖掉新肉的那地方,又生了新疮!
    除了经济问题无方略,政治上,军事上,
    奥巴玛也是一错再错。最近的一件事,一件非常明显地是送美国去死、也同时送奥巴玛本人去死的大事件:奥巴玛竟然调一万七千名美国军人去阿富汗,想尾随布什的前恶,继续作恶。
    这就能够确切地用上一句中国话:“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是有了一些文化的人的用语。
    中国的老农民说话没有这么文雅,但是,一针见血:奥巴玛死到了临头,还不知死活!
    这就明白了这奥巴玛为什么不去先调查布什的罪恶,再根据调查的结果去审判布什的原因了。原来是一路货。新总统上台,换汤不换药!这就很难指望奥巴玛能够干出点什么了。
    英国首相也一样。英国,法国,德国这欧洲三大强国,虽然都受这所谓的金融海啸的影响很大,但是,明显地,法国和德国的问题,比英国小得多。这就是因为,英国前任首相布莱尔,一直当布什的走狗,亦步亦趋。谁上布什的贼船,非但他没有好下场,他的那国家也跟着遭殃。布什发动侵略伊拉克的罪恶战争,不是因为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武器即核武器,而是布什为他家族的石油企业谋利,你布莱尔谋什么利?布莱尔也跟风,跟着作恶。所以,英国受上帝的惩罚,在今天这世界上,只比美国略次一点。
    布莱尔就是因为上述事犯众怒被赶下台的,那么继任的布朗就应该反其道而行之。怎么行之?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着手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统统地撤军。在国内,现在这所谓的金融海啸的情况下,必须严打那些金融界的祸首。令银行或者其它大的金融单位巨亏的头头,还在作恶,比如苏格兰银行的头头,作恶巨大,已经使银行巨亏数百亿英镑,还能够轻松地一走了之,走之前拿了三百多万英镑的非法款,走之后还能够每年从这银行拿七十万英镑的退休金。
    这样的人,布朗应该拘捕入狱,这还不够,你这头头,银行已经被你亏掉了二百多亿英镑之后,你都还敢往家拿这么多的钱,那之前,银行还在正常运转的情况下,你就更敢往家拿钱了。就是你们这些祸首,才令银行今天完蛋的,我抓了你,都远远不够,必须将你之前,不是去年,而是之前十年,二十年,你从银行拿走的钱,全部替我吐出来!这才是一个治乱世的方略啊。
    现在好,英国平均每个家庭欠债六万英镑,英国和英国人民死已经临头,阿富汗的兵,还不撤。
    BBC一个节目主持人,在电视上公开骂布朗是苏格兰独眼白痴。这话,不太好听。但是,布朗你本人要以你的够一点点智慧的行动,来个好听的才行啊。
    我早在我写于2004年,到2007年完成出版的《布莱尔传》中,从第九章到第十六章的连续八个章节,早就详细地讲解了我在如何救美国和英国,以及如何处理拉登问题,如何准备审判布什、布莱尔等问题上的卓越的见识,和切实可行的救世方略。
    按我的方略办,这世界得到安宁,反之,则天下大乱。
    我的书出版之后的一段时期,因为还是布什统治着美国,布莱尔统治着英国,他们手下的官员,95%的,又都是昏官,谁听我的呢?不听,所以,襄成了今天的天下大乱。
    美国天下大乱也罢了,美国的癌症,又扩散到了中国,看看前两个月中国的一则新闻:河南汝州的大白菜,三分钱一斤都卖不掉!那么好的大白菜,上百万斤烂在地里。看了令人痛心。为什么?美国的癌症扩散到了中国,中国的许多工厂关了门,老百姓没有钱,购买力就差许多了。而去年同期,那里的大白菜,是六毛一斤。去年是六毛一斤,今年是三分钱一斤,这问题很严重。
    上面,我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这4月2日的G20峰会,是一个狗咬狗的会议,是几十只鸭子,在水塘里吵架的会议。就肯定没有好的结果了。
    狗咬狗,是美国和欧盟的几大国互相狗咬狗。狗咬狗,除了咬了一嘴的毛,或者咬出了血,没有其它结果。
    鸭子吵塘,是西欧几大国,与东欧一些穷国,在吵。
    这欧盟欧盟,全是西欧的一些国家的昏官,胡思乱想出来的。
    我在我写的《布莱尔传》中,我花了数十页的篇幅,谈了此事。
    西欧几个大国的首脑,吃饱了,就胡思乱想,想了一个对付美国的办法。就是几个西欧大国,加上几十个东欧小国,一联盟,就成了欧盟了,人口,抖增几亿,地盘也大了,就可以对付美国了。
    美国对此事,一直想从中搞点什么坏事。其实,不需要美国搞坏。欧盟不搞自乱。
    大家想想,棒子面,高梁米面,白面,还有什么面,倒在一个盆里,那么一拌,就强大了,就了不起了。这可能吗?
    如果亚洲也搞个亚盟,一些一般工人工资只有一个月一百美元左右的水平的国家的工人,随便不需要签证就可以去亚洲发动国家和地区,如日本,如新加坡,如南韩,如台湾,不签证就可以去打工,如果去了,没有工打,可以拿相当于工资70%的福利金,而且,非但已经去了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这本人可以拿优厚的福利金,连他们的还没有去上述国家和地区的家人,在他们本国,也可以由已经去了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他,代为申请福利金,可以说,中国的几亿农民工,首先就去了日本、台湾、新加坡、南韩等一半。在中国,农民工有工打,一个月也不过几百元人民币,去了日本、台湾、新加坡、南韩等,工资十倍甚至几十倍地往上翻,那一来,亚洲必将天下大乱,亚洲的这些所谓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很快就会被玩完。
    那你欧盟如此搞,就不会完?
    保加利亚的工人,在他们国家,一个月工资相当于五十英镑,但是,一位保加利亚的工人,去英国当了清洁工之后,他每周工资是400英镑,如果星期六和星期天加班,另外可以拿300英镑,那一周就700英镑了。这一周的工资,在他们国家,他必须干一年多。
    有这么好,谁不来呢?谁又不想去呢?
    于是,几年下来,英国人口抖增二千万。
    英国只相当于中国一个省的地盘,一下子就增加两千万人口,这问题,就是没有所谓的金融海啸,英国也会完蛋。英国官员,比如,前三任内政部长,我在《布莱尔传》中,写得很详尽,全是昏官加淫棍!现在,又冒出一个女内政部长,她将她丈夫看黄色电视的开销,拿去内政部包销,闹得这几天英国不亦乐乎。这些昏官加淫棍,如何能够治理英国,所以,英国官方的估计,东欧人去英国的,只有200万人。伦敦大街上,已经碰鼻碰眼地全是东欧人的天下了,进入英国的东欧人,明明已经超过了两千万人,英国官方还胡说只有200万东欧人。
    英国警方说,波兰人在英国,如果没有工作了,可以申请福利金,而且,他的现在还在波兰的小孩,也可以由他在英国帮他们申请福利金。
    你英国就是一座金山银山,也不够如此乱来的,何况,现在,英国没有金山银山,平均每一个家庭,欠债六万英镑。如此下去,英国政府就破产了,从首相到内政部长,到各级官员,全部都是:不是昏官,就是淫棍,死到了临头,还不知死活。东欧国家的政府呢?已经借了欧盟或者西欧一些国家的钱一万三千亿美元,还要借,不借,他们的政府头脑就威胁说,不借钱,我们就让我们的失业工人全部去英国,法国,德国。因为,东欧人,去西欧国家,是不需要签证的,去了,有活干活,没活,就拿福利金。仅仅是福利金,就是相当于在他们国家工作的工资的十倍到几十倍。如此下去,未来,欧盟完蛋,英国,法国,德国,都得破产。
    那是未来。现在呢?现在,能吵则吵,具体讲,在这G20峰会上,东欧的国家首脑,和西欧的国家首脑,就是一塘的鸭子,在上演“鸭子吵塘”。
    狗咬狗呢?是美国和西欧大国,在互相咬。
    直看这字面,一个是狗咬狗,一个是鸭子吵塘。
    肯定好不了。
    所以,我说,这G20峰会,命里注定,是一场失败的会议。
    徐德煊2009年4月1日写于伦敦
    
    (大约写了两天。)
    作者徐德煊,英籍中国作家,现为“伦敦国际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院长。
    联系电话:0044-7778142596
    email:[email protected]
    伦敦国际战略研究院网站地址:
    
    http://londoninstituteforinternationalstrategicstudies.com/index.htm
    
    OrClickHereBACKTO:伦敦国际战略研究院网站首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德煊关“《多维月刊》:她是赵紫阳的孙女(1)”的评论
  • 徐德煊的评论:《二号极大罪犯布莱尔造的孽!》
  • 我对救灾的意见/中国国学大师 徐德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