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蒋绥民:右派抗争与官方打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蒋绥民
    
     (博讯 boxun.com)

    
     中共中央于1978年9月17日向全党转发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件,拟定了《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新华社发表了《全国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消息。《人民日报》配发了《一项重大的无产阶级政策》的社论。全国各地各单位,
    
    轰照中央指示精神,进行了右派平反工作。至十一月中旬,据中共中央公布资料被改正右派为552877人。不予改正的有96人,留下这个尾巴是为了说明“反右是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
    
     这一说法,党内外有识之士都心知肚明,99.9%被错划扩大,来证明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是正确的,只能留下笑柄。反观被留下来摘帽的96人的言论,又有何错、何罪?找这个藉口的目的昭然若揭。因此,为混淆视听在名称上也耍点花招:摘帽右派是“改正”。而不是“平反”。从而表明毛泽东发动的各项政治运动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反右运动”若被彻底否定,那毛就不正确了,邓也不光彩了。
    
     总然如此,被摘了帽的右派大多数回到了工作岗位,恢复了职务,恢复了党籍,解放了思想。不是党员的还被发展入党。于是右派有了“施展拳脚”的场地,各展身手,发挥“余热”,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骄人的成绩。很多人被评为劳动模范或先进分子。在三十年改革开放中取得了举足轻重的业绩。痛定思痛,当党中央为“文化大革命”中的“走资派”平反后,他们的工资都得到了补发。为什么“右派分子”改正后,二十多年工资为什么不发?难道是党内党外有别?当官为民不同?百思不得其解。
    
     2007年反右五十周年之际,尚残存于世的“右派分子”纷纷要求党中央明确承认“反右”是错误的,应该由中共中央应代毛泽东向大家陪礼道歉,发还二十多年被剥夺拖欠的工资。大家多次用个人的名义或联合签名方式向党中央,向全国人大甚至直接向胡锦涛主席写了信,但中央没有回应,于是就产生了逆反心理,在网上写文章,参加国内外集会讨论,呼吁国内外舆论来支持这一正当要求。
    
     结果适得其反,上书未能得到善意的回应,当局对“右派”的文章视若瘟疫,不论在书刊上或是互联网上都遭到封杀。个别的“右派分子”被抄家,没收书刊文章,没收电脑、软件,限止人身自由,甚至监控手机、电话。这些做法遭到了残存于世为数己不多的右派老人的坚决反抗,并下定决心,即使“右派分子”全部去世,也要留下遗嘱、遗言让后代讨还这笔血泪债!
    
     从2008年开始,个别“右派分子”已受到了政府的监控。分析这些受到关注的“右派”有两种类型,一类是“双料”右派,他们既受劳动教养,又升级被判刑劳改的。另一类是能说能写,经常发表文章的人。这些人被政府认为是“刺儿头”,令政府头痛,打压抓捕无法可依,不够条件,听之任之则在舆沦上会对政府“形象”产生负面影响,于是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所以才发生了下列的招抚举措。接受“关怀”的“右派”也有不同的表现,颇具戏剧性:
    
     例(一):2008年9月10日,甘肃省人事厅文件:《省人事厅对陈星同志上访有关问题协调会》会议纪要:“按照省人大洛桑主任的指示由省人事厅牵头,会同省老干部局,省林业厅,白龙江林业管理局,洮河林业局参加”。讨论陈星提出的:小陕复政治名誉,对蒙受冤狱进行赔偿,补发右派工资,调整提高一级工资及对腿部残疾给予补偿”等问题。对此作出了处理:“鉴于陈星同志伤残的特殊情况,由洮河林业局给陈星同志一万元人民币,作为精神补偿。陈星同接受处见,并向组织表示感谢。同时表示放弃上访中提出的五项要求,从此息诉罢访”。
    
     在省人大的指示下,省人事局牵头,由五个厅局级部门参加讨论,可谓十分重视,但“雷声大雨点小”,最终以一万元人民币,打发了陈星,并在拟定好的文件上让陈星签字,“表示感谢”“放弃上访中提出的五项要求,从此息诉罢访”。这种授受方式公平吗?公正吗?省人事局对这次座谈会,用尽了美丽的词藻,“把构建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理念融入老干部工作中”,“做好服务工作,关心、理解老同志,对老同志的生活予以充分照顾,”“给陈星以回娘家的温馨感受”。但预设的结局已打印在最末一条:“陈星同志接受处理意见,并向组织表示感谢。同时表示放弃上访中提出的五项要求,从此息诉罢访”。
    
     陈星放弃了上诉权,放弃了维护自己的人权,年的残疾老人,忍辱含泪用一双颤抖的手,接过了在“卖身契”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们能说什么呢?既理解陈星经济生活的艰难,也体会到现实生活的残酷,结语只能是:“哀其不车,怒其不争”而已。
    
     例(二);中共成都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局于2008年9月23日的《研究解决彭慕陶信访事项的会议纪要》。由市委常委秘书长邓全忠批示,由市信访局,市委组织部,市经委,市人事局,市房管局等有关同志出席会议。
    
     彭慕陶1957年被划成“右派”,又于1970年,原成都市西城区法院却以“右派翻案集团”判决彭慕陶徒刑二十年。1979年,法院撤销原判,宣布彭慕陶无罪。既无罪,理应赔偿被冤期间的一切经济损失,也应赔偿肉体及精神上的摧残损害。但当局一直置之不理,为此彭幕陶上访20余年,至今问题仍得不到解决。成都市委出于人道的同情,还是得到上级的指示,召开了这次会议,会议决定:“一次性给予彭慕陶万元人民币,作为因错判服刑期间未领工资的补偿”。并声称“本次会议处理意见为该项信访问题终结意见。今后各级机关不再受理此信访事项。”让彭慕陶鉴签字领钱,最终目的还是要求彭受钱以后,从此息诉罢访。结果遭到彭慕陶的坚决拒绝。
    
     例(三):北京市丰台区总工会于2008年10月18日《关于解决纪由同志“补发工资”等问题的意见》纪由被错划右派受到劳动教养又被升级判刑,在“改正”后纪由不断提出要求彻底平反及经济赔偿,经丰台区工会研究后,工会“根据本人劳教前的工资标,予以补偿,并追加一部分生活补贴。折合工资补差11342元,再一次性的生活补助10000元,两项总计为21342元。
    
     纪由欣然接受签名,另外写了保留意见:“此工资是29年前应发的工资,29年后既未考虑物价因素,也未考虑利息因素,对此本人保留申诉权”。这种签署,因为没有达到“息诉罢访”目的,没有起到“封口”的作用,钱等于白化了。区工会的人,向纪索还,纪由不给,工会的人说纪是无赖,但也无可奈何。我认为这不算无赖,而是受之无愧,名正言顺,这二万多元远远不够补偿二十多年的工资,更淡不上肉体摧残,精神损害等补偿。
    
     例(四):北京市昌平区“右派分子”任众,于2008年底分得了一套两居室的旧房,并进行了装修,还给了一万元的设备购置费。区政府从2007年始,逢年过节还给任众送煤、送油等生活用品,在此期间还派人陪同到九寨沟旅游,住宾馆享受按摩等等。可谓关怀备至。目的足什么?让其“息诉罢访”,沟通信息,由于这是政府行为,其他“右派”产生了不少看法,怀疑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来收买一个经常“出头露脸”的右派分子,从而使他缄默其口,不再“折腾”,并为政府所用,成为“线人”,让他提供其余“右派”的活动情况。我们对任众接受住房,接受赠与,都无可非议,但必非守住做人的底线,即不能出卖八。
    
     例(五):浙江省杭州市“摘帽右派”叶孝刚,在杭州市政法委副书记周伟新牵头下,参加了会议。会议的主要成果是:叶孝刚“不再给国外发稿;不筹建香港五七学社杭州分社:做好助残工作”,政府给住房补助十万元,助残补助三万元。叶孝刚感慨系之:“在我黄昏龄段,出现真人君子,给我带来了迟到的春天,可喜。我好似一支甘蔗,头梢苦涩,欠甜。中断(段)嫩甜。”却在高墙内度过,可惜。甘蔗老头,虽硬,犹甜。(叶孝刚2008年12月12日)这是一种有条件的另类表态。
    
     根据上述几种情况,接受补助时有四种态度,一种是忍辱含悲为生活所迫,接受一万元补助,还要千恩万谢:一种是大义凛然,不合理的小恩小惠坚决拒绝。另一种是你给我的钱,我受之无愧,政府给的还远远不够,因此保留申诉权,继续讨要。再一种是受到了比较优厚的待遇,有感激之情,“胡萝拨卜比大棒要好得多了”。于是作了局部的让步,答应了一些条件。
    
     我赞赏纪由的灵活机智,受了小惠,还坚持了原则,我不苟同。彭慕陶的绝对做法,该拿的钱不拿白不拿,固然节气可佩,实际上是吃亏了。我不同意党中央把责任推给地方政府,因为反右运动是党中央统一决策、统一指挥发动的。对“右派”的处理及“改正”也是党中央统一决定的,对右派克扣工资送劳教、劳改或监督劳动降级降薪。都是统一由中央下达的指示,由地方执行的,那么对右派工资的补偿,对人身肉体。精神伤害的赔偿也应该由中央规定,出台一个理赔标准。严令地方政府或划右单位落实执行。
    
     根据2008年出现的表象,可能是地方政府依据2007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下达的《关于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问题的若干意见》未执行的。说的是活话:“单位应予妥善解决、安排,不要把问题上交。”而没有可操作性的“硬件”条款,那么这个尺度就很难掌握,于是就出现了有的宽厚,有的刻薄,有的置之不理,没有动起来,更没有人来检查执行情况。
    
     对右派工资问题的处理,不是“扶贫”,也不是“施舍”,而是应该的!必须的!是一种平等、合理、合法的统一政策,不能只看“右派”的穷富,更不应反映强烈的给予补助,不善说,不会写,不上访的右派就不给补助,有利用价值有影响的“右派”就收买给“封口费”,不能利用,无利用价值的轼置之不理。这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当年共产党对国民党用过的收买、打压、分化,瓦解的手法早己过时了。现在共产党是执政党,办事应该光明磊落,大公无私,以人为本,实事求是,依法治国、不能只停留在纸面上,而应付诸实现贯彻始终。
    
     我盼望中共中央,审时度世,为搞好和谐、团结、稳定,必须先解决当前影响稳定的主要因素,坚决快速地给予解决,彻底改正,敢作敢当。学习一下胡耀邦处事精神。只要是冤假错案,不管是哪一级领导定的,都要实事求是地把它纠正过来,这才是以民为本,以人为本,赢得民心的上上之策!
    
    
     五七老人 蒋绥民
    
     2009年3月15日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手机:13901322433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宪章签署人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十六岁右派李曰垓现在的声音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 地震真是震出左右派的真实功力/何必
  • 左派和右派,中国特色的“一奶同胞”/周新京
  • 我最怕右派中那些已经成为野兽的人----中国能不能走回头路?/田忠国
  • 杰西·拉纳:谁害怕哈耶克?——右派英雄的明显真理和神秘错误
  • 黄河清:敬致右派老师们
  • 胡平: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 葛孚学:左派分钱VS右派攒钱
  • 余英時:周素子《右派情蹤》序
  • 方影竹:右派大校蔡铁根 赤胆沦为文革鬼
  • 铁流:威胁胡温新政的不是右派是左派
  •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张成觉
  • 燕遯符:无用与无用之用-也谈”右派”索赔
  • 一辈子没安宁:成都右派老人黄绍甫的呼吁(视频)
  • 重庆299名“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共同联名再上书中共六大机构要求赔偿
  •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图)
  • 《08宪章》风波急,中共重发《划右派标准》有文章
  • 《五七右派列传》冲破障碍出版了(图)
  • 四川老右派声援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
  • 50年代的右派及其子女拟在美国隔海起诉中国政府,可能扩大至在美强制拆迁人员
  • 视频:四川右派女儿上访30年一件事情也没解决
  • 我们要求:政治上彻底平反右派 经济上适当补偿
  • 重庆226名右派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蒋文扬
  • 全国千名右派老人,坚决要求中共发还被扣工资
  • 浩然手上有百多个右派作家致江青的效忠信
  • 成都右派提出集体申诉
  • 四川省近二十名老右派,正式具状控告原反右主管单位
  • 当年北大八位右派学生致函胡锦涛主席讨个公道
  • 南京"扫黄办"主任尤荣喜扣押老"右派"强剑衷3千册《历史大趋势》
  • 发现1957: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
  • 两千多前右派致函十七大要求平反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