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皇甫平麗:G20峰會的調整期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G20峰會的調整期待
     (博讯 boxun.com)

    【提要】
    
     峰會的當務之急仍是危機救援而不是體制重建,因而不會在體制改革方面有實質性推進
    
     ◆ 先改革再增資
     ◆ 救市還是改革
     ◆ 新興國家的訴求
    
     ● 皇甫平麗(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輯《瞭望》原創來稿供海外首發)
    
     1931年,經受大蕭條煎熬的發達國家在倫敦召開峰會,商討如何避免經濟衰退,最後無果而終。時隔70餘年,美歐等發達國家拉上部分發展中國家組成的“20國集團”又將在倫敦召開峰會,商討應對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之策。
     從先期舉行的20國集團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看,與會各國分歧不小,尤其是歐美雙方立場南轅北轍,新興國家的訴求和利益也與發達國家不同。不過,一大亮點是會議的閉幕公報中表示,要加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國際金融機構改革,增強發展中國家的代表性和話語權。
     接受《瞭望》新聞週刊採訪的專家指出,會議再提改革國際金融機構和增加發展中國家話語權有積極的意義,但“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國際金融秩序的變更將是一個長期漸進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後續的峰會可能對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就國際金融改革的共識拍板和進一步細化,但峰會的當務之急仍是危機救援而不是體制重建,因而不會在體制改革方面有實質性推進。
    
     ◆ 先改革再增資
    
     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們在公報中提出,應改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金融機構體制,“使它們符合世界經濟發展的現狀”,並為之定出了時間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應在2011年1月前完成成員國認繳份額的重新審核,“新興和發展中經濟體,包括最窮經濟體,應該具有更大發言權和代表權”;世界銀行改革應該在2010年春季會議前完成。
     公報還認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負責人的任命,“應該通過公開公正的遴選程式”。
     各國財長還同意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增資,擴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危機應對中的作用,但具體增資數額將由峰會決定。
     此前,美國財長蓋特納11日說,他打算在倫敦會議上建議“大幅增加IMF緊急救援資金”,把用於幫助陷入困境成員國的“新借款安排”資金,從現階段的500億美元增至5000億美元,同時“增加參與國、納入更多G20成員國”。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陳鳳英接受《瞭望》新聞週刊訪問時說,美國的做法是出於“識時務”的需要,表明其不得不承認這兩大國際金融組織目前的安排已經無法適應世界經濟的發展。
     “美國政府著手採取更加傾向多邊的方式,”華盛頓美利堅大學教授丹尼爾布拉德羅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推動這一轉變的背後動力除了合作意願外,似乎還有讓他人分擔責任的想法。”
     會議內外,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國家“先談改革再言增資”的呼聲強烈,要求將對IMF的注資與IMF份額重新分配及投票權的改革相結合。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前不久的兩會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同意IMF的增資但需要改革,要根據成員國的責任來調整出資配額以及IMF要幫助發展中國家。
     巴西財政部長曼特加在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期間說:“我們將只同意向改革配額後的IMF增加資本。”
     3月16日,世界銀行前副行長、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在復旦大學發表演講時也指出,現在向IMF提供資金並不是最佳選擇。斯蒂格利茨認為,去監管化是金融危機的源頭之一,宣導去監管化的IMF如果不改變,市場很難恢復信心。
     陳鳳英對本刊指出,重新審核認繳份額和增資並不能改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由美國掌控的實質,改革IMF的關鍵在於兩點,一是改變其不合理的投票權安排,例如設立一個類似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機制,使得IMF內的每一個成員都可以受到制約。
     目前,美國在IMF中擁有16.77%的投票權,由於重要提案都需要獲得85%的投票權通過,因而美國擁有重要的“一票否決權”;歐盟大約擁有30%的投票權,比美國高,但由於各國經常各自為政,故未能發揮應有的影響力;而中國目前的投票權是3.66%。
     她指出,第二點也很重要並相對更易實現,就是公報中提到的公開公正遴選國際金融機構負責人,例如可以仿效聯合國秘書長的輪值制。此前,IMF和世界銀行負責人的人選由美國和歐洲指定已是一個潛規則。
     陳鳳英同時強調,目前雖然國際力量格局在加速調整中,但是實力的深淺、升降尚未完全定位,因此改變全球性的制度安排也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對此應該冷靜看待。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所副所長丁一凡接受本刊訪問時則強調,IMF一向是美國的一個工具,美國不見得有誠意改革IMF,更不會輕易放棄自己對IMF的控制地位。
    
     ◆ 救市還是改革
    
     美國雖有支持改革的表態,但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已經表示,呼籲各國加大財政刺激措施的力度、協調行動救經濟才是美國G20峰會的首要目標。
     美國的提議只得到盟國日本的明確支持,日本財務大臣與謝野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他理解歐洲牽頭推動加強金融監管的努力,但他暗示,經濟問題更為緊迫。日本還承諾將在峰會前出臺第三輪的經濟刺激方案。
     但歐盟特別是德國和法國,似乎在和美國進行一場“口水戰”,兩國在財長和央行行長會前高調反對並拒絕繼續加大財政刺激,而強調應加強對國際金融市場的改革。
     是先救市,續推更龐大的刺激計畫?還是先改革,落實更為具體的監管?美歐潛在的分歧在財長和行長會前就已經彰顯,為即將召開的倫敦峰會蒙上一層陰影。
     財長和行長會舉行前夕,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薩科齊12日在德國首都柏林舉行會晤,旨在發出“同一個聲音”。
     在會後舉行的聯合新聞發佈會上,薩科齊表示,歐洲已經為經濟復蘇投入大筆資金,問題不在於投入更多,而是制定一套金融監管體系。默克爾也明確指出,刺激經濟固然重要,但不能取代必要的金融監管。
     他們強調,20國集團金融峰會應當全力落實歐盟小型首腦會議達成的共識。2月22日,德國、法國和英國等8個歐盟成員國及歐盟領導人在柏林舉行會議,為倫敦峰會協調立場。會議主張建立一套全面的監管體系,加強對國際金融市場、金融產品和市場參與者的監管。
     陳鳳英認為,在本次全球性的協調會議上,美歐關係特別是兩者間的分歧將是一個重要的關注點。
     在當前金融危機造成世界經濟衰退的背景下,救經濟確實是當務之急,制止世界經濟下滑應是首要目標。從已閉幕的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來看,美歐之間在這方面已經有了一些協調和共識,公報中就寫明瞭將“採取一切必要行動,直到經濟恢復增長”。
     陳鳳英同時強調,加強金融監管也是一個必要和緊迫的任務,不容美國對此輕描淡寫。而另一個相當緊迫的任務是反對保護主義,這兩大問題將是峰會繞不開的議題。
     丁一凡也認為,美歐之間的較量將是峰會的最大看點。他說,歐洲有過一戰後德國財政擴張導致惡性通脹的“不愉快記憶”,因而對財政刺激政策持謹慎態度。
     同時,歐洲要求加強全球金融監管改革也涉及歐洲對全球金融貨幣格局的看法。對於金融危機的起因和責任,歐洲一向將矛頭指向美國“賭場式”的金融資本主義,認為危機的根本原因在於金融監管缺失,讓大量風險貸款債券進入金融流通領域,進而擴散到整個國際金融體制。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和政治研究所專家張明認為,歐洲把金融危機看成是撼動美國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核心國家地位的重要機遇,所以在國際貨幣體系重建問題上,美國將遭受來自歐洲國家(尤其是法、德)的強烈衝擊。他預計,法、德將會在峰會上提出一些致力於削弱美元、增強歐元地位的重建策略。
    
     ◆ 新興國家的訴求
    
     會議期間,有著“金磚四國”之稱的中國、巴西、俄羅斯和印度的財政部長,“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在財長和行長會公報發佈之前,“金磚四國”發表共同聲明,指出必須重視國際金融機構的改革,包括改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等。聲明說,改革進程必須充分反映全球經濟的變化,並保證新興和發展中國家擁有更大的發言權和地位。
     會後兩天即3月16日,俄羅斯總統府還在其網站上發佈了一份將在倫敦峰會上提出的提案,內容包括宏觀調控和預算政策、刺激內需、金融監管、發展融資、對公眾的金融知識教育和節能型增長等八大方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提議,是在國際貨幣金融體系改革方面引入一種“超國家”儲備貨幣,並建議考慮由IMF現有的“特別提款權”擔當該角色的可行性。
     俄羅斯是第一個明確提出引入“超國家儲備貨幣”的國家,此舉意在改變目前國際貨幣體系中美元獨大的地位。丁一凡認為,俄羅斯和中國等一些發展中國家相比,更早介入國際貨幣體系的遊戲中,因此對美元貨幣霸權更為敏感,此建議就是試圖消除美元霸權。
     張明對本刊記者指出,俄羅斯的提法本身不錯,也是國際金融改革的方向之一,但是目前尚缺乏可操作性,因為這意味著削弱美國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核心地位。該建議不可能為迫在眉睫的峰會重視,因為峰會的基調仍是危機救援重于重建。
     展望峰會,張明認為,這次峰會被參與各方寄予了太多期望,這種畢其功於一役的功利心態,最終可能成為“不可承受之重”,進而重蹈去年G20華盛頓峰會覆轍,難以達成任何有關危機救援或國際貨幣體系重建的實質性方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