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铁幕关不住自由的心——《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国际研讨会》开幕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30日 转载)
     哀莫大於心死;悲莫甚於國亡。當代中國人正處於大悲哀之中。
    
     中共建政半個世紀以上的歷史,同時也是中國淪為馬克思主義的文化和政治殖民地的過程。中共暴政運用鐵血權力,將西方極權文化的現代經典——馬克思主義,推上絕對真理的皇座,建立起東方巴士底獄,使中世紀政教合一的極端心靈專制在神州大地復活。 (博讯 boxun.com)

    
    中共暴政之下,血海滔天,冤情徹地,白骨蔽日。暴政摧殘生命的鋒芒,首先指向人的心靈。在一次又一次殘酷至極的政治迫害和思想整肅中,在黑暗至極的文字獄和言論獄中,無數自由而高貴的心靈死去了。心靈構成文化精神的生命載體;隨著自由而高貴的心靈之死趨於滅絕的,恰是曾經輝煌萬年的中國文化精神。
    
    人類命運的本質在於文化的表述。因此,滅絕文化意味著不可饒恕的反人類罪行。中共暴政通過大規模屠殺、監禁、流放、思想整肅,以反叛馬克思主義的“罪名”,戕害屬於中國的自由的生命,這不僅構成反人類罪,而且也證明,中共暴政是中國歷史上最凶惡的賣國賊集團。因為,中共暴政背叛了自己文化的祖國。
    
    中國人在自己祖國的土地上,卻不能自由地思想、自由地言論、自由地信仰,其原因只在於,就精神的意義而言,中國已經亡國,中國早就淪為馬克思主義的文化與政治殖民地;中共暴政不是中華兒女,而是馬列子孫;中國人都是文化的亡國奴和中共暴政的政治和精神的奴隸。
    
    猶太人亡國千年,終能復國。那既是由於猶太人千年之間從來沒有忘記亡國之痛,也是由於猶太雖然喪失了國土,卻沒有喪失民族文化精神。
    
    亡國之悲錐心刺骨,文化滅絕之悲更甚於亡國;亡國而不知,文化滅絕而不悟,則是人類悲劇的極致。當代眾多中國人正因為對文化亡國的現實麻木不仁,而在演繹歷史的大悲劇。
    
    中共暴政摧毀中國文化精神之後,又為中國文化的殘骸涂脂抹粉。暴政之所以這樣作,是企圖用這具無魂的文化僵尸所產生的謊言效應,掩蓋其謀殺文化祖先,出賣文化祖國的千古第一罪惡。眾多中國御用文人則假作不明真相,掩耳盜鈴,試圖讓歷史忘記他們為在暴政下卑微的生存而甘作精神亡國奴的千古第一恥辱。
    
    中國文化亡國的大悲痛,是中國人心靈死亡的大哀慟之源。
    
    歐洲中世紀政教合一式的中共極權暴政,必然以對人的心靈的奴役作為其存在的基礎。在半個多世紀以來的專制統治過程中,中共暴政將國家恐怖主義性質的暴力發揮到極致,製造出政治和思想的大恐怖。血腥的恐怖之下,中國人對自由的渴望被窒息,中國人的心靈早已普遍奴性化。
    
    國家暴力是極權專制的基石,國家謊言則是極權專制的文化主題。中共暴政用暴力迫使中國人成為政治奴隸的同時,又用遮天蔽日的謊言,將中國人馴化為安於政治奴隸地位的存在。過分長久地生活在謊言之下,中國人忘卻了真實的人性、真實的情感,中國人的心變成一個個謊言。
    
    物欲的誘惑已經成為中共暴政唯一的魅力。不允許生命的自由、真實、美與尊嚴,卻完全放縱對物欲的瘋狂追逐——中共暴政正鼓動中國人讓自己的心靈在沸騰的物欲中腐爛。因為,既不相信自由,又不相信道德,而只能聽懂實用主義的物欲召喚的心,正是極權專制卑微而骯髒的人性基礎;極權專制只能建立在心靈的廢墟間。
    
    中國人正以心靈的奴性化、謊言化、物欲化,表述心靈的死亡。這是令蒼天和大地都失聲痛哭的大哀慟。然而,更深刻的哀愁則在於,許多中國人懷著一顆腐爛的死亡之心卻不自知。中國文化精神趨於滅絕,構成當代中國人心靈之死的根本原因。心死了,生命的殘骸卻在奴性、謊言與物欲中狂歡,這是對人的概念的侮辱。
    
    值此文化亡國,心靈死亡,民族文化精神趨於滅絕的艱難時刻,“中國自由文化運動”決意承擔起復活心靈、復興文化的神聖天職。
    
    通過文化的創造,使現代中國心靈的苦難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生命的史詩;以自由的名義,重建我們文化的祖國、心靈的家園和精神的故鄉——這是“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的全部追求。
    
    “鐵鏈鎖不住浩蕩的風”,鐵幕關不住自由的心。人類的歷史已經表述,并將繼續表述一個真理:在鐵血強權與自由心靈的搏戰中,最後的凱旋者必定是心靈與自由。不過,自由心靈的凱旋要以無盡的血淚和苦難的命運為祭品。我們愿意作獻祭者——英雄的命運就是沐浴血淚的苦難。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