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 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2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2009年的中国,在世界经济危机大背景下,自身经济增长迅速滑坡,失业率继续上升,社会进入两极分化,百姓怨声载道,官民冲突不止,群体事件全面爆发的动荡期。由此注定了2009年将成为中国自“改革开放30年”以来,从经济形势到社会稳定,乃至中共的执政地位都岌岌可危的一年。 (博讯 boxun.com)

    
    然而,就在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刚刚结束,中外舆论普遍不看好中国改革前途之时,海外《联合早报》最新刊登了《新书——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的文章。该文称:“高度参与中共最高层的决策,被誉为当代国师”的作者周天勇,在香港最新出版《变革与突破──中共政治体制改革方案》的新书,这“被视为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文章称:“《变》书出版消息在人大与政协两会期间公布,似乎是要回应海内外中国人的强烈要求,反映当局不仅有推行政改决心,也有了具体实施方案。”显然这是一个与当下中国政治走向南辕北辙的虚假信息。
    
    中南海意识形态风向左转
    
    一向被视为中南海的意识形态风向标的中共《求是》杂志,刚刚发表了一篇《为什么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而不能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文章,颇具针对性地明确反对在中国确立“普世价值”。文章称:“在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西方敌对势力不愿意看到我国的发展壮大,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的图谋,我们与其进行渗透与反渗透、颠覆与反颠覆的斗争将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在严峻的国际形势下,如果我们放弃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就是自陷困境、自毁长城”。文章又说,主张中国确立“普世价值”为指导思想与国际接轨,就是“对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挑战”。这无疑是发自中南海意识形态里,重提阶级斗争和对温家宝赞成“普世价值”最露骨的一次反驳。
    
     该文作者署名“秋石”,即“求是”的谐音,系该杂志评论部的集体笔名。其实,《求是》杂志评论部差不多每期皆有署“秋石”文章,代表的都是体现中南海风向的杂志编辑部观点。年前国内“早报网”就曾发表过中国华东政法大学张雪忠《自由民主与普世价值》的文章。该文称:“中国共产党党刊《求是》杂志最近发表了一篇批判普世价值的理论文章,文中指出“‘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博爱、法治’并不是普世价值,宣扬普世价值也不是什么纯粹的学术问题,而是有着鲜明的政治目的。这显示中国社会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已逐步蔓延到中共理论高层。”如今“两会”刚刚结束,“求是”杂志又刊发此文,虽无“衣带诏”内隐,但却是标示中南海最高层风向进一步左转的信号。
    
    全国“人大”宣誓“两绝不”
    
    2009年3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向大会做工作报告称:“绝不能照搬西方的那一套,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接着国内官方媒体随即纷纷跟进,发起反西方议会道路舆论高潮;政府网站新华网更于当天(2009年3月9日),在其首页焦点头条发表《中国强调其根本政治制度与西方政体有本质区别》的文章。该文写道:吴邦国强调中国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 是“对某些人鼓吹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等作出了明确回应。” 这篇官方应时发表的解读文章,直接点明了吴邦国此番异乎寻常地大篇幅地反西化宪政道路的用意所在。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谢春涛这样解析为什么最近高层驳斥西方“三权分立”的问题讲得比较多时说:“西方有人想把他的制度在中国推行,而在国内也有类似的‘杂音’、‘噪音’。”吴邦国此番大篇幅强调中国“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的蔑视性用语和强力拒绝宪政改革的誓言,并强调:“坚持人大工作正确政治方向,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大”在民主、法治发展道路上的大步倒退,更是从“人大”立场向左转舵的一个宣言,其内涵就是区别“姓资姓社”的本质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徐崇德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如此大篇幅来分析“不照搬西方的那一套”,实属新中国成立以来所罕见。
    
    全国“政协”大谈“六上”经
    
    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十一届二次会议在做工作报告时说,“必须把人民政协工作放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谋划和开展,自觉与党和政府目标上同向,工作上合拍,行动上一致,在关键时刻顶得上去、帮得上忙、管得上用。”这短短一句话,贾庆林一连用了六个“上”字,因此本文将其概括为贾庆林工作报告的“六上”经。这一政协职能“六上”经的首次提出,赤裸裸地暴露了“中国政治协商制度”为党和政府服务与抬轿的本质。如此以来,还会有谁胆敢发出异议之声?还会有谁对党和政府批评监督?贾庆林的这一“六上”经提法,较之其前任李瑞环倡导的政协要“尽职而不越位、帮忙而不添乱”更媚态,更露骨,完全阉割了他们一再宣扬的那种政治协商制度的平等原则与监督职能。这标志着全国“政协”彻彻底底的职能退化,为此才有今年政协委员300多人集体不到席的罕见事件发生。
    
    新闻舆论空间大紧缩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 “政治敏感年”。每逢遇到危机敏感期,中共就要收紧社会舆论空间,即中共越有危机,越是要封锁言论的自由度。为此,今年当局以开展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名义,在全国进行网络大清洗,已经导致了不少重要的国内外网站被封锁或屏蔽。中国有关方面在关闭这些网站时候给出的理由不是“低俗之风”,而是“存在大量刊载时政类有害信息”。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解释说道,“一些网站”的内容“违反了中国法律”。 2009年1月13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表了作者关耳的文章《我们为什么要整肃互联网低俗内容》。该文一语道破了其中的隐情。文章说:“要从维护互联网的执政安全角度来认识。我们要清醒地看到,当前西方敌对势力对我进行西化、分化的活动一刻也没有停止,渗透与反渗透的斗争仍然尖锐复杂。如何防止敌对势力煽风点火,造谣攻击,这是网络宣传管理的重要任务。”中国最近对外国驻华媒体采访的限制还包括禁止外国记者进入西藏采访;管制外国记者的采访器材,要求他们向海关提交相当于税款的保证金、器材清单和采访签证; 2月13号给外国驻华记者的中国雇员公布了《行为规范》,并对外国驻华新闻机构的中国雇员进行重新登记;香港和澳门记者在中国大陆采访前必须向中央政府联络处申请临时许可证。海外时事评论员普遍认为,这些措施大大倒退20年。新闻从业员组织均担心,新规定再次限制采访自由。
    
    此外,中国民众千呼万唤不出台的《阳光法案》,今年两会又被中南海以“条件不成熟”杯葛。已第四次提交官员财产申报建议的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很无奈地说,相当一部分官员还未认识到公开财产是其义务。曾多次为官员财产申报求法的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王全杰曾作过一项调查,称接受调查的官员97%对“官员财产申报”持反对意见。由此可见,中国在世界经济危机和国内政治敏感年的双重压力下,其意识形态、政治形势、舆论、法治乃至社会控制各个方面,都已经开始全面倒退。所谓“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的说法,其实不过是意在消减海内外舆论对中共高层左转的批评而已。
    
    ——《纵览中国》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 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牟传珩
  •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 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牟传珩
  •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 当牟传珩: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 《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牟传珩
  •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 牟传珩:“不折腾”是邓小平的传代秘籍 — 解读胡锦涛“12·18讲话”
  • 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牟传珩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 揭秘“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新著出版(图)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