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奢侈品宣言——奢侈品批判 /相晓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1日 转载)
    
    仅以此文献给2009年处于世界金融危机笼罩下的世界消费者权益日,献给全世界范围内所有已经、正在和将要以社会责任的理性精神支配起自己消费行为的所有消费者。
     (博讯 boxun.com)

    
    引言
    
    植树节,我们在精神世界种下一株反对奢侈品的树苗,为得是消解那些污浊混乱的商业文化气息。
    
    我们从不指望振臂一呼能够赢来应者云集,也不相信我们的敌人——其实也是人类的敌人——那些奢侈品们能够望风而遁或是缴械投降。
    
    思想和智慧女神的伟大力量在于,她那看似柔弱实则绵长的穿透力能够经得起历史时空中的任何风吹日晒冷雪严霜。
    
    只要她以文字信息的形式传播并游走于被伟大的互联网所连接的一个个能够独立思考并能与之感应的人脑之间,那么,她就能在被动选择的过程中,主动选择出自己的追随者,并使他们锻造为自由的思想者。
    
    而他们,正是执行自己意志以批判和摧毁陈旧事物的物质力量,是可以被理论掌握的知识群众,他们,将在思想的召唤下,驱散那些曾经长期笼罩在人类精神天空中的阴霾,并缔造出一个崭新的澄明世界。
    
    
    关于批判
    
    反者,道之动。真正的反,乃是辩证的批判。
    
    批判是一种扬弃,是一种剥离,是唯物辩证法的解剖刀——当你在吃花生的时候,你已经在批判了——把壳扔掉,把仁儿留下来。
    
    对于将要在未来的历史中出现的任何必然性,哪怕是现在正处于朦胧的自发状态,辩证法也绝不会隔岸观火袖手旁观,它最不能容忍人不能掌握规律却被规律所掌握,它那革命的本能的冲动就是要创造一个飞跃——把自发质变为自觉!
    
    
    正文:
    
    一种在阶级社会里产生的腐朽生活方式在穿越了几千年的时空之后,如今演化为一种令很多人趋之若骛顶礼膜拜的所谓文化;
    
    一种曾经服务于王室贵族和皇家社会的消费品在被染上“上流”的光环之后,却反过来骄傲地歧视大众消费能力的“下流”;
    
    他们炫耀着自己生产历史和工艺文化的所谓尊贵出身,采用“人为制造稀缺”的手段兜售着高贵,为的是满足少数人炫耀的需要;
    
    他们的上半身披着品牌文化的现代外衣,而下半身却盖着暴利和歧视的破旧遮羞布,在我们的地球村大摇大摆招摇过市;
    
    ……
    
    这就是奢侈品,一个充满矛盾因而值得反思和批判的生产现象、消费现象和文化现象。
    
    
    
    一 、高昂的价格是对高贵的亵渎
    
    奢侈品的本质不是奢侈品本身,而是一种畸形的生产交换关系,其特征是,在生产方面采用“人为限量”的方式制造稀缺,为的是主要满足“少数人”自我尊贵感和他人尊贵感的精神需要,在品牌营销上贩卖其曾经服务王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的旧史,用高昂的价格亵渎高贵,在那些花钱不眨眼的富人手中赚得暴利的同时,却反过来歧视大众消费者。
    
    这在本质上是落后的等级观念对人类生产交换和消费关系的扭曲和异化,他们利用了这种异化的社会关系,并且通过营销传播和推广在社会中加剧并扩散了这种扭曲和异化,反对奢侈品,根本上是反对这种扭曲和异化,而不仅是反对奢侈的物品本身。
    
    尽管奢侈品在等级观念仍然甚嚣尘上的资本主义世界获得了合法性,但却与人类文明进步的方向相背离,与社会责任的时代精神相背离,与倡导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和谐的时代价值观相背离,因此,必须予以进行辩证法的批判和清算。
    
    批判奢侈品,首先应该肯定奢侈品,他们在选材、生产和制造工艺过程中的精雕细刻精益求精,以及其对生产制造工艺中所蕴藏的历史文化进行的始终不渝的坚持,这种生产制造精神值得整个世界所有的物质生产尤其是中国制造学习和借鉴。
    
    否定的是,这几乎成了众多奢侈品骄傲地坚持其昂贵价格的核心理由,什么供需平衡,什么价值规律,在骄傲的奢侈品面前一概失灵,因为他们的信条是“只为少数人生产”,看到了吧,他们在生产的时候就目无大众,因为他们祖宗八辈一直都是为王室贵族和达官显贵而服务的,他们以此为荣,所以继承了这种传统,而借助于对金钱追求永无止境的资本力量,他们把这种自以为是的价值观转移到营销环节,转移到他们津津乐道的所谓的品牌文化之中,并进而传播到世界各地。
    
    同声相和,同气相求。世界各地那些在大众面前一贯骄傲自大的富豪们纷纷响应,象饥饿的无产者见到面包一样,拜倒在奢侈品的石榴群下,并心甘情愿地担负起奢侈品口碑广告宣传者的使命——他们的炫耀成为奢侈品最有力量的广告。
    
    人性的虚荣心继续在贫穷者群体里面制造着新的分化,大部分人转而成为奢侈品的崇拜者,他们以那些手持奢侈品的富人为参照系,竞相攀比,以至于在青少年当中出现了一大批“月光族”和“啃老族”,他们恨钢铁不成黄金,恨双亲不是显贵,而一旦拥有了向往已久的奢侈品,他们也会立刻象那些富人一样,用炫耀做起免费广告来,而那些买不起奢侈品的一族,则只好投以羡慕的目光,渴望梦中拥有,这就是奢侈品崇拜。
    
    奢侈品,以其居高临下的歧视性姿态反而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崇拜,人类从拜金主义走向拜物主义,不得不佩服奢侈品的营销思维,他们以一贯之的限量举措使得消费品不再是单纯的消费品,而是将其打磨成了艺术品和收藏品,进而升格为可以升值的投资品。
    
    一个简单的消费品一旦被装点打造成这般模样,其用于消费的使用价值也基本丧失了,但消费品的属性使得它具备了另外的功能,那就是炫耀,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奢侈品的广告及其软文里面都浓笔重墨的强调其作为地位和身份的象征,并加上一些文化和品味的佐料用以烘托。
    
    正因为如此,这种奢侈品崇拜仍然属于金钱拜物教的升级和变种,是社会等级观念在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上的体现——人性崇拜物性,是人性自身的沦落和丧失,是物性对人性的奴役,是人自身的异化,是自由思想缺失的表现。
    
    毫无疑问,奢侈品已经沦为以暴利为目的的生产营销方式与以炫耀为目的的奢侈生活方式在人类社会中同台共舞的道具,贯穿其生产营销以及消费环节的暴利倾向和歧视心态应该遭到所有那些社会责任感充盈的理性消费者的反对。
    
    我们反对奢侈品,不是简单的一概否定,而是辩证的批判,吸取奢侈品生产制造及其营销过程中的“文明内核”,并扬弃其在生产中对暴利的追逐和消费中作为地位、身份衬托的炫耀功能这些文化上的糟粕——人为的极度限量、价格中的暴利、文化中的歧视,如果没有了这些东西,那才是奢侈品们凤凰涅盘后的新生。
    
    “可是,你要是买不起的话可以不买呀!我们也没想过要卖给你这样层次的人。”
    
    “反奢侈品的人都是买不起奢侈品的人,买得起的都不反对,你们反对是因为买不起吧? ”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反对也不顶用,要是你有朝一日成了富人,说不定也会喜欢奢侈品。”
    
    ……
    
    更多类似的言语会不期而至。
    
    对这些不值一驳的肤浅见解,我们都可以当作蛛丝一样轻轻抹去,我们只知道,没有任何物件能比社会责任感充盈的头颅更高贵,没有任何东西能比那一颗颗普通但却善良的爱心更值钱。(在这里,我要感谢那位向汶川大地震灾区屡次捐款的乞丐老人,是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了这句话,希望朋友们找到他,记下他的名字,或者拍下他的照片,少买件不必要的东西就可以帮助他,他才是值得我们整个社会珍惜的真正“奢侈品”)
    
    我们反对奢侈品,绝不是仇富情绪的宣泄,因为我们喜欢甚至爱戴那些象李嘉诚那样有社会责任感的富人,即使他们穿着高档,他们大写着“人”字,以至于任何普通低廉的物件一跟他们沾边就会变得高贵起来——他们能够将自己的高贵传给物件,而那种拿着高贵的物件抬高自己身价地位的做法往往适得其反——就奢侈品而言,物的增值与人的贬值成正比。
    
    人的地位和身份应该内生于人的精神世界,内生于富有社会责任感并充满爱心的那一颗颗伟大的心灵,内生于人本身,而不是任何身外之物,更不应该是那些装点在身外铮铮作响或发光的那些价格足够昂贵以至于降低精神境界的那些洋溢着所谓品味实则无非是珠光宝气的玩意儿。
    
    让那些被称作奢侈品的物件向我们铮铮作响闪闪发光地炫耀吧!而我们,却高昂起社会责任感充盈的头颅,蓬勃起情感丰富的内心世界,我们可以炫耀的东西与地位和金钱无关,那就是高贵的精神品格和爱心四射的人性光芒!
    
    
    
    二 、让实用品和精制品超越奢侈品
    
    反对奢侈品,并不是主张在消费上勒紧裤腰带过活,或者做葛朗台那样的守财奴,因为传统意义上的节俭是落后的物质生活条件造成的,即使我们仍然提倡这种勤俭持家的作风,其精神内核也是与时俱进的。而创造了物质文明的劳动者们比任何人都有资格“消费”这种文明成果,人类的消费水平也应该与经济发展水平同步,我们反对的是过度超出自身以及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并追求纯粹自我性和物质性而缺失社会责任感和精神质感的消费观念。
    
    我们反对奢侈品,但并不反对“一分钱,一分货”以及那些“物有所值”的精制品和实用品,我们尊重品牌的适当价值,这种价值毕竟也出自人类劳动。
    
    摆在我们面前的,有很多货真价实精工制造的实用品和精制品,他们也同样拥有着上乘的工艺水准和制造水平,其中,也有相当数量的产品不乏历史文化内涵,由于缺乏了炫耀地位和身份的奢侈功能,恰好可以满足我们的需要,选择他们,我们可以在省下不菲财富的同时赢得更多的从容,那份财富尽管储存在每个人的个人账户上,但也是社会的财富,可以在启动内需之时形成购买力,或者在地震等自然灾难当前时转化为履行公民社会责任的义款。
    
    当然,我们也倡导那些生产实用品和精制品的企业尽可能地向那些我们反对的奢侈品学习,学习他们的精益求精、精雕细刻,学习他们对历史文化的坚守和执着,而只有实用品和精制品生产制造水平的日益精进才是驱逐奢侈品的强大力量。
    
    同时,这些实用品和精制品还应该在文化上超越奢侈品,将社会责任的理性精神、将匠心、爱心、精心以及责任心注入到自己全部的生产制造和营销过程之中,让品牌文化不仅拥有历史内涵,更有社会责任的时代内涵,事实上,也只有充满着社会责任的产品才堪称真正的高贵,因为它不仅是地位、品味和身份的象征,同时还是思想境界和精神品格的象征。
    
    事实上,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砥砺和修炼,中国制造中已经有很多国产货在质量上已经与那些洋货们不相上下,只是由于崇洋媚外的习惯势力,即使这些国货在价格水平上远远低于洋货,但仍然遭到很多消费者的抛弃——在崇洋媚外的习惯势力面前,国货的营销遭遇困境。
    
    我们并不主张消费领域中的民族主义,只是为这种货真价实的精制品和实用品遭遇到冷落而感到惋惜。我们反对崇洋媚外,也反对狭隘民族主义的盲目排外,我们努力追求的是,只看重产品本身,看重其物质的属性,更重视其精神文化的属性,而不是简单地听任“只问其出身,不问其质地”这种习惯思维的摆布。
    
    当然,对于这些中国企业而言,也应该进行深刻的自我反思——是不是我们有很多地方做得还不够好?为什么不让千千万万个消费者反过来帮助我们完善自己?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消费者视为我们企业的一个组成部分,纳入到我们企业的管理边界之内?我们是否应该而且也能够在物质生产和营销的狭隘窠臼中跳出来,象王老吉给汶川地震灾区所捐的上亿巨资那样,在社会责任的高度上与消费者产生情感和精神上的真正互动?
    
    在社会责任的理性驱使之下,我们将致力于寻找和发现这样让人的心灵感受到巨大震撼和感动的企业和产品,并甘愿掏出货币为之投票,因为他们是践行社会责任的中坚力量,我们将愿意并乐于发现他们,支持他们、推广他们,帮助他们,也包括批评他们。
    
    在他们身后,跃动着我们期待的目光。
    
    三、改变世界的消费意志
    
    正如自然选择可以促进自然界的进化一样,消费选择可以促进人类社会的文明和进步。前者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后者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社会法则。
    
    现在,是我们亮出自己的主张和观点的时候了。
    
    我们所倡导的是,在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上遵循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让社会责任的时代精神统治起整个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营销方式,让品牌世界绽放出社会责任的时代光芒,使政府、企业、社会组织以及每个个人都成为社会责任的自觉担当者。
    
    我们的目的是唤醒全世界消费者的理性,让社会责任的精神支配起整个世界大市场,并使之反作用于整个社会的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反作用并支配起被异化了的人类生产和交换关系,使之回归到健康进步的轨道上,以引导和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
    
    尽管我们被奉为“上帝”,却常常比不上“领导”、“大客户”的待遇;尽管我们被尊为“财神”,却又对“失德”、“侵权”各种丑陋现象无可奈何。看透这些虚妄之后我们终于明白,我们只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消费散户”,是分散孤立势单力薄的弱势群体。
    
    但是,我们拥有强大并且可以凭借的精神力量,我们思想的天空中闪耀着理性和道德的光芒,我们的心中装着社会责任和文明进步的天平,我们个体孤立分散的自由意志一旦统一起来并被这种理性精神所掌握,就能在整个社会形成思潮,形成新的消费文化运动,并进而可以在整个世界统一大市场产生摧枯拉朽的物质力量。
    
    当社会责任的猎猎旗风召唤起全球50多亿人的消费意志的时候,那种伟大的惊人的合力必定能够肩负起管理世界的伟大使命,并进而改变整个世界历史!
    
    而现在,则是我们每个消费者应该举手的时候了。谁说市场之手是无形的,这全球以50多亿消费者的双手就是市场之手,看那,他们一个个从钱兜里、口袋里、信用卡上拿出的不只是肉眼所见的钞票或看不见的电子钞票,而是一张张选票,他们头顶着灿烂的天空,内心深处珍藏着社会责任的道德法则,给那些能够与他们充盈着社会责任的内心产生共振和共鸣的产品进行着神圣庄严的投票仪式!
    
    谁说我们是“经济人”?我们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社会人,有着深刻的思想、丰富的情感和善良的内心,充满对人类社会和美好未来的憧憬和渴望,充满对地球母亲和子孙后代的殷切关怀,为此,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准备了一杆秤,一头装着社会责任的秤砣,一头准备盛放整个世界市场中的任何一个产品。
    
    那些兜售腐朽文化、歧视大众并图谋暴利并且还要不断增加消费成本耗费社会资源的奢侈品,即使买得起,我们也放弃!那些漠视环境造成炭排放等污染物超标的企业所生产制造的产品,也跟奢侈品一样,过多的耗费了社会自然资源,我们放弃!那些是无视劳动者利益的“血汗工厂”生产制造出来的带着看不见的血的产品,我们放弃!那些是漠视动物福利以不健康的养殖或运输方式并以残忍的方式屠宰动物而制成的产品,我们还是放弃!……
    
    我们百倍地珍惜着手中的投票权,我们怀着敬意将货币选票投向那些真善美的制造者,我们以投对选票为荣,以投错选票为耻,我们相互珍视并自我珍视这看上去似乎微不足道的一票,因为我们要让这些个无数的点点滴滴汇聚成时尚的潮流,最终翻江倒海涤荡乾坤。
    
    全球社会责任所绽放的理性光芒,让一个个简单的购买行为变得不简单,也让每一个平凡的消费者变得不平凡。
    
    货币,一旦汇聚成资本并被掌握在那些没有社会责任感的国际金融炒家手中最终会沦为兴风作浪的妖术,他们将资本作为货币战争的工具,而在充满社会责任精神的全球消费者手中,正高举着同样的工具,但那是正义的力量,是批判的武器,是降妖伏魔的法宝,他们在全球范围内汇聚而成的伟大的市场合力,却可以摧枯拉朽,排山倒海——这全球联合起来的50多亿消费者,不正是已经和正在并且还要继续创造世界历史的人民群众么?
    
    我们只有在市场上才是消费者,而回到岗位上则是平凡而又伟大的劳动者,是整个世界的认识者和改造者!我们拿起钞票可以批判商业社会,摸起鼠标就可以舞动长矛和投枪。
    
    我们手无寸铁,但并不妨碍一张张纸币成为我们最有力的物质武器,用它,我们可以向着人类文明进步的愿景重整河山管理世界,用它,我们也可以摧毁那些应该摧毁的物质力量,捍卫全球政治经济新秩序。
    
    世界历史本是由世界人民写成,只有他们的大联合才是构成世界历史车轮进步的最终驱动力,它动若万均,必将碾碎阻碍其进步的一切路障。
    
    让我们一起高擎起“奢侈品等于奢耻品”的标语,面对他们高昂的价格,我们也昂起高贵的头颅,让那些骄傲自大的奢侈品在这场以全球社会责任为内涵的理性消费运动面前瑟瑟发抖吧,他们要么弃暗投明,要么丢盔卸甲。
    
    此刻,让我们聆听。
    
    聆听辩证法,这一宇宙法则,穿天越地,正在我们的思维深处,拨动琴弦,在激昂的乐曲中,那个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最伟大的思想家,那个让高尚的人们看到其骨灰就会撒下热泪的人,那个为全人类谋幸福却将自己的肉体奴役了整整一生的人;那个在思想上真正解放并获得自由的人——马克思,正从遥远的他乡向整个世界传来一句话:
    
    全世界消费者,联合起来!
    
    
    相晓冬于2009年3月12日凌晨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boardId=11&view=1&id=9113634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