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樱花树下的迷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初春三月的珞珈山,武汉大学校园的千棵樱花在春风细雨中递次绽放,如云似雪,爽心悦目。这是武汉大学一年之中最美丽的季节,每到这个时候校园内游人如织,探春赏花煞是喜人。然而近年来,一班爱国愤青总是要在此演几场爱国秀,滋出一些是非来。今年一对母女穿一身和服在樱花树下扮出PS正要拍照留影,泼刺刺地横冲出几个楞头愤青来,金刚怒目,指这对母女为不知国耻,吼叫着让他们滚出校园。母女见这帮人来势汹汹,不敢与其论理,悄声骂了一句“神经病”便落荒而逃。这几个愤青的行为即刻得到网友们的叫好,网上“杀声”一片。
     (博讯 boxun.com)

    武大校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校园之一,郭沬若曾经赞叹为武汉三镇的“物外桃源”。武大之美连当年日军攻占武汉时都不忍轰炸,虽然战火纷乱,但武大校园始终不曾扔下过一颗炮弹。武大樱花为日本侵华时所栽,无可讳言有着侵略者占领之意,但是樱花毕竟是樱花,本身没有耻辱的含意,人们赏花惜春,乃是顺乎情理。何况当时所栽的30棵樱花都已老死,现在所在的千棵樱花基本上是30年后中日建交时,日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时送给中国的千棵樱花的一部分,以后又为日本访问团所增送,是友好的象征。因此武大赏樱花,穿和服增添情趣,和国耻有何相干,扯得上什么关系。当然几个愤青,几个小毛贼不懂事,不知历史不知罪,然而在樱花树下出演爱国秀的不仅仅是几个小毛贼,还有堂堂的武大人文学院的博士生,就在几个小毛贼对二位母女怒吼之时,一位姓曹的博士,正在向游人发放传单,标题为“樱花虽美,国耻勿忘”,为游人侧目而视。作为一位文学博士在这春花季节,不去感受花之美,花之香,萌发些诗情画意的文学情感来,却来演绎爱国秀,可见武大的教育何等的了得。好在武大爱国教育作得好,商业赚钱做得更好。武大的校领导们早就在樱花的爱国教育中看到了商机。校园的樱花虽是侵略者留下的“罪证,但因这“罪证”实在太美了,美得不忍让人离去。因此,这些年来在乱烘烘的要砍樱花树,以雪国耻的爱国潮中,校领导始终不为所动,而是化腐朽为神奇,赏花收门票十元一张,于是白花花的银子大把大把地进了武大的腰包。当然武大毕竟是中共领导下的高等学府,钱要赚,国也是要爱的,要做到革命生产二不误。于是又规定游客赏花不得穿和服木屐,以示爱国。因此,那几个向穿和服母女怒吼的小毛贼,比起曹博士来到是有法可依。而那个曹博士,书读得多了,反领悟不到校领导的意图,骚扰游客搅了领导的好事,于是即刻被学校保安拽住衣领揪了出去,暴打一顿后塞进警车被带走了。
    
    赏日本的花,穿日本的和服,就被看成忘了国耻当作汉奸,这不是别有用心,就是爱国爱昏了头。如果赏日本花,穿日本和服就是忘记国耻就是汉奸,那么坐日本车,用日本电器,到日本旅游,欣赏日本文化岂不更是汉奸卖国贼了。如果我们反向思维一下,在日本又没有人因日文中有汉字而感到耻辱呢,没有,日本古城京都的建筑和城市格局,都是模仿中国唐朝的风格,日本人之爱京都个个都是沏骨透心,把它看作日本最高之美,有那个日本人认为这样的感情有损国格呢。再瞧瞧,中国开亚太峰会,各国总统首相,都笑呵呵地穿着唐装拍照,有谁会说他们有损国格呢?其实道理不必多说,武大校园,樱花树下那几个愤青也好,博士也好,他们真的是那么爱国吗?非也。还是二位穿和服拍照的母女说得好:“一帮神经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樱花——武士精神的媒介、军国主义的象征/谢选骏
  • 致仇日愤青:强奸樱花也有快感?
  • 大陆家电下乡,台湾樱花得标:2亿农家商机,公司相当兴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