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曙光:学风太坏 纠错真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6日 转载)
    
    附件B:就贝多广、朱晓莉先生的回复再致《经济研究》编辑部
     (博讯 boxun.com)

    《经济研究》编辑部并刘树成主编:
    
    2007年11月25日,本人曾经写信给你们,指出了贵刊2007年第9期发表的“试析人民币对外升值与对内贬值并存”一文的严重错误。2007年 12月7日,收到编辑部主任王诚先生的回信,说明要就此事进行查对,看错误发生在那个环节。12月29日,收到唐寿宁先生的邮件,传来作者贝多广和朱晓莉先生12月20日给编辑部的回信,作为对批评意见的回复。我仔细拜读后,并与几位专家学者进行了讨论。虽然作者承认了部分技术性错误,并就计算方法做出说明,使我们知道这些数据是如何得来的。但是,作者的态度并不是严肃认真的,其主要精力不是放在彻查自己究竟错在何处,为什么错误,而是把工夫用在了搪塞批评和掩盖错误上面,因而所做的解释也是没有道理的。
    1, 指数的所谓当期值与累计值和连续变化值的差异对指数变化率的影响,要不要和能不能用两种完全不同的方法来计量?作者的回答和做法是肯定的,笔者认为是不恰当的。不论是所谓当期值,还是累计值或者连续变化值,都是指数值,计算指数变化率的方法应当是相同的。这是讨论这一问题的逻辑前提。企图用两种含义不相同和结果不相等的方法计量同一个指标,就从逻辑起点上注定了,作者的努力是一个不可挽回和无法弥补的错误。
    2, 指数变化率的正确计算方法应当是,(报告期指数)变化率=(报告期指数值-基期指数值)/基期指数值=(报告期指数值/ 基期指数值)-1。这是很多统计学原理教科书都介绍的方法。据此来看,表6中计算CPI累计值、A股指数和债券总指数变化率的方法是正确的,错误在于把所有报告期的变化率都列示在基期一栏中,变成了基期的变化率。
    3, 既然计算指数变化率的正确公式是:(报告期指数)变化率=(报告期指数值-基期指数值)/基期指数值=(报告期指数值/ 基期指数值)-1,那么,贝、朱的计算公式:(报告期指数)变化率=(报告期指数值-100)/100,就是错误的,据此,表6中计算的PPI月度值和中房指数季度值的指数变化率也不可能是正确的。笔者查对了一些统计学教科书,未见到这种计算指数变化率的方法。这种方法是哪家的创造发明,如果作者有参考文献为依据,就应当列示和说明,笔者也可以增长见识;如果没有,此举何为。
    4, 仔细研究一下,贝、朱的计算方法也是没有道理的。变化率是测量变化的,变化是通过一种指数在一段时间内的变动表现出来的。而按照作者的计算方法,只要一个时点的指数低于100,其变化率都是负值,高于100,其变化率都是正值。这里没有基期、可比期,而100只能看作是一种假定或者预期,不知这种假定和预期的依据从何而来?作者在回复中说,“PPI指数是月度当期值,也就是以上一期为100计算的当期值”,这里的“上一期”究竟是指上月,还是指上年同月,作者没有交待,也不需要交待。因为按照作者提出的指数变化率计算方法,不论指什么,其结果都是一样的。这正是这种计算方法的不当之处。但在实际上,作为变化率,是以上月为基期,还是以上年同月为基期,其结果是大不一样的。
    5, 贝、朱的错误在于,把物价指数的变化率和物价本身的变化率搞混淆了。在表6中,CPI累计值、A股指数和债券总指数三列的变化率,计算的是物价指数的变化率,而PPI月度值和中房指数季度值两列的变化率,计算的是物价(零售物价和房价)的变化率(上涨率)。把物价指数的变化率等同于物价本身的变化率是一个基本概念错误,以及由这种概念混淆导致的错误的计算方法和错误的计算结果,其性质不是一般学术观点的是非问题,更不是学术水平的高低问题,而是学风问题,是浮躁的治学态度导致的一种本可以避免的常识性错误。
    6, 笔者11月25日的信并未就贝、朱的观点发表任何看法,只是依据文章出现的大量数据错误,对作者的学风问题提出批评。作者在回复中大讲文章发表后如何受到好评之类的话,不知意在何为?难道只要观点正确,数据错误可以原谅吗?作者说,“由于论文篇幅较长,我们在处理过程中不慎出现了数据上的失误”,其实,表1中第5列前4年的数据错误,也不像作者表白的那样,仅仅是技术性的“数据填列”错误,难道与表6的错误不是同一性质;表6中除了技术性错误以外,更是一种基本概念上的混淆以及计算方法和计算结果上的错误。依据作者所受的专业训练,本不该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笔者在11月25日的信中也明确指出,表6最后一列“中房指数的变化率不是变化率,而是增长率”。然而,作者并未认真考虑,在12月20日的回复中,一方面给出了计算公式,回答了我们提出的数据如何得出的问题,另一方面,再次表列出错误的计算结果,又一次把错误当作正确加以肯定,就是在继续坚持错误,误导读者,力图给人以假相,似乎他们提出的计算公式是一种创新,据此得到的那两列计算结果是正确的,有科学依据的。这就令人无法原谅,我们不知道作者是真的不懂,还是有意掩盖。
    7, 按照经济学论文的写作规范,在每一张表格的下面,不仅应当注明资料来源,而且在数据是作者计算时,应当注明计算方法,特别是在使用不同的数据口径和计算方法时。否则,别人就会不知所云,不仅一般读者看不懂,专家学者也弄不明白。很明显,贝、朱的大作有悖于经济学论文的起码的写作规范。
    8, 贝、朱的大作已经公开发表,成为一种公共产品,就应当接受社会的审查和评判。贝、朱大作的错误也并非偶然,而是目前学风严重败坏的结果和反映。为了对读者负责,对刊物负责,对中国经济学界负责,笔者要求、贵刊也有责任把本人致贵刊的两封信和作者的回复公开发表。作为中国经济学研究的权威刊物,竟然出现这样大的纰缪,贵刊是否应当表明自己的态度,以挽回此事对刊物带来的伤害,同时引起学界的关注、思考和讨论,形成作者、读者和编者的互动,也警示一下学术界的浮躁之风,为净化学术场域做一点应当做的工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的市场经济是政府市场经济/张曙光
  • 驳斥张曙光先生的实名制折腾论
  • 张曙光:货物运输能力调整不大 电煤运输受影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