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香港需要保存的是什麽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困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30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林沛理/香港特区政府三月十九日公布全港逾千幢获评级的历史建筑名单,建于一九六二年的香港大会堂被评为最高的一级历史建筑。一旦面临拆卸,最有机会成为法定古蹟,须尽一切努力予以保存。我读到这段新闻,感到的只是无奈和讽刺。 (博讯 boxun.com)

    
    把香港大会堂当作历史建筑,即使是一级的历史建筑,是误解了大会堂以及它在香港人的精神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大会堂的存在不靠历史、地图与报纸,而应该从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与文化传统中去印证。视大会堂为「须尽一切努力予以保存」的古蹟和历史建筑,就是把它置于一个绝缘的世界,不让它与生活产生迫切、亲密的联繫。
    
    大会堂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已经是香港艺术和文化活动的中心,到今日仍然是重要的展览、表演、演出和放映场地。可是,作为一个公共空间,今日的大会堂其实已经奄奄一息,在不知不觉之中逐渐沦为供人凭弔和发思古之幽情的古蹟与历史建筑。这是因为随著天星码头的搬迁与皇后码头的拆卸,大会堂的环境与气氛,即建筑学上所谓的环境脉络,已经被破坏得触目惊心。
    
    以前在大会堂跟朋友看完一齣精采的电影、话剧或舞蹈,可以在皇后码头或者天星码头,望著璀璨的维港和香港夜色,滔滔不绝地争辩一番。让人争论不休(get people talking),本来就是艺术最原始,也是最重要的功能之一。然而今日走出大会堂,迎接你的,却是一个庞大的建筑地盘和停车场,十足是一个你只想尽快离开的「无人地带」(no man's land)。
    
    就像那天跟文化人甘国亮与妻子在大会堂看完艺术节的《圣荷西谋杀案》,在离开剧院的路上兴高采烈地讨论剧本的得失与观众的反应,走著走著,却突然发现没有一个可以让我们停下来说话的地方;三个人一时间都感到一阵难堪的失落。大会堂应该是属于生活的,但香港政府却视之为历史。即使是历史,也不可能只是物质性的部分。建筑的环境连结了时间、过去的历史与它的现在。
    
    香港政府一方面公告天下要尽一切努力保存大会堂这座历史建筑,一方面又毫无悔意地将它的环境与气氛撕裂得惨不忍睹;这是惊人的无知还是无耻的愚民?值得反省的,是我们对古蹟、历史建筑与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爱护,包含了多少文化上的恋物癖(cultural fetishism)成份?
    
    比方说,早在二零零一年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属第一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崑曲,揉合文学、音乐、舞蹈、戏剧与美术,近年来得到德高望重的文化界人士和有心人大力推广。可是这些热心人士大多数不仅是充满热情的崑曲爱好者(enthusiast),也是坚持崑曲的演出必须谨小慎微、忠于传统表演形式的「纯粹主义者」。他们坚称崑曲自有其非常严谨的表现形式,改变了这些形式,崑曲就会变得面目全非。
    
    要保护崑曲的心理其实不难理解:诞生于明朝嘉靖年间的崑剧至今已有六百年历史,不但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剧种之一,更被誉为世界戏剧的三大源头之一。有论者甚至认为,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雅乐」----希腊人有悲剧,意大利人有歌剧,俄国人有芭蕾舞,英国人有莎剧----中国人的「雅乐」就是崑剧。
    
    既然提到莎剧,不妨拿它来与崑剧比较一下。莎士比亚的作品完成于四百年前的英国,但从未有人当它是英国以至世界文化的「遗产」。莎士比亚的作品能够历久弥新,不断与时代、社会和生活产生密不可分的关系﹔到今日仍不断在全球的文学界、戏剧界、电影界、学术界以至社会产生影响力和引起争议,正因为对于应该怎样解读、诠释、演出、欣赏或者批评莎士比亚的作品,到今日还没有一个凌驾一切的正统(orthodoxy)。
    
    不论是二百多年前的莎士比亚权威约翰逊(Samuel Johnson),还是今日被誉为「必读作者的必读评论人」的布鲁姆(Harold Bloom),他们提供的也只是众多诠释角度的其中一个而已。他们不时强调,读者必须回到文本,让莎士比亚的作品给它所能给的,也让读者取得他们所能取得的。莎士比亚最能启发人的创造性,正是这个意思。
    
    崑剧要令今天的观众产生共鸣,或许也要放下身段,不要老想著自己是十九项「人类口述非物质文化遗产」之首,而要将自己变成可以供人任意诠释、演绎和再书写的「开放式文本」(open text)。
    
    林沛理,《瞄》(Muse)杂志主编,美国纽约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著有评论集《影像的逻辑与思维》、《香港,你还剩下多少》及《能说「不」的秘密》(次文化堂出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